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锦瑟无央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被女妖精占便宜
    “这个死妖精居然占我便宜,她居然还喜欢女人,她还亲我,好恶心。下次再让我遇到她,我一定拔光这只臭狐狸的毛。”颜汐说到,看来自己以后应该少饮酒了,难得喝醉一次竟然没拿女妖精占了便宜,真是喝酒误事,还好没有暴露身份,顺利的完成了云祈交给她的任务,平安的回到北郡之中。不过她长这么大从来也没有饮酒过,但是那日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竟然不抗拒饮酒,甚至十分喜欢,饮酒也没有任何的不是,结果越喝越多,边喝醉了。看来应该是自己天赋异禀,自小到大是滴酒不沾的,但是却能与那黄先把酒言欢。

    听到颜汐是喝醉了,差点被明姬占了便宜,云祈并不知云祈并未饮酒过,但是与云祈灵魂共生的苍梧却是知道的,当初他知道了莲华的元神在颜汐的身体中,他便调查了颜汐的身世,自然也知道颜汐自小到大从未饮过酒,她能与黄先酒过三巡,并非是她天赋异禀,而是她身体中的那一个人。颜汐从未饮过酒,可是莲华是十足十的小酒鬼,能嗜酒如命的,一定是莲华

    既然莲华在颜汐和世清在东城军营的时候,便已经苏醒,那想出男扮女装和女扮男装这恶作剧的,一定是莲华,她以为她在回到北郡之前便沉睡,他便不知道她出的那些馊主意,胡闹的那些事情?这段时间因为发生了太多的事,他一直担心于她的身体,忘却了莲华一肚子的坏水,如今她与颜汐灵魂共生,所说没有法力修为,但是丝毫不影响她恶作剧,自己恶作剧就算了,还带着颜汐和世清,看来在她苏醒之后,他要好好的给她上上课了。

    酒足饭饱后,世清去看他爹娘去了,颜汐惬意的躺在云榻之上休息,“娘子,这次真是辛苦你了。”云祈说到,“咱们两个是夫妻,这么客气干什么,对了相公这个给你。”颜汐一边说一边从芥子袋中将崆峒印拿了出来,交给了云祈,云祈接过崆峒印,将崆峒印收进了鸿蒙天书中。“相公下一件神器是什么?”颜汐说到,她这么容易的找到崆峒印,看来寻找八荒神器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她现在迫不及待想要去寻找下一件八荒神器了,其实还是想出去玩儿。“待我一会对崆峒印做法,应该就会知道下一件神器是什么在什么地方。”云祈说到,“那你快去忙吧,我出去玩了。”颜汐说到,他施法什么的,她也看不懂,也无聊,还不如出去玩。“注意安全。”云祈叮嘱到,颜汐跑出了房间。

    “世清宝贝回家找爹娘了,去找三福玩好了。”颜汐离开了卧房,远远的便看见三福和单晨子那个臭小子在一起,颜汐悄悄的走到了他们的身后,准备吓他们两个一跳。“三福哥,我把师叔母弄成了那个样子,你说师叔母会原谅我吗?”单晨子说到,在今天之前他真的不知道那个人是云祈师叔的夫人,是他的师叔母,他还那样对他师叔母,还放火烧她了,差点受了伤,他师叔母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而已不知道会不会生他的气。

    “你放心,别看我师母疯疯癫癫,还喜欢大喊大叫的,像一只母老虎一样,但是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她没心没肺的,这点小事她不会记在心上的,她不会怪罪你的。”三福说到,他最了解他师母了,虽然她师母总是揪他耳朵,还打他,但是他知道他师母都是和他闹着玩儿的,毕竟他师母才十几岁,还比他小上几岁,有些孩子气是很正常的,她也不会记仇的。“那就行,那我就放心了。”单晨子听完三福的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臭小子,你说谁是母老虎呢?”颜汐跳了出来,揪住了三福的耳朵,“疼疼疼,师母,我的耳朵快要掉了。”三福被吓了一跳,急忙去捂住自己的耳朵,他师母什么时候出现的?他怎么没发觉?“臭小子,敢在背地里说你师母的坏话,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耳朵了?”颜汐大声说到,“师母,我错了,你快松手,我的耳朵要掉了。”三福急忙求饶到,“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颜汐松开了手,“单晨子拜见师叔母。”单晨子急忙对颜汐躬身施礼,在战场上她女扮男装,他也不认识她,闹出了误会,也没有好好的拜见师叔母,如今他已经知道她是他的师叔母,自然要好好的见礼。“你就是烧我的臭小子?”颜汐轻挑眉毛问到,“师叔母,我知道错了。”单晨子急忙承认错误,“好了好了,你师叔母我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我们一起玩吧。”颜汐说到。

    夜深了,颜汐和云祈皆已经就寝,他们二人就寝,便是苍梧和莲华相见之时。莲华因为找到崆峒印,借用崆峒印的上古之气,神识的伤势也在逐渐的恢复,她的元神从颜汐的身体中走出来,坐在床下的椅子上,这次已经不会像上次元神出窍一般,气喘吁吁,虽然感觉还是有些无力,但是至少能够支撑住能够稳稳的坐在椅子上,而不是如上次一般,坐都坐不住,在受到常务天尊之气的滋养,才勉强能够做主,如今已经证明在进步了。

    苍梧从卧房外走了进来,见着莲华的元神已经离开了颜汐的身体,挥手设下了结界,确保不会有人打扰他们夫妻二人,看着莲华这次元神出窍已经不似上次那般气喘吁吁,看来八荒神器不仅仅在修复颜汐天生不全的七窍,也在修复着莲华元神的伤势。“现在感觉怎么样?”苍梧坐到莲华的身边问到,“这次还好,许是因为崆峒印的缘故,我这次元神出窍并没有如上次一般气喘吁吁,十分的疲累,虽说还是感觉有些无力,但是至少能够支撑住了。”莲华说到。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