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影帝你太太是绿茶 > 正文 第365章:予我以蓝(15)
    温树礼嘴角的笑意越深,连精致深邃的眉眼也弯了起来。

    梁蓝懊恼的推开他,打定接下来的路程绝对不跟他说话了。

    好在温树礼也没有在逗她,手机响起,是公司那边打来的,嘴角好看的笑意敛去,恢复平日温温淡淡的模样。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门童上前拉开车门,梁蓝提着裙摆下车。

    温树礼切断通话跟着下车,叫住她。

    “我就不送你进去了,等结束我再来接你。”

    梁蓝扫了他一眼,说了句“不用”转身就走。

    温树礼手里握着手机,满目柔情的盯着她的背影,唇角勾了下。

    司机有些犹豫,“温总,我们走吗?”

    车子在这里没办法久停,后面的已经停了好几辆车子,都在按喇叭呢。

    温树礼回过神来,淡声道,“你去停车。”

    言下之意是不走了。

    司机升起车窗,将车子开向了停车的地方。

    ……

    梁蓝进入宴会厅很快就找到了叶霜见,走了上去。

    叶霜见整被一群阔太太围绕着,看到梁蓝犹如见到救星,连忙找了个借口走向梁蓝。

    “还好你来了,不然我头都要被她们吵炸了。”叶霜见拉着她走到无人的角落,小声嘟囔,“这群女人整天不是惦记我儿子就惦记着公司!”

    温树礼离婚的消息不知道是怎么在圈内传开了,那些有女儿待字闺中的阔太太自然是想要把女儿嫁进温家这个豪门里。

    梁蓝有听到一些风声,但没在意,毕竟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温树礼很受女性的喜欢。

    不论是十八岁的青葱少女,还是八十岁的老奶奶。

    “这样不好吗?”梁蓝宽慰她,“说不定其中有合你眼缘的。”

    “合我眼缘有什么用,要合阿礼的眼缘才行。”叶霜见忍不住吐槽难搞的儿子,“在你之前,我给他安排了多少女孩子,奈何他就一个都看不上,没想到把你的照片给他瞧了一眼倒是点头同意了。”

    梁蓝一怔,“他之前看过我的照片?”

    “对呀。”叶霜见喝了一口香槟,缓缓说道:“当时你母亲给的,阿礼看了一眼就同意啦!本来还以为你们……唉。”

    话没往下说,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梁蓝瞬间有些心神恍惚,原来他是看过自己的照片才同意的……

    可是为什么呢?

    梁蓝的出现让整个宴会的气氛多了几分说不出来的古怪和玄妙。

    大家都知道她和温树礼离婚了,一直以为她是被温树礼抛弃的下堂妇,可今天叶霜见又带着她公然参加宴会,这不是在跟众人宣告,这位前妻深得婆婆的喜爱。

    与叶霜见不合的阔太,免不了要阴阳怪气一番,“这离婚了还能陪你参加聚会,多好的儿媳妇,不像我家那位,整天就知道跟在我儿子身边打转。”

    这话不是在扎叶霜见的心,也是在暗讽梁蓝,连个男人都拴不住。

    梁蓝抿着唇没说话,叶霜见脸上带着笑意,话语却是丝毫不客气的回怼,“听说你儿媳妇之前是模特,不过我怎么都看过她走过秀,不过能栓住你儿子的心想来也是有些过人之处的。”

    叶霜见不是对模特有偏见,纯粹是知道她对那个模特儿媳妇实在看不顺眼,如今孩子都生了,但就是压着不让办婚礼。

    阔太脸上的笑意有几秒的僵硬,很快又笑盈盈道