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葫剑仙 > 正文 第八百五十八章 符箓
    这个突然出现的青色葫芦,足足比之前的白玉小瓶大了一倍不止,上面刻画着淡淡的纹路,仔细看去,就好像是这仙树上的藤蔓和周围的祥云图案。

    一股若有若无的空间波动从葫芦藤上传来,比刚才那种惊世骇俗的异像弱了上千倍。

    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并非是此宝的力量减弱了,而是伴随着它的成型,所有力量都已经内敛于葫中了。

    相比于邪剑仙和谷之雨,梁言心中的震撼更是只多不少。

    对于这个来历神秘的小瓶,他是一直都未曾看透过。

    当初在道门“三九大阵”之中,由神秘人“龟九”帮助,才勉强收服了这个小瓶,让它认自己为主。

    那个时候的“小九”还是懵懵懂懂,宛如一个从未接触过世面的赤子顽童,对自己极为依赖。

    可后来他就发现,这个“小九”有些不太对劲,居然能够吞噬洞天法宝,而且每吞噬一次,都会使得自己变大一分。

    它先后吞噬了星斗入梦石中的“似真似假书”、皇宫龙脉中的发簪法宝、黄石天书中的“狱碑”等等这些洞天法宝,已经由最开始的拇指大小,变成了巴掌大小。

    每吞噬一次,这“小九”不仅体型会变大,而且灵识也会变得成熟,虽然依旧是属于梁言的法宝,但明显已经对他有些爱答不理了。

    就像刚才,“小九”从储物袋中冲出,根本都不是梁言的命令,而是它自发的行动!

    此时的梁言,正暗中催动自己和小九的那一丝心神感应,全力呼唤着自己的这个法宝。然而那半空中的青色葫芦却纹丝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没有给予他半点回应。

    “这小东西,翅膀硬了,开始装睡了?”

    梁言心中大怒,但此时此刻,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嘿嘿,看来你也控制不了这法宝!”

    邪剑仙似乎看出了端倪,手中法诀一掐,那些被撞散的血色雾气又在半空中重新聚合,重新化为了一只血色大手。

    “待我将这法宝拿下,抹去你在里面留下的印记,将它重新炼化,效果也是一样的!”

    邪剑仙哈哈大笑,抬手朝着半空一招,那只血色大手便猛地向前抓去。

    便在此时,那挂在枝头的青色葫芦突然晃了一晃,就好像刚刚成熟一般,直接从枝头掉了下来。

    邪剑仙的血色大手扑了个空,而“小九”坠落的位置,不偏不倚,正是梁言所在的头顶上方。

    “什么?!”

    看到这突然发生的一幕,邪剑仙不由得脸色大变。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计划,如今居然给别人做了嫁衣!

    “不行,无论如何,不能让这青色葫芦归他所有!”

    邪剑仙的眼神中忽然露出了一股决然之色,只见他双手法诀急掐,口中开始念念有词,原本正和谷之雨斗剑的“蕾雅”被他直接摄了回去。

    正在交战中的谷之雨也是微微一愣,他看了远处的邪剑仙一眼,发现此人身上居然气息全无,若非肉眼还能看见他的存在,几乎都要以为此人彻底消失了。

    “他在耍什么把戏?莫非留在原地的是一个假身?其本尊已经隐匿了起来?”

    一念及此,谷之雨警惕心大起,急忙放开神识,把自己周围的每个角落都探查了一遍,生怕露出一丝破绽给对手。

    然而无论他如何探查,始终都没有发现半点隐匿的迹象。

    “不对!”

    谷之雨猛然醒悟到了什么,急忙把剑诀一掐,“细雨”剑划破长空,仿佛一道清澈的激流,瞬间就斩向了一动不动的邪剑仙。

    而此时的邪剑仙双目陡睁,浑身上下突然出现了无数诡异的符文,整个人的气息瞬间改变,仿佛一头深渊恶鬼,要将人一同拖下十八层地狱。

    “糟了,他要鱼死网破!”

    谷之雨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细雨”剑再无任何保留,在半空中带出一道残影,全力向着前方斩去。

    然而邪剑仙却没有任何表情,他抬手一拍自己身旁的“蕾雅”,八道血色纹路瞬间就覆盖了“蕾雅”的整个剑身。

    “不,不!”

    蕾雅尖锐的声音忽然从剑身中传出:“不要!主人不要牺牲我,我能帮你杀光他们!求求你,不要这么做!”

    “闭嘴!”

