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 正文 第698章 逃走
    夜,京城。

    暂且不提那一道道被引来的目光,也暂且不表那一个个随之动身前来,一探究竟的身影。

    此时,安义坊之中。

    余波仍在肆虐,不过却已无刚爆发时的锋芒。

    这也使得双目终于可以视物的一众人等,皆不由在第一时间将双目汇聚到那力量爆发的源头,想要一探其中究竟。

    然也正是这么一看,使得南华观主等的面色瞬间为之一变。

    没办法,谁让老道士,也就是他们的主子。

    人不见了!

    没错,但见入眼处,皆化为焦土。

    而这片焦土的最中心处,只有那尉迟大将军一人持刀的身影还置身于其中。除此之外,再无一丝一毫多余的东西在里面。

    老道士的可怕,他们自家人当然清楚。

    那位千牛卫大将军的那一刀确实恐怖,但要说是能够一刀让老道士身死,甚至是尸骨无存。

    那简直是妄想。

    别的不说,那一柄自先秦时期留下来的绝世神兵,徐夫人匕首,就不是随随便便所能损毁的。

    因而老道士不见了,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们的这位主上逃了。

    老道士是他们所有人的主心骨。

    现人就这么丢下他们跑了,也就怪不得以往最沉稳的南华观主,此时也勃然色变。

    当然,飞絮这边,因老道士的逃走,而面色阴沉,目显慌乱。朝廷这边,其实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也不外乎他们如此。

    尉迟大将军人是还在。

    但直到此时,却还僵立在原地动也不动。最关键的是,在其身上,韩松等感觉不到丝毫活人应有的气息。

    这就……

    见此,韩松也顾不到其他。和一旁的谷公公对视了一眼之后,便上前开口试探性的唤尉迟大将军其名。

    然结果,让韩松等心中的不安又浓郁了三分。

    直接上前一步查看,便见尉迟大将军双目早已黯淡无光,而其眉心处,也多了一道血痕!

    ……真死了!

    亲自验证过后,哪怕是心中再不愿相信,韩松这边也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一个明日,不,今晚怕是就要引起轩然大波的事实。

    堂堂十二卫的大将军,朝廷一方有数的高手,尉迟孟都。死在了他们之前承诺万无一失的计划之中,死在这天子脚下,死在了他们的面前。

    韩松现在就可以预见,天子会因此如何暴怒,而自己等计划制定和发起者,又将受到何等的责难。

    “追,绝不能走脱了此獠!”

    在韩松想来,既然老道士杀害了尉迟将军之后,并未继续出手。而是选择在第一时间逃离,甚至连手下都顾不上招呼。

    多半说明,老道士此时的状况,怕是并不美好。

    若不趁此机会一鼓作气将其拿下,等老道士的伤好,那再想拿他,可就难了。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理由。

    实际上,最关键的理由在于,韩松等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拿人。结果不光是己方死了一位大将不说,还让最重要的目标走脱了。

    真要这么报上去,保不会被盛怒之中的天子直接让人拿下,送往天牢之中坐上一坐。

    甚至直接被送往前线,军中也不无可能。

    别以为这是韩松杞人忧天。

    当今天子要真怒极了,什么都有可能。

    谷公公显然也跟韩松想到一块去了,甚至作为宦官,他比韩松更加清楚当今天子的脾气。

    因而便在韩松这边开口说要追的时候,也一通招呼。同时在第一时间便对回过神来想逃的飞絮的人出手。

    准备先见眼前这些人拿下,而后再带队前去追杀老道士。

    对此,飞絮这边的人自然是不可能乖乖束手就擒。

    事实上,在反应过来老道士丢下他们逃走之后。南华观主这边便在第一时间也做出了跟着逃离的决定,并付诸于行动。

    因而眼见朝廷这边再次动手,伴随着两颗烟雾弹被其投掷而出,准备借着此就算是天人境界高手都很难驱散的浓雾,逃离此处。

    然谷公公的动作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快。

    呼吸间,人便出现在了那南华观主的身前。

    而后还没有等到那浓雾腾起,伴随着一生剑鸣,万千剑光便如同雨点一样,对着南华观主便撒来。

    眼见便要将其淹没在这剑雨里。

    不提谷公公这边,如何带着人与南华观主等交手。也不提韩松等,如何在精于此道的人的带领之下,追踪寻迹,追杀丢下手下逃走的老道士。

    老道士这边,如韩松等所预料到的一样。

    之前的那一剑,对已经这把岁数的他而言,确实是不小的负担。同时尉迟将军倾力斩出的一刀,他接的同样也不轻松。

    尤其是在老道士清楚,他没时间和尉迟大将军等

    当然,你要说是重伤垂死那不至于。

    他现在人还能动。

    而且步履依旧矫健,寻常天人,除非是专精此道、善于辗转腾挪者。要不然,还真是未必能够追得上他。

    就比如说现在。

    在其飞驰之下,不过片刻间,其人便以人出了安义坊。

    而后眼见贯穿京城一百零八坊的五条水渠之一的一分渠近在眼前,老道士一头便直接扎入了其中。借着水遁,消去身上气息的同时,也随着水流远去,没入夜色里。

    内三司衙门还是有能人在的。

    因而老道士这边刚刚消失不久,韩松等便在一位精于此道的拱卫司的人的带领之下,追到了此处。

    其中在发现老道士逃往这个方向之时,韩松就已经察觉到不好。现见人果然消失在此处,脸色就更显阴沉。

    “给我沿着水渠搜!就算是挖地三尺,将整条清明渠给我翻遍了,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其实这个时候了,韩松心中已不抱太大的希望了。

    若老道士和手下在一起,那他们还有可能找到对方。现其孤身一人……要知道,老道士之前在做杀手时,可是有着万化神君之称。

    其最出彩的除了他手中的剑之外,就是其易容的功夫了。

    真要死铁了心的藏,那就算是他们这边将整个京城的人都筛一遍,也未必能够找到对方。

    韩松之所以会这么吩咐,也只不过是想尽一下最后的努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