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正经修仙的我却画风清奇 > 正文 26 打劫
    贺朝风雨飘摇,常有战乱消息。

    一入冬,南方打得正酣,北方的诸侯与义军却都累了,趁着大雪封路不便交战,纷纷偃旗息鼓,一面舔舐伤口,一面酝酿着来年更惨烈的大战。

    而就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尚未被战火波及的州府,其实也是人心不稳。

    但兵灾没来,就算郊外多了土匪强盗,城里总还算平安,百姓勉强也能活下去。

    临近岁旦,灵台府的街市便比往常要热闹些。

    腊月的第一个大集,就算是小门小户的人家,也要置办些过年的东西。

    并未下雪,但冬日风大,夹着雪沫的呼啸北风,依旧刮得人脸颊生疼。

    “三十文您还嫌贵啊?您打听打听,这集上哪有更便宜的了?”盐摊上,小贩将双手揣在袖子里,尽管在做生意,可似乎因为天冷的关系,他语气中带着些不耐烦。

    而此时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瘦瘦的青衣男子,只见男子捏了一粒盐放进嘴里,随即便“呸”的一声吐出来,道:“又苦又涩,里面还掺着沙子,这也敢要三十文一两,你怎么不去抢?秋天明明才十个大子的。”

    “哎呦……”小贩一阵,他将头凑上前,小声道:“东南现在闹得厉害,官盐都涨到五十文了。这世道,有得吃已经不错了,实话告诉您,这次不买,下次大集还得涨……”

    男子犹豫了下,才从身后包袱中掏出一个口袋,伸手在里面摸索起来。

    小贩见状,眼露精光,因那口袋颇深,在男子手中,正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这是个有钱的主啊。不由重新打量起男子,只见他身量较高,一身青袍挂在身上,虽被洗得掉了颜色,却并不破烂,起码买有补丁。

    不过对方斗笠压得太低,为了防风,连口鼻都被条巾子捂住了,看不清样貌,不过听声音像是个中年人。

    可惜,在他满怀希冀的目光中,那人花了好长时间,竟只抠出来三十个铜子,在手中细细数了,才递过来:“先给我称一两。”

    小贩:“……”亏他以为这次是个大生意。

    而那男子对小贩挎下去的脸色毫不在意,接过称好的盐包,慢悠悠地朝东走了,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后面远远缀着的五个壮汉。只是临到城门口的时候,顺手拎走了街边孩童用来玩耍的一根木棍……

    灵台府靠近大山,城外的官道从林海中直穿而过,此时已被大雪覆盖住了,只能通过车辙辨认。

    那带着斗笠的男子好像对道路不熟悉,走着走着,就让方向偏了,竟拐进了林子。

    他走得慢,后面跟着的人却再无顾忌,加快脚步便追了过来。

    听到后方杂乱的脚步声,男子才反应过来,急忙转身,手中棍子横在胸前,做出防备的姿态。

    那五个壮汉见他停下,跑得更卖力了,很快便到了近前。

    “诸位这是要做什么?”斗笠男子环顾左右,见面前五人穿着劲装,个个膀大腰圆,有的举着水火棍,有的攥着匕首,站在最前面的手中甚至拎了把开山刀,明显来者不善。

    拿刀的明显是老大,他将刀口指向斗笠男子,道:“将银子都交出来,咱们只图钱,不要命。可你若不识相,嘿嘿……”说罢,便是一阵冷笑,威胁的意味明显。

    “哦?”斗笠男子依旧半垂着头,闻言竟毫不意外,一手执棍,一手伸到后背,一掏,手中便出现一个布口袋:“你们说的是这个?”声音低沉沙哑,甚至有些抖动,似乎非常紧张的样子。

    “不错。”五人见到口袋,无不是双眼发亮:“你只要将里面的银子给我们,就可以滚了。”

    可出乎预料地,斗笠男子竟然低低地笑起来,反手一扣,那袋子里的东西便全部掉了出来,噼里啪啦砸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个黑色的小坑,仔细看去,那些赫然是一块块的石头。

    “石头?”五人面面相觑,正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这回该换我说了。”却见斗笠男子低低笑一阵,然后突然抬高了棍子,对着他们大喝了声:“打劫……”

    ------------

    “看你们穿得人模狗样,身上就这么点银子?”斗笠男子一边掂量的手中的钱袋,一手棍子则敲着老大的脑门,声音清脆,看上去力道并不重。

    只是,那老大此时正跪在地上,一张脸跟苦瓜似的,棍子每敲一下,他的身子便跟着抖一抖,却不敢躲,只能哀求:“这位……大侠,您高抬贵手,就将小的们放了吧,真没银子了。”说到这里,声音中竟然带上了几分哭腔。

    他们兄弟在这一带也算地头蛇了,平日里欺行霸市的事情没少干,今天原本以为遇到了一头肥羊,没曾想竟然是个披着羊皮的狼、不,是吃人的老虎。

    银子没捞着不说,还把自己等人辛苦攒下的钱财都搭了进去。

    “行吧!”斗笠男子低着头似乎思考了片刻,才道:“看在你们不害人命的份上,今日便饶过了,可此地我今后常来,若再听到你们为非作歹的消息,哼哼……”到此,他冷哼一声,状似随手的一甩,一道乌光便在半空闪过。

