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五十章
    苏芒已经回到英国一段时间了,在蔡玲的陪伴下,心情渐渐好转。感受着肚子里的孩子一天一天长大,心里越发地柔软而平和。

    这一天,又到了苏芒去产检的日子,却没想到,在异国他乡的医院,再次遇到了郑美玲。

    病房里,郑美玲和郑楚正在视频通话。郑楚提出了要来英国,却被郑美玲拒绝了。

    郑美玲佯装生气地说:“还撒谎,我费了那么多年口舌都没说动你来英国,这会儿想过来,说吧,到底是因为什么?”

    视频那端的郑楚突然就消沉了:“我……苏芒去英国了。”

    郑美玲不以为然:“那不正好,小楚,你相信我,只要你埋头工作,很快就能忘了她的。她那个孩子……”

    郑楚有点激动地反驳:“姑姑,我做不到。您还不明白吗?横亘在我们俩之间的不是孩子,是您和我爸妈。就算她的孩子不是我的那又怎样!难道我就不能给他父爱吗?对于您来说,血缘关系真的那么重要吗?如果有一天您发现我不是您亲侄子,难道就不爱我了吗?”

    郑美玲难得被郑楚说得无法反驳。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小孩子的哭声。她向门外看了一眼,再回头却看到郑楚已经下线了。叹了口气,她合上电脑,下床往病房外走去。

    苏芒从产科出来,看见一个华人小女孩在手术室门口嚎啕大哭,他的爸爸蹲下来手无足措地安慰,医生推着手术床从手术室出来,上面的女人盖着白布,擦着两人而过。女孩父亲看着泣不成声的孩子,又转头去看了看远去的手术床,也流下泪来。

    苏芒问过医生,才知道原来是女孩的妈妈出了事,送到医院抢救无效,还是离开了。

    苏芒动容地走上前,将女孩抱进自己怀里心疼地哄着她:“小朋友,别哭了,你看,妈妈只是睡着了。”

    女孩哭着揉眼睛:“可爸爸说妈妈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苏芒望向女孩父亲,男人愧疚的脸上,眼睛一片猩红,看得苏芒心生不忍。

    女孩抽噎着拽了拽苏芒的衣角:“姐姐,永远是多远啊?”

    郑美玲走到病房门口,发现是苏芒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惊讶,却决定不再上前,默默注视着这边的动静。

    苏芒温柔地拥着抱小女孩,手一下一下地轻抚在孩子的背上:“永远啊,比时间多一秒。”

    女孩啜泣着问:“那时间是什么啊?”

    苏芒抱起女孩,走到窗户前,手指向窗外:“时间啊……宝贝,你看到外面的花园了吗?花朵夏天绽放秋天凋零,那就是时间;还有江河湖海,你见过大海吗?海岸边潮起潮落,那也是时间。”

    女孩往苏芒的怀里靠了靠,轻轻摇了摇头,挂着泪痕的眼睛闪过不解:“姐姐,我不懂。”

    苏芒继续柔声地抚慰:“当你看动画片的时候,时间会从你的鼻尖飘过,当你吃饭的时候,时间会从你的嘴角划过,当你和爸爸漫步在泰晤士河沿岸的时候,时间就在你们的头顶飘啊飘啊。这个时候,你妈妈就在时间里看着你们。”

    女孩眨了眨眼睛:“那我能看见她吗?”

    苏芒轻轻笑了下:“你当然不能了,只有天使才能看见时间。你还太小,看不见的。”

    小姑娘在苏芒的温柔声音中,已经收住了哭声,好奇地问:“时间里只有妈妈一个人吗?”

    苏芒轻抚过孩子的头发:“时间里有很多人,爱过你的,被你爱过的,离开的,留下的,她们谁也不孤单。”

    女孩听到这里,挣脱苏芒的怀抱奔向自己的父亲:“爸爸,你听到了吗?姐姐说妈妈有好多朋友呢!她一点都不孤单!我不要妈妈只陪着我一个人了。爸爸,我们去河边玩吧,妈妈能在那里看见我们呢!”