    邪剑仙的眼神没有丝毫动摇,只淡淡说道:“你本来就不是我的本命飞剑,只不过是我用魔灵和修士精血强行融合的残次品,拿来给这具分身使用罢了。如今能帮我抢得太虚天罗果,也算是完成你的使命了!”

    话音刚落,“蕾雅”剑身上的八条魔纹便猛然暴涨,紧接着这柄血红长剑就在谷之雨和梁言惊诧的目光中,彻底崩碎了开来。

    “啊!”

    蕾雅的惨叫声在半空中不绝于耳,不过喊出这声以后,她就再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

    因为她的整个剑身都已经四分五裂,化作了数不清的剑刃碎块,对于“蕾雅”这柄飞剑来说,无异于是被碎尸万段了!

    与此同时,半空中的邪剑仙忽然割破手掌,将自己的本源精血全部洒向了半空,那些飞剑碎块瞬间就被鲜血浸透,各自发出了诡异的红芒。

    “这次没有了那魔女的帮忙,看你们还如何接下本座的这招‘万刃归鞘’!”

    半空中的邪剑仙脸色苍白如纸,浑身气息更是跌落到了炼气期的层次,但脸上却挂着病态的笑容。

    随着他单手一指,那数不清的飞剑碎刃便从天而降,洋洋洒洒,好似在梁言和谷之雨的头顶上下了一场血剑之雨。

    每一枚飞剑碎刃,都蕴含了邪剑仙的本源精血,再加上蕾雅自爆带来的威力,根本就不是金丹期的修士所能阻挡!

    这一招“万刃归鞘”邪剑仙之前也曾使用过,当时那九条血剑长河中的剑气,便是他这么多年来在冥狱中采集其他修士的精血,再利用自己的魔门秘法炼制成的剑气。

    就在不久之前,邪剑仙利用这一招独斗九位金丹修士,甚至还斩杀了其中的五人,若非无心利用“两生花”发挥出了超越金丹巅峰的实力,只怕他们此刻都已经身死道消了。

    但此时此刻,邪剑仙再次施展出“万刃归鞘”,所用的却不是其他修士的精血,而是他自己的本源精血!

    对比与之前的九条血剑长河,如今的漫天血刃,威力还要胜过不知多少倍!

    “嘿嘿,两个蝼蚁小辈,居然逼得我用出了这一招!”

    邪剑仙的脸上露出了阴狠之色,恨恨说道:“虽然如此一来,这具分身就算是彻底报废了,但只要消灭了你们,那青葫便是无主之物。等我本尊用八百年光阴凝聚出下一个分身,到时候再来这里取走青葫!至于你们,就只能陨落于此了!”

    此时的半空之中,无数血刃从天而降,虽然还未近身,但已经有强横的剑意落于两人头顶,让梁言和谷之雨都是心中大骇。

    “糟了,没想到他还有这种神通!”

    梁言暗忖了一声,根本没有时间再去多想,只能双手掐诀,将蜉蝣、紫雷、黑莲三剑同时祭出,在自己头顶形成了三色剑圈,试图阻挡漫天剑雨。

    与此同时,谷之雨也把“细雨”剑横贯在头顶,剑罡吞吐之间,无数剑气逆空而上,想要与这些血剑碎刃决一死战。

    而他身旁的那些树叶碎片也汇聚而来,“太清剑箓”神通所至,将这些树叶都化为剑气符箓,同时朝着头顶上方飞去。

    下一刻,血色剑雨如期而至,和两人的神通碰撞到了一处。

    只听“刷!刷!”之声传来,谷之雨的剑气符箓瞬间就被这些血刃破开,根本连延缓一刻都做不到。

    漫天血刃洋洋洒下,在把他的剑气符箓全部斩碎之后,又落到了细雨剑的剑罡之上。

    这一次,血刃稍稍停顿了片刻,有十几枚血刃甚至被谷之雨斩碎,但剩下的血刃却是源源不绝,从天上不停落下,最终还是斩破了谷之雨的剑罡。

    他的细雨剑,在这些血刃的攻击之下,先是被斩开了无数豁口,最后直接断成了两截。

    “噗!”

    谷之雨仰天吐出一大口鲜血,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而在他的瞳孔之中,无数血刃由远及近,瞬间就洞穿了自己的咽喉!

    “谷师伯!”

