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极品仙尊 > 正文 第2062章 农夫与蛇
    李睿阅女无数,眼光毒辣,自然不会看错。

    白紫薇不但是阴阳家学派的优等生,还是无数男同学仰慕的对象。

    她的脸简直就是老天送给男人的最精美的礼物,淡淡的眉毛,秋水一泓的眉眼,尖尖的下巴,还有那娇艳的红唇和凝脂般的白玉肌肤,完美的没有一点瑕疵,焕发着无与伦比的美丽和性感。

    白紫薇偷眼瞧了瞧身旁的李炫,心里想:这个人好年轻啊,他会不会比王洪超导师还要厉害?

    可他怎么好像色色的,不像个好人……李炫正准备询问白紫薇的名字,就听到身后响起惊慌的呼喊声来。

    “导师!”

    那是学生们的惊叫。

    尘埃落定,才有人发现可怜的王洪超导师漂浮在水面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白紫薇面红耳赤的对李炫一鞠躬说:“谢谢你救了我,我要去看看导师,再见了。”

    她说罢便慌里慌张的向江边跑去。

    李炫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想:后面也挺翘的,真是个尤物啊。

    白紫薇跑到江边,已经有几个男学生协力将王洪超导师救了上来。

    王洪超脸色苍白,身上有一道割伤,额头有一块淤青,虽然胸口还有微微的起伏,可肚子却鼓的老高。

    “要怎么办?”

    在场的学生都是修士,可对急救却一窍不通,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

    有人说:“是不是先让导师把肚子里的水吐出来?”

    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王洪超导师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看就要不行了。

    白紫薇急的团团转,她忽然想起李炫来。

    不知为什么,她心中有个感觉,那个年轻人一定能救导师。

    李炫正在雾鱼的身上收割着,他用匕首将雾鱼的鳞片和侧鳍切下来。

    日后要是能找到手艺高超的蛮族工匠,就可以将这些原料变成坚固的铠甲和锋利的武器。

    正当李炫要一把火将雾鱼烧掉,收集一些鱼油的时候,白紫薇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焦急的问他:“请……请问你懂得医术吗,我的老师快要不行了。”

    李炫看了眼焦灼的白紫薇,耸耸肩膀说:“人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两人很快回到岸边,王洪超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青紫,那些废物学生却还在议论着。

    看到白紫薇带着李炫走过来,学生们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

    他们都目睹了李炫击杀雾鱼的一幕,对这个年轻人又敬又畏,还有几分的嫉妒。

    李炫看了眼王洪超,苦笑一声说:“他溺水了,不早点把肚子里的水排出来,会窒息而死的。”

    说着李炫蹲下来,手掌往王洪超的肚子上按下去,他只轻轻的揉了两下,王洪超忽然张开嘴,“哇”的一声呕吐起来。

    他大口大口的吐出肮脏的江水,足足吐了好几分钟,肚子才渐渐的瘪下去。

    “没事了。”

    李炫见王洪超吐的差不多了,起身对白紫薇说,“休息一下就可以了,不过你们最好给他包扎一下,他可流了不少的血。”

    白紫薇忙不迭的说:“谢谢,太谢谢你了。

    请你留下你的名字,稷下学院一定会酬谢你的。”

    “你们是稷下学院的学生?”

    李炫好奇的问。

    白紫薇点头:“是的,我们是阴阳家学派的学生,这次出来是为了……为了除掉那只水怪……”话说到一半,白紫薇想到这次任务的狼狈,不但没摸到水怪一根毛,若不是眼前这位年轻人出手帮忙,自己和带队的王洪超导师恐怕都会丧命。

    这样一想,她也觉得很丢脸,声音越来越小,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李炫得到确定的答案,不禁有点失望:姚琳憧憬的稷下学院就是这样的水准吗,似乎不怎么样啊。

    他正想着,江面上传来姚琳的呼喊:“李炫,你没事吧!”

    “我在这里,我没事。”

    李炫往江面上看去,就见一艘小船破浪而来,姚琳和狂虎都在船上。

    小船很快靠岸,姚琳跳下船,飞快的跑到李炫的身前。

    “你没受伤吧?”

    姚琳紧张的拉住李炫的胳膊问。

    李炫笑道:“一只水怪而已,伤不了我的。”

    姚琳这才松了一口气,有点嗔怪的说:“你不声不响的就去打水怪,吓死我了,下次不许你这么做。”

    这几句话听在旁人的耳中,倒像是女友跟男友的撒娇。

    白紫薇望着姚琳清秀的面庞,心想:原来他有女朋友了……姚琳也注意到了白紫薇,心说:这个女孩好漂亮啊!她见白紫薇和李炫挨的很近,不禁觉察到一丝的威胁,下意识的问李炫:“你认识她吗?”

    “她是稷下学院的学生。”

    李炫说,“我们以后或许会是同学呢。”

    “你们是稷下的新生?”

    听到李炫的话,白紫薇倒是大吃了一惊。

    就在这时,王洪超剧烈的咳了几声,颤悠悠的睁开眼睛,醒过来了。

    “我这是在哪里?”

    这是王洪超苏醒过来的第一句话。

    他的记忆只持续到雾鱼撞上来的一刻,之后就一直被翻滚的浪头颠来颠去,完全失去了意识。

    此刻,他只觉得头疼欲裂,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好像断掉了一样,肋下刺痛无比,连肚子都胀的十分难过。

    “导师,水怪已经被除掉了,你没事了。”

    一个学生安慰说,他和其他的学生一样,以为王洪超是在和水怪的战斗中受伤的。

    “水怪被除掉了,怎么回事?”

    王洪超捂着头坐起来,一脸的茫然。

    “是那个少年做的。”

    几个学生七嘴八舌的将所见所闻说给王洪超听,还特意说了李炫出手相救的事情。

    王洪超听的又羞又臊目瞪口呆,堂堂稷下学院的导师,竟然落到要一个少年出手相救的境地。

    这事如果传出来,他还有什么脸面对同事们啊。

    “就是那个少年吗?”

    王洪超看了眼不远处的李炫,见他正跟个清秀的少女谈笑风生,心中不知怎么生出一股恨意来。

    世界上就是有一种狭隘的人,总是把责任推给其他人。

    王洪超偏偏就是这种人,李炫救了他,他不但没有丝毫感恩图报的念头,反而觉得李炫害他丢了脸。

    这就好像农夫和蛇的故事,农夫救了冻僵的蛇,蛇苏醒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咬农夫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