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漂洋过海来看你 > 第五十一章
    郑楚窝在苏芒家沙发上,抱着自己那个接吻鱼抱枕,看着鱼缸里游动的一条接吻鱼发呆。

    “唉,唐明追爱去了,苏畅和果果双宿双飞了,连个陪我喝酒的人都没有。小鱼啊,现在就剩我们俩相依为命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郑楚赶走脑子里那些对于过去的想念,做好饭放到桌子上,夹起菜吃了一口,却觉得一个人吃饭实在没滋没味,拿起手机看了看,却发现,能跟他一起吃饭的人,只剩下费奕了。于是他拨通电话:“喂?费总,有时间过来吗?请你吃饭。”

    费奕很快来到苏芒家,看着这一桌的饭菜,倒是有些惊讶。“郑大总裁,你厨艺可以呀,不过你叫我来,就是单纯地请我吃饭?”他不明白郑楚怎么会想起请自己这个昔日情敌吃饭。

    郑楚白了他一眼:“不然呢?还能给你唱曲儿?我现在浑身上下除了钱就是钱,什么都不缺,你难道觉得我还有求于你?上次在ktv喝大了,这顿饭算是回请你的,家常饭菜,别嫌弃。”

    费奕一笑:“艾美集团董事长亲自给我做饭,当然不嫌弃。”

    郑楚举杯示意费奕:“喝吗?”

    费奕看到连连摆手,神情夸张地说:“你要喝酒我可走了啊。你一喝醉就跟个神经病一样,发起疯来那样子,我觉得我的眼睛都受到了侮辱。你该不会是睹物思人,茶饭不思,所以找我来跟你一块受罪吧?”

    郑楚只得放下酒杯,瞪了费奕一眼:“你想得美,苏芒是我的女人,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费奕调侃:“你的女人,还不是把你一个人扔下了?”

    郑楚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伸出筷子拨弄着盘子里的菜,一脸的落寞。

    费奕夹了一筷子菜放嘴里,吃完了说道:“你做菜味道不错啊,对了,我上次说让你去英国把苏芒追回来,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郑楚看着费奕调侃道:“费总,你现在的表现让我有点恍惚,我们的关系可以和平到这种程度了吗?催情敌去追女人,亏你想得出来。”

    费奕一笑,指了指郑楚做的菜:“我们都已经可以同桌吃饭了,怎么不能和平到这种程度?呵……说真的,如果苏芒心里有我,你早就被我踢出局了。可惜她心里只有你。错过一次还可以挽回,但你永远不知道灾难和明天哪个更早来临,别像我一样,眼睁睁看着最爱的人离开这个世界才醒悟。”

    郑楚颓然的把筷子扔在一边,双手抱头往后靠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地说:“她走得那么决绝,连最后的告别都不肯给我,她心里早就没有我了吧。”

    费奕看着郑楚的样子,心里不禁感慨,苏芒到底是看上郑楚哪一样了,现在这副情商掉线的样子,还得他这个情敌来劝。

    他只得无奈道:“有时候先放手的那个人,不一定是爱得不够深,而是爱得太深,所以不想让对方为难。郑楚,像个男子汉一样,别当懦夫。艾美集团一直在那儿,不会跑,可是人跑了,你就不一定追得回来了。”

    郑楚叹了口气:“论道理,我比你懂得多。别说了,你让我想想,我想想……”

    吃完饭,费奕就走了,郑楚坐在那里想着费奕的话,却仍旧鼓不起勇气去找苏芒,突然想到唐明离开得时候的嘱咐,决定去陈姗姗那里看看。

    丽江机场,唐明拖着行李从机场走出,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景色,想起上一次,晓秋陪他逛遍丽江的场景。

    “晓秋,等着我,还有那场没有完成的告白。无论如何,这次我一定不会再放手。”

    唐明随手招来一辆车,报上了严晓秋家的地址。很快,就到了晓秋家,从出租车下来,外面已经下起了暴雨,唐明淋着雨赶到严晓秋家,敲门。严父开门,看到是唐明,吃了一惊。赶紧让开门,让唐明进屋。

    “唐明?怎么是你?快进来。”

    唐明一进屋,直接开门见山地跟严父说:“叔叔,对不起。我不能娶姗姗了。”

    严父一脸紧张:“为什么?她做错什么了吗?要是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代她向你道歉,姗姗不懂事,你别怪她。”

    唐明湿漉漉的头发还趟着水,接过严父递来的毛巾,擦着头发:“她骗了我,我们根本没有发生任何关系,一切都是她为了跟我结婚而设计的。叔叔,我知道姗姗也是您的女儿,您当然希望她幸福,可是直到得知了姗姗骗婚的真相,我更加确定了自己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晓秋。”

