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正文 0594 孔雀开屏
    利威尔街。

    利威尔街是圆弧状的长街,弧里包裹着莉莉湖与风景如画的布什尼尔城市公园,幽静、闲适、开阔,理所当然地吸引了富人们的目光。

    富人沿着利威尔街建造别墅,用高耸的墙和栅栏圈占走最美的风景,在城市公园留下残缺的风光,市民们从缝隙里往出看,小心翼翼地享受由身到心的平等。

    他们正在和富人安享同一片风光,像这样的平等自由,唯有康州!

    西格也在享受着这份自由。

    她坐在马车里,对面是莱恩,外面是装扮成车夫的王也。

    莱恩看起来有些坐立不安。

    西格歪着头看着他,忽就展颜一笑:“小莱恩,我们好像是第一次在狭小的地方独处吧?”

    “是的,我伟大睿智的长官大人。”

    “难得能闻到美少女的体香,你该不会……正在脑海里对我做什么坏事?”

    “怎么可能!”莱恩大惊失色,“长官,我是正常人!”

    正常人……

    西格的脸黑得像炭:“再给你一次机会,究竟是正常人?还是正经人?”

    莱恩在心底挣扎了半晌:“上帝作证,正……正常人。”

    西格眯起眼睛,把这个随时愿意为自己去死的男人深深地印进眼底,花了大约三十秒钟。

    “你死定了。知道么?你死定了!”

    这番打岔消散了莱恩的紧张感,虽说谁也不知道那是不是西格的本意,但结果就是,莱恩消除了紧张感。

    恢复正常的莱恩敏锐而且八卦,他欣赏着窗外平等的绿意,轻声问。

    “长官,请问您是认真的么?”

    “认真?”西格不明所以,“难道我看上去不认真?”

    “就是因为您看上去很认真,我才怀疑您是否认真。”莱恩满脸肃然,“中校,您和小德雷克的女朋友正准备用20天去搞垮一个钢铁大亨。”

    “你的功课没做透。”西格点着自己的嘴唇,微微露出一点舌尖,“第一,你嘴里那个小德雷克的女朋友掌管着德雷克商会价值数百万镑的产业,是洛林.德雷克身边最倚重的商业头脑。如果你把她当作花瓶,毫无疑问,你才是那个真正的蠢货。”

    “第二,比洛尼.格林只是个家产不足五十万镑的地方财阀。对你这种全身家当永远超不过五镑的人来说当然是真正的大亨,但是在德雷克商会那种世界顶级的财阀面前,他和你,没有什么两样。”

    “第三,花20天去执行一个让人破产的计划确实有些时间紧张,但这与格林先生是不是钢铁大亨关系不大。事实上如果把任务目标换成你这种**远胜于财欲的穷光蛋……哪怕是阿尔芒.德.黎塞留再世,这个计划也休想得逞。”

    “第四……”

    “等等!”莱恩苦恼地叫停西格的高谈阔论,“中校,阿尔芒.德.黎塞留是谁?小德雷克身边那个邪门的炮手?”

    西格发出心若丧死的一叹。

    “他受到了整个法兰西的青睐,甚至国王也得服从他。他把他的主子变成了一个奴隶,又把这个著名的奴隶变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国王之一。这就是黎塞留,如果你还不知道他是谁,那就闭嘴,永远憋着!”

    “好吧,我憋着。”莱恩无辜地耸耸肩,“您刚才说还有第四?”

    “第四……”西格深呼吸,“让格林破产是那位在半路被召回瓦尔基里的斯科特向泽维尔的请求,他似乎在追求所罗门小姐。但在我们的计划中,夺取邀请函和让格兰破产只是恰好同路,它们不会共用一条终点线,这是我与泽维尔的共识。”

    “也就是说格林先生就算不破产也没事?”

