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二十四章
    面对现下这种状况,苏芒不得不考虑一下要如何处理,因为她知道一旦自己没处理好此事,反而会适得其反,最重要的,是她不能不考虑郑楚。

    翌日,苏芒驾车载郑楚上班,将车子停到了大厦前广场。郑楚刚下车,苏芒就站在车了旁边,众同事投来好奇目光。

    苏芒走上前,整理着郑楚的衬衣,边看着周围,边大声说道:“上班注意形象啊,你看,衣服皱成这样。”

    郑楚惊吓地后退道:“你这是要疯啊?这么多人看着。”

    “我们是不是清白的?”苏芒笑问。

    “是。但是——”

    “那不就得了!别但是了。”苏芒说着,拿出手机自拍,手机屏幕显出两人的合影,苏芒笑容灿烂,郑楚笑容僵硬。

    苏芒将照片发到计调部微信群,锁车快走。

    苏芒走到计调部办公区,听到计调部同事正看着手机小声议论,苏芒高调说道:“相信大家已经看到我刚发的照片了,新鲜出炉、绝对一手。新闻最讲究时效性,谁还想嚼舌头,用刚才的照片就行,人物清晰像素高,少拿以前灰不溜秋见不得人的偷拍照说事。”

    苏芒说完,有意看向ella,ella眼神闪躲,不敢直视。随后,苏芒则昂首走向自己办公室。

    费奕进了苏芒办公室,苏芒正低头看文件见是费奕,抬头问:“费总,有事吗?”

    费奕将文件夹放在桌子上说道:“给苏总送活动资料。”

    “好的,谢谢。资料我看到了,再次感谢,麻烦带上门。”苏芒说。

    费奕转身准备出去,走几步又折了回来,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犹豫了半天,却还是没说什么就走了。

    刚一转身,唐果果竟然毫无征兆的冲了进来,挡住费奕冷笑道:“干吗出去?苏芒,你事儿都做了还怕让人知道啊?这才回来几个月啊,孩子都怀上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是郑楚的?还搬到他隔壁住,根本就是蓄谋已久!”

    苏芒脸色难看地起身说道:“唐小姐,楼下可是有大批的保安,你这样大呼小叫,再把他们引上来就不好了,这事情闹大了谁都不好看。”

    “越赶我走,我越不走了,反正怀孩子的不是我。你把保安叫来,正好让大家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唐果果索性坐到了苏芒的办公桌上。

    苏芒突感头晕,整个人踉跄一下,费奕急忙过去搀扶,苏芒摆手称没事。

    此时,苏芒越发体力不支,靠在桌子上说:“孩子不是郑楚的,你大可放心。”

    唐果果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苏芒劈头盖脸地说了一堆。唐果果靠得不能再近,苏芒突觉晕眩,急推唐果果,欲出办公室。

    唐果果一把抓住苏芒,此时,郑楚推门而入:“唐果果你干什么!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说完,郑楚便准备搀苏芒去医院,唐果果见此,激动地上前拉扯郑楚,结果却不小心撞到了苏芒。苏芒站立不稳,歪倒在桌子旁边,紧捂着肚子,表情十分痛苦。

    唐果果慌神得语无伦次道:“苏芒,你没事吧……我……郑楚,我就碰了她一下怎么会这样呢?她肯定是装的!”

    哪知道话音刚落,郑楚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唐果果哭着跑出了办公室。

    费奕让郑楚出去看看果果,为了避嫌,自己带苏芒去医院。费奕驾车行驶在去往医院的路上,忍不住问道:“那个平时总是能言善辩的苏总呢,怎么,现在成哑巴了?”

    费奕看向苏芒,苏芒却瞧着窗外久久不语。费奕看了看后视镜,笑道:“看到后面那辆出租车了吗?跟得还挺紧的。”

    苏芒闻声向后瞧去,却见身后的出租车里坐着郑楚,心中忽然一颤,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到了医院,苏芒谢过费奕,要他先走,自己去产科检查。费奕点点头转身离开,正巧看见刚跟进来一脸焦急的郑楚。

    郑楚逮到费奕问:“苏芒她……”费奕看他一眼,没有回答,郑楚这才看到后面的苏芒。

    “苏芒!”郑楚连忙上前叫到。

    可苏芒却赌气地直接选择无视郑楚,径直走向了妇产科。

    “唉!苏芒!你等等!”郑楚紧跟着苏芒,也走进了妇产科。

    医院内,唐明刚挂了打给严晓秋的电话,让她来取药。而郑楚则是陪苏芒穿梭于血液科、B超室内做各项检查。

    郑楚几次想要找苏芒说话,苏芒却一直赌气不搭理。

    苏芒从科室出来,郑楚再次紧跟其后:“苏芒,我知道你在生我气。我哪知道果果就这么跑过去了,我……”

