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九章
    医院内,苏芒还躺在病房里,大夫将郑楚叫到了病房外的走廊,摘下口罩说道:“你做丈夫的怎么这么粗心大意,老婆怀着身孕还不好好照顾,她是因为过度劳累才导致晕厥的!”

    “怀孕!”郑楚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到底听到了什么?无论如何他也没办法将苏芒和怀孕联系到一起啊!

    可医生是不会开玩笑的,一脸认真说:“你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看那医生的样子,郑楚就知道她误会了,赶紧解释说:“啊?怀孕,啊,不是,你误会了,我不……”

    还不等他说完,医生就打断道:“年轻人,这种事我见多了,工作固然重要,老婆孩子才是生活的重心,多陪陪老婆,她现在的身体比什么都金贵,赚再多的钱你一个人花也不会开心的。”

    “不是,医生,我真的不是……”郑楚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

    医生则是一摆手:“不用解释了,我都懂,都懂。”说完,拍了拍郑楚的肩膀,转身走了。留下郑楚僵在原处……

    等郑楚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苏芒已经醒了。

    郑楚提着大包小包,摆在苏芒面前,说道:“呐,甘薯粥、杂粮面包,都是些容易消化的食物,不会伤害到孩子。”

    苏芒一愣,板起脸来转向一侧:“什么孩子,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要出院。”

    “医生都告诉我了,你怀孕两个月了,这么大的事都不重视。之前工作还那么拼命,自己的身体也不知道爱惜。”郑楚神色复杂地看着苏芒,坐在一边,却不知道为何心里有那么一点失落。

    苏芒没再说什么,只是迟疑片刻道:“我怀孕的事你别说出去,我不想别人知道……”

    郑楚笑笑:“我可没有那么八卦,对别人的私生活不感兴趣。”

    看着苏芒疲惫的面容,郑楚忽然觉得自己离她挺远的,她的一切,自己根本都没有真正熟悉过。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和她之间,本就没什么,不是么?

    似乎看出来苏芒在担心什么,不等她开口,郑楚就说道:“我让小顾去调查过了,那六个人中毒当天在别的餐馆吃过饭,那个餐馆的其他客人也有呕吐症状。小顾已经联系了卫生部门,顺利的话明天就能拿到检验报告。”

    苏芒面露喜色,有些意外:“行啊你,背着我做了这么多事!”

    郑楚嗤声:“我可不像有些人……”

    苏芒眼珠子一瞪,郑楚顿时把话咽了回去,却拿起外套转身欲走。

    “哎!你去哪?”苏芒忙问。

    郑楚起身道:“我还能去哪儿,回酒店啊,万一小顾他们有什么情况都联系不上,还有你住院的事总得跟他们说一声。放心,我就说你过劳晕倒了。”

    此时的苏芒,却忽然有些难过,扯着郑楚的袖子说道:“哎,你……我一个孕妇,你就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医院里?总之今天你得陪着我,我不要一个人待在这儿。”

    郑楚诧异地看着她,一边感叹着这女人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一边乖乖地留了下来……

    几天后,已经恢复差不多的苏芒,准备赶回上海。

    机场内,苏芒戴着墨镜拖着行李箱在前面走,郑楚则大包小包地跟在后面,边走边说:“怀孕了还走这么快,买这么多自己又不提,我又不是你请的保姆,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啊喂。”

    “这么大声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怀孕了吗?现在你是唯一知道我秘密的人,你应该庆幸没有被我灭口,所以,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不能说不,不能抱怨,不能婆婆妈妈啰哩啰嗦。否则,你就等着卷铺盖走人吧。”苏芒猛地停下来,郑楚立刻闭了嘴。

    苏芒快速往前走着,突然,肚子咕噜叫了一声,苏芒脸一红,停在原地。此时,郑楚从后面追上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呐,先凑合吃吧,飞机餐没营养。”

    苏芒接过手提袋,脸上露出不明意味的笑容,看得郑楚后脊背直发凉。

    郑楚眼盯着苏芒:“有事说事,你这么笑瘆得慌。”

    苏芒嘿嘿一笑:“我决定了,雇你做我的兼职男保姆。”

    回上海的飞机上,郑楚和苏芒并排而坐。苏芒仔细阅读报纸,郑楚塞着耳机。两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公司里的事,正说着,苏芒就看见了报纸上那篇大大的特写,苏畅和唐果果的绯闻照片就这么摆在面前。

    郑楚刚要说话,就听见陈姗姗的声音:“这么巧啊郑楚?”

    陈姗姗是空姐,在这遇上她,倒也不算奇怪。郑楚只是一愣:“姗姗?”

