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四十九章
    第二天,婚礼如期举行。

    迎宾入口,竖着陈姗姗和唐明的婚纱照,宾客都已经差不多到齐,可唐明却依然没有出现。唐父唐母又不能放着客人去找人,只得勉强带着笑容站在门口迎客。

    郑楚走过来,唐父问好:“唐叔叔。”

    唐父像是看到救星一样:“小楚,你看见唐明了吗?”

    郑楚听到唐父的话,一脸惊讶:“没有啊,他到现在还没来?宾客差不多都入座了,婚礼时间也马上到了。”

    唐父急得额头上冒汗:“这个臭小子,又唱的哪出戏?早劝他不听,这会儿要是给我们唐家丢脸,我饶不了他!”

    唐母听了一怒:“唐家唐家你就知道唐家,你心里到底有没有儿子!”

    婚礼现场热闹非凡,宾客席中,相熟的不相熟的人都点头致意,微笑寒暄,谁也没有察觉到,婚礼的男主角缺席。

    朱可儿给陈姗姗戴上头纱。陈姗姗看着镜子里自己精致的妆容,不安却在心里慢慢扩大:“唐明怎么还不来啊?”

    朱可儿看了下表:“就是啊,这都几点了。”陈姗姗走到化妆间门口往外看,只看见唐父唐母和郑楚正在外面招呼宾客。她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他不会是昨天喝太多了吧,可郑楚都来了啊。”

    郑楚趁着空隙,不停打电话给唐明,电话通了,但却一直无人接听。正在这时,一辆车到来。唐父唐母面露欣喜地迎上去,可从车上下来的人却是唐果果。唐果果一边下车一边问:“我哥人呢?这婚不能结!”

    郑楚压低声音在果果耳边说:“果果,你哥还没来。”唐果果惊诧的道:“什么?没来?”

    周围有人看见明星果果,已经开始有点躁动了,有客人陆续拿出手机对着果果开始拍照。

    唐父看到,拉过果果悄声说:“你先进去,有什么事等唐明来了再说。”唐果果却挣脱了唐父:“我就要现在说,等我哥来了就晚了!”说完话就冲到台上,抢过了婚礼主持人的话筒:“在座的各位宾客,你们好,感谢大家来到我哥的婚礼现场,但现在,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真相,陈姗姗这个女人心机太重,之前就用过卑劣的手段,演了一段被强奸的戏给我哥看,这样的人不配做我的嫂子,大家都散了吧,新郎到现在都没来,今天的婚礼不能如期举行了!”

    宾客们听到这里,纷纷哗然,没想到参加一场婚礼,还能看到这么大一段年度八卦。豪门唐氏的明星女儿,居然说未来的大嫂是个坏女人,在场的众人纷纷开始低声议论。

    一直在化妆间的陈姗姗,看到唐果果抢过话筒的时候,已经觉得不对,此时此刻再也坐不住了,从化妆间冲了出来:“唐果果,你太过分了,这样诋毁未过门的嫂子,你不怕大家笑话吗?”

    唐果果挑衅得看着陈姗姗:“笑话?陈姗姗,你敢说我说得不对吗?你敢当着牧师的面发誓说自己没骗过我哥?”

    陈姗姗神色慌张,却强自镇定的咬紧唇:“唐果果,你别欺人太甚!”

    唐果果嗤笑:“婚礼还没开始,戒指还没交换,这就开始教训我了?陈姗姗,你也太入戏了。”

    唐父看到场面闹得不可开交,赶紧拉起果果往外走:“果果,你在做什么?我虽然不同意唐明跟她在一起,可事已至此,你这样不是在伤害陈姗姗,是把你爸的脸丢在地上踩你知道吗?!”

    唐母赶紧附和:“是啊,果果,你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大起大浮也经历了这么多,怎么还这么不懂事?”

    唐果果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郑楚打断了:“别吵了,唐明来了。”

    唐明从得知了真相的那一刻起,整晚都没有睡觉,在大街上游荡。此刻的他,还穿着昨天的衣裳,眼窝深陷,下巴上隐隐冒出青色的胡茬。他就那样表情阴沉地出现在婚礼现场入口。

    陈姗姗看到地唐明这样,心里越发的慌乱,她好像已经预感到会发生的事,却仍然想要挣扎,站在红毯上,故作淡然地摆着最美的姿态。

    唐明慢慢走向陈姗姗。果果刚想叫他,唐明却摆了一下手,果果摇了摇头,作罢。

    陈姗姗看着越来越近的唐明,状似镇定地发问:“唐明,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的礼服呢?”唐明目光冷然,却并不说话。

    陈姗姗看着唐明这样,稍显慌乱,脸上带着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的一丝祈求,伸手去拉唐明:“没关系,化妆间里有备用的新郎礼服,我带你去换。”唐明却还是不动。

    陈姗姗紧了紧抓着唐明胳膊的手,露出扭曲的笑容,颤着声说道:“唐明,你怎么了?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唐明声音冷冷地开口:“我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话等婚礼完了再说好吗,唐明,果果这么一闹,大家都等着看我的笑话,你不能让我……”

    唐明却再也没有耐心看着这个女人演戏,终于还是问出了口:“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姗姗的眼神凌乱了一下,却还是强自镇定地装傻:“唐明,你在说什么?”

