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四十二章
    第二天,苏芒要去做唐筛,费奕上门来接,却遇见了陈嘉明母子。

    费奕冷笑一声:“苏芒,前夫前婆婆与你同处一室和睦相处,你家阵容够强大的啊。”

    说完也不等三人说话,费奕推开陈嘉明,不由分说进了房间,掏出手机就对着陈嘉明和陈母一阵猛拍。

    陈嘉明慌了神,伸手要抢走他手机:“你做什么?”

    费奕举高了手中的手机:“拍照留念啊,如此奇葩的人百年难遇,这次能遇到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拍下来发到网上,这多吸引点击率啊。”

    话刚说完,陈母拖着行李箱,突然往外走。

    陈嘉明忙上去拦住:“妈!您这是做什么?”

    陈母一脸内疚地说:“嘉明,我们已经对不住人家,做人不要太过分了,闹成现在这样你有很大的责任,这个家是毁了!昨天你爸爸打来电话说身体不舒服,我要回英国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陈母说完就快步走掉,陈嘉明瞪了苏芒一眼,也离开房间。

    苏芒呆住了,这就搞定了?就……这么简单?

    费奕看着她呆愣的样子笑了:“人都走了,还傻站着干什么?走啊,再不去医院又要堵车了。”

    苏芒回过神,道了声谢,忙收拾了东西跟费奕一起出了门。

    这一幕,却正好被阳台上的郑母看了个正着,忙喊来郑楚:“儿子!儿子!你看这苏芒又跟谁走了?这前夫刚走,又来一个男人。”

    郑楚不言一语,皱眉转身离开。

    等到苏芒和费奕回到公司,郑楚已经去了艾美之旅活动的第一站。

    “艾美之旅”的活动旗子在迎风飘荡,不远处,三十位乳腺癌患者正开心自拍,讲述自己与癌症斗争的故事。数十台摄影机位正记录活动影像。

    活动顺利结束,郑美玲很满意,跟郑楚闲聊之间才知道,原来慈善真人秀的事情是苏芒的主意,不由得在心里对苏芒又多了几分赞赏。

    晚上,严晓秋加班回家,快要进楼栋的时候,突然被人拽住。她受到惊吓连踢再拽,竟是唐明。

    “是我,我是唐明。严晓秋你力气怎么那么大?我要是再不表露身份,是不是就被你踢废了?”

    晓秋这才抱歉地说:“对不起,你怎么在这儿?”

    唐明口气有点焦躁:“手机换号,人也不见。我只能通过这种最原始的方法来找你。晓秋,是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吗?为什么回上海后,你一直这么躲着我?如果我们之间有了什么误会,我希望大家能坐下来说清楚,而不是这样……这样真的让我很难过。”

    严晓秋苦涩一笑:“大家坐下来说清楚?什么是大家?妹夫,是要我和我妹妹一起坐下来吗?”

    严晓秋说完,转身就走。

    唐明拽住她:“晓秋!”

    严晓秋挣脱他:“已经很晚了,唐明,如果姗姗看到这一幕,她会生气的。”

    唐明又抓住晓秋:“是谁和你说我是姗姗男朋友的,是姗姗吗?”

    严晓秋挣扎道:“唐明,这和谁说的有什么关系吗?”

    唐明见状,赶紧解释了跟陈姗姗的男女朋友关系都是陈姗姗自己强加给他的。

    严晓秋却问道:“唐明,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

    唐明急切地说:“但我会相信你啊,你和姗姗是姐妹的事情,不是你有意隐瞒我的。或许你会不相信,其实在很久之前,我已经知道你们是姐妹了。”

    严晓秋一惊:“什么?”

    “是郑楚告诉我的。”

    严晓秋苦笑:“原来我才是那个傻子,唐明,我是不是很可笑?”

    唐明深深地看向晓秋,眼中爱意满满:“没有,你很可爱。晓秋,你让我又一次认识了你。”

    夜深了,苏芒在写字台前埋头算账,旁边是一沓厚厚的演算纸。手机响了,又是催款信息,苏芒叹息连连。

    烦躁了一阵之后,苏芒灵机一动,想起以前郑楚帮她出的主意,赶紧上网注册,把自己的奢侈品包、衣服和家电都放在了二手交易平台上。

    可还是对银行的催款电话不堪其扰,近几天,都被打扰得无法继续工作。

    第二天,正在开会的苏芒又接到催款电话,赶紧跑出会议室去接听。郑楚顾不上去管会议室里众人的议论纷纷,跟了上去。

    苏芒在楼梯拐角打电话,尽力压低声音。通话结束后,苏芒挂上电话,无力地靠在墙壁上,闭上眼睛,却突然感觉到一股视线转到了自己身上。苏芒睁开眼睛一看,郑楚正在对面,她强牵起一抹笑:“会开完了?”

