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十一章
    严晓秋来到医院,却见病房里空无一人,只有一个负责打扫的护士在。她四处看了看,上前问道:“您好,请问这个病房里的老人呢?”

    护士一回身,看见严晓秋,答道:“哦,您说严老先生吧,唐医生带着他出去晒太阳了。”

    此时的唐明,正推着轮椅上的严父在花园里走。两人个慢悠悠地边走边聊,唐明说:“叔叔,今天天气不错,多出来晒晒太阳对您的身体也好。”

    严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真是麻烦你了,唐医生。”

    “您别这么说,是我拜托晓秋要帮忙照顾您的。”唐明笑了笑,见远处的花丛开得正好,推着严父走向了那边。

    严父说:“晓秋是个好孩子,聪明,又孝顺,做事很周到。”

    唐明点点头:“过两天手术方案就出来了,您安心把身体调养好就行。”

    “我这把老骨头就交给你们了。倒是晓秋这孩子,心思太细,有什么事老喜欢憋着,这么多年很少有人能真正走进她心里,整天就忙着工作,感情的事也没个着落,唉,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严父一边叹气,一边试探着唐明的反应。

    唐明则是说道:“叔叔,晓秋是个好女孩,一定会找到属于她的幸福,您别担心。”

    “好,好……”严父开心地点头道。

    严晓秋来到花园,见唐明推着严父在不远处有说有笑,小孩子在他们周围嬉笑打闹。严晓秋站在他们后面,看着这幅温馨的画面,不禁暖暖一笑。

    严父回头和唐明说话,正好看见晓秋:“晓秋,你来啦。”

    唐明寻声回头,见严晓秋正笑着走过来:“你们刚才聊什么呢,那么开心。”

    严父拍了拍严晓秋的手,说道:“爸刚说希望你能尽早找到另一半。”

    严晓秋下意识地瞧了瞧站在边上的唐明,一脸娇羞地小声道:“爸!”

    回到病房内,严晓秋扶着严父躺下,递过一杯水,盯着他:“爸,您今天跟唐明说我什么坏话了?”

    严父说:“你这丫头,我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唐医生一直在夸你,看来他对你印象不错。”

    “他……夸我什么啊?”严晓秋一边摆弄着杯子,一边装出不在意的样子问道。

    严父却将女儿这点小心思都看在眼里,笑道:“说你有才华,眼光独到,他去你们首饰店的时候,你给他推荐的礼物,他妈妈很喜欢。”

    “真的这么说的?”严晓秋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窃喜。

    “难道我还能骗你?唐医生能把我这个陌生老头子照顾得无微不至,对你印象也挺好,要是能和你……”严父顺着话题说。

    严晓秋却急忙打断了他的话:“哎,爸,打住啊,我知道您想说什么。他……挺好的,不过我们只是谈得来罢了。”

    “爸知道你从小什么事都喜欢憋在心里,爸也不懂怎么跟你交流,万一我要是走了,你一个人可怎么办啊。”说着说着,严父就伤感了起来。

    严晓秋坐到严父身边,一脸认真地说:“爸,您多想了,唐医生只把我当朋友看,我们不可能的。还有,您就放宽心吧,唐医生和我说了,手术一定没问题,等出院了我会让您好好享福的。”

    唐明回到办公室没多久,陈姗姗就毫无预兆地来了。她称自己刚下飞机,还给唐明带了礼物,说着,便将礼物放在了唐明的桌子上,一副可怜相说道:“哦对了,我给叔叔也带了礼物,上次惹得他老人家生气,我一直很过意不去。”

    唐明则安慰说:“你就别放在心上了,这件事错不在你,没有你,我和他也不可能和平共处。”

    听了唐明的话,明明心中暗喜,陈姗姗却故作担忧地说:“怎么说他也是你爸爸,他那么反对你跟我在一起,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唐明面色有些冷:“别说我们还没真的在一起,就算在一起了,那也是我的自由!”

    陈姗姗开心地撒娇道:“不生气,那陪我去吃饭吧,我好饿。”

    唐明低头看了看表:“我该去查房了,你是在这等我还是自己先去吃饭?”

    “当然等你啊!”

    “你在这儿看着白墙不怕无聊啊?”

    “你要是怕我无聊,就让我跟你一块去查房。”陈姗姗上前挽住唐明说。

    唐明皱了皱眉:“我是去工作不是瞎逛,别闹啊,松手。”

    “你也知道,我们是轮休,我好不容易和同事调了假,你就陪我两天,就两天。”陈姗姗拉着唐明跟到了走廊。

    唐明为难地说:“这两天医院忙,我真的抽不开身。”

    这时,陈姗姗看见严晓秋从走廊另一头的病房出来,赶紧背过身去。

    “怎么了?”唐明问。

    陈姗姗的脸上喜色不见,只是说道:“没事,那个,既然你忙我就先走了,待会空了联系我啊,等你电话。”

    说完,陈姗姗快步离开,等严晓秋走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陈姗姗拿着手机在阳台上转来转去,等待着唐明的电话,可这手机却迟迟不响。陈姗姗烦躁地看着阳台远方,心中暗自道:“之前还那么关心我,怎么这次回来感觉怪怪的,电话也不打一个。不行不行,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唐明,你只能是我的!”

    于是她收拾完从阳台上离开,拿起外套出了门。

    傍晚,陈姗姗来到某酒吧,要了一杯酒坐在吧台边,打电话给唐明,故作酒醉状:“唐明哥……”

    那边唐明问:“姗姗?你那边怎么那么吵,你在哪儿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陈姗姗故意挂掉电话,就是要让唐明着急担心。紧接着又打了个电话给别人。然后她举起吧台上的高脚杯摇晃着,嘴角勾起一抹诡计得逞的笑容。

    唐明急得很,跑去酒吧找到了陈姗姗,正好撞见一男人对陈姗姗动手动脚,唐明以为他相对陈姗姗干什么坏事,火冒三战,冲上去对着那个男人就是一拳。

    那男人被打,不服气还要上来比划。陈姗姗暗中对他使了个眼色,男人骂骂咧咧走开,躲到唐明看不见的地方。陈姗姗却假装酒醉,晃晃悠悠地倒在唐明身上。唐明扶着她往外走,陈姗姗向男人所在的地方比了个“ok”的手势,男人才不怀好意笑笑离开。

    唐明扶着装醉的陈姗姗进了家,开灯,又替她脱掉鞋子。进到卧室的时候,陈姗姗故意使了个绊,导致唐明压着她两人齐齐倒在床上。

    唐明惊呼:“哎!”

    陈姗姗搂紧唐明,喃喃道:“唐明……”

    唐明边挣扎边说:“姗姗,你喝醉了。”

    “唐明,我好难过。妈妈走了,丢下我一个人。我再没有亲人,也没什么朋友,跟了郑楚那么多年,他从来没有给过我好的生活。我每天飞来飞去,累了难过了,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跟谁说。”陈姗姗又开始装哭。

    陈姗姗搂得很紧,让唐明没办法动弹:“我知道我不够好,有很多缺点。我会改的,你别离开我好不好。陪陪我,别离开我……”

    唐明叹了口气:“别闹了,姗姗,让我起来。”

    陈姗姗将唐明抱得死死的,假装睡着了,眼角还挂着一滴泪痕。唐明只好任由她抱着,陈姗姗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