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二十一章
    回到家里,郑楚整理着行李,郑美玲坐在沙发上看宣传片视频:“真是个当演员的好苗子,只唱歌太可惜了。小楚,你过来看看,我们艾美新签的代言人,刚拍了一支宣传片。”

    郑楚叹了口气:“我身边还粘着个大明星呢,剪不断理还乱,您就别瞎操心了。”

    郑美玲还要问,门铃就响了,郑美玲开门,见唐果果提着餐盒站在门口,一抬头看见郑美玲。

    “美玲姐?你怎么在这?”唐果果惊讶地问。

    唐果果进门把餐盒放下,门大敞着没关。郑楚看见唐果果,无奈扶额:“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姑姑,麻烦来了。”

    郑美玲笑道:“原来你们认识啊?小楚,她就是我们艾美的新代言人。你们是怎么回事?”

    “美玲姐,原来你是郑楚的姑姑啊,怪不得我一看你就特亲切。楚楚是我……很好很好的朋友,以后我还是跟着他叫您姑姑吧!”唐果果惊喜地说道。

    郑美玲喜出望外的说:“很好很好?我懂了!不就是准男友吗?小楚,果果这姑娘我喜欢!”

    两人相谈甚欢,唐果果开心地抱住郑美玲的胳膊,郑楚仰天长叹。

    黑暗的卧室中,苏芒摸索着打开床头灯,挣扎着爬起来,肚子咕噜噜叫了一声。苏芒捂着肚子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找吃的。可又是什么都没有了……

    一阵敲门声,惊醒了卧室内的郑楚和郑美玲,两人从各自的房间出来。郑美玲迷迷糊糊地问道:“大半夜的,谁啊?”

    郑楚担心地说:“姑姑,你睡吧,没事。”

    郑楚开门,苏芒正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可怜兮兮看着郑楚。见她这幅样子,郑楚说道:“你是不是又饿了,等着,我拿点东西去你那儿。我姑姑这两天在家,你有事直接给我打电话。”

    苏芒小声说:“我也不想大半夜扰民,没办法,我家弹尽粮绝了,点外卖又怕不干净,所以……”

    “小楚,谁啊?”郑美玲披了件睡衣外套出来。

    郑楚想推苏芒离开已经来不及了,郑美玲瞥见门口的苏芒,顿时清醒,阴阳怪调地说道:“我还以为谁呢,在公司,你们俩是上下级,经常在一块也就算了,可这大半夜的穿成这样出来,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我穿成这样怎么了?怎么就说不过去了?我饿得睡不着家里没菜来问你侄子借点,你的意思是我还得化个妆穿件漂亮衣服?”苏芒嗤笑。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差点吵了起来,郑楚夹杂中间为难地制止:“姑姑,您别说了,她身体不舒服,不就做顿饭吗?你们……”

    郑美玲和苏芒则是同时打断了他的话:“你别说话!”

    随后,苏芒深吸一口气,给郑楚使了个眼色,对郑美玲说道:“行,您厉害,我饿着,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说完,转身回家了。

    已是深夜了,客厅里开着灯,苏芒和郑楚一人端着碗面窝在沙发里吃。苏芒边吃边说:“算你有眼色,要是把我饿坏了,你这个保姆得全权负责。”

    郑楚白了她一眼,含糊地说:“你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再看不明白,那不是缺心眼吗?”

    苏芒得意道:“知道就好。”

    刚说完,夹着面的筷子就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盯着郑楚问:“你姑姑不会醒了跑过来吧,这要是让她看见可真就说不清楚了。”

    郑楚摇了摇头:“放心,她一旦睡死了,雷打不动,偷偷挪个地儿都不知道。”

    苏芒继续大口吃面,突然又停住,看向郑楚:“哎,不对啊。你说我们本来清清白白没什么事儿,这么一整跟做贼似的,我凭什么得躲着她呀。”

    “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别跟她计较,好歹我也当牛做马照顾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郑楚连忙说。

    苏芒点点头:“行,我就卖你个面子。”

    次日,唐明进办公室,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还没来得及关门,郑楚从外面走进来,顶着两个黑眼圈,吓了唐明一跳:“呀!郑楚,你这跟谁打架了?”

    郑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道:“我现在真想找人打一架,总好过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简直就是世界末日啊。”

    于是,两个“好兄弟”又约去拳击馆。

    一场对搏之后,两人大汗淋漓,唐明问道:“真不知道你姑姑回来这一趟,对你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郑楚则是长叹一声:“我没事,你倒是摊上大事了。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事儿得告诉你,做好心理准备啊。我那天碰见严晓秋和果果在一块,才知道原来你和晓秋也认识。”

    唐明点点头:“是啊,你也认识晓秋?”