    郑楚不理:“苏芒,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你前夫逼你还钱?”

    苏芒起身便走,郑楚拦住她。

    苏芒低喝道:“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吗,郑先生?放开,我要回去开会了。”

    郑楚紧抓不放,语气里已经带上了一丝丝哀求:“苏芒,我想要帮你!”

    苏芒倏地回头,目光灼灼地直视郑楚的眼睛:“郑楚,你想怎么帮我?在帮我之前,你经过你家人的同意了吗?他们对我已经有所误解了,我不想误会更深。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不希望牵扯别人。”

    苏芒说完就走,郑楚呆在原地。

    苏芒走出两步,微微转身,并没有回头,只是低叹了一句:“对不起,郑楚,我不能把你牵扯进来,不能牺牲你的前途和事业。”

    苏芒离开,郑楚心事重重地注视着她的背影。

    回到办公室才得知,建设银行的人来过,苏芒一阵紧张,告诉ella银行的人都不见。

    ella走后苏芒叹气,忽觉烦躁,将办公椅狂躁一转,背对着办公桌打电话。

    “喂,您好,是中介公司吗?我这有套房子想要出售,对……是的……时间特别紧,好的,我们约个时间看房……”

    她挂掉电话转过身,却看见费奕坐在面前。苏芒呆住了,过了会才说:“费总,你怎么来了?”

    费奕皱着眉看这苏芒:“建设银行的朱经理是来找你谈合作的,你为什么不见?”

    苏芒如释重负地抚了抚胸口:“哦,我以为是别的事。”

    费奕接着问:“我刚才无意中听你打电话,你要卖房子?”

    苏芒一脸淡然地说:“嗯,不想住那里了。”

    费奕脸色一变,突然觉得很生气,哪怕这段时间,他陪她去医院,极尽所能地照顾她,都被她不着痕迹地一直拒绝,可此刻听到苏芒骗人的话,心里还是一阵难过。

    他冷峻地说:“你说谎。你连银行的人都不敢见了,天天接债务电话,然后你还在这一脸平静地和我说不想在那住了?”

    苏芒也生气了,站起身指着门:“费奕,我说了,这不关你的事!你走!”

    费奕深看了苏芒一眼,没说什么,最终离开。

    门关的刹那,苏芒只觉得眼前一黑,往椅子上重重一跌。费奕听到声响,连忙冲进来,只见苏芒已晕倒在办公桌旁边。费奕再也顾不得生气,抱着苏芒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苏芒醒来,要求出院,可医生却不给开出院单,费奕也在一旁相劝。争执间,郑楚一脸紧张地赶了过来。

    “苏芒!你没事儿吧?”

    费奕见状,只得避让一旁。

    苏芒一愣,眼圈一红:“你怎么来了?”

    郑楚关切地看着苏芒:“我听公司同事说你晕倒了,就赶紧过来了。现在什么情况?”

    苏芒强忍着收回视线:“没什么,谢谢你的关心。费总,麻烦你送我回公司,可以吗?”

    费奕看着苏芒的样子,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办了出院手续,搀扶苏芒离开。郑楚失落地看着两人离开。

    回去的路上,苏芒才发现车子并非开往公司方向。

    苏芒说:“这好像不是去公司的路吧?”

    费奕一脸冰冷地说:“回家。假我已经帮你请好了,这一个星期你都可以在家休息,还有,明天我带你到医院复查。”

    苏芒的话像是尖锐的刺,句句戳得费奕心疼:“费奕!你凭什么插手我的生活?你以为最近和我吃了两次饭送我回几次家我们关系就亲密了,对吗?我们只是同事!你没权力帮我做主!”

    费奕心里难过,却仍然不为所动:“你这样下去,孩子也会不好的!”

    苏芒看着一旁的费奕,突然崩溃地失声哭泣:“是,我最近是被逼债,但我用不到你可怜,我自己可以处理。费奕,前面路口我要下车。”

    费奕沉默了片刻,突然沉声告白:“苏芒,我不是可怜你,我只是喜欢你,我知道你现在不能接受我,但至少不要排斥我。”

    苏芒沉默……车渐渐驶向远方。

    办公室内郑美玲给郑楚打电话,打不通。重新拨打多次,也未通。她放下电话,思索片刻,叫来助理cora吩咐道:“你去帮我打听一下,郑楚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另外,你打听一下mg苏总的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