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四十六章
    第二天,晨光微熹,严晓秋站在陈姗姗家门口,给陈姗姗打电话,无人接听。

    其实昨晚接到姗姗电话的时候她就有一丝疑惑,到底是什么事情,非要自己来她家?但不管怎么样,她已经决定要离开,看了看手里精美的礼品盒,该送的祝福,她哪怕再心痛也还是要送出去。

    犹豫半晌,严晓秋伸手输入密码,打开陈姗姗家门。她走进客厅,就看到衣服鞋子散落一地。她一步一步慢慢往里走,在卧室门口停下,只见卧室的门虚掩着,床上似乎有人。她轻轻打开卧室门,透过门缝,看见陈姗姗和唐明躺在床上,紧紧抱在一起。手中装了对镯的礼品盒掉落在地。

    床上的姗姗率先睁开眼睛,看见门口的严晓秋,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姐。”

    唐明迷糊醒来,看见晓秋,又看见自己身边的陈姗姗,完全想不起发生了什么事,心里暗叫糟糕。。

    严晓秋泪痕布满脸颊,转身就跑,陈姗姗爬起来披上衣服去追。

    “姐,你别走,你听我说!”

    陈姗姗追着严晓秋离开,唐明酒醒,看见自己没穿衣服躺在姗姗床上,一脸震惊。

    “我,怎么会……”

    他冲出卧室,一眼看到严晓秋落在卧室门口的一只对镯,盒子里面还放着一张字条:最后的告别,祝你们幸福——严晓秋。

    唐明拿着对镯追了出去。

    到了楼下,陈姗姗终于追到了严晓秋。

    “姐,你听我解释嘛!”

    严晓秋一脸苦涩:“姗姗,你不用跟我解释,你们已经在一起了,这么做天经地义。可是你为什么叫我过来,让我亲眼看到你们两个……好让我彻底死心是吗?如果这么做你能开心那就对唐明好一点。我很快就会离开上海,不会再打扰你和唐明,你这么做根本就是多余!现在你目的达到了,我死心了,真的死心了。”

    严晓秋哭着跑开,陈姗姗终于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唐明追下楼看着跑远的晓秋,无力地靠在墙边。

    回到陈姗姗家,唐明沉默地坐着,过了一会,问道:“姗姗,我们昨天晚上……”

    陈珊珊装作犹豫地说:“唐明,我原本只是想跟你在一起,还没想结婚的事。可现在我有点担心,万一因为昨晚的事我怀孕了,到时候……”

    唐明使劲抓头发,懊恼不已。

    陈姗姗抱住唐明:“唐明,我是真的爱你,和你在一起我才有家的感觉。我会孝顺你的父母,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唐明痛苦地说:“姗姗,你别这样,让我想想好吗?”

    陈姗姗装作难过地说:“如果你不愿意负责,我不强求……可我姐说她希望我幸福!你是要同时伤害两个女人吗?”

    唐明起身,要走。

    陈姗姗紧跟在身后:“唐明,你去哪儿?”

    唐明:“姗姗,我……会负责的,你给我点时间。”

    另一边,苏畅和果果才知道,原来苏芒要回英国。两个人劝说了半天,苏芒都不肯改变主意,苏畅只得央求她,过完生日才走。

    从苏芒家出来,苏畅就跟果果打定了主意,要帮郑楚和苏芒重新走到一起。

    苏畅灵机一动,发了个微信给郑楚:楚哥,明天是我姐的生日,我跟果果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你听我的,跟我姐求婚,然后你俩偷偷去领证,神不知鬼不觉的,到时候木已成舟,你姑姑和你父母也没办法了!

    彼时,郑楚刚刚参加完首次集团会议,算是正式就职。车内,郑楚坐在后座上,看着手机上苏畅的微信,他思虑片刻,突然感到有了一线希望,他突然很激动,对着前面的司机说:“掉头,去最近的商场!”

    到了商城,在那各式各样的戒指中精挑细选,终于找到一款他认为适合苏芒的,直接就买了下来。

    经过一晚上的准备,苏芒的生日宴会已经差不多好了。苏畅拿出他近些年舞台变魔术的经验,对场地的细节做着最后调整,电话铃响,苏畅一看是郑楚,连忙接起来:“怎么样,楚哥,你准备好没?知道了,放心交给我!今晚我姐不答应你,我都得答应你!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忙着呢!”

    艾美总部,郑楚刚挂掉电话,唐明冲进办公室,将西装外套扔在办公桌上,揪住郑楚衣领,一拳打下去。

    郑楚被打倒在地,赶紧爬起来:“唐明,你又发什么疯?要约架等我下班行不行!”

    唐明眼睛充血,盯着郑楚。

    郑楚心里一惊:“你……出什么事了?”

    唐明眼睛通红地吼道:“郑楚,你关心陈姗姗,你自己去啊!你明明知道我真正喜欢的人是谁,还把我硬塞给姗姗,你这么做,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我……我跟姗姗……”

    郑楚纠结地回忆:“昨天晚上?我喝醉了啊,你手机一直响来着,我嫌吵就接了。我记得是晓秋打来的电话啊!我还说你要跟她表白来着。”

    说到这里,郑楚像是想到什么,倒吸一口冷气:“唐明,昨天来接你的人,难道不是晓秋,是……是姗姗?”