    正在远处奋力抵抗的梁言看见了他的惨状,下意识地喊出了声来。

    其实他的神通手段,比谷之雨还要稍弱一分,但他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全靠自己头顶的那柄蜉蝣剑。

    如果是平常斗剑,梁言可能不如谷之雨,但此时此刻,俩人在漫天剑雨之下都只能被动防守,根本毫无剑招剑术可言。

    除了自身灵力的浑厚和肉身的强硬以外,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法宝的坚韧了。

    在这方面,蜉蝣剑是青帝遗木所化,品级自然远远高于谷之雨的“细雨”。

    其实梁言的剑罡早就被邪剑仙的“万刃归鞘”所斩碎,但他的蜉蝣剑却没有像“细雨”一样被直接斩断,此时依旧悬浮在头顶,替他挡下了大部分的剑气。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仅仅只能勉强坚持片刻,眼看自己的师伯被万剑穿身,梁言的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了一股绝望。

    半空中的剑雨越来越多,仿佛永远也下不完一般,每一道血刃之中,都包藏了邪剑仙的无穷杀意和剑气,压迫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蜉蝣剑虽然依旧在半空屹立不倒,但却拦不下这茫茫多的血刃,梁言仅仅只比谷之雨多坚持了几个呼吸的功夫,终于也被几道血刃刺入了体内。

    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体内传来,让梁言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几条经脉已经被这些血刃重伤,只要再多中几道血刃,自己恐怕便要陨落在此了。

    就在此时,他储物袋中的某个东西却忽然发出了一声怪叫。

    梁言心中一动,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怎么有反应了?罢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下一刻,就见梁言单手一拍储物袋,将一张黄色符箓给扔了出去。

    这张符箓上面既没有深奥的符文,也没有什么灵气波动,只是在一张黄纸上面随意地画了一头毛驴。

    这头毛驴横眉竖眼,一张拉长的冷脸,似乎瞧不起在场的所有人。

    邪剑仙看梁言抬手一挥,还以为他有什么暗藏的底牌,不由得暗暗警惕了起来。但此刻见到是一张泛黄的毛驴符纸,不由得哑然失笑了起来。

    “小子,失心疯了不成?莫要装神弄鬼,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邪剑仙厉喝声中,无数剑雨从天而落,全都朝着梁言所在的位置斩去。

    便在此时,那张黄色符纸上忽然爆发出了一阵璀璨的光芒,还不等两人反应过来,那头栩栩如生的毛驴就从符纸中直接跳了出来。

    这毛驴刚一出现,就仰头打了个响鼻,似乎还有些不情不愿,朝着身后的梁言翻了个白眼。

    下一刻,就见这毛驴转过头去,把驴唇一张,竟是将漫天剑雨全部吸到了嘴里!

    “什么?!”

    邪剑仙的双目瞪得斗大,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他以本源精血施展出的“万刃归鞘”,居然还斗不过区区一头毛驴!

    “等等,你.........你是...........”邪剑仙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指着毛驴,脸上露出了匪夷所思之色。

    然而那毛驴却并没有理他,依旧张嘴狂吸。

    随着时间流逝,半空中的剑雨越来越稀薄,等到最后一枚血刃也被它吞入腹中之后,那头毛驴才把嘴巴闭上,还砸吧砸吧了几下,似乎意犹未尽的样子。

    “嗝!”

    毛驴在半空中懒洋洋地打了个饱嗝,紧接着张口一吐,竟是吐出一枚拳头大小的血球。

    梁言见状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抬手一招,就把这枚血球摄入了手中。

    “是邪剑仙的本源精血!”

    梁言心中一喜,再看那半空中的毛驴,只见它朝自己打了个响鼻,尾巴甩了一甩,下一刻便烟消云散,彻底没了踪影。

    “原来这第三张符箓,只有在我遇到生死危机之时,才会自动护主..........”

    梁言忽然醒悟了过来,刚才若非被那些血刃入体,恐怕还不能激发这张符箓,这也是三笑子为他留的最后一手了。

    此时的半空之中,已经没有任何异像,就连刚才困住梁言的血色结界,也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而不远处的邪剑仙,一身修为已经跌落到了炼气期的境界,如今再也不是他的对手。

    “小子,这局算你赢了!可不要得意得太早,只要我本尊一日不死,他日重返人间,便是你身死道消之时!”邪剑仙盯着梁言,狠声说道。

    “哼!那也要你有命回去才行!”

    梁言冷笑一声,根本不与他啰嗦,直接法诀一掐,蜉蝣剑奔腾而出,瞬间就将邪剑仙斩成了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