    唐明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带着愤怒,带着怨恨,带着讥讽的目光,直视着陈姗姗。

    “听不懂我的意思吗?陈姗姗,你根本没有跟我发生关系,这一切,不过是你编造的另一个谎言!”此刻的唐明已经忍无可忍,终于对陈姗姗说出憋了一晚的话。

    陈姗姗一愣,心中的不安无限放大,另一只手也抓住唐明的胳膊,仿佛只有这样,他才不会离她而去。

    “唐明,你听谁说的,果果吗?她不喜欢我,所以说我骗你对不对?不是这样的,唐明,我跟你发生了……”

    唐明一把甩开陈姗姗,语气中是满满的厌恶:“够了!陈姗姗,你不用再演戏了!”

    直到此时,陈姗姗强装的镇定终于土崩瓦解她慌乱的解释:“唐明,这种事女人都是受害的一方,你不能不负责,你不能这么对我!是谁,唐果果?还是郑楚,是郑楚对不对,他对我旧情难忘,所以想拆散你跟我!”

    郑楚无奈,皱眉看着陈姗姗。唐父唐母脸色青红不定。

    唐明地赤红着双目,就那样当着众人的面把事情说了出来:“陈姗姗,你醒醒吧!还需要别人告诉我吗?昨天你跟你朋友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陈姗姗呆在原地。

    唐明转身对唐父,一脸痛苦地说:“爸,我早该听你的话,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是我太蠢。对不起,爸,给您丢脸了。”

    唐父看着自己的儿子,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有重重地叹了口气:“唐明,你……哎。”

    陈姗姗此时也不复平时的优雅漂亮,泪水晕染开她的妆容,脸颊留下两条黑色的泪痕,显得那么的滑稽。她可怜巴巴地哀求着:“唐明,你别这样,我是有苦衷的,我是因为太爱你了,我想跟你在一起!”

    唐明拿出戒指,往陈姗姗面前一扔:“姗姗,你的爱我承受不起。你找别人结婚去吧。”

    说完再不多看她一眼,扭头就走。

    陈姗姗看着唐明的背影,心里炸开了锅。怎么会,怎么可能?她的幸福明明唾手可得!她突然想到上次装作自杀,唐明和严晓秋紧张的样子,仿佛是溺水之人终于找到了一棵浮草,她紧跟着往前跑了几步,声嘶力竭地喊了出来:“唐明,你就不怕我再死一次!”

    唐明的身影一顿,却没有一丝要转身的迹象,只冷冷地说了一句“与我无关”,就径直向前大步离去。

    看着唐明决绝的背影,陈姗姗才赫然发现,完了,一切都完了,她原本以为唾手可得的幸福,就这样在她以为会是她最幸福的一天,带给了她无尽的羞辱。最后一丝力气也尽失,她无力地跌坐在红毯上,只剩下无尽的眼泪。

    郑楚在身后追上疾走的唐明:“唐明,你去哪儿?”

    唐明停了下来,看着郑楚,认真地说:“郑楚,其实我早就明白自己的心意了,只不过因为肩上的责任太重,不敢放任自己去追。现在我算是一身轻了,我要去丽江,把失去的追回来。”

    郑楚笑:“那……祝你幸福。等你回来,我给你当伴郎。”

    唐明继续说:“郑楚,有句话我也得提醒你,嘴上说不爱的,心里也许爱得死去活来。晓秋是这样,苏芒也是这样。别犹豫了,做你想做的。人这辈子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不容易,错过了,可能就再也遇不到了。”

    郑楚苦涩一笑,却并未说话,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些道理,可苏芒……

    唐明看着郑楚,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虽然姗姗这样骗我,可她刚才提到自杀的事,我怕她……我不能再让她误会了,你有空,多去看看她吧。”

    郑楚锤了唐明一拳,笑着说:“你就放心追求你所爱的人吧,这里有我,等你带着晓秋一起回来。”

    唐明也给了郑楚一拳,两人的默契无需多言,郑楚站在原地,看着唐明渐渐走远,只剩下街上车来车往,人来人去。

    这一场闹剧一般的婚礼,终于还是落了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