    女孩父亲抬头,眼含泪花,冲苏芒点点头。苏芒微笑转身,却看见病房门口的郑美玲。

    苏芒微微一笑:“郑总,没想到能在这儿碰到您。”

    郑美玲也走向苏芒:“是啊,也算是缘分呢,你来产检?”

    苏芒低头,神色温柔地抚摸了下肚子:“嗯,郑总身体还好吧,医生怎么说?”

    “做了两次化疗,疗效很好,医生说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肿瘤缩小的话,可以考虑做手术。”

    苏芒点点头,觉得寒暄得差不多了,也该告辞。刚想道别,却不想郑美玲说起刚才的一幕。

    “苏芒,你刚才跟那个小女孩说的,我都听到了。郑楚说得没错,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它能让一个人变得无私,像你这样,能把别人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安慰她们,给她们讲故事,让她们变得快乐。”

    苏芒点点头:“郑总,如果您有孩子,您也会这么做的。”

    郑美玲感叹地看着苏芒:“我看着郑楚从小长大,我一直把他当自己的孩子,可能在处理你们俩的事情上我有点过分,但是,你应该能明白我的心情……”

    苏芒平和地一笑:“我明白,不然我也不会为了躲他跑到英国来。”

    郑美玲看着眼前温婉的苏芒,想着郑楚的话,心里却升起一丝丝的愧疚,苏芒其实是个好女人啊。她忍不住换了语气,像是劝朋友般说:“苏芒,我还是那句话,你最好能跟这孩子的父亲复婚,对孩子好,对你也好。”

    苏芒看着郑美玲眼中的关心,往事像过眼云烟一样浮现在眼前,却好像并没有那么让她难过了。她淡然地说:“我不知道他的父亲在哪儿。我前夫根本不能生,这孩子是我买的精子,就是在这家医院受孕成功的。”

    郑美玲一脸震惊。

    苏芒温柔一笑:“很可笑对吧,无论如何,孩子已经在我肚子里了,我是她妈妈,我要对她负责。”

    听到这里,郑美玲对苏芒的欣赏又更进了一层。关心地说:“这就麻烦了,据说捐精中心对客户的资料保密很严格,你很难找到他的父亲,不,不是很难,是根本不可能。你当时的医生是哪一位?我跟你一起去,说不定能问出来。”

    苏芒看着郑美玲这么关切,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拒绝的话实在说不出口,于是跟郑美玲一起找到了当时负责的医生krief。

    结果当然受到了krief明确的拒绝:“你要知道,来这里捐精和受孕的人都必须坚持自愿且保密的原则,如果每个受孕的人都像你一样怀着baby来找爸爸,那我们的体系就全乱了套了!”

    郑美玲见状,刚要说话,苏芒却拉住了她的手:“算了吧,郑总,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我真的觉得没必要去追寻这个孩子的源头,那已经不重要了。”

    krief看着面露失望的苏芒,问道:“sue,你为什么不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呢?也许有人愿意做这个孩子的父亲。”

    苏芒甩掉脑海里的负面情绪,重新振作:“你说得对,kiref,郑总,我得考虑出去走走,认识一些新朋友了。”

    郑美玲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行,你不能走!”

    苏芒奇道:“为什么啊?”

    郑美玲显露出自己蛮横的一面:“我侄子照顾你那么久,衣食住行哪样没管过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回国那几天,他天天晚上溜到你家去给你做夜宵,我就是懒得跟你们吵架才没戳穿。你欠他的得还,要想让我不计较,留下来照顾我!”

    苏芒无语地看着郑美玲:“郑总,我可是孕妇,我留下来,到底是我照顾您啊还是您照顾我啊,您确定没开玩笑?”

    郑美玲一脸的理所当然:“当然是你照顾我,孕妇怎么了?又不让你干粗活,陪着我就行!”

