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长去哪了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两位夫人
    杨戬和康太尉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南天门,望着进进出出的各路仙神,一时间恍如隔世。

    进了南天门后,康太尉向杨戬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去往他们约定的所在等候,杨戬则直飞弥罗宫。

    弥罗宫通过凌霄宝殿与天庭相连,看似与天庭七十二宫殿琼苑一般,实则区别极大,里面是玉帝的洞天世界。

    杨戬越过凌霄宝殿,进入弥罗宫世界,赶往一处青草碧绿的山坡,坡上有数间竹屋,周围都是盛开着的云花。

    杨戬于竹屋前驻足片刻,屋中几名侍女出来相见:“拜见真君。”

    杨戬低声问:“母亲呢?”

    侍女道:“被陛下接去赏花了。”

    杨戬目光一凝:“赏花?几时去的?”

    侍女道:“已去了半月。”

    杨戬正待追问,忽然转过身来遥望上方,天边飞来一朵白云,云上一位大仙,手持拂尘、宽袍大袖,正是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降下云头,笑呵呵拱手:“真君来了?”

    杨戬定定望着太白金星,道:“我母亲在何处?”

    太白金星笑道:“走走走,陛下正等着真君。”

    ......

    玉帝半倚在一处凉亭之中,手捻葡萄,一粒粒往嘴里送着,向杨戬道:“今日的葡萄不错,二郎也用一些。”

    杨戬摇头:“我要见母亲。”

    玉帝笑了笑,身后的宫女又端上来一盘蟠桃,玉帝手指蟠桃,道:“二郎有多久没有尝过蟠桃了,来,今年的蟠桃也不错。”

    杨戬依旧摇头:“你知道的,我不吃王母的蟠桃。”

    玉帝叹息一声:“这蟠桃不是瑶池所产,是我弥罗宫所产,你可以尝尝。”

    杨戬道:“我不吃桃。”

    玉帝忽然起身,走到亭边,问:“你不吃桃?那为何偏往桃山去,一去就是多少年!”

    杨戬默然。

    玉帝又问:“是喜欢桃花么?二郎,我也种了不少桃花,你看......”站在亭边,手指远方。

    数重山峦外,忽然映起一片红彤彤的山景,那是满山桃花正在盛开。

    “这桃花如何?还艳丽么?”

    杨戬摇头:“花一样,心境不一样。”

    玉帝道:“朕特意为你栽种的满山桃树,你不喜欢,你母亲却很喜欢。”

    杨戬凝目望去,却未在那满山红云中见到母亲。

    玉帝又道:“自己家那么好,却非要往别人家跑,这是什么道理?”

    杨戬道:“我住灌江口,那是我的家。”

    眼见场面太僵,太白金星笑呵呵打圆场:“都是一家人,怎么说两家话?”

    杨戬道:“真是一家人,不会拘禁我母亲。”

    太白金星道:“真君说哪里话,怎么是拘禁呢?陛下是在保护夫人。”

    杨戬道:“用不着!”

    太白金星还要再说,玉帝摆手制止:“这样吧,二郎,你母亲就在这桃山之中赏花,你若能将母亲接走,我就让你们离开。”

    杨戬凝目望向桃花最盛之处,深吸一口气,点头:“好!”

    玉帝拂袖而去,太白金星跟在后面,望着杨戬叹了口气:“唉......”

    杨戬一言不发,将三尖两刃刀取了出来,双指拭过刀刃,刃上立现无数金光。

    昆仑山,瑶池,已在此间闲逛了多日的殷夫人再次提出告辞,陪同她的瑶池司命女仙道:“娘娘吩咐了,她有事想和夫人商谈,请夫人等她回来。”

    殷夫人问:“娘娘究竟去了何处,你又不说,若是她几个月不回,我是不是就要在这里等几个月?”

    司命女仙赔笑:“哪里至于,夫人再稍等两日,娘娘应当也快回来了。”

    又过了一天,殷夫人终于得了知会,娘娘回来了,请她过去相见。

    王母向殷夫人道:“和陛下商议要事,故此回来得迟了,还请夫人莫怪。”

    殷夫人忙道:“瑶池盛景,难得来一回,臣妾也刚好观赏一番。”

    王母道:“请你来此间,是想你写一封信。”

    殷夫人问:“什么信?”

    王母沉吟道:“你儿哪吒,陛下敕封中坛元帅,却多年不履职差,陛下震怒。我劝了陛下许久,小儿辈在外间耍闹,忘了归家,这是常有的事,故此陛下也就答应不予追究。但还请你写封信,让他速速回来,陛下要着他带兵讨贼。”

    殷夫人奇道:“陛下让他讨贼,一道旨意便是,如何却让我这妇道人家写信?”

    王母道:“也不瞒你。哪吒和白虎神君顾佐走得很近,这些年一直在他身边,陛下担心那孩子为人蛊惑,故此让他回来一段日子。”

    殷夫人想了想,道:“白虎神君有何不妥?不是陛下钦命的么?”

    王母道:“白虎神君受陛下重恩,却不思报效,反而与陛下离心离德。他妄下灵力诸天,搅乱各界之序,大肆搜刮人口,妄想建立自己的洞天世界,甚至还不经陛下同意,擅自接受了须弥天的诏封,做了无量灵石菩萨。此外,还与七大妖王私下勾连,与蛟魔王结成同盟,更以下作手段拉拢二郎真君,离间天家之情。种种作为,都与天庭越行越远,我和陛下都看出来了,白虎神君谋反在即。”

    殷夫人怔怔良久,道:“待我回去与夫君商议。”

    王母摇头道:“恕我直言,若是李天王插手,哪吒反而不愿回来,还是只有夫人出面,一封书信过去,万事无忧。”

    殷夫人道:“总也要让我夫知道才是。”

    王母道:“白虎神君反叛在即,陛下将出大军征讨,李天王正领兵在外征战,待他知晓后,恐有所不及,夫人便在我这里修书一封,我着人送去便是。”

    宫女抬上来一张案几、一份绢帛,开始替她研墨的,殷夫人缓缓提笔,望着空白卷帛,忽然间恍惚不已。

    短短一百多年,顾神君就要证道金仙了么?

    我儿在他身边,是准备竭力辅佐么?

    自从我儿降生后,还从来没有交过一个朋友,这封信下去,他就要离开挚友了?

    回到天庭,他会不会像以前一样,落落寡欢?

    他会不会恨我这个娘亲?

    见殷夫人怔怔出神却不下笔,王母提醒:“夫人?”

    殷夫人被她一声唤醒,将笔放下:“这信,臣妾写不了。”

    王母脸色骤然冷下来:“夫人何意?”

    殷夫人叹了口气:“我儿只有这么一个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