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六章
    唐果果的歌迷会现场,音乐声声,放的都是果果的成名作。歌迷们正簇拥在舞台前,等待她们心中的果果女神出场的时刻。

    “郑楚,你走到哪啦?”化妆间内,唐果果一边补妆,一边给郑楚发着微信。

    郑楚的消息过来:“我快到了,估计还有五分钟。”

    身后的唐明推门进来,从镜子里看着果果说道:“果果,有什么大事,非把我叫来?”

    唐果果笑眯眯地说:“让你亲眼看看我是怎么向郑楚告白的啊,你这个当哥哥的怎么能不在呢?”

    唐明倚在一边,半抱着肩膀:“你别乱来啊,郑楚万一生气了你自己承担后果。”

    “放心吧,他一定会感动到哭的。”唐果果冲着唐明眨了下眼睛。

    经纪人tony推开门叫到:“果果,快点,上场了!”

    又是一曲过后,唐果果款步走上了舞台,清了清嗓子,满脸兴奋地宣布:“今天是我非常高兴的日子,谢谢你们能来,接下来你们将见证我人生另一个重要时刻……”

    现场的歌迷闻言,瞬间一片哗然,随后又是全场寂静。

    tony瞪圆了眼睛,在身后压低着声音喊道:“果果,你在干什么?果果!”

    唐果果却全然不理:“过一会儿呢,我生命里非常重要的一个男人会来到这个舞台。我从选秀出道到现在已经发了三张专辑,是你们见证了我的成长,所以你们最有资格见证我人生接下来的每一个重要时刻。待会儿那个男人走上来,大家多给他一些掌声鼓励好不好?”

    听到这个消息,台下的歌迷们一片欢呼,场面几乎失控。

    tony手足无措地看着唐果果胡闹,唐果果则是一脸的期待与甜蜜。

    顶着夜色,郑楚一脚已踏进现场,却突然接到苏芒电话。郑楚停住了脚步,接了起来:“苏总,改天行不行?我今天晚上有些事。什么?您和齐商的吴总他们在一起?行行行。您等我,我马上过去……”

    随后,郑楚转身匆忙地回到路边打车,一边上车一边用微信给果果发消息,言语之间略带歉意:“果果,对不起……我公司临时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不能参加你的歌迷会了。”

    郑楚迟迟未到,唐果果有些慌乱,借口回了化妆间内,刚一摸起手机,就接到了郑楚发来的微信留言,脸色瞬间沉了下来。tony尾随而至,在果果身后焦急地碎碎念:“你那个‘重要的人’到底什么时候到啊?你倒是说话啊!你俩到底什么关系啊?还要等多……”

    不等他说完,唐果果就坐在了一边,泪水在眼眶打转:“别等了,他不来了……”

    唐明站在一边,脸色阴沉:“早就说了让你别闹,你不听。”

    tony一听,差点跳起来:“你说什么?不来了?那外面那么多歌迷怎么办?话都说出去了,你要怎么收场?”

    一片寂静。

    tony又急又气,看着唐明,却忽然灵机一动:“果果,要不让你哥上,他也算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嘛。”

    唐果果回头,冷静下来说道:“哥,tony说得没错,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不然今天我的面子可就丢尽了……”

    唐明的脸色更难看了:“胡闹!你还想要面子?谁让你每次做事都不考虑后果,这次我不会再帮你了,自己看着办吧!”

    郑楚赶到餐厅包间的时候,苏芒正在门口等着他。

    “苏总,你怎么在这儿?”郑楚问。

    苏芒为难地说:“我实在是被劝酒劝得不行了。你怎么来得这么慢?”

    郑楚讶异:“苏总,吴总你也敢单枪匹马地约他?你不知道他是上海有名的酒篓子?我们一公司男人抵不过他半小时劝酒的,他那肚子就是个乙醇仓库。”

    “我刚来几天哪里知道那么多!别废话,你酒量行不行?”苏芒怀疑地看他。

    郑楚挠了挠头,嘿嘿笑道:“也就……也就那样……”

    苏芒也没管那么多,扯着郑楚就进了餐厅的包间。

    “吴总,宋总,我来介绍一下,这是郑楚,我们公司特别优秀的员工。”苏芒介绍道。

    郑楚礼貌地点点头:“吴总好,宋总好。”

    吴总笑:“搞了半天,苏总是去搬救兵了啊?”

    宋总则是端着酒杯,故作不满地说:“苏总是不是有点看不起人啊?我们两人劝了这么久,您这个海归博士愣是滴酒未沾。这忽然又拉出来个小兵,什么意思啊?”

