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十二章
    计调部内,实习生方圆趴在工位上闷闷不乐,郑楚见此,上前询问:“哎,小方这是怎么了?”

    佳佳解释说:“你昨天没来,没看到苏总怎么说她的。这才第一次做任务,你看给人家骂的,到现在都没打起精神来。”

    了解了一下具体情况之后,郑楚想了想,走到方圆面前说:“你跟我来。”

    苏芒坐在总监办公室,看着方圆无精打采地跟在郑楚后面走出办公区。

    走到茶水间,方圆说:“楚哥,你就别骂我了,我知道我做得不好,给公司添麻烦了。”

    “你就这样认输了吗?我记得你刚进公司的时候跟我说,不想待在一个地方过一辈子,想以旅游为生,以自由为梦。你还说,你有个特别喜欢的旅游体验师,你说你也希望像她那样,把山水美景分享给更多的人。这些你都忘了吗?”郑楚字字珠玑地说道。

    方圆委屈:“我没忘,可是我不知道原来进了旅游公司也得不到我想要的那种自由。楚哥,我不会放弃的,我只是担心,自己做不好。”

    “我从来不会帮助那些轻言放弃的人,既然你说不会放弃,那好,我会帮你留下来。那个体验赛的邀请函拿给我看看。”郑楚伸出手去说。

    傍晚,都下班之后,郑楚走出公司,见苏芒的车在不远处。

    迎着郑楚过来,苏芒摇下车窗喊道:“郑楚!”

    郑楚上前:“苏总,您叫我?”

    苏芒点点头:“上车。”

    “哎呦你总算是想通了,我就说我俩明明顺路,每天都分开走多不方便。这样吧,以后我来开车,照顾孕……”郑楚一脸欢喜地坐进副驾驶说道。

    只是还不等说完,苏芒就狠狠地瞪了郑楚一眼。郑楚立刻尴尬地四处张望,继续笑:“孕,孕,孕……今天云彩挺美哈。”

    苏芒看着前方,边开车边问:“你跟方圆说什么了?”

    郑楚故意打了个哑谜:“啊?没说什么啊,同事之间随便聊聊,这你也要管?”

    “不管怎么样,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体验赛算是我给她的最后机会,这么简单的任务都完成不了,她的体验师生涯也该结束了。”苏芒似乎已经猜透了郑楚的心思。

    郑楚沉默片刻,问道:“你呢,你能完成吗?”

    “什么?”苏芒一愣,侧头看了下郑楚。

    郑楚也转过头来,开始按照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辞说道:“树立威信不一定要站在高处俯视,有时候也得落到实处。年薪百万的人让他再回到底层,说不定连一份报纸都卖不出去。会管理不一定会自理,会吃饭不一定会做饭,抬得起头不一定能低得下头,俯视和并肩看到的风景是不一样的。我敢打赌,要是你也参加这次挑战赛,不一定比方圆做得好。”

    苏芒忽然将车停在一边,回头看着郑楚:“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使一招激将法。我还就吃你这一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和方圆一起参赛,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能力,我看你到时候还能不能说出一朵花来。”

    郑楚见计划得逞,高兴地说道:“一言为定。”

    苏芒顺应了郑楚的激将法,和方圆等人一同参加了公司举办的城市生存挑战体验赛,主办方负责人检查每个人赚到的钱后站到众人面前。苏芒、郑楚和方圆这一组并不是最多的。

    负责人在办公室内宣布着比赛结果:“本次比赛第一名是来自同方集团的李阳组,第二名获得者是来自mg的方圆小组,第三名是汤姆国际的缇娜小组。”

    方圆泄气地小声道:“好可惜,差点就能拿第一了。”

    经过这次比赛,苏芒发现郑楚说得没错,而方圆也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实际上心里已经认可了方圆,在旁边说:“小方,其实……”

    不等苏芒说完,负责人已经来到了苏芒、郑楚还有方圆面前,说道:“虽然你们赚到的钱并不是最多的,但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团队合作的精神。除了口才和文笔,我们更需要擅长沟通、懂得合作并能不断进步的人,相信你们能给客户带来更好的旅游体验。所以,sctA破例将你们所代表的mg公司列为第二合作方。”

    苏芒收获了意外之喜,忍不住笑道:“太好了!”

    结束之后,苏芒来到方圆面前,犹豫着说:“咳咳……那个,昨天的事……”

    还是不等苏芒说完,郑楚就随便找了个借口将苏芒给拖走了,苏芒不解地看着郑楚问道:“你干吗不让我说完!”

    郑楚耸了耸肩:“还有什么可说的,我刺激你来参赛,是为了让你明白体验师也是有苦有累的,我相信你对她已经有了更多了解,她呢也看到了你的改变。再说了,对不起这三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怪怪的。”

    苏芒有所触动地看向别处,笑说:“其实……今天即使没有拿到第一,我也不会辞掉她的。”

    “我知道。”郑楚笑得很温和。

    夜已经悄然而至,上海的某机场内,陈姗姗的行李放在了一边,一杯咖啡也只喝了一半。她满脸的不耐烦,说道:“有什么事快点说,我待会儿还要飞呢。”

    对面的严晓秋沉默片刻,将严父住院的事告诉了陈姗姗,还不得已说出了手术需要高昂的手术费,想让陈姗姗帮忙。

    严晓秋语重心长地问:“他毕竟是我们的爸爸……你就真的那么恨他吗?”

    陈姗姗闻言,嗤笑一声道:“哎,你别弄错了,他是你爸,他没养过我,我不认他。他不慈我凭什么孝,你别在这儿装好人,我问你,妈当初带我走把你留下,难道你就没有恨过她吗?”

