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 正文 第698章 你该死
    “承影,自然是逃了。”

    顾尧眸光一闪,有些不解,“你为什么会在意他们?”

    在他看来,无论承影还是白思思。

    都是一件工具罢了。

    太平域里,能被他正视的人不多。

    救他们,都是随手为之。

    但这两个人,明明最早承的他的情,却不向他效命。

    反而主动去给关心当属下。

    不忠心的狗,为什么要留下?

    他只是不明白。

    关心这样一个淡漠的性子,无论他怎么做,都没有被她当成过朋友。

    承影和白思思两个废物,凭什么被她那样在意着?

    “你永远都不会懂。”

    关心冷嗤一声。

    他不会懂,也不配懂。

    从小生长的环境,以及固有的思维模式,让他习惯了自私。

    不会为别人考虑的人,怎么配懂得感情?

    那两人,她从未将他们当成过下属。

    而是朋友。

    和石远,和秋灵灵,和唐沫,和艾薇儿不一样的朋友。

    没有谁更亲厚,更值得在意这一说。

    不一样的交往方式,不一样的认识途径,自然也是没有可比性的。

    就好像一些女人要问自己的丈夫,自己和他的母亲谁更重要。

    完全没有可比性的身份,为什么一定要争个高低?

    “我是不懂。不过,关心,你以为你能把他们带出来吗?承影回太平域了。那是他该有的归属。还有白思思,她也走不了。”

    像是被激怒了。

    顾尧眼底闪过一抹畅快。

    嘴角的笑,也带了几分幸灾乐祸。

    关心救不了那两个人。

    生在太平域的人,凭什么会认为自己能逃出去?

    乖乖留在太平域不好吗?

    天生就被染黑了的东西,还想漂白,还想上岸?

    想的美!

    “你该死!”

    关心眼底,第一次浮现出浓烈的怒焰。

    那把火焰,几乎要焚毁一切。

    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关心身形忽然动了。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顾尧下意识的想要避开。

    可他对危险的预判,第一次出现了失误。

    关心的速度太快了。

    在他即将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被一只白皙的手锁住了脖颈。

    明明白皙柔嫩的小手,冲到面前的小姑娘比他矮上一头。

    看起来,应该是没什么杀伤力的。

    顾尧却觉得自己逃不掉。

    喉咙像是被一把铁钳箍住。

    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

    在他努力想要控制住双脚的时候,就觉得脖子上的那只手蓦然一紧。

    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面仰躺下去。

    关心欺身上去,一只脚踩在他胸膛上,一只手自始至终都没从他脖子上离开过。

    痛!

    喉骨要被捏碎了似的,疼的说不出一个字。

    嗓子里发出细碎的“嗬嗬”声,如同破旧的风箱。

    没多久,顾尧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大脑也一片混沌。

    眼前,只有小姑娘凉如雪的眸子。

    清冷的眸底,有凉意如同锋锐的冰芒,直直刺进他四肢百骸。

    他从来没见过关心真正动手的样子。

    她总是懒洋洋的,做什么都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一直以来,他觉得自己和她,至少是有一拼之力的。

    这一点,在十分钟之前他已经再次确认过了。

    可现在,他才知道。

    真正被惹怒的关心,恐怖到什么程度。

    即使面对父亲,面对父亲麾下最能打的人,他都自信有抵挡一些的本事。

    在关心手里,他如同一个幼童。

    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从她暴怒出手,到几近窒息,他连反攻的机会都没有。

    微微闭上眼睛,顾尧苦笑一声。

    今天的谋算,恐怕真的要完了。

    关心是最大的变数。

    他好羡慕老头子。

    能得到关心的信任和维护。

    就在顾尧以为自己要就这样死了的时候,被禁锢的喉咙蓦地一松。

    新鲜的空气从气管拼命灌进肺里、

    他大口咳嗽着,拼命喘息,把温热的,带着一丝微甜的气息换进肺里。

    直到几乎要炸开的胸腔平静一些,他的神智才回归。

    抬头,见关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

    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如同看着一件死物。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承影和白思思呢?”

    “咳咳……能见你生气一回,就是死了……也不亏。关心……我死了,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在哪里……”

    顾尧笑着。

    抬眼看关心,似乎在欣赏她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太平域的人,怎么会怕死?

    今天,他和关心的仇已经结下了。

    让白思思和承影给自己陪葬,也不错。

    “你一向看不起他们。让两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给你陪葬,你不会觉得是在羞辱你吗?”

    “那也没什么办法。捞回一点算一点吧。”

    顾尧撑着地面坐起来。

    只觉得后背一阵剧痛。

    刚才关心把他摔出去的时候,后背砸在地面上。

    他仿佛听到了骨裂的声音。

    也不知道骨头有没有事。

    “你怎么就知道,我今天一定会杀你?”

    关心不屑冷笑。

    她的手上沾过血,却没沾过命。

    更何况,慕湛尘还在呢。

    “你不杀我?”

    顾尧挑眉,眼神里充满惊讶。

    人只要活着,就可以有任何可能。

    这一点关心不可能不知道。

    想到太平域的传言,顾尧目光闪了闪,看关心的眼神多了几分不明的意味。

    从来不取人命?

    太平域从来不会有这样愚蠢的善良。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你想死?”

    关心敛眸。

    她不介意杀人。

    但也要看情况的。

    或许是从小就被骗去抓坏人的缘故,她心里总有个底线。

    “能活着,谁想死呢?”

    顾尧脸上,再次挂起熟悉的笑。

    轻佻,肆意。

    还真是好用的一张面具。

    关心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轻轻的喊,“哥哥。”

    “嗯?”

    慕湛尘放下准备动作的手。

    清润的嗓音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看看我的本事吧。哥哥今天,不动手可好?”

    关心笑着回头,目光锁定站在后面的齐衡和南先生。

    他们两人的脸色,终于不像之前那样平静。

    大概是真的没想过,她的身手能好到这样的程度吧。

    低笑一声,慕湛尘答,“好。”

    小姑娘从来都懒得动弹。

    他做菜,让她递个盘子都不愿意。

    今天难得想护着他,他怎么会不同意呢?

    躲在女朋友身后,感觉,还不错。

    说着,他后退两步。

    一双墨色的眸子,却紧盯着其他三人。

    以防关心疏忽,被谁伤到。

    尤其是面容阴沉,仿佛从来不会有多余表情的南先生。

    “你们很烦。”

    见慕湛尘退开,关心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同于和慕湛尘说话时的慵懒随意,这声音带了浓浓的不耐。

    她只想当一条咸鱼,可这些人总是凑过来找存在。

    那就,一次性解决了吧。

    蓦地抬眼,关心冰冷的眸子,直直刺向齐衡身后的南先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