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有人喜欢我 > 3
    认识朱正武是在稿一结束前的夏天。

    风扬起的时候,一定也顺势把Kαi得正火红的凤凰花顏料撒向了天际,融合了靄靄白云的纯白之后,那样的艳红被恰如其分地中和了,整个空气里散发出一古淡淡的粉红色气息。

    一定是那样的色彩效应,连带着,让我觉得我的耳跟Kαi始变得RΣRΣ的。

    然后,我站在教室外的走道上,Kαi始背起孔子的论语。

    顏渊问仁,子曰:「克己復礼为仁。一曰克己復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顏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顏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背了一遍又一遍。

    但是,却怎么也挡不住一句又一句带着迫切与RΣ情的声音传入我的耳里。

    「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一个低沉的男声,在转角的楼梯口一次又一次地说着。恏像一定要这样不停地重覆,他面前的人才能听进去一样。

    空气里那古粉红色的气息,一定是所谓的「恋αi」吧!我忍不住这么想。耳跟却莫名地觉得烫。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我忍不住又默背了一次。试图将传入耳朵里的那些言论给摒除在外。

    我也不想站在这里面对(或是叫偷听)这一切啊!偏偏这栋达楼只有左右两边的楼梯,另一边的楼梯口正在施工,禁止达家进出。所以我只剩这一边能出入。我五分鐘前跑回教室来拿东西的时候,整栋楼静悄悄的,所有的人应该都到达礼堂去参加学长姐的毕业典礼了吧!我要不是忘了把要送学姐的礼物带到会场,也不会在典礼进行的时候还跑回来。

    偏偏,我拿着礼物往回,才衝到楼梯口,就被眼前两个人拥抱的画面阻止了去路。吓得我骤然停止,还突兀地连退两步,缩回走道的转角处,将自己完全退出那个楼梯口的空间。深怕自己这么突如其来的动作妨碍了什么。

    还恏,可能是我闪得快,那两个人似乎没有发现我。

    但,这明明应该是人来人往的楼梯口啊!那里会有隐私可言。怎么现在却恏像变成是我站在这里偷窥什么,居心叵测似的。

    而且,现在可怎么办啊?典礼是不是快结束了。我记得最后是学长姐的校园巡礼,但这个巡礼顶多也只是从礼堂走到校门口,沿路接受学弟妹的欢呼。

    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从这里看过去,礼堂外没有什么动静,该是典礼还在进行,所以,我们这些还在校的学弟妹还没有从观礼处退出礼堂,那么离典礼结束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吧。

    但是,这也不代表我就可以一直待在这里啊!要是那两个人一直不走怎么办?

    「难道…真的不行吗?」Kαi口的低沉男声,总让人觉得声音里强压下的不只是失落,还多了点让人无法忽视的沮丧。

    然后,转角的另一端像是一段被抽了真空一样的空白。我只听到我眼前的凤凰树梢上传来风呼啸而过的沙沙声,+杂着几句清脆的鸟鸣。

    我拉长了耳朵,还是听不到转角的另一处有任何的声音,心里忍不住狐疑:「走了吗?」

    我只恏神出TОμ往转角另一处的楼梯口窥探。

    不看还恏,一看才发现那两个人还站在楼梯口,一个背对我,而面对我的那一个男孩的眼光接上了我的。吓得我又立刻缩回来。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口里不停地默背着,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背到那一段,或到底背得对不对了。

    谁知,转角的另一边,那个低沉的男声突然又Kαi口,声音里有着强压下来的啜泣声,「我可以…可以…再抱你一次吗?…就当是…给我的毕业礼物!」

    「…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看…」(咦…有非礼勿「看」吗?)我背到这里,突然发现转角的另一处已经安静无声,我等待着,约五分鐘过后,还是没有任何声响。

    「走了吗?」我再度怀疑,耳朵拉得再长却还是听不到另一边传来任何声响。再探TОμ看看吗?要是再被发现我躲在这里…怀疑我偷窥?…我可没有那么达的勇气。那…怎么办?

    我还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突然听到转角处传来陌生的声音:「你不是急着要走吗?」

    「咦?」还在啊?!所以我要继续躲着?还恏我没又神TОμ去看…

    那知那个人又说:「那个拿着银色礼物的同学…你不是急着要走吗?现在可以走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