    说到这里,唐明停顿了一下:“叔叔,我给不了姗姗想要的幸福,她跟我在一起只会更痛苦。对不起,我最终还是伤害了她。”

    严父叹息一声:“唉,不怪你,都是我的错,姗姗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因为我。”

    解释完发生的事情,唐明一脸急切地问:“叔叔,我这次过来,是想来找晓秋的,我不能失去她,您告诉我晓秋在哪儿好吗?她换了手机号,我一直联系不到她。”

    严父看着外面下暴雨的天气:“我今天心里一直不安,外面下这么大雨,晓秋带着客栈的客人上山去了,这时候她们也不知道下山没有。”

    唐明已经叫出了声:“什么?这种天气,晓秋上山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严晓秋和几个客人还在努力往高处攀登着。

    客人A说:“太危险了,我们得快点。哎,晓秋,你手机掉了。”

    严晓秋看了眼天色,说道:“不管它,先上去再说!”

    身后有山体渐渐崩塌,上方传来另一位客人惊慌的声音““糟了!泥石流来了!”

    泥石流汹涌而下,所到之处皆被覆盖淹没,轰隆声震耳欲聋,山石、走兽纷纷如纸片般被冲走,临山的村庄内房屋瞬间被揉碎。

    乌云密布,山摇地动。

    突然一股石流打来,晓秋一下被卷入漩涡之中。客人只来得及叫出了她的名字,眼睁睁看着她消失不见,却什么也做不了。

    同一时刻,郑楚来到陈姗姗家门外,敲了半天的门,却无人应答,他犹豫半晌,还是按下当时还没分手的时候陈姗姗设置的密码,咔哒,门开了。

    郑楚一进门,就看到了满地的鲜红血液,锐利的刀片在血泊中闪着寒光,陈姗姗的手腕上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还在不断淌着血。

    郑楚疾步冲过去把陈姗姗搂在怀里,掏出电话,赶紧拨打急救电话:“喂,120吗,我这边有人自杀了……”

    丽江的暴雨还在不停地下,唐明和严父焦急地在房间中踱步,不停地打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晓秋,接电话啊。求你了,快接电话。”

    突然有人敲门,严父赶紧打开,原来是隔壁的邻居,此刻正一脸慌张地站在他家门口。看到开门,也不进去,直接问道::“老严,你家小秋是不是跟着那个登山队上山去了?”

    严父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邻居大叫出声:“哎呀出大事了!昨夜暴雨引发泥石流,山区那边很多遇难的啊!”

    严父一惊,整个人向后跌去,唐明眼疾手快扶住严父,两人仿若晴天霹雳,呆愣当场。唐明压下内心的慌乱,安顿好严父,冲出严家。

    “晓秋,等等我,你再等等我!”

    泥石流过后,部分山区如同末日降临,蛮荒一片,救灾人员在山里展开搜救。唐明疯狂地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山下,站在安全线外,救灾人员正在不停地往外抬伤患。

    唐明不停地来回走动,嘴里念叨着:“晓秋,你在哪里?你一定会没事的,我还没告诉你我爱你,你不能死!”

    救护人员抬着一副担架上救护车,突然,唐明看见一只熟悉的玉镯,慌忙冲过去:“等一下!”可救护车上的工作人员却没听到,关上车门,呼啸着开走了。

    唐明一把抓住身边路人问是哪个医院的车,连问了好几个人,终于问到了那辆车是哪家医院的,他一路狂奔着追了过去。

    到了医院,唐明在伤患中寻找严晓秋,再次看见那只手镯,抬头望去,手镯的主人却不是严晓秋。唐明抓紧伤患的胳膊,抑制不住地颤抖着问:“你为什么会有晓秋的手镯?”

    客人A看到唐明的样子,已经了然了,控制不住地大哭出声:“你……你就是晓秋喜欢的人吧。晓秋她……她死了。”

    唐明一愣,抓着她的双手颓然地落了下去:“你说什么?这不可能!”

    客人A哭着说:“是真的,我亲眼看着她被泥石流冲走。对不起,对不起……”说着褪下手上的玉镯,递到唐明手里。

    唐明失神地接过,拿着那只镯子,跌跌撞撞离开病房。他失神地站在走廊中,医生推车过来,他突然好像看到严晓秋躺在上面。

    唐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冲上去大声喊着:“晓秋!晓秋,你醒醒,我是唐明!”

    医生见状,拍了拍唐明的肩:“小伙子,你女朋友经过手术,还是没有救回来,你节哀吧。”说完,让身边的小护士把单子慢慢拉了上去,一点一点的,晓秋的容颜消失在惨白的布后面。

    唐明背靠墙壁,突然失去力气,滑坐下去。痛苦肆意蔓延,他终于嚎啕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