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四十五章
    苏芒开车在路上疾驰,郑楚骑着自行车在后面狂追,却突然摔倒在路边。

    苏芒透过后视镜看见郑楚连人带车摔倒在路边,赶紧停车查看。

    “郑楚,你没事吧?你不要命了?”

    郑楚从地上爬起,抓住苏芒的胳膊:“是你不要命了吧,前面红灯,你这么开过去不出事才怪。”

    苏芒看他这样,反应过来,歇斯底里地哭喊:“你是故意摔倒的?郑楚,你神经病吧,我是死是活已经跟你没关系了!你也听到了,我的孩子来路不明,我甚至连他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你姑姑让我在你和前途之间选一个,我选了前途放弃了你!我就是这样的坏女人,你还不明白吗?我不值得!”

    郑楚突然吻住苏芒,将她紧紧抱在怀中,苏芒使劲挣扎,随后一巴掌扇了郑楚。

    郑楚却依然不松手:“苏芒!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我是楚留香,我情商很高的,我知道你放弃我不是因为姑姑给出的条件有多好。苏芒,我要怎么才能让你明白,我愿意做你孩子的父亲,哪怕这辈子我们只有这一个孩子了,我也愿意!”

    苏芒的眼中慢慢凝聚起了泪光,深情回望郑楚,却又突然想起郑美玲和郑父之前对她说的话。

    想到这些,她心底的柔情被无情地压了下去,眼中的依恋渐渐黯淡:“郑楚,放手吧。你不相信我是为了郑总给的条件而放弃你,那好,我就说些你会相信的。在孩子和你之间,我选择了孩子。我不相信你会给他像亲生父亲一样的爱,我不能拿我孩子的幸福做赌注。再说,如果我们在一起了,却不再有自己的孩子,你父母允许你们郑家绝后吗?”

    郑楚痛苦地道:“苏芒,总有一天我父母会理解的。”

    苏芒苦笑:“总有一天?郑楚,不被祝福的爱情,是不会长久的。还是那句话,我是要当母亲的人了,相比于你,我更爱我的孩子。”

    苏芒转过身就往车的方向走。

    郑楚怔怔站在原地,突然大喊:“苏芒,我不会放你走的!”

    苏芒听到郑楚喊话,流下眼泪。

    苏芒回到家继续收拾行李,接到苏畅来电。

    苏芒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继续收拾行李:“苏畅,不是让你在家待着哪儿都别去么,你这又是在哪儿给我打的电话?”

    苏畅回答:“姐,我来陪果果了,她要参加中国好声音,我带她放松放松。对了姐,我走时候你那房子的买家过来看房子,让我告诉你一声,暂时不用搬走了,他们要出国几年,让你先住着,等他们需要用时候你再走不迟。”

    苏芒奇怪地问道:“出国?都要出国了,干吗还买房子?”

    苏畅敷衍地打着哈哈:“有钱人的心思我哪儿猜得到,买着玩儿呗,就像你买鞋一样。反正你就安心住着吧!我先挂了。”

    苏芒忙叫住苏畅:“苏畅!你先别挂。”

    “怎么了?”

    苏芒语重心长地嘱咐:“你,跟果果要好好的,既然认定了,老姐支持你们。”

    苏畅愣住了,刚想问怎么了,苏芒已经挂断了电话。

    郑楚刚刚挂掉了跟郑美玲的视讯,他已经答应郑美玲,明天就去提离职。

    晚上,郑楚纠结了很久,还是做好了饭,犹豫了一下,放到了苏芒家门口。

    门铃一响,苏芒猛地开门,门外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地上的一个保温饭盒。苏芒拿起饭盒,望了一眼郑楚家门,默默关门。她抱着饭盒在沙发上坐下,打开,一边吃,一边和蔡玲视频。

    “玲姐,我决定了。”

    电脑里传来蔡玲的声音:“真的不再考虑了?苏芒,不怪陈嘉明说你,你这遇事就逃的性格,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苏芒说道:“总之你就当我是懦弱好了,我会尽快忘记回国发生的一切,重新开始。”

    蔡玲叹了一声:“我劝不动你,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以后你会知道的。公司那边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搞定了,你把工作交接好就可以了。”

    苏芒头抵在抱枕上,眼中噙着一抹泪:“玲姐,谢谢你。”

    两人又聊了一会,苏芒关掉了电脑。

    第二天,郑楚拿着辞职信出了电梯。

    办公区内,计调部的众人纷纷跟他道早安。他却好像没有听见,目光一直望着苏芒办公室。

    办公室里,苏芒埋头在桌上整理文件。

    费奕正苦口婆心地劝说:“苏芒,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你现在状态不好,可能是孕妇抑郁症的表现,你得出去走一走。”

    苏芒无奈地扶额:“你到底想说什么?辞职?也陪我去旅游?”

    费奕一本正经地说:“你需要休息,暂停工作!”

    还不待苏芒说话,郑楚敲了下门,推门进来。

    苏芒调侃道:“你来做什么?邀功请赏吗?艾美之旅做得很好,我会跟公司建议给你升职的。”

    郑楚不搭理苏芒,只转头看着费奕:“费总可以先出去吗?”

