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最强农女:捡个王爷去种田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九章 送准姐夫的福利
    柳芽很害怕听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但此刻她需要。

    “有一个姑娘中了招,可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昏过去,还跑出去被人给救走了。”

    “在这之前,我还没听说被抓到,不过那边不归我管。”

    秃驴小声的答话,此刻也猜到柳芽和柳叶是有关系的了。

    而秃驴的方向正好能看到前面的打斗,原本还存着自救的心思,这会看到自己这方的人死伤越来越重,似乎也猜到了属于他的结局。

    该问的都问完了,对方只是个带路的人,柳芽也不打算再浪费时间,直接洒了一把迷药把人放到,稍后自会有人接受处置,这可是人证。

    快速的朝打斗的地方奔去,柳芽确定人群中没有柳叶和安逸的身影,安王府的人也没有处于劣势后,柳芽总算安心些许。

    既然打斗的事已经被小和尚传回去,后山便不会太平,柳芽干脆从空间里拿出一些干柴,又淋了一桶桐油点燃。

    只要柳叶不在山的背面,必然能看到这起火的地方,会想办法过来的。

    如柳芽所想的那般,在黑夜中一路绕行,想从偏僻些的地方绕出小缘寺范围的安逸两人,发现了浓烟滚滚之处。

    “一定是芽儿来了。”

    柳叶惊喜的道,被扶着的手反握住安逸的大手,指着浓烟处道:“除了芽儿,不会有人这么干的,大夏天的山里头想放火可不容易。”

    见柳叶说的笃定,安逸宠溺的一笑,并未反驳她的话。

    事情到底闹大了,还是想想什么样的说辞最合适吧。

    “走吧。”

    牵着柳叶的手,安逸舍不得这么快就与她失去单独相处的机会,故而也没有用轻功带柳叶离开的打算。

    安王府的侍卫即便在天黑没有进寺庙寻人,在见到烟火后也会过来,是以安逸对安全方面并不担忧。

    夜路南行,安逸却犹如闲庭散步般,悠然自得。

    柳叶有安逸护着,倒也不见狼狈,纵然想快些见到柳芽,可安逸已经受伤了,她也不好催促。

    却说柳芽放火的动静,惊动了不少香客。

    其中有许多前来的客人并非是寻常百姓,寺里自是要派人去安抚,还要加强戒备,被分派到后山查探情况的人反倒是少了。

    但那些在后山寻欢作乐之人,他们的手下却慌了神,竟然顾不得主子的叮嘱,和寺庙发生冲突也要往后山冲,生怕主子有个三长两短会陪葬。

    其实这一切不过是障眼法,柳芽特意点燃了几处,但都是挑着安全的地方,她没有放火烧山牵连无辜的念头。

    只是柳芽用的是油脂极厚的又耐烧的木材,还特意淋了桐油,冒出去的浓烟很容易让人误会火势极大。

    “主子,发现大姑娘的踪迹了,往山那头去了。”

    白芍在发现线索后,立即寻了同伴前去找人,她则是来找柳芽报信,到底还是担心柳芽的安危。

    “我去找大姐,你连络一些咱们的人,保护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剩下的事交给安王府的人去做。”

    用安王府做剑,柳芽半点也不觉得愧疚。

    是安逸选择的地点,才会导致柳叶遇险,自然要安逸做点什么才能让柳芽解气。

    至于安王府把事情报出来会得罪多少人,柳芽此刻还没空去想。

    就冲着皇帝想暗中灭了安王府,便注定安王府不会忠心于当朝。

    而柳芽和靳北疆已经两情相许,柳叶和安逸也定情,身为靳北疆的未来连襟,安逸这次能拖多少人下水,都当是为靳北疆扫障碍了,日后改朝换代时安逸也是大功臣,可谓是一举两得。

    这是柳芽要送给准姐夫的福利。

    至于靳北疆会失败的事,柳芽压根不去想,因为这种可能就不能存在,否则靳北疆只有死路一条,届时安王府怕是也不能存在。

    而柳家,有了这样两门姻亲,朝廷如何会容?

    且说在子时之前,柳芽终于和柳叶汇合,姐妹俩相见自是有话要说,安逸这位俊美的世子也暂时被忽视了,内心酸涩只有自己体会了。

    “今日多谢安世子救了家姐,不过现在小缘寺不太平,我要带大姐先离开。”

    “至于这寺庙的猫腻,安世子去汇合下属便知道了,希望能在茶楼的先生嘴里听到后续。”

    柳芽弯唇一笑,不知是不是月华太清冷的缘故,使得她的笑容看起来也阴森森的。

    至少安逸是这么认为的,看着柳芽的笑容,让他想起了靳北疆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总是带着某种算计一般,让人瘆得慌。

    “二妹说的是,本世子定不会让二妹妹少了喝茶的乐子。”

    安逸虽警惕这未来的姨妹,可回答时依旧是温文如玉。

    倒是柳叶因为他这一声二妹羞红了脸,柳芽却是打了个寒颤。

    “安世子可以叫我的名字,或者是柳二姑娘,郡主的称呼亦可。”

    二妹、二妹妹之类的还是算了,她接受无能。

    “芽儿。”

    柳叶低低的唤了一声,带着几分祈求的味道。

    “女生外向,古人诚不欺我啊!”

    柳芽长叹一声,怕柳叶羞的太厉害,干脆拉着她转身就走,还潇洒的朝安逸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忙正事去。

    柳叶或许是真的不知道安逸是故意拖延汇合的时间,只为了与她单独相处,但柳芽作为一个芯儿熟的魂穿者,怎么可能看不出这点猫腻来?

    至于安逸这么做是否有其他目的在,柳芽并不去关心,只要不伤害到柳叶,没人规定谈情说爱之际不能顺便玩一把政治。

    被扶着走向下山路的柳叶频频回头望向安逸,直到看不到彼此的身影,安逸这才收敛了笑容。

    “好妹夫,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在场,回头等着姨妹冷落你吧。”

    安逸的话语里有几许的幸灾乐祸,谁让这辈子除了个姐夫的头衔,身份上是注定无法碾压靳北疆的,安逸只能在私交上看他的笑话了。

    但想到保护柳叶一路逃往山中时所发现的事情,安逸的眼里释放着杀气。

    安王府是对当朝不满,甚至是仇视,可安王府世代守护奉国的江山,实际上是在守护百姓。

    可皇室中人在做什么?

    用百姓的血肉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些人比敌人更可恨,该死!

    “出来。”

    安逸唤了一声,立即有暗卫现身,单膝跪在树荫下,不仔细看只以为那是影子。

    “传话给安心,让他拿着本世子的令牌,立即回京求救,动静越大越好。”

    “切记,要让皇室那些皇子都知道消息,尤其是贤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