    等面前五个倒霉蛋反应过来,再看去,不由骇然。

    只见原本握在他手中的木棍已经整个被钉在树干上,直到片刻之后,棍子的尾端仍在颤抖着发出嗡鸣声。

    好、好劲道,好手段。五人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心中则无不庆幸,还好对方没有杀意,否则那棍子若真这般打在自己身上……

    “下次再让我遇到,知道是什么后果么?”斗笠男子观察了他们半晌,见他们似乎真怕了,才压低身子,警告似的在老大耳边说了句。

    老大下意识地抬头,却没想正与对方的眸子对上,那阴冷的目光叫他心中又是一颤,这杀气,对方绝对是杀过人的。

    “不敢啊,大侠,小的今后一定改过饰非,安守本分,乐于……”老大磕头如捣蒜。

    “行了,都滚吧。”斗笠男子似乎失去了耐心,朝他踢了一脚。

    五人这才如蒙大赦,爬起来便往城里跑,这时候,他们真恨不得爹娘给他们四条腿,一个个跑得飞快,竟是头也不敢回。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等他们一走远,那斗笠男子却蹲在了地上,急不可待地将手中钱袋中的东西倒在地上,一块块碎银子,一枚枚铜板地数了起来。

    边数着边将之放在先前装着石子的布口袋里,口中还念念有词:“这是油,这是盐,嘿,老和尚的药钱也够了。”声音清朗,竟再不似方才那般低沉沙哑。

    等地上的银钱一分不剩地进了袋,他才闪身进了林子,片刻后,他再出现已经完全是另一幅模样了。

    身上青衣成了带着补丁的僧袍,连身后背负的包袱皮都换了种颜色。举步间,露出黑色布鞋和白色绑腿。

    捂住口鼻的布巾被收好揣入怀,犹豫了下,又将斗笠掀起挂于后背,露出一颗锃亮的光头出来。

    这竟是个肌肤白皙,看上去仅有十七八岁年纪的光头。

    只见他眯起了眼睛看了天色,才出了林子,却并没有沿着之前的路线前行,反而转身重新走向灵台府城。

    交了几个铜板的入城费,光头嘴角含笑,慢慢晃进了城门,直奔集市而去。

    等他从集市中出来,手中拎着一坛子素油,身后还多了一个大背篓,里面有盐巴草药,最顶层还放置了几块白嫩的大豆腐。

    不光如此,在路过一处冷清的糖果摊子后,背篓上又插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小糖人,怀里也变得鼓鼓囊囊。

    他似乎心情很好,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从西城门出了城,顺着官道旁的小径,一路跑着上山。

    光头似乎不会轻功,但在大雪覆盖的山路中小跑了足有一个时辰,竟还是脸不红气不喘。

    看到前方有一座寺庙的轮廓出现时,他更是加快了脚步。

    寺门虚掩着,他直接推门而入。

    可能是大门的吱嘎声惊动了寺里的人,他刚刚将门关好,偏殿中便有一道小小的身影奔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嚷嚷:“二师兄,你总算回来了。”

    光头手臂朝后一捞,那插在背篓上的小糖人便到了手中。

    他弯下腰,看着那五六岁大的小沙弥:“喜欢吗?”

    “喜欢。”小沙弥从他手里抢过糖人,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再也拔不出来。

    这时,尾随着小沙弥出来的僧人也到了近前,看到光头的背篓,却是皱眉:“你下山一趟,哪来的这么多东西?”

    “还不许我化缘吗?”光头淡淡回答,却似不爱搭理中年僧人,反而笑眯眯地从怀里掏了一大包麦芽糖出来,喜得小沙弥又是一阵兴奋地尖叫。

    “每天只能吃一颗,否则牙疼。”他嘱咐了句,对着小沙弥圆润的脑壳一拍:“自己去玩吧。”

    等孩子喜滋滋地跑回去,便转向僧人:“现在山下物价飞涨,你给的那点铜钱,若买了药,咱们可连盐都没得吃,不想其他办法,这个年还怎么过?”

    僧人面色一变:“你该不会做什么傻事了吧?”

    “不过劫富济贫而已。”光头撇嘴,看对方仍是一脸担心的样子,又解释:“半路遇上几个劫道的。”

    后面的话没有说,对方却明白了,这才放心:“那就好。”

    不过,在东西进了屋子,开始清点起来的时候,他又唠叨了句:“悟空,你未受戒,可到底是我佛门俗家弟子,千万不可……”

    但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光头打断了:“咱这形象不像俗家弟子,若做什么坏的是你菩提寺的名声……”说到这里,光头露出愤愤地指着自己的光脑壳道:“老子这形象,还不是拜你所赐?”话语里,满满的都是怨念。

    悟空?不错,此人正是宗言,至于他怎么变成彻底的光头了?说起来,那真是很悲伤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