    苏芒气极反笑:“郑总,您还真是……蛮不讲理啊,霸道起来跟郑楚一个德性,我还以为这次在英国见到您会有什么不一样,还真是一点没变!”

    郑美玲看苏芒没再反驳,直接拍板:“那就这么说定了。还有啊,以后你也叫我姑姑吧,郑总来郑总去的,总让我产生还在公司的错觉。”

    苏芒故意叹了口气:“唉,谁让我心地这么善良呢,就陪陪您这个孤寡老人好了。”

    郑美玲眉头一挑,瞪着苏芒:“你说谁老呢?我看起来比你都年轻好不?”

    苏芒看着孩子气的郑美玲,无语地哄道:“好好好,我老我老。”

    随后的几天,苏芒有空就会来医院看望照顾郑美玲,两个人的关系渐渐变好。这一天,又到了郑美玲化疗的时间,苏芒来到医院陪伴她。病房里,刚刚结束化疗的郑美玲有些憔悴。医生早已经习惯了病人的病态,只嘱咐等下让郑美玲把药吃了就转身离开。

    医生出去后,郑美玲躺在病床上忍不住呻吟:“自作孽啊,都怪我早不听医生劝,拖到现在才住院。”

    苏芒眼中满是疼惜:“疼不疼啊?”

    郑美玲一撇嘴:“想看我笑话啊,没门!不疼不疼!”

    苏芒无奈地笑了:“疼就说,没人笑话您。来,把药吃了。”

    郑美玲却突然作呕:“不行不行,我恶心,帮我拿盆来。”

    苏芒拎过病房里专门准备的小盆,郑美玲扒着盆狂呕。

    苏芒一边给郑美玲拍着后背,一边调侃道:“oh my god,您这比我孕吐还夸张啊,五脏六肺都吐出来了吧。给,喝口水。”

    郑美玲吐完舒服了些,想起郑楚,低声道:“太受罪了,所以说你们年轻人啊,一定要注意身体,多锻炼。唉,郑楚要是在这儿,肯定又说我变啰嗦了,我还真有点想他。”

    苏芒听到郑楚的名字,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想他啊,等您病好了回国去找他咯,当初想让我离开的是您,现在在我面前反复提他的也是您,信不信我现在就杀回去跟他结婚?”

    哪知道郑美玲却想也没想地回答:“没问题啊。”

    苏芒一愣,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郑美玲看她的反应,才傲娇解释道:“其实我没他爸妈那么顽固,说什么孩子不是他的,都是借口,说白了我当时就是不喜欢你,觉得女人太强势了不好。不过经过这两天的相处呢,我觉得你勉强算是通过了我这一关,要是郑楚还放不下你,那……”

    切,还说什么勉强通过,根本就是以前不愿意真正了解她罢了,还真是倔强的可爱,苏芒心里给了郑美玲一记白眼,却回答道:“我不愿意。”

    郑美玲听到这话,猛地抬头:“什么?”

    苏芒回忆着往日跟郑楚的点滴,淡然一笑:“您以为我是迫于您的压力跟郑楚分手的?我苏芒才不是那种人呢。我只是想他有自己的人生,他喜欢旅游,喜欢翱翔,他自己也说过,能成为艾美这样的上市集团大老板,也是他的梦想,我的存在只会成为他的累赘,我不想束缚他。”

    郑美玲看着这样的苏芒,心里一阵柔软:“你想多了。郑楚是什么样的人我了解,他呀,爱美人不爱江山!你信不信,这臭小子逮着机会肯定就会来找你。”

    苏芒其实还是想逃避:“他敢来我就走!”

    郑美玲这次,却是铁了心的想要让苏芒再跟郑楚在一起,工作能力出众,样貌也好,真正了解下来,温柔又懂事,况且,连孩子的事她也了解清楚了,为了不能生育的前夫,没有选择抛弃,反而选择去做人工受孕,这样的好姑娘,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郑美玲忙拉住苏芒,假装生气地说:“你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这次我偏不让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