    郑楚询问了他和晓秋是如何认识的之后,反问道:“你就不想知道我怎么认识的她?”

    “说来听听。”唐明好奇。

    郑楚犹豫片刻,还是说道:“晓秋是姗姗的亲姐姐。”

    正在喝水的唐明,差点就被呛到,转过头来愣愣地看着郑楚满脸疑惑地问道:“你确定没骗我?”

    郑楚起身离开:“算了,爱信不信,自己问去!”

    唐明陷入了沉思……回想起晓秋和陈姗姗之前有意无意的对话,不由得自言自语道:“难道姗姗,真的就是晓秋所说的妹妹?”

    郑楚离开后,唐明刚想回家,就接到了陈姗姗的电话:“唐明哥,过几个小时我就回上海了,能来接我吗?”

    唐明想了想,答应了下来。回到家后,唐明从衣柜中取出一件衣服换上,上面别着严晓秋之前送给他的姬金鱼草胸针。

    机场内,陈姗姗和众同事坐在机场咖啡厅里,大家有说有笑。平时跟她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同事调侃道:“哎,姗姗,你不是刚分手吗,这么快就有新男友了,不会是在忽悠我们吧。”

    陈姗姗的脸色很差,就在这时,唐明走进了咖啡厅,看到她叫了一声:“姗姗!”

    陈姗姗一下子挺直了腰杆,走过去抱住唐明,笑道:“唐明,你终于来了,我朋友都等着急了。”

    朱可儿在旁边羡慕地说:“姗姗,你男朋友长得挺帅啊,还是个医生,眼光不错!”

    小姜阴阳怪气地笑道:“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众同事沉默,陈姗姗狠狠瞪了小姜一眼,在众目睽睽之下踮起脚尖吻上唐明的唇,蜻蜓点水那么一下,陈姗姗心满意足地回头看着小姜,唐明愣了好半晌。

    陈姗姗则问道:“这回你相信了吧?”

    唐明看着陈姗姗跟同事有说有笑,还没从刚才那个吻中缓过来。随后,陈姗姗又扯着唐明和众同事拍了张合影,才算作罢。

    回到车上,陈姗姗带着一脸歉意地问:“刚才,我不是故意的,你不会生气吧?”

    唐明说:“这次是为了帮你摆脱那个同事的纠缠,下次别这样了。”

    陈姗姗开心地笑道:“知道啦,唐明,你下午还有事吗?陪我去逛逛吧。”

    “姗姗,其实我今天会过来,主要是想问你个事。”沉默了片刻,唐明再次犹豫着开口,“你看,我们也是好多年的朋友了,你对我的家庭、家人都很了解,但是我好像一点都不了解你,比如你是不是还有家人,你只说过你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那其他人呢,比如,父亲?”

    陈姗姗的笑容僵住,神情冷漠,扭头看向了窗外:“我没有家人。”

    唐明盯着她的目光,继续问:“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吗?”陈姗姗不耐烦地说。

    唐明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朋友,我不希望你对我有任何隐瞒。”

    陈姗姗沉默不语,唐明轻笑:“你要不想说就算了,可能,在你心里,我还不是那种能说真心话的朋友。”

    唐明的手放在方向盘上,准备开车。陈姗姗突然把手覆在唐明手上,阻止了他的动作。并且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唐明:“其实,我还有一个父亲,一个姐姐,但我几乎没跟他们一起生活过,很小的时候我妈就带着我离开了他们。我爸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抽烟、酗酒、不务正业,屡教不改!从我有记忆起,他就总是满身酒味回家,有时候还会打妈妈、姐姐和我,所以我妈才会带着我离开他!对于我来说,离开反而是一种解脱,我对他只有恨,没有思念!”

    陈姗姗说着,伏在唐明肩头哭了起来,身体微微抽动。唐明转过身抱住她,思绪却飞回严晓秋父亲住院的时候。

    唐明开车将陈姗姗送回了家,随后便给郑楚打起了电话:“兄弟,需要你的时候到了,出来,陪哥们儿一醉方休!”

    夜幕降临,酒吧内欢歌笑语,唐明和郑楚坐在最外面的位置,一杯接一杯地喝酒,连喝了好几瓶。

    郑楚笑道:“我就说你得做好心理准备,谁让你不早告诉我严晓秋的事。现在一下招惹了姐妹俩,看你怎么收场。”

    唐明略带醉意地说:“哎,你说,一个人能有两幅面孔吗?自己眼睛看到的是一个样子,从别人嘴里听到的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到底是该相信眼睛还是耳朵?”

    “眼睛和耳朵都不能相信,应该相信你自己的心!”说着,郑楚又灌了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