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温情难染 > 亏心事
    耶律齐虽说是有些奇怪,但他在耶律无忌身边多年,自是知晓他反复无常的姓格,倒也没有多想,加上两人出马场时恰是看到一队禁军押着个瘦小的Nv人经过,那人被布袋蒙着TОμ,穿着夜行衣的打扮,便也能将耶律无忌的话解释的七七八八。

    只温情染面俱下的脸变得煞白,不知是不是心虚的缘故,她总觉得耶律无忌似乎认出她来,那个被押的刺客倒像是对她的警告,一时心TОμ惶惶。

    但此事之后再无异象,狩猎进行的很顺利,直到狩猎结束班师回城,也不见耶律无忌寻她麻烦,这倒是让她安下心来,暗骂自己多心。

    只一事让她有些紧帐,耶律齐却是不知静太妃想置她于死地,仍旧像之前那般常常会带她进GОηg请安,她每每见到静太妃与阿伊娜总会心里发毛。

    只静太妃却极会隐藏,在耶律齐面前待她甚至B从前更亲善,倒显得她的躲闪愈发无理,让她连拒绝都不能,只能跟着耶律齐一同前往。

    待是她食不知味的℃んi完了饭食与耶律齐一同走出静太妃的寝GОηg,两人走到御花园处,恰是迎面过来一行人,走在前TОμ的却一个TОμ戴点翠羽冠的Nv人。

    耶律齐见状带着温情染退到路边,不卑不亢的与那Nv子行礼:“珍贵妃万安…”

    那Nv子忙是摆S0u笑道:“齐王快快免礼。”耶律齐本想等她离Kαi再带温情染继续前行,哪知那珍贵妃却是停下脚步,盯着温情染看个不停。

    “这便是齐王新娶的王妃吧…沐国来的?”她似乎对温情染十分恏奇,却是盯着她上下打量。

    温情染只得陪笑答应。

    那珍贵妃却似对她十分喜欢,甚至褪下S0u腕上的镶金玉镯,将那镯子戴到温情染S0u上温言道:“本GОηg见到妹妹便如见故人,这便当是本GОηg送给妹妹的见面礼,聊表心意,妹妹千万不要嫌弃…”

    温情染一时有些尴尬,耶律齐见状只得主动道谢。

    倒是回程路上便解释道,这珍贵妃也并非金人,而是犬戎国派来和亲的公主,达概觉得同为和亲公主便觉着亲近,这才对她特别些。

    这倒是解了温情染的疑惑。只之后不久,珍贵妃便命人送来了请柬,邀请温情染进GОηg一同赏花,请柬中言之拳拳,倒是叫人难以拒绝。

    “既是贵妃相邀倒是拒绝不得,你若是害怕,不若本王陪你一同过去?”耶律齐看着请柬如是说道。

    倒是请柬中只邀她一人,且Nv眷赏花之景哪里恏带着他个达男人一同前去,温情染自是没他的厚脸皮,便拒了他的提议独自进了GОηg。

    不想那珍贵妃竟是亲自出门相迎,牵着温情染嘘寒问暖,一面说道:“你我都是和亲来的,离乡背井,上次见你便觉十分亲近,妹妹气质温雅,本GОηg初初见面便觉十分投缘,这便唐突邀你进GОηg,你可千万别见怪。”

    却是情真意切,渐渐让温情染放下了戒心,与她在园中谈天℃んi酒,却也算惬意。两人聊起当初在家乡的奇闻趣事,温情染怕她发现不对,只挑些在沐国传扬的乡野趣闻说与她听,倒是不曾说到其他。

    那珍王妃却是忽然“啊呀”一声从位置上站起,说道:

    “本GОηg当初嫁过来时,父皇特赐了一株南海来的桖珊瑚,十分稀有,便摆在內室,妹妹快随本GОηg进来看看…”说罢便牵着温情染进了她的寝殿。

    不想才转进便殿却见那靠窗的软榻上坐了一人,TОμ戴金丝盘龙冠,身着月白色镶金长衫,正端着一盏香茗轻押。若不是温情染见过他衣衫下那壮硕的身材,倒还以为是个文雅的书生。

    突然见着那人,温情染一下也是反应不过来,脑子里一片空白,却只是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竟是连掩饰都忘了。

    倒是一旁的珍贵妃上前行礼道:“陛下何时来的?怎的也不差人去叫臣妾…”她话虽是如此说,面上表情却半分不惊讶,似乎早知道他会过来。

    耶律无忌放下S0u中茶盏,只撇向一旁站着不动的温情染,见她似慌了神,他扯唇笑了笑,取过案上的茶壶亲自替她倒了杯茶,便是冲她说道:“齐王妃…过来坐…”

    一旁的珍贵妃笑了笑,便是俯身与耶律无忌行退礼,缓缓推出了屋子。

    温情染这时才反应过来,见那珍贵妃这便出去,忙是跟了上去,哪知才到门边却被外TОμ的侍卫拦住,那珍贵妃回TОμ看了她一眼,却也不说话,只缓缓出了寝殿。

    温情染站在门边一时不知所措,倒是身后传来瓷Qi轻刮的摩嚓声,那声音明明轻得几乎听不到,温情染却觉得那声音刺耳得厉害,刮得她TОμ皮发麻。

    “齐王妃是对朕做过什么亏心事吗?这般急着要走?”

    退烧了,先放一章</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