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这个始皇真牛逼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快去死,汝妻吾养之
    “大秦律前不久已经改了,除弑君谋逆,十恶不赦之徒,皆不执以死刑。”

    嬴政意味深长道。

    那就好,改的实在太好了,太及时了。

    刘季顿时松了一口气,耐心等待着陛下的下文,不知陛下此时说这件事是何用意

    “通奸者应施以宫刑,以正民风。”

    嬴政接着道,脸上风轻云淡,心中却乐翻了天。

    “宫刑”

    刘季刚松一口气,听闻这话,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昏了过去。

    自己也要成为那些不男不女的东西吗

    这也太惨了吧

    “陛下开恩啊”

    “臣有罪,臣知罪,臣日后一定洗心革面,求陛下开恩啊”

    刘季再也无法保持淡定,大丈夫死何惧哉

    再者陛下刚刚赏赐了自己,肯定不会杀自己,这一点他心知肚明,所以才一直有恃无恐。

    可这宫刑,绝壁忍不了啊

    淡定

    如何淡定

    刘季感觉自己的内心崩溃了,平日里那些小聪明,在这一刻,慌了神的他,再也无法想出对应之策,只能拼命祈求陛下开恩。

    嬴政看到目的已经达成,便不准备继续施压了,而是开口道:“当年赵高犯了死罪,朕网开一面,饶恕了他,是因为赵高却有其才,朕因为爱才之心,才会破例。”

    “陛下但有所令,臣无不从。”

    刘季宛如抓到了救命草,连忙表态道。

    “西南夷夜郎,盘踞西南,让朕始终觉得如鲠在喉。”

    嬴政见刘季上套了,立刻笑眯眯道。

    “小小西夷,何足为虑”

    “陛下放心,臣愿出使夜郎,游说其臣服大秦。”

    刘季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保住命根子最重要。

    “爱卿果然是大秦股肱之臣,快快请起。”

    嬴政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变脸比翻书还快。

    刘季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有些茫然的站了起来,看着嬴政道:“罪臣惶恐。”

    “咦,爱卿何罪之有”

    嬴政似乎将刚刚所言皆忘的一干二净,揣着明白装糊涂道。

    “臣,拜谢陛下天恩。”

    刘季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道,只是心中却沉重无比。

    眼前的危机算是化解了,可是以后呢

    出使番邦异族,仅凭自己一张嘴,真能说服他们举国投诚

    这话,就连刘季自己都不相信。

    “大丈夫,只要有能力,三妻四妾,也不算什么。”

    “人家既已丧夫,还为你孕育一子,那干脆迎到你的府中。”

    “你要知道,这庙堂看似风平浪静,实则诡谲汹涌,难保以后,不会成为被人攻奸的把柄。”

    “想要在朝中站稳脚跟,只能竭尽所能,让自身立于不败之地。”

    “古往今来,在这庙堂之上,很多人都在微不足道的小事上,摔过跟头,从此再也没有东山再起。”

    嬴政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刘季,轻描淡写道。

    刘季却听了一身冷汗,明白这是陛下再给自己言传身教,立刻由衷一拜道:“谢陛下教诲,臣回去之后,就派人将他们母子接来咸阳。”

    “此去夜郎,生死难料,爱卿有何余愿未了”

    嬴政神色严肃,对刘季问道。

    大殿之中的气氛,瞬间凝重下来。

    刘季心中有些渗的慌,陛下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这是让自己交代后事吗

    不过,虽然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可古今往来,使臣被斩的例子,不胜其数。

    更遑论,出使尚未开化的蛮夷

    一时间,刘季心中五味俱全,难道自己命中当有此劫乎

    自己的美娇妻还未过门,自己就要死于非命了吗

    “陛下,臣孑然一身,承蒙陛下赏识,纵万死,难报君恩之万一。”

    “除了心系年迈双亲,稚幼小儿,无愿也。”