    陈姗姗笑了笑,递给郑楚一杯椰汁:“喝什么?记得你喜欢喝椰汁。”

    郑楚刚准备接,却被苏芒接了过来。郑楚有些尴尬:“我来杯橙汁。”

    陈姗姗递给郑楚一杯橙汁,眼神瞥向苏芒:“新口味适应得很快嘛。”

    陈姗姗离开后,苏芒若无其事地喝着椰汁,郑楚无语,拿她又没有办法,只好带着耳机继续听音乐。

    回到上海的第一件事,苏芒并没有回公司,而是去了苏畅开的那家百变魔术馆。一进门,里面就已经挤满了记者。苏畅被围在中间,满脸的不耐烦。苏芒没有直接上前,而是找了个地方坐下,记者们都在七嘴八舌地提问着。“苏先生,您和唐果果是怎么认识的?她矢口否认你们的关系,坚称你只是她‘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朋友。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苏先生,按照您的说法,您和唐果果缘于一次特别浪漫的相遇。我想问您对你们的未来怎么看?毕竟唐果果是大明星,而您只是一个小魔术师……”

    “……”

    诸如此类的话比比皆是。

    还藏在家中的唐果果,正好看见了屏幕上苏畅正在魔术馆接受采访。她气得没有好脸色,灵机一动,给郑楚打了电话。

    唐果果指着屏幕愤然说道:“郑楚,你看见我跟苏畅的新闻了吧?你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吗?完了完了,我这一世英名算是毁在他嘴里了!郑楚!你知道牛皮糖吗?他就是!粘上根本就甩不掉!”

    电话那头,郑楚翻了个白眼:“活该!那你打算怎么办?”

    唐果果在话筒里讨好地笑道:“我要让他彻底死心!这事就靠你了!你在家等着,我这就去接你啊!”

    苏畅仍被记者们穷追不舍,苏芒的眉头越皱越紧。

    其中一记者问到:“外界都传闻您身世神秘,请问您出身在什么样的家庭?您是独生子吗?”

    苏畅不假思索地说道:“关于身世,我只能说我出身正常,绝对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至于独生子嘛,对了,我姐就在……”

    苏畅突然在人群里看到苏芒,兴奋一指,记者们向苏芒处看去。

    苏芒本来是想教训苏畅的,谁知道这个傻子还能干出这种傻事,她情急之下往桌子底下一钻,溜之大吉了。助手洋洋见此,赶紧找来一群人把记者往外轰。

    唐果果的车停在魔术馆对面,副驾驶上正坐着郑楚,两人小心窥探对面的动静。郑楚刚抬起头想看向对面,唐果果用力拽他:“头低一点!万一被记者发现了怎么办?”

    郑楚上下扫视了一眼唐果果,指了指她身上的保洁服,又指了指她头上的破头巾,还有手上拿着的破抹布,忍不住笑着嘲讽:“拜托,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迎面跟记者撞见,也不会被看出来吧?”

    “哼,你懂个屁!我这叫乔装!走,下车!”

    唐果果肩头扛着把大扫帚,一手拿着个大抹布,郑楚跟在身后,两人进入魔术馆。苏畅坐在沙发上如皇帝:“你们是哪个保洁公司的,这么没有时间观念?算了,赶紧把这里打扫干净,这些记者啊,快把我魔术馆给踏平了。”

    唐果果拿着抹布直接擦到了苏畅的脸上:“擦的就是你!脸给你擦干净了,我还要把你的心挖出来擦一擦!”

    苏畅一看这阵仗,跳起来就跑。

    “果果,你别动手啊,你冷静!我这是为你好!我连应付记者的台词都想好了!我念给你听啊!”

    果果见追不上苏畅,突然一把拉过郑楚,挽上了他的胳膊。

    “苏畅,我告诉你,他才是我男朋友!我跟你,根本是两路人!你别妄想了!”

    不过苏畅并不在意,因为他一眼就能看出,郑楚一点也不喜欢唐果果。

    苏畅也难得正色地说道:“很显然,他不喜欢你。”

    唐果果看着苏畅却说:“那是我和他的事。”

    “也是我和你的事。我说的那些故事虽然是假的,可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它是真的。只要你和他一天没有在一起,我苏畅就有机会。”苏畅一副下了好大决心的样子,竟一时间让唐果果不知道怎么回答。

    魔术馆内,正中央木板拼接而成的舞台在闪光灯的照射下渲染上光泽。各式各样的魔术道具整齐地摆列在格子架上,分布在馆内四周。台下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客人,台上是苏畅魔术馆的店长洋洋在表演魔术。

    苏畅坐在两个男客人身后,两条腿搭在桌子上,边喝酒边发信息:“姐,我失恋了,支个招呗。”不一会儿,手机叮咚响了一声,只见苏芒回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