    苏芒谄媚地笑:“看宋总您说的,我苏芒初来乍到,哪儿敢得罪您两位……快,郑楚,赶紧敬两位老总。”

    一边说着,一边扯着郑楚冲锋上阵……

    一阵厮杀过后,两位老总败下阵来,却很是满意,被下属扶出了餐厅。

    再看郑楚,此时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了,还在叫嚣:“吴总宋总别走啊……我这酒劲可才刚……上……上来呢。喝,再喝……苏总你……你不用担心,我酒量……酒量大着呢!”

    苏芒皱着眉,扶起他:“你都这样了还吹呢!”

    郑楚甩开苏芒,端起酒杯:“来来来,继续喝!不要灌苏总,有种冲我来……苏总,我……”不等说完,整个人就已经咣当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苏芒一愣,气恼地喊他:“郑楚!郑楚你起来!”也不知道废了多大的力气,才将郑楚扶出了餐厅,扯到了车上,却没注意到同样刚刚从餐厅出来的ella和赫赫。

    ella一跺脚:“赫赫你看,那是谁?黑蜘蛛!天啊,她怎么和郑楚待在一起?”

    赫赫满脸难以置信:“郑楚?那个二愣子?”

    而此时的某个烧烤摊位,唐果果同样喝得醉意浓浓,一边喝酒,一边拨着郑楚的手机,但无论她拨了几遍,都是一样的无人接听。

    已经很晚了,摊主来催果果买单收摊,果果却醉得不像样子,嚷着现金不够,要pos机,两人争吵得很厉害,慌乱之中,有人认出了唐果果,并拍了照,可唐果果根本不理会这些。

    吵闹之中,骑着机车路过的苏畅,因为之前和果果有过一面之缘,上前一凑,发现果果已经醉成了这个样子,赶紧停车跑了过来。

    “果果?还真的是你啊?喂,你醒醒,我是苏畅!苏畅你还记得吗?”苏畅摇晃着迷迷糊糊的果果。

    果果却毫无反应,苏畅只好扛起果果,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清晨,上海的街头,还是那样一派忙碌的景象。

    苏芒已经洗漱完毕,还化了个精致的妆。次卧内,郑楚仍在熟睡。苏芒饶有兴致地将手机里的广场舞音乐开至最大放到郑楚耳边,郑楚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郑楚盯着苏芒,好像做梦:“你……你怎么在这?”

    苏芒礼貌地笑笑:“看清楚了,这是我家。”

    “那我怎么在你家!”郑楚扯了扯被子。

    苏芒说:“昨天你因公牺牲了,我把你扛回来的。”

    郑楚问苏芒要自己的衣服,苏芒说都吐脏了,让他待会儿回家换,郑楚只好先用浴巾挡着……吃过早餐,郑楚将门打开小缝,鬼鬼祟祟看向走廊,发现楼层有人,猛地再躲到门后。如此反复了几次,苏芒在他身后问道:“你不回家换衣服,在这呆着干吗?”

    郑楚瞪着眼睛,指着自己:“外面有人!我穿成这样从你家溜出去,你让邻居们怎么想?我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这街里街坊的都知道我郑楚人品,我这一身清白别葬送在你手上啊!”

    不等他说完,苏芒就将门拉开,一脚将他踹了出去。郑楚一个踉跄,跌出了房外,吃痛地叫了一声,苏芒却将门猛地关上,抱肩冷笑:“清白?让你废话!”

    倒霉的是,郑楚偏偏在这个时候撞见了刘阿姨,只能急中生智,在自己门口故作开门状。

    “哎呦小郑,你怎么穿这么少?要生毛病的。”刘阿姨打趣道。

    郑楚尴尬地干笑几声:“刘阿姨,早上好。我洗……对,我洗着澡,出来要干什么事儿来着,门一下就关上了。”

    此时,苏芒却突然开门,将郑楚的湿衣服塞到他身上,关门进了屋。

    刘阿姨偷笑:“放心,年轻人嘛,阿姨很开明的。但是小郑啊,这里来来往往人这么多,还是要注意影响。”

    郑楚张口结舌:“我……”

    然而,同样一个早晨,唐果果却与苏畅争执不休:“你说!大晚上把我弄你家来,是何居心!”

    苏畅满是冤枉:“大姐,你当时都醉成那样了,吐得我满身都是,我把你带回家就不错了!我还居心不良?我口味也太重了吧……”

    吵来吵去,唐果果转身愤然离去,没一会儿又回来了。

    “嘿,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苏畅嗤笑。

    “下面全是记者怎么办?”果果又气又急。

    苏畅贱笑道:“能怎么办?等他们走了你再走呗。放心,我不收你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