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这个始皇真牛逼 > 正文 五十九章 陛下以国士待之,萧何必以国士报之
    会稽郡因会稽山而得名,本为吴越之地,越王勾践灭吴,尽得其地。

    后越王无疆听信齐使之谏言,伐楚不成,反遭亡国之祸。

    会稽就此归楚,东越,闵越亦纷纷自立。

    直到大秦东出,横扫六国,诸侯皆不能制服的东越,闵越国,再次重归华夏之版图。

    傲立二百多年的东越,闵越,亦难挡秦之锐士,相继俯首称臣。

    秦灭楚置会稽郡,郡治设于吴县,下辖万余户,人丁近十万。

    吴县自古以来便是商贸繁荣,人丁兴旺之地。

    依山傍水,比邻大海,不但是鱼米之乡,更是大秦帝国重要盐产地之一。

    郡守府位于吴县最繁华的中心地带,萧何上任已经半年光景了。

    对会稽郡的大小政务,也算是了然于胸。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发现了不少问题。

    会稽下辖二十八县,大县万余户,小县也有几千户,人丁近百万。

    虽然大秦税赋采取的是五取一制,可事实上并非如此。

    会稽郡的良田有三分之一都在贵族士勋名下,而这些贵族士勋却用尽办法逃税漏税,几乎可以说得上是不用交税。

    可朝廷征税却是按照耕田数量来征收,所以历来当地官府为了不得罪贵族士勋,往往都会将这些税赋,从农户身上补收。

    五取一的税收,百姓生活虽不富足,但也足以养家糊口。

    可当地官府均摊税赋之后,无疑更让百姓生活雪上加霜,民生越发疾苦。

    若是丰收之年,弊端尚不显,一旦遭逢天灾之年,便会全部暴露出来。

    贵族士勋掌控着最好的资源,却仍旧贪婪无度,迟早会酿下大祸。

    若不能缓解这些弊端,对帝国而言,是祸非福也。

    原本整理好这半年所得之后,萧何在府中挥笔上书,准备上奏陛下,以供陛下圣裁。

    就在这时,府中的管事走了进来,对着萧何拱手一拜道:“郡守,府外有人求见,他自称是郡守的故友。”

    “喔?”

    “可曾报知姓名?”

    萧何怔了怔,手中的笔微微停顿了一下,开口道。

    “来人自称张良。”

    管事如实道。

    “快请。”

    萧何当即停止了继续抒写,脸上露出意外之色道。

    “喏。”

    管事立刻领命,然后便离开了。

    很快,没过多久,一个白衣飘飘的青年走了进来,眉清目秀,浑身散发着儒雅的气息。

    “哈!哈!”

    “难怪今日一早,喜鹊上门叫个不停。”

    “原来是知道,子房要来啊!”

    萧何没有丝毫架子,站了起来,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

    “子房不请自来,多有叨扰,郡守勿怪。”

    张良也是笑意连连,声音充满了调侃道。

    “子房休要取笑萧何,以子房之家世才学,若肯屈尊,入仕为官,必能大放异彩。”

    萧何说完,就有些后悔了。

    张良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僵硬,十分不自然的笑了笑。

    萧何见张良笑而不语,十分热情的拉着张良便来到了大堂,两人盘膝相对而坐。

    两人谈天说地,数古论今,相谈甚欢。

    过了许久,萧何看叙旧也叙的差不多了,试探性问道:“不知子房突然前来会稽所为何事?”

    “既然你开口问了,子房也就开门见山了。”

    “子房此次前来,是希望与兄共谋大事。”

    张良收起了笑容,神色严肃道。

    萧何一听,酒意立刻去了七八成,疑问道:“何等大事?”

    “兄乃楚人,弟韩人也。”

    “若非无道暴秦,兄与弟岂会沦为亡国丧家之徒。”

    “秦皇嬴政,贪卑性劣,倚强凌弱,妄起兵戈,荼毒生灵。”

    “始韩终齐,血色残阳笼罩神州天际,无辜亡者尸骸遍野,家破人亡,绝户者不知几何也。”

    “戮六国宗室,役六国臣民。布贪官污吏敛天下之财,谴凶将暴兵掠四海之田。”

    “对内苛政严刑,大兴土木。对外穷兵黩武,竭尽民力。”

    “凡天下有识之士,无不痛心疾首。却畏惧恶秦之鞭笞,敢怒而不敢言也。”

    “与兄相交多年,深知兄为人之正直,乃当世真豪杰。”

    “兄贵为会稽郡守,若能振臂高呼,诛无道暴秦,复先圣之德,天下英雄必从者云集。”

    “楚国复兴,韩,赵,魏,齐,燕地之豪杰必举义旗,复故国山河。”

    “届时天下虽广,又何来暴秦之地?”

    “攻陷函谷,兵临咸阳,指日可待也。”

    张良滔滔不绝,给萧何描绘了一张盛世如诗如画的场景。

    萧何却沉默起来,一言不发,眉头紧锁。

    张良知道要趁热打铁,继续道:“兄若应之,天下首功唯兄也。借此盖世功勋,不说成就帝业,裂土封王,易如反掌。”

    “子房,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放不下吗?”

    “你口口声声斥骂秦国无道,妄起兵戈,荼毒天下。”

    “可是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又何尝不是让天下苍生再置身于烽火狼烟之中?”

    “秦律虽严,却不失公允。官吏虽苛,却并非陛下之过也。”

    “大秦一统天下不过三载,由于人才短缺,陛下颁布招贤令以治民,萧何也是受益之人。”

    “若非陛下招贤令,以萧何贫寒家境,又何德何能以入仕?”

    “害民者,吏也。”

    “朝廷官吏并非全是秦人,多以山东六国士子任之。”

    “自周起始,尊王攘夷乃天下共识,子房何以对陛下报以偏见乎?”

    “萧何虽是楚人,仍感陛下之仁德。”

    “陛下对萧何有知遇之恩,承蒙天恩浩荡,成为会稽郡守。”

    “陛下以国士待之,萧何必以国士报之。”

    “道不同,不相为谋。”

    “念往昔之情分,萧何便不唤来甲士,希望汝自珍自重。”

    “此次放汝离去,萧何已是有负陛下天恩。”

    “你我管鲍之交,至今日起,便犹如此笔。”

    萧何逐字逐条的驳斥了张良,说完之后,拿起桌案上的毛笔,用力掰断,以示决心。

    “没想到兄也是贪恋权势之徒,多谢萧郡守不杀之恩,告辞。”

    张良满脸失望的看着萧何,然后甩袖愤然离去。

    萧何看着张良离去的背影,目光坚定道:“再相见,便是弗与共戴天之仇。”

    张良的脚步顿了顿,眼神露出阴冷的寒芒,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