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这个始皇真牛逼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陛下,御前文不害刘季求见。”

    赵忠对着批阅奏章的嬴政,拱手一拜道。

    “喔?刘季回来了?”

    嬴政放下手中的奏章,有些意外道:“宣。”

    “陛下有旨,宣刘季觐见。”

    赵忠立刻高声喝道。

    很快,大殿外的刘季便走了进来,走到殿前拱手一拜道:“臣刘季,拜见陛下。”

    “免礼。”

    “这一去便是半年光景,还真是辛苦刘卿了。”

    嬴政休闲自在道。

    “为陛下办差,乃臣的本分。”

    “臣此去泗水,共查处相干官吏数十人,皆证据确凿,已转交廷尉,交由陛下圣裁。”

    刘季谨小慎微,毕恭毕敬道。

    “善也。”

    嬴政笑了笑,然后话锋一转道:“朕听说刘卿回沛县之后如鱼得水,权贵争相设宴结交,乡民夹道相迎。”

    “陛下,见笑了。”

    “臣何德何能,之所以备受尊敬,皆仰赖陛下天威。”

    “他们敬的非是刘季,而是陛下。”

    刘季脸不红心不跳,十分巧妙的回答道。

    “聪慧机警莫过于刘季也。”

    嬴政哈哈一笑,被刘季的话给逗乐了。

    “臣这点小聪明,难逃陛下天目。”

    刘季见陛下大悦,立刻恭维道。

    “廷尉的奏章臣已经看到了,此次差事你办的非常好。”

    “朕还在想如何赏赐你,还没想好,你便来了。”

    嬴政颇为耐人寻味的看着刘季道。

    “陛下给臣的赏赐已经够多了,臣什么也不要。”

    刘季心中有些犯嘀咕,一时间没琢磨明白陛下此言何意?

    “这不太好吧!”

    “有功不赏,何以信服天下也?”

    嬴政看着刘季,心中已经有了定夺。

    “臣未到咸阳之前,陛下就已经给了赏赐。”

    刘季很清楚无功不受禄,自己身无尺寸之功时,陛下就已经给了很大的赏赐,贪多不烂,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赏还是要赏的,这样吧!”

    “朕为你赐名如何?”

    “你单名一个季字,难登大雅之堂,何为季,稚嫩,小也。”

    “不足以彰显大丈夫胸怀,实在有些小家子气。”

    嬴政嘴角扬起一丝弧度,笑着道。

    额!

    刘季楞了楞,不过仔细品味一番,还真别说,陛下之言确有理啊!

    自己这个名字,的确太小家子气。

    若是幼儿还不算违和,可自己四十之龄,叫这个名字的确让人啼笑皆非。

    “陛下天恩浩荡,臣荣幸至极,谢陛下赐名。”

    刘季心中还是有些小期待的,拱手一拜道。

    啧啧,陛下赐名,以后走出去,无论走到哪里,不被人高看几分?

    这份殊荣,可不是谁都能得到。

    “你不是想要为大秦出使四方吗?”

    “朕就赐你一个邦字如何?”

    “希望你能让大秦帝国威震四方番邦,永结邻友之合。”

    嬴政故作沉思之态,过了一会,方才缓缓道。

    邦?

    刘邦?

    刘季顿时大喜,这名字乍一听,就高端大气上档次。

    吾之大爱也。

    “臣,拜谢陛……”

    刘季拱手一拜,话未说话,便直接戛然而止。

    心中生出一丝寒意,邦者大也,大者国也。

    卧槽……

    “噗通!”

    刘季当场就给跪了,心中后怕不已。

    陛下这是要做什么?

    试探自己吗?

    就算借自己一万个胆子,也万万不敢有谋逆之心啊!

    刘季差点就哭了,连忙道:“陛下,臣不敢。”

    “嗯?”

    “你这是要抗旨不遵?”

    嬴政脸上的笑意顿时僵硬住,看着跪在殿前的刘季,语气不善道。

    “陛下,非是臣抗旨不遵,实在是难以从命。”

    “这天下除了陛下,无人配得上此字。”

    “即便陛下治臣抗旨不遵死罪,臣纵万死,亦不敢从命。”

    刘季感觉自己的双手都情不自禁的抖了起来,牙齿发颤道。

    “哎呀!”

    “你看朕怎么糊涂了,也罢!”

    “敕封刘季五大夫爵,赏黄金百镒,赐奴婢十人。”

    嬴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似乎才刚刚反应过来,立刻话锋一转道。

    刘季拱手一拜道:“臣,拜谢陛下天恩。”

    缓缓站了起来,刘季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糊涂?

    陛下如此英明神武,雄才大略,怎么会突然糊涂了?

    是臣糊涂了才对,陛下怎么能糊涂呢!

    “对了,朕还要恭喜刘卿呢?”

    “听说沛县吕公,准备将风华绝代的女儿嫁给刘卿。”

    嬴政笑眯眯道。

    刘季心中有些毛骨悚然,自己在沛县的一举一动,陛下竟然皆了如指掌?

    此事除了自己与吕公,外人并不知晓。

    陛下是如何得知此事?

    “臣承蒙陛下赏识,如今也算是功业小有所成。”

    “臣潦倒大半生,今仰赖陛下之荣光,也是时候成家立业。”

    “早些了去尘念,上可专心为国效忠,为陛下效力。”

    “下可延续香火,无愧祖辈养育之恩。”

    刘季心中狐疑万分,对陛下的敬畏又凭空增加了几分,随之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漂亮无比的话。

    “哈!哈!哈!”

    “刘卿果然识大体,明是非,实乃忠孝楷模也。”

    “只是朕为何听说,刘卿已经有了子嗣啊?”

    “叫什么来着?”

    “想起来了,是叫刘肥么?”

    嬴政眼神之中,闪烁着睿智之芒道。

    刘季越听越感到后脊发凉,这陛下莫非真是天之子?

    神灵也?

    怎么连这也知道?

    很快刘季就反应过来,这陛下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陛下,臣有罪,请陛下治罪。”

    刘季再次跪了下来,心中忐忑万分道。

    “你的确有罪,而且罪大恶极。”

    “你以前是泗水亭长,应该知道依大秦律,通奸者何罪也?”

    嬴政声音冰冷,神色严肃道。

    “回……回……陛……陛下,当众弃市。”

    刘季匍匐在地,身体瑟瑟发抖,不敢迎视陛下的目光,声音结结巴巴道。

    “通奸已是丧心病狂,可你倒好。”

    “还找了一个寡妇,害人名节,更加可恨,可恶,可悲。”

    嬴政大声呵斥,声音宛如滚雷道。

    “陛下,臣有罪,臣一时糊涂啊!”

    刘季声音带着哭腔,心中害怕极了。

    这一刻,他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君威莫测,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恩威并济,刚刚自己还是大功臣,这一转眼,自己就特么的成了大罪人。

    陛下会杀了自己吗?

    刘季心中根本就没底,因为他根本就猜不到这位始皇帝陛下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