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三十四章
    晚上,唐明载着郑楚,将车停在门口,询问道:“你不是过几天才回来吗?什么情况?”

    郑楚没回答,而是伸手指着前面说道:“一直往前开,去淮海中路。”

    唐明边按照郑楚的指使开车,边锲而不舍地追问:“不回家啊?大晚上去哪儿啊?”

    郑楚说:“当然是有重要的事!”

    “哈哈,知道了,你是怕后院起火吧?怎么,分开三天就没安全感了?不像你郑楚的作风啊。”唐明笑着调侃道。

    郑楚翻了个白眼:“开玩笑,我的安全感不是女人给的。如果不是那个做饭的阿姨抱怨苏芒太挑剔不干了,我现在还在泸沽湖风花雪月呢。”

    唐明叹了口气:“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她。我看你是动真的了,我可从来没见你这么担心过一个人。以前和姗姗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没……”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不等唐明说完,郑楚就开了唱腔,打断了他的话。

    唐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继续开车行驶在上海的夜色中。

    下了班,苏芒一出公司门,就见郑楚靠在不远处的树上,向自己吹着口哨。

    苏芒惊喜地过去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来查岗?”

    郑楚半抱着肩膀,点了点头:“你还挺自觉,不错,有进步。说说为什么把阿姨气走?你这几天吃什么过来的?”

    苏芒边走边乐:“我啊,每天都有好心人送吃的,你也太低估我了,别以为你这个保姆不在我就没法儿活了!”

    “是啊,小心吃人家嘴软,特别是别有用心的人。”郑楚跟在苏芒身后说。

    苏芒翻了个白眼:“你别阴阳怪气的。我告诉你,你姑姑那边已经催我好几次了,这周再不确定路线和活动时间她就要飞过来亲自处理。郑大主管,限你明天把出差计划给我。”

    郑楚停住了脚步,叉着腰盯着苏芒,一副无奈的样子说:“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没有一丢丢女人柔软的性格,你真是没看见泸沽湖那里的……”

    苏芒没等郑楚说完,就完全黑了脸:“你有完没完!”

    郑楚刚要搭话,就见苏芒快步上了车,锁上了门,发动了车子开走,简直是一气呵成。

    郑楚慌了,边跑边喊道:“等会,喂,苏芒,你停下!”

    最后,看出来苏芒仍是铁了心将自己丢在这,他才无奈地停下来,喘着粗气抱怨道:“疯女人!”

    苏芒从车的后视镜看到郑楚一直追在后边,最后放弃蹲在路边,得意地笑着:“让你嘚瑟!”

    另一边,唐明刚回家不久,郑楚就来了。见唐明出来,郑楚才将车钥匙扔给唐明。

    唐明接过钥匙问道:“什么情况?苏芒呢?没接到啊?”

    郑楚懊恼地一摆手:“别提了,这疯女人。我怀疑是不是早更了!对了,你那天和我说严晓秋怎么了?”

    唐明沉默了一阵子,说道:“我、姗姗和晓秋前两天碰到了一起。”

    郑楚一听,也停顿了一下才说:“她们是姐妹啊,怎么可能不见面?”

    唐明却很是不解:“问题是我也在场啊,她们好像故意装作不认识,特别客气。我看姗姗还好,晓秋整个人都变得不自然了。郑楚,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吗?我明明知道她们是姐妹,又不敢说,就怕让她们的关系变得更僵。”

    “你打算怎么做?”郑楚问。

    唐明白了郑楚一眼:“我知道的话还用问你?”

    郑楚想了想,皱眉说道:“想听我的建议?那我的建议是,遵从她们的想法,顺其自然。既然她们不想让你知道,那你索性配合,就当不知道。一旦戳破,你们三个人都会尴尬。尤其是晓秋,她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嗯……唉……”唐明无奈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郑楚倚在车边,盯着唐明问:“都这么久了,你难道看不出姗姗的心思吗?”

    唐明说:“我承认,我之前是对姗姗有好感,但是最近我发现,我和她真的不合适,我们各方面的想法都是不一致的。当然,我会找时间和姗姗说清楚。”

    “你是不是越来越感觉,晓秋才是和你志同道合的那个人?”郑楚凑过去问唐明。

    唐明却沉默许久,没有回答。或许郑楚也知道,此时的唐明,面对这个问题,自己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只是他不愿意去面对罢了。

    “唐明,你敢说自己对晓秋没有一点好感?”郑楚却想好好地逼问他一下,让他在感情面前,必须直面自己的内心。

    唐明却忽然站直了身子,有些不满地说:“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和她只是好朋友!”