    唐明垂头丧气,沉默不语。

    郑楚不知所措地看着唐明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那你们……昨天晚上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唐明苦笑:“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事到如今,我还能不顾一切去追晓秋吗?我不能!郑楚,你明白我的心情吗,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却必须跟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就算我不想负责任,晓秋也会恨我一辈子的!她这么坚决离开就是为了不让我为难,为了尽姐姐的责任。”

    郑楚站在身后,手搭上唐明的肩:“唐明,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如果你现在需要一个人陪你打架,我是不会拒绝的。其实我现在的心也像被掏空一样,没法给你更好的建议。对了,你想好怎么面对你爸了吗?我记得叔叔一直不喜欢姗姗……”

    唐明拿出严晓秋遗落的那只对镯,紧紧握在手心,眼角滑落一滴泪,最后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转身离开了郑楚办公室。

    是夜,苏芒郑楚几个人和计调部的同事一起在相约的地点给苏芒庆祝生日。

    严晓秋看着苏畅和郑楚交头接耳的样子,悄悄戳了下苏芒:“苏芒,你看出来没有,鸿门宴啊。”

    苏芒淡然一笑:“看出来了。”

    严晓秋诧异的问:“那还不走?等会儿可走不了了。”

    苏芒不动声色地说:“我的生日嘛,主角走了,这戏还怎么演下去?”

    吃得差不多时,苏畅看着大家的表情,觉得时机到了边轻咳一身开了口:“大家都吃好了吗?”

    在座的众人纷纷点头。苏芒配合地也点了点头。郑楚低着头,手放在桌子下面反复揉搓戒指。

    苏畅开始提议:“既然大家都吃好了,那我们就开始玩游戏吧,今天12点之前谁都不准走!我们来玩“天黑请闭眼”,我来介绍一下游戏规则。现在我手里有一些纸条,每个纸条写着不同的身份,其中有两个杀手,两个警察,四个平民。你们每个人抽一张,然后跟着我的指令走就可以了。”

    苏畅扫了眼众人的视线,众人都了然,果然,第一轮下来,被杀掉的人是苏芒。

    苏畅借着这个机会,让苏芒一直闭着眼睛,直到游戏结束才能睁开。

    第二轮开始,苏畅每说一个口令,就有相应的人行动起来。灯被关掉了,大家都脚步轻轻,,没有发出声音。几轮口令过去,大家都各就各位。直到苏畅说出警察指认杀手。郑楚走到之前苏芒站的位置,手里拿着戒指,单膝跪地。

    天亮的口令一下,方圆却突然惊呼:“哎?谁拉我!”

    同一时间,唐果果和小顾佳佳一起拉下幕布,大屏幕上开始播放郑楚和苏芒的照片,音乐响起,灯也亮起,然而众人却发现郑楚将戒指戴在了方圆手上,而苏芒早已不见。

    “郑……郑楚?你弄错了!”

    严晓秋指着不知什么时候敞开的门:“苏芒已经走了。”

    郑楚拿着戒指苦笑:“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求婚两次都失败。对不起了各位,今天晚上辛苦你们陪我演这场戏。”

    严晓秋看着郑楚,无语地说:“你们弄这么一出不过是希望苏芒跟郑楚在一起。其实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呢,郑楚,苏芒心里是有你的,喜欢就去追啊,不要等到真的来不及了,才后悔当初没有勇敢一些。”

    郑楚呆愣了半晌,才突然醒悟过来,拿起桌子下面的戒指盒,迅速跑出包厢。

    他追上苏芒,站在她身后喊:“苏芒,你站住!”

    听到郑楚的声音,苏芒停下,她一咬唇,回头走到郑楚身边,牵起他:“你别说话,跟我来。”苏芒把郑楚带到展厅内。

    郑楚看着苏芒问:“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苏芒回答:“因为这是我开始喜欢你的地方。”

    郑楚听到这里,一脸的欣喜:“苏芒,你终于承认你喜欢我了!我知道这段时间以来你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会肩负起责任,去跟他们沟通的,你相信我。”

    苏芒冷然:“凡事都应该有始有终,感情也是这样,带你来这里,我只是想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吧。”

    郑楚一步步靠近苏芒,苏芒一步步后退,最后抵在墙壁上。

    郑楚难以置信地看着苏芒地:“你还想逃到哪儿去,你闯到我的生活里,把我的心一点点掏空就想逃走是吗?”

    苏芒动容:“郑楚,我……”

    郑楚不由分说吻下去,苏芒先是瞪大眼睛,随即沉醉在郑楚的温柔中。两人吻得很投入,似乎忘记了阻隔在二人中的所有不快。但很快,这浪漫被一阵手机铃声打破,郑楚的手机响了。

    接起电话,原来是郑父郑母催他回家相亲的电话,他语气很不好地拒绝了。

    郑楚挂掉电话,发现苏芒正看着他。

    “郑楚,别再挣扎了,以前我活得很潇洒,从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现在我明白了,人有时候不得不服从命运,你以为掌握在自己手心里的,其实早就从指缝偷偷溜走了。你闪开,让我走。”苏芒眼睛红红的,努力装出冷静的样子对郑楚说。

    郑楚突然跪下,拿出戒指一字一句地说:“苏芒,我不会让你走的。除非你答应嫁给我,苏芒,我会让你看见幸福的,我发誓。”说完,他不由分说要给苏芒戴上戒指,却被苏芒一把打掉。

    苏芒声嘶力竭地吼道:“郑楚!你别闹了!你听清楚,我,苏芒,不爱你了!我不爱你了!回去相你的亲去吧,别再来纠缠我!”

    说完,苏芒离开,郑楚拿着那枚戒指在原地怔住。

    苏芒眼眶发红,却只能极力地忍耐,苏芒,不要回头,不要回头!她心里一直对自己喊着,眼泪却不争气地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