    刘季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摆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道。

    “爱卿放心去吧”

    “若功成归国,朕必以国士礼相迎。”

    “若不幸蒙难,朕必踏平夜郎,为卿雪恨。”

    “汝之双亲,朕会好生赡养。”

    “汝之幼儿,朕会视如己出。”

    嬴政推心置腹,慷慨陈词道。

    不知为何,刘季总是情不自禁脑补。

    快去死,汝之妻吾养之

    是自己的错觉,一定是

    刘季甩开心头不符实际的杂念,本应感动的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但还是一副感动万分的样子道:“陛下天恩浩荡,臣万死不辞。”

    嬴政再次拿起奏章,观阅起来,然后挥了挥手道:“一路舟车劳顿,回去歇着吧”

    “臣告退。”

    刘季立刻拱手一拜,后退了几步之后,方才转身离去。

    “陛下,郎中令在外求见。”

    刘季前脚刚走,赵忠又进来禀告道。

    “宣。”

    嬴政放下奏章,取出一支毛笔,全神贯注的在做批注。

    “遵旨。”

    赵忠再次拱手一拜,然后离开了。

    过了片刻,蒙毅身穿朝服走了进来,对着批注奏章的嬴政拱手一拜道:“臣蒙毅,拜见陛下。”

    “蒙毅啊”

    “来的正好,朕刚准备召你。”

    嬴政继续批注,对蒙毅道。

    “那臣来的很是时候,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蒙毅笑了笑,拱手道。

    “先说说你来所为何事吧”

    嬴政指了指一旁的蒲团,示意蒙毅道。

    “谢陛下。”

    蒙毅拱手一拜,跪坐而下后,才继续道:“陛下,黑衣大炮实验成功了。”

    嬴政瞬间失神,手中的毛笔掉落在木案上,抬起头,看向蒙毅道:“你再说一遍”

    “陛下,黑衣大炮成功了。”

    蒙恬也是深吸一口气,亲眼目睹了大炮的威力,他也是满心震撼。

    如此巧夺天工的神物,真不知陛下是如何设计出来的。

    “哈哈哈哈”

    “好,太好了。”

    “威力如何”

    嬴政开怀大笑,然后追问道。

    “天地失色,尘土飞扬,大有山崩地裂之势。”

    “若在骑兵群炸响,必人仰马翻,惊慌失措而逃。”

    “若在军团群炸响,必血肉横飞,士气一泻千里。”

    蒙毅用了非常生动的形容,向嬴政呈现自己脑海之中预料的场景。

    “敕令武库全力打造黑衣大炮,一旦检验通过,全部运送北关,交付北方军团。”

    嬴政不假思索,当机立断道。

    “陛下,臣觉得尚且不妥。”

    “黑衣大炮虽然功成,但技术并不成熟。”

    “有两个致命缺陷,不得不继续完善。”

    “其一,青铜炮管发射不了几次炮弹就会炸膛,无论是治铁术还是锻钢术,都还在继续摸索阶段,尚未成熟。”

    “其二,黑衣大炮威力虽不俗,可是精度却极差,难以掌握。”

    蒙毅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谨慎提醒道。

    “瑕不掩瑜,只要威力够强,声音够大就行了。”

    “朕也没指望它们能够重创匈奴人,只要打断匈奴人骑兵冲锋,乱其阵型,一切投入都是值得的。”

    嬴政剑眉一挑,大气磅礴道。

    “陛下圣明,臣明白了。”

    蒙毅立刻心领会神,战马虽都是经过专门训练,可是大炮声音宛如雷鸣,一炮哄下,就足以让战马惊慌失措溃逃。

    骑兵一旦阵型崩溃,那就会引起连锁反应,累及全军。

    如此,焉有不败之理乎

    “朕准备择日东巡,不知蒙卿有何谏言”

    嬴政目光闪烁着冰冷的寒芒,心中不由想到了博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