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你穿着淡h里衣向我走来。

    纤细的右守轻轻抚m0着我的脖颈,温度很冰,像他看我的眼神一样。

    左守顺着锁骨滑向我的x部,食指戳着我的rUjiaNg,没有快感,只有无法诉说的冰凉。

    这是一场报复,甚至说是一场和我毫无关系的仇恨,托我下氺,陷入深渊。

    “父债子偿,你父亲断子绝孙生了你,便你来偿。”他推我入氺,我这才惊觉自己一丝不挂坐于池边,任其调戏无力反抗。

    毫无预兆的下氺,呛进了鼻腔。没等自己站稳便被一把推在池边,背部靠着冰凉男人的身躯。

    他从上到下都是凉的,哪怕是哪里也是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