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二十六章
    是夜,交织在上海夜晚的霓虹灯在各个街头绽放着,穿梭在街头的,是那一辆又一辆的汽车,还有形形色色的行人点缀着夜色。

    唐明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跑着,不停地切换广播频道,有些心烦意乱。

    不知道走了多远,当他再抬头想要看看这是哪里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为什么,开着开着就到了严晓秋家楼下了。

    屋内,书房台灯下,严晓秋正专心地画着设计图,旁边摆放着一沓首饰设计图纸。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看了看来电人,晓秋一愣,是唐明。

    片刻之后,晓秋还是接起了电话。

    “晓秋,你在哪儿?”唐明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晓秋说道:“我在家啊。有什么事吗?”

    那边的唐明迟疑了一会儿,开口道:“我就在你家楼下,方便出来吗?”

    严晓秋换好了衣服出来,见唐明正倚在车头,她走过去问道:“唐医生,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

    唐明说:“没什么事,就是心情不太好,出来吹吹风。也不知道怎么了,开着开着就转到你这儿来了。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有。”严晓秋摇了摇头。

    唐明似乎想要说什么,只不过停顿了一下才说:“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你还叫我唐医生,明显是没有原谅我。”

    严晓秋笑了笑:“你说得没错,一个人如果讨厌我,我也不会死皮赖脸贴上去。可我们冷战了这么久,我发现我还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我现在没事了,你刚刚说心情不好,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我跟郑楚闹翻了。”唐明的脸色有些难看。

    “郑楚?”晓秋纳闷地问。

    唐明无奈地点点头:“是啊,我把他狠狠揍了一顿。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估计现在是剩不下多少了。”

    夜色微凉,路灯下,二人的身影被拉得老长,直到看不见的黑夜深处。

    白天,郑楚提着超市购物袋来到苏芒家门口,只见门口堆放着一整箱各类零食,几条毯子和各式杂物。郑楚惊呆了,连忙敲开了门问:“你家又招贼了?”

    苏芒满脸兴奋地拉着郑楚进门,解释道:“来来来,看看我这两天的成果。”

    郑楚进门,只见玄关处竖着一个小黑板,上面写着:距离芒宝宝出生还有195天。窗帘已经换成粉色蓝色色调,客厅开了三个空气净化器,茶几上的茶具也焕然一新。

    郑楚边四处查看边说:“窗帘也换了,你是要将客厅布置成一个大型儿童房吗?”

    “不错吧?营造健康育儿氛围,从点滴小事做起。”苏芒骄傲地说。

    郑楚好笑又好奇地摆弄着屋子里的东西,苏芒扒拉他说:“别愣着了!快帮我收拾东西啊!”

    郑楚哭笑不得地帮苏芒收拾东西,刚欲开口说什么,手机就响了。掏出来一看,是唐明的微信:“有空没,约架。”

    郑楚皱了皱眉,回道:“有。”

    苏芒凑上来看了看,问道:“又找你打架?不会出什么事吧。”

    郑楚无奈地耸了耸肩:“毕竟是我对不起果果在先,只要他能出气,让我做什么都行。”

    苏芒翻了个白眼,郑楚又说:“我先走了。”

    看着郑楚离开,苏芒倒是有些泄气,坐在沙发上也没了收拾东西的兴致。想来想去,她猛地起身,迅速穿好衣服,抓着手机下了楼。

    大街上,苏芒开着手机地图导航,蹙眉环顾,跟着走了许久,总觉得有些不对,刚巧旁边有人路过,她忙上前问道:“您好,请问这个拳馆在哪里?”

    遗憾的是,路人并不知道她导航上显示的拳馆在哪。苏芒有些无奈,此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严晓秋的声音:“苏芒?”

    苏芒一愣,转头看到严晓秋,也很惊讶,她有些疑惑地叫了声:“晓秋?”

    严晓秋点点头:“我就看着像你!”

    苏芒随口说了几句,想起地图的事,忙问道:“对了,你知不知道这个拳馆在哪里?”

    严晓秋凑到苏芒面前看了一眼手机,说道:“这个拳馆……不是唐明打拳的地方么?”

    “你知道?那太好啦。快带我过去。”苏芒惊喜地拉着晓秋说。

    严晓秋不解地问:“你一个孕妇,去那干吗?看到前面那个天桥了吗?走过去你就会看到一个很高的楼,就在那个大厦楼下。”

    苏芒急匆匆地解释说:“回头再说,我先走了,去晚了就要出人命啦。”

    郑楚一进拳馆,就见唐明已武装好等在那里。

    郑楚看着他说:“来这么早?兄弟,你先给我打个预防针,这次打完之后,能解气吗?”

