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二十七章
    清晨,唐果果的公寓内,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睡在床上的唐果果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原本想着继续睡,可那催命般的敲门声着实不让人消停。

    唐果果只好一边嘟囔,一边起身去开门:“来啦!大清早谁来烦人啊。”

    她睡眼惺忪地将门打开,只见唐明站在门前。果果没说什么,唐明走了进来,发现客厅乱七八糟的。

    “哥……你怎么来了?”唐果果边揉眼睛边问。

    唐明看着四周,皱眉说道:“我来看看你,郑楚那一巴掌把你打傻了吗?看看你自己,头上都快长草了。这是女孩子的房间吗?你就不打扫一下?”

    唐果果一边收拾着,仍有怨气地说:“不怪郑楚!都是因为那个苏芒!”

    “苏芒也打你了?”唐明吃惊地问。

    唐果果翻了个白眼:“那倒没有,不过,要不是她,郑楚怎么会打我?”

    唐明摇了摇头,将唐果果按坐在沙发上说:“我今天见到苏芒了,她跟我解释了那天的事,你也有错,谁让你出言不逊的,居然还失手推了她。郑楚打你,也是怕你做出更不合身份的事。我觉得……你得和她好好谈谈。”

    唐果果一听,顿时炸了庙:“我凭什么和她谈?要谈也是和郑楚谈!”

    唐明笑道:“真是不凑巧,郑楚陪苏芒去医院了。恐怕两个小时也赶不到你这儿来。”

    “我一不在,他们又勾搭在一块儿了!不行,我得赶紧振作起来!”唐果果闻言,愤然起身奔向了浴室。

    唐明无奈地摇了摇头,掏出手机,给郑楚打了电话:“郑楚,做好心理准备,我家这枚小钢炮,又要向你发动攻击了。”

    医院内,还在队伍末梢排队的郑楚愣了片刻:“果果要来找我?”

    唐明说:“是啊,我觉得这事的关键不在于她和你,而是她和苏芒。如果她们俩能聊聊,解开心结就好了。”

    郑楚简直觉得他在开玩笑,一口否决道:“她们俩怎么可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

    唐明却说:“所以要制造机会啊,以后总得见面吧,难道你希望她们总这么针锋相对?”

    “好吧,我明白了。”郑楚回答道。

    苏芒从一边走了过来,见郑楚一直点头,挂断电话之后,郑楚则借口人多,要下午再来排队,将苏芒带到了附近新开的一家奶茶店。

    两人到了奶茶店,刚一进门,郑楚就忽然捂住了肚子:“苏芒,我突然有些不舒服,去趟洗手间,你先上去吧。房间别走错了啊。”

    苏芒木讷地走了几步,又忽然折回来盯着他问:“不对,郑楚,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郑楚边跑边喊:“绝对没有!不说了!”

    说完,郑楚飞快走向洗手间,苏芒边上楼边回头看郑楚,总觉得他今天有点反常。

    来到洗手间门外,郑楚看着苏芒上了楼,才敢给唐明打电话:“唐明,你确定她们俩不会打起来?”

    那边的唐明说道:“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晓秋吧。”

    另一边,苏芒一进房间,发现严晓秋正坐在对面,惊喜地问道:“晓秋?你怎么也在这?”

    晓秋起身说道:“我在这儿等你啊。对了,看看,喜不喜欢?”

    她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苏芒一条手链,苏芒接过一看,惊讶地说:“这个……和我那条项链风格好像!你要送给我?”

    严晓秋点点头:“你喜欢就好。”

    苏芒兴奋地上前抱住严晓秋说:“我好喜欢!晓秋,谢谢你!”

    苏芒和严晓秋两人正拥抱,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唐果果毫无预兆地走了进来:“楚楚,我来了!我……晓秋,苏芒?”

    看呆的不止唐果果一个人,还有苏芒。

    唐果果二话不说,转身出了房间大喊:“郑楚!郑楚!他人呢!”

    苏芒回过神来,原来郑楚打的是这个主意……于是镇定地说道:“别喊了,他不在。你还看不出来吗?我和你都是被他忽悠过来的,这时候,他还敢在这儿待着?晓秋,你说是吧?”

    晓秋也忙点头:“对,我今天是受人所托,做你们的和事佬。”

    唐果果翻了个白眼:“莫名其妙的……谁要和她和好!”

    见唐果果转身要走,晓秋赶紧上前拉住她,苏芒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唐果果,还想知道我离婚的事吗?”