    “我没有恨过妈妈,她走的时候一定还是爱着爸爸的,不然她也不会同意我留下,她就是怕爸爸老了病了没人能照顾他!”严晓秋想都不用想地说。

    “你说什么?”陈姗姗明显一愣,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她那张冷漠的脸,“我没钱,你找别人吧。”

    陈姗姗站起来要走,严晓秋终于忍不住爆发:“除了我,你就是爸唯一的亲人,你让我找什么别人?!”

    陈姗姗看着她:“这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我的事?姗姗,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严晓秋拉住她问。

    “我绝情?我问你,他是因为什么得的病,因为什么躺在医院?那都是当初他自己做的孽,他活该!凭什么要我为他的错误埋单?!”陈姗姗说完拉着行李头也不回地走了。

    咖啡厅的人都转过头来看她们吵架,严晓秋站在原地,眼泪止不住地流……

    严晓秋翻了翻手机通讯录,最后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刚好唐明从办公室出来看到严晓秋,正打算跟她说手术的事,听见她在打电话。

    严晓秋小声地说:“那个……你那边有富余的钱吗,能不能先借给我一些,我会很快还给你的。嗯,我现在在医院。谢谢了,你都跟我妹妹分手了,我还这样麻烦你。”她挂掉电话,仍站在窗前遥望远方,背影看上去单薄而无力。

    唐明回到办公室,打电话给值班处护士:“小刘,你把7病室严老先生的缴费单拿过来我看看。”

    刚看完产科的苏芒,凑巧从医院里出来,哪知看见郑楚和严晓秋两人站在医院门口。

    苏芒踮起脚尖躲到门口的柱子后边,正好看见郑楚从包里拿出一叠钱递给严晓秋。苏芒听不见两人对话,又不敢再靠近。

    苏芒脑补着两个人的对话,得意地想:“哼,郑楚,又被我抓到了小辫子!这已经是第三个了,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风流债,兜来兜去还是掩藏不了你花心大萝卜的本质,看我怎么整你!”

    严晓秋拿着钱去缴费处,却意外地得知唐明已经帮自己代付了。讶异之余,严晓秋打电话给了郑楚,告诉他剩下的钱不用再帮忙筹了。

    傍晚,苏芒家又响起了敲门声,苏芒穿着睡衣嚼着面包干睡眼惺忪地开门,郑楚一只手扶着门框站在外面。苏芒看了他一眼,话都没说就要关门。

    郑楚赶紧挡在前面:“哎,你犯病还没完了是吧,看你一脸内分泌失调的样子,让我这个大厨师来给你改善改善伙食,不用太感谢我,虽然我已经被解雇了,但谁让我就是这么勤劳善良团结邻里呢。”

    说完他不由分说就要进门,刚跨过门槛,被苏芒挡住:“你等会儿,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不问出来我心里难受。”

    “什么问题?”郑楚问。

    苏芒正色说:“实话告诉你吧,你那点秘密我都知道了,孩子没了是可以再有的,但是郑楚,良心没了就不会再有了。”

    “苏芒,你是不是发烧了,还是做噩梦了?你孩子好好在肚子里躺着呢,怎么会没了呢?”郑楚莫名其妙地看着苏芒。

    苏芒却说:“我现在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也不想吃你做的饭,更不想看见你的脸!”

    郑楚嗤笑,指着脚下的门槛儿说道:“你别后悔,过了这道槛儿可就没有大餐了,你就别装了,我知道你禁不住美食的诱惑的。”

    哪知道苏芒却嘭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郑楚愣在原处,随后冲着屋子内喊道:“喂!你是不是精神分裂了,这是病得治,你开门我带你去医院,苏芒你听见没有!”

    又是嘭的一声,苏芒抄起沙发上的抱枕砸到了门上……

    晚上,当苏芒翻遍冰箱,发现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自己不争气的肚子又开始咕噜噜叫个不停,她知道自己错了……这次的敲门声,换成了郑楚家,他迷迷糊糊地去开门,见苏芒穿着睡衣抱着抱枕站在门外。

    “大姐,几点了,你闹鬼啊。”郑楚抱怨。

    苏芒面无表情地说道:“我饿了,去给我做夜宵。”

    “我不是已经被解雇了?”郑楚抱着肩膀,斜倚在门前笑。

    苏芒说:“我改主意了。”

    郑楚挣扎失败,只好跟着苏芒进了家门。只是当他将饭做好的时候,发现苏芒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郑楚叹了口气:“真的是故意整我啊,饿着肚子也能睡着,白忙活了半天。”

    郑楚把被子给苏芒盖在身上,回到厨房把刚炖的汤放好,打了个哈欠进了苏芒家的次卧。他一头栽倒在床上,惬意地盖上被子睡觉,感叹道:“唉,这个苏芒,好东西就知道留给自己,还是这床舒服。”

    清晨,苏畅提着早餐上楼,哼着歌,心情畅快得很,走到苏芒门前,听见里面有动静,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拿钥匙打开了门。

    苏芒刚好睡醒,浑浑噩噩伸懒腰,走进卧室,见郑楚躺在自己床上……

    “啊!”苏芒惊叫一声,吓得郑楚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

    “谁让你睡我的床!”苏芒用恨不得杀了郑楚的口吻质问道。

    郑楚这才松了口气,坐在床上说:“大清早的,你大惊小怪什么啊,还不是你昨晚让我做这做那的,困死了。你睡沙发我肯定睡床了,不然呢,难道要我把你抱到床上?那多不好,男女授受不亲。”

    苏芒气得脸都绿了,扯着郑楚喊道:“你给我下去,出去!滚蛋!”

    两个人打开卧室门,苏畅张大嘴,一脸震惊地站在门口:“楚……楚哥,你这么快就跟我姐……修成正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