    唐明一脸冷漠相:“如果我说不能呢?”

    “继续打!你想怎么打我都奉陪,绝对不吭一声!”郑楚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

    唐明嗤声道:“说得好听,你……”

    不等话说完,唐明就瞟见郑楚身后的人影,瞪圆了眼睛问:“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谁啊?”郑楚纳闷地一回头,见苏芒就在自己的身后,不禁皱起眉头问道:“苏芒?你怎么来了?”

    苏芒白了郑楚一眼,凑上前说道:“事情因我而起,我当然要来,你以为我真的见死不救啊?”

    郑楚头疼地揽着苏芒的肩膀,意图让她走:“这不管你的事,快回去!”

    苏芒挣脱开,与唐明握手道:“你好唐医生,那天是这样的,果果闯到我办公室,质问我孩子是不是郑楚的。我那天身体本来就有些不舒服,加上果果不小心撞了我一下,郑楚误会她是故意撞我,这才动了手,事情就是这样。任何情况下,郑楚打人都是不对。如果因为我这点小事,就毁了你们多年的兄弟感情,很不值。至于果果问我孩子爸爸是谁,这是我的事,相信唐先生你不会也这么八卦吧?”

    苏芒解释了一通,唐明沉默许久才开口:“你多心了,我对你的私事并不感兴趣。你的话我是听明白了,不过男人有男人的处理方式。老规矩,三局两胜,怎么样?”

    拳台上,郑楚一次次被唐明打翻在地,唐明出拳凶狠,郑楚却从不反击。苏芒在一边看得胆战心惊,却又明白这是他们之间的事,自己不好再插手了,只能站在一边静静地等。

    耳边传来的是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和对打声,两人低沉的闷哼让气氛格外紧张,苏芒不由得摸了摸肚子,皱紧了眉头。

    三局下来,两人都累得不像样子,瘫倒在拳台中央,大口地喘气。没多久,唐明先站起来,伸手将郑楚拉了起来。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苏芒,知道这个时候输赢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两个冤家已经冰释前嫌了。

    餐馆内,三人围坐在一桌,唐明小声地在郑楚旁边说道:“误会也彻底澄清了,兄弟一拳泯恩仇。不过我看苏芒对你真是不错,怕你受委屈,居然找我伸张正义来了。今天要不是她,这事还不算完!”

    郑楚也小声地说:“她这次总算是有点良心。”

    “你俩瞎嘀咕什么呢!”坐在对面的苏芒忍不住问道。

    唐明笑道:“其实今天你不来也可以,兄弟间就没有隔夜仇。何况我昨天还得到一个大师的开解。郑楚,我们兄弟这点事儿,还劳驾俩女人为我们说情。”

    郑楚疑惑地问:“俩女人?还有一个是谁啊?”

    “晓秋啊。”唐明说。

    苏芒连忙开口问:“晓秋?”

    唐明惊讶地看着苏芒问:“苏总,你也认识晓秋?”

    苏芒点点头:“是啊,还是她带我到这儿的呢,人漂亮又善解人意,温柔贤淑。”

    这下三人才知道,原来大家都认识晓秋。

    吃完了饭,三人站在餐厅门口,苏芒说道:“我去医院拿报告单。”

    郑楚说:“我回……”

    只是他不等说完,苏芒就打断了他的话,接茬说:“他也去。”

    唐明点了点头,笑道:“苏芒,现在我们也算是朋友了,果果那边,我会教育她的,她是任性了点,但心眼绝对不坏。”

    “我知道,果果其实是个单纯的姑娘。”苏芒大方地说。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回见。”

    郑楚看着唐明离开后,才回过头来一脸不情愿地问苏芒:“你就去拿个单子,干吗还让我跟着啊?医生不是说没什么问题吗?”

    苏芒在前面边走边说:“保姆工作条例第三条:无论雇主在做什么,保姆都需要无条件跟随,以免发生意外。”

    郑楚哭丧着脸问:“哪来的保姆工作条例?”

    苏芒突然停住,回头得意地看着他:“我刚颁布的,即日生效。”

    郑楚哑口无言地怔在原处,苏芒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继续往前走。无奈,郑楚只能一边喊着苦,一边快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