    “苏芒……”晓秋皱眉看她。

    苏芒则是无所谓地笑了笑:“不用担心啦,晓秋,本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果果,想知道的话,现在就坐下来。”

    唐果果止住了脚步,怀疑地看了一眼苏芒,还是选择了坐下来。

    苏芒开始缓缓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从谁嘴里听说的,没错,我是离过婚,对方也算是豪门大户。这婚结了不到一个月吧。”

    时间不停地走,挂在墙上的时钟也不知转了几圈,坐在楼下的郑楚忐忑不安地看着手机,时不时地抬头观察着楼上的动静。

    包间内,苏芒像是倒出了窝在心中许久的脏水一般,长舒一口气,说道:“好了,故事讲完了,就是这么回事。”

    唐果果听得入神,更是生气,猛拍桌子恼怒道:“原来是那男人出轨了?你怎么这么软弱啊?什么豪门,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如果你离婚的时候有我在,就不会受这样的欺负!”

    苏芒无奈地笑了笑:“还好啦,人这一辈子其实有个定数,该经历什么样的事,想躲也躲不了,所以既来之则安之,看开点就好了。”

    唐果果翻了个白眼说:“你是看开了,可就便宜渣男了!”

    “我倒是理解苏芒的做法。如果没了感情,再追究很多事都没有意思。”晓秋在一旁说道。

    “嗯。所以果果,孩子和郑楚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知道你喜欢郑楚,但你可能需要认真想想你对他是爱,还是依赖?”苏芒忽然抬头问起了唐果果。

    唐果果一愣,对于这个问题,可能说实话,连她自己也没有真正地去考虑过。只不过现在面对苏芒的突然发问,她根本没时间思考,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于是,沉默了片刻之后,唐果果才说:“别这么问我,我分不清楚。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对他真的一点别的心思都没有?”

    苏芒嗤笑一声,一脸坏笑地说:“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能不能追到他要看你自己的本事。”

    闻言,唐果果忽然起身,满口坚定地说道:“苏芒你等着!我一定会让郑楚喜欢我的!”

    说完,唐果果转身出了房间,苏芒和晓秋则是相视一笑,晓秋有些尴尬地说:“陈姗姗是我妹妹的事……看样子,你像是已经知道了……其实我只是觉得……”

    苏芒打断了她的话,微笑说:“不用解释啦,我都懂的。就像你也从来不问我孩子父亲是谁,不过我倒是越来越喜欢唐果果了。”

    严晓秋摇了摇头:“你这阵营变得也太快了。”

    “本来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果果是直来直去没有心机。如果我有妹妹,估计也会把她宠成果果这样。”苏芒大方地说道。

    两人走下了搂,见唐果果和郑楚正在说话,严晓秋上前询问:“哎,唐医生呢?”

    郑楚说:“刚走没一会儿,接了个电话,说有点事。对了果果,tony刚才不还说找你有急事吗?你快走吧。”

    唐果果忽然想起来的确有这么回事,猛地点头说:“对对对!苏芒,现在我就当着你的面,再向郑楚表白一次!”

    说着,唐果果转头看向了郑楚:“郑楚,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站在一边的苏芒和严晓秋都觉得好笑,只有郑楚是满脸的尴尬。唐果果说完就跑了,只不过刚一跑到门口,就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一样,转身回到苏芒身边说:“苏芒,忘记提醒你一件事,回去赶紧把那个ella开除了,你的事都是她告诉我的。”

    唐果果走后,郑楚满是得意地笑道:“看来谈话很成功嘛,你们三个真成好闺蜜了?”

    严晓秋说:“闺蜜谈不上,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事情说开了就没事了。”

    “行啊郑楚,设局骗人,诱我深入!你长本事了啊!”苏芒对着郑楚猛踩了一脚。

    郑楚一边喊疼一边委屈地说:“我还不是为你们好?”

    回到医院,苏芒把血液报告单递给医生,医生浏览后神情严肃:“之前知道自己有地贫吗?”

    苏芒一脸茫然地问道:“什么是地贫天贫的?”

    医生解释说:“地中海贫血。根据报告单来看,你有轻度的地中海贫血症。”

    苏芒愣了一下,赶紧追问:“地中海贫血?医生,这病严不严重?会不会影响孩子健康?”

    “你是极轻度的地中海贫血,一般不用担心,但这个病可能会影响到胎儿,和你一样极轻度那还好,如果中度或重度就必须考虑采取一些措施。这样,你让孩子爸爸也过来抽个血,如果他完全正常,甚至和你一样是轻度的,孩子还可以考虑留下来。”医生说。

    苏芒脑子一晕,又问:“但如果他是重度的呢?”

    “风险很大,考虑引产。”

    苏芒脸色苍白地拿着检查单走出科室,郑楚忙迎上去:“苏芒,没事儿吧?”

    苏芒什么都不说,只是紧紧地攥着报告单。郑楚见此,夺过报告单,边查看边问:“苏芒,你别不说话啊。孩子没事吧?地中海贫血?什么是地中海贫血?严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