    郑楚起身,拍了拍唐明的肩膀说:“唐大少爷,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欲盖弥彰?唉,不承认就算了,我走了。你这是剪不断理还乱,好好想清楚了,别干傻事!”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送走郑楚之后,唐明却仍旧心神不宁。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胸口压抑着,有些难以呼吸。

    回到家,唐明躺在床头,拿起床头一本医学书刚翻了两页,手机响了起来,抓起来一看,是严晓秋的微信。

    严晓秋:“抽空你要向果果道歉,相信我,泼水的事情确实不是她做的,你错怪她了。”

    唐明思索了片刻,回复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果果也很不容易,最近事业低谷期,你还冤枉她,她会感到挫败的。她不是那个你们哄一下宠一下就可以心满意足的小妹妹,她有她自己的内心世界。唐明,作为她的亲哥哥,你需要走近她,多关心她一点。”严晓秋说。

    “谢谢你这么关心果果。但是,你发来消息,只是为了说这个吗?”

    唐明回复完,紧盯着手机,似乎有些迫切地想要等晓秋的回答,但是,手机屏幕的光已经开始渐渐暗了下去,晓秋一直没有回复。

    唐明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手机,页面一直停留在他给严晓秋发的最后一条消息上,可是晓秋却始终没回他。

    唐明不禁想起那天的一幕:

    陈姗姗将手伸向晓秋,说道:“我有个同事住附近,我来找她玩,你好,我是陈姗姗。”

    晓秋看着自己,指向陈姗姗:“你……你好。唐明,你们认识啊?”

    陈姗姗听完,上前挽住自己的胳膊,笑道:“我们当然认识,不仅认识,关系还不错呢!唐明哥,你说是不是?”

    回想起当日,唐明不禁闭上眼睛,感叹道:“晓秋啊晓秋,你一直让我走进果果的内心世界,可你的世界,又有谁能走进去呢?”

    苏芒回到家,刚放下拎包准备脱衣服,就接到了蔡玲的电话。苏芒边接电话边换衣服:“喂,玲姐……”

    随后,苏芒的动作却忽然僵持住了,满脸惊讶地问道:“陈嘉明破产了?你是特地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好消息的吗?……什么啊,我们都离婚了,他破产负债和我有什么关系?放心啦,不会影响到我的。”

    挂了蔡玲的电话,苏芒神色有些复杂,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也忘了要换衣服。若说难过倒是谈不上,毕竟陈嘉明伤害了自己,自己对他早就没有任何感情了,大概只是消息突然,有些吃惊罢了。

    正发着呆,手机又想了,苏芒以为还是蔡玲的电话,可接起来才知道是律师:“什么?您是律师?不不不,您听我说,我们已经离婚了,所以,陈嘉明是否破产,是否背负债务,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他的前妻,明白吗?”

    那边的律师说:“苏小姐,债务是在你与陈先生夫妻关系存续的期间产生的,因此等同于夫妻共同财产,理应由你们共同承担。”

    苏芒一听,立刻激动道:“离婚的时候,他的钱我一分也没要,现在你却跑出来和我说,我要负担他破产造成的债务?对不起,这样的法律常识我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

    不等律师继续说,苏芒就一下子挂断了电话,跌坐在沙发上……

    沉默片刻之后,苏芒又给蔡玲打了过去:“玲姐,陈嘉明的律师刚给我打电话,说陈嘉明破产了。但是,他要我负担一半债务。”

    “他要你负担债务?”蔡玲那边明显地提高了一个声调。

    苏芒再次激动地说:“你也很惊讶对不对?结婚时,我们财产互相独立,彼此从不过问对方经济情况,我也没花过他陈嘉明的一分钱。而现在,他却一个电话打过来让我帮忙还钱。这到底是为什么?”

    蔡玲叹了口气,安慰道:“别急,你还怀着孩子呢,不能这么激动。听说他父亲都病倒了。”

    苏芒满是无助地问:“我该怎么办?我哪有那么多钱。”

    蔡玲想了想,答道:“我帮你找律师,你不能傻,这些债务不是小数目。”

    “虽然我和陈嘉明没什么了,但毕竟他们两个老人待我不错,我还是希望这件事不要让他们两个难过。”苏芒无奈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