    “郑楚,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啰嗦又婆妈啊?你真的要跟?”苏芒忽然回头问。

    郑楚一脸坚决地点头说道:“你去哪我就去哪,我担心你身体。”

    苏芒笑了笑:“好啊,那跟紧咯,不要走丢了。”

    于是,苏芒带着郑楚,俩人往洗手间走。里面突然出现个女人,看到郑楚惊慌大叫。郑楚方才发现这是女洗手间,急忙退后。苏芒强忍着笑意进了厕所。

    洗手间内,苏芒与严晓秋同在洗手台前洗手,苏芒整理衣着时项链突然坠地,链珠散落一地。苏芒急着找,一旁的晓秋说道:“我来帮你找,你是孕妇吧?总弯腰对孩子不好。”

    “那……就麻烦你了。谢谢啊。”苏芒说道。

    没多久,严晓秋将散落在地上的珠子一颗不落地找了回来,苏芒十分感谢地接过来,却发现唯一一颗南红玛瑙已经裂了。

    严晓秋得知这项链对苏芒来说很有意义,是老人留下来的,告诉了苏芒自己的名字,还递了名片,称自己就是做珠宝设计的,拿回去或许可以修得好。

    苏芒惊喜地递过项链,两人互相留了微信。

    二人刚一走出洗手间,在外面等着的郑楚就一脸诧异,看见郑楚,苏芒愣住片刻,又看向了严晓秋。

    郑楚不敢置信地问:“没事吧?怎么进去这么久?晓秋?你们也认识?”

    苏芒刚刚就觉得严晓秋的脸很熟悉,这才想起晓秋是上次郑楚给送钱的女孩。三人一番交谈之后,也算是破除了误会,苏芒笑道:“谢谢啦,对了,替我向叔叔问好。”

    严晓秋去了唐明的办公室取药,唐明手拿一瓶药丸,对严晓秋逐一解释药效和服用方法,严晓秋却礼貌地疏离。

    拿了药后,严晓秋刚要转身离开,唐明却忽然叫住了她:“晓秋……”

    “怎么了?”严晓秋回头问。

    唐明神色黯然地说道:“上次家里的事,对不起。是我说话太直接,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不等说完,严晓秋就已经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没关系的,我已经忘了。”

    完严晓秋离开办公室,唐明看着门口沉默许久,手机忽然响了,这才让他回过神了来,电话里传出果果的哭声,唐明慌张地询问:“果果,你怎么了,别哭别哭慢慢说。什么,打你?好好,我一定帮你报仇行了吧!好,我答应你。不会的,打伤他我还得负责呢!”

    妇产科内,医生看着苏芒的检查单询问这询问那,最后又嘱咐道:“回去多吃饭,多吃有营养的饭,这时候正是胎儿大脑发育的时期,必须要保证营养。别忘了来拿地贫检测报告。”苏芒一脸紧张地听着。

    “谢谢医生。”苏芒得知没事之后,这才松了口气,边看报告单,边出门。

    见苏芒拿着报告单出来,郑楚迎上去,两人正说着,电话突然响起,郑楚看了一眼,皱眉接起:“现在还是上班时间。要不,我晚上去找你?好吧,我们老地方见。”

    放下电话,苏芒询问是谁来的,郑楚却没说,只是说道:“你注意身体,好好照顾自己,我先走了。”

    郑楚急急离开,苏芒看着他的背影嘀咕道:“到底是谁啊……”

    拳馆里,郑楚一次次被唐明打倒在地。郑楚一次次艰难爬起,脸带淤青。

    郑楚摘下拳击套,颓然坐在一边,穿着粗气问:“唐明,现在解气了吧?”

    唐明还是怒火满腔地说:“解气?我不打死你就是好的!果果长这么大,谁敢动她一个手指头?可你呢?居然还打她!郑楚,我俩兄弟这么多年,我算是看走眼了!”

    “好好好,你现在在气头上,我说什么你都听不下去。等你气过了,我们再好好谈谈。”郑楚擦了擦嘴角的血渍,长舒一口气说道。

    唐明走到他前面,自上而下地看着他,一脸认真地说:“郑楚我告诉你,果果喜欢你,那是她眼神不好,咎由自取。从今以后,你就和你的女上司双宿双飞去吧。我会好好看住果果,不让她再和你有半点关系!”

    唐明欲离开,郑楚却忽然起身,拉住了唐明:“唐明,你搞清楚!我不是因为苏芒才打了果果!换作别的孕妇,我一样会觉得果果做得太过分!”

    唐明回头,看着他冷笑道:“不是因为苏芒?这话你说得不心虚吗?郑楚,为了个女人,你连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都不要了,你……太让我失望了。”

    唐明说完,愤然地转身离开,郑楚原想喊他,最终还是没能发出声音,他呆站在原地,有些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