    苏芒抢话:“不必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费奕摊了摊手,郑楚看了看苏芒,又看了看手中的辞职信,终于递了出去。

    “这是我的辞职信,我要离开mg了。”他不敢看苏芒的眼睛,几乎是低着头说出了这句话。

    ella正好进门听见,手中的文件掉在地上。

    苏芒冷着脸:“ella,你先出去。”

    ella一脸震惊,离开。

    苏芒问道:“原因?”

    郑楚看着苏芒侧脸:“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了。”

    苏芒刻意回避,自嘲般笑:“是啊,我倒忘了,郑楚是艾美集团的接班人,不需要在mg这种小地方练手了。”

    郑楚无所谓地笑笑:“随便你怎么想吧。苏芒,还记得你当初接任计调部总监的时候,千方百计阻止我辞职,要是当时你没有阻止我该多好。”

    苏芒背过身去,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仍强装镇定道:“辞职信拿去人事部,不必给我了。过不了多久我也会离开mg。”

    郑楚惊讶:“离开mg,你要去哪儿?”

    苏芒仰起头强吞泪水,转过身来故作轻松:“听费总的,去休假,如果我继续抑郁下去,难保不会生个畸形儿出来。”

    费奕一脸惊喜:“你真的要去休假?其实我可以……”

    苏芒打断他的话,对着郑楚说:“走吧,郑楚,去跟同事们告个别。”

    费奕尴尬留在原地。

    郑楚看着走在前面的苏芒,低声回击费奕:“我的女人我来陪!”

    苏芒和郑楚从办公室出来。苏芒跟大家说明郑楚要离职,说完也不看众人的反应,就回了办公室。

    显然计调部的各位已经知道了郑楚要离职的消息,纷纷围上来,表达不舍。

    郑楚把桌上的文件收进收纳箱中,抱着箱子离开,小顾几人面面相觑,终于还是没忍住叫住了郑楚。

    “楚哥!”

    郑楚头也不回朝后挥挥手:“朋友们,江湖再见!”

    众人谁也笑不出来,一脸遗憾。

    郑楚把箱子放在自行车后座,打给郑美玲:“姑姑,我已经辞职了……嗯,您安排吧。没事,不用来接我。”

    刚挂断了电话,却接到了唐明的微信:老地方见。

    拳馆里,两个人挥汗如雨,直打到瘫倒在拳击台上,过了一会,才相互搀扶着起来,换过衣服,去二人常去的餐厅。

    一坐下,唐明就把这几天的事情跟郑楚说了。

    郑楚一脸的不可思议:“你说什么?姗姗闹自杀?你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了,她以前可不是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人。”

    唐明端起酒杯一口把杯中的啤酒喝掉:“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跟她只是朋友,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我本来是想跟晓秋告白的,可是姗姗这么一闹,我现在根本联系不上她!”

    郑楚鄙视地看着唐明:“姗姗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该说你情商低呢还是智商低,我看你根本就分不清情人和朋友的界限!我问你,你到底喜欢晓秋还是姗姗?”

    唐明郁闷地说:“……当然是晓秋。”

    郑楚拍了下唐明的肩膀:“那不就得了,既然你喜欢晓秋,就跟姗姗说清楚,彻底断了。不然以姗姗的性格,她会默认你是舍不得她!”

    唐明低下头:“我不想伤害她。”

    郑楚斩钉截铁地说:“你这么犹豫才是对她们最大的伤害!”

    唐明犹豫地说:“可是晓秋已经答应姗姗要离开上海了,她……”

    郑楚打断他的话:“你傻呀,她不理你你不会主动吗?她说要离开你就不会去追吗?”

    唐明沉默半晌,才重新振作起来:“你说得对,明天我就去找晓秋,我要完成那天的告白,让她知道,我愿意陪着她去天涯海角!”

    郑楚举起酒杯:“这就对了嘛,来,喝!”

    夜越来越深,郑楚和唐明两个人已经醉倒在桌子上。唐明的手机突然响起,郑楚闭着眼睛摸索到唐明手机,接起:“喂,谁啊?”

    陈姗姗愣了一下,以为打错了电话,半天才回过神来,认出是郑楚的声音问道:“郑楚?你跟唐明在一起?”

    郑楚醉得不省人事:“你谁……谁啊?”

    陈姗姗赶紧问:“你们,喝醉了?”

    郑楚烦躁地在电话里嚷嚷:“你谁,不说话挂了!”

    陈姗姗忙说:“别挂!我是严晓秋,你能告诉我你们现在在哪儿吗?”

    郑楚语气一缓:“哦,晓……晓秋啊,唐明要……跟你表白,要跟你去天涯海角……你……等着。”

    陈姗姗恨恨地说:“你告诉我,你们在哪儿?”

    郑楚稀里糊涂地说:“在哪儿,在我跟姗姗分手的那个地方,你知不知道,就是那个……”

    郑楚没说完,陈姗姗就赶紧挂掉。机会来了!愣了半晌,陈姗姗决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下了决心,她对着镜子照了一下,然后穿上衣服就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