    “这个嘛……”

    咚。

    车窗的玻璃被什么敲响,打断了西格心底的话,让人再无从估量她的决心。

    西格微笑着拉开窗,迎进来一抹红光,咄一声扎在车厢的内壁。

    莱恩在红光的尽头没有看到任何影子,西格在暗巷的深处听到了铃响。

    她摘下那枚红绒的飞刀,随手丢进车厢的底座:“车夫,格林宅。”

    “哟嘿!”王也闻言坐起,扬起一道漂亮的鞭花抽在拉马的臀边。

    风掀动马尾,马儿摇头晃脑地打了个响鼻,迈开了自己的步子。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

    “女士,您的名字是特蕾希……”

    “西格莉特.克里斯蒂娜.特蕾西娅。”

    在传说中的钢铁大亨,比洛尼.格林的庄园里,西格端庄地坐在一个精瘦的留着络腮胡子的马脸绅士对面。

    马脸绅士正在阅读一封长信。

    “基达利尔先生是我的老战友,钢铁之子和自由之子,我们好几次并肩作战,一道踢过英国佬的屁股。”他说,“他的近况怎么样?”

    “依旧经营着他的工厂。”西格柔声回答,“他为自己的纺织厂换上了全套的蒸汽纺车,虽说成本很大,但回报也很丰厚。”

    “他还是那么大胆。”格林先生哈哈大笑,“当年在新英格兰的民军团中,他是第一个装备开花弹和新式陆炮的家伙,如今的波士顿,我猜像他这样把身家完全交给新机器的人也不可能太多。”

    “事实上,很多。”西格沉吟了片刻,“海事集团在波士顿开办了一家蒸汽机制造厂,据说技术指标世界顶尖,但因为减少了运费,价格却比进口低了许多。海事集团在波士顿乃至整个马萨诸塞都是有口碑的,工厂自动化是风潮,不是一两个有远见的绅士的选择。”

    格林先生看起来很?异,他玩味地盯着西格好一会,俯身从茶几上抽出一颗雪茄:“介意么?”

    “请便。”

    格林先生把雪茄点燃,吐出一口大大的雾气:“你让我很惊?,特蕾西娅小姐,我本以为你拥有良好的教养和美丽的容颜,谁知在这副漂亮的皮囊下,你居然还是个智者。”

    “我是个教育家。”西格高昂起下巴,“我立志教会淑女突破世俗强加给她们的桎梏,为了在男人的世界发言,我们需要学习更多的东西。”

    “突破桎梏……抱歉,难道是像您这样抛头露脸,轻易地丢弃掉家族的职责?”

    “恰恰相反。在我看来现在的淑女教育是愚昧的,空虚的,由这套体制培养出来的女孩儿就像包裹在丝绸里的人偶,根本不知道家族真正的需要。”

    “女性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与她们美丽的容颜等同,甚至更具。”西格的脸上闪动着圣光,“上帝把这个职责交给了我,所以我才会来到这,以温柔的波士顿为起点,被引导到这世上最平等最自由的哈特福德。”

    “说白了,你想在哈特福德建立一所激进的贵淑女校,想把整个康涅狄格有身份有地位的仕女小姐们聚集到一起,让她们成为你的人脉和口舌……”

    格林先生叼起雪茄。

    “你是我见过最有野心的女人,特蕾西娅小姐。虽然我不特别认同你的教育理念,但你有基达利尔的推荐信,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你带进哈特福德的社交圈子。”

    “这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既不过份隆重,也不能太显寒酸……让我想想……”

    西格礼貌地点头,有意无意地,眼神总是留连在房中那架奢华的钢琴周遭。

    这是格林先生的擅长。

    格林先生的琴艺在社交圈久有名望,据吹可以与专业的音乐家媲美,而且,有传闻他钟爱为懂得音乐的客人演奏。

    西格的动作就像挑逗,这世上大概也没有哪个男人能在西格的撩拨下克制住展示自己的欲望。

    格林先生理所当然地开了屏:“特蕾西娅小姐也喜欢钢琴么?”

    “我的父亲是位优秀的演奏家。”西格的笑中带着一点忧伤,“我记得14岁那年,他在我的第一场舞会中亲自演奏,那琴声动听极了,就是从那时起,我真正爱上了钢琴。”

    “很高兴听到你与钢琴如此美丽的邂逅。”

    格林先生身为雄性的自尊在楚楚动人的西格面前彻底爆发,连带着记性也好了许多。

    “我们似乎可以让这一幕重现出来。”他说,“后天,州长大人组织了一场无足轻重的舞会,规模不算大,但哈特福德有名望的先生大概都会出席。”

    “仔细想来那就像是为你量身定做的登台。”

    “有我的琴声加上你出类拔萃的美貌,特蕾西娅小姐,你将拥有梦幻般的初登场!”

    “如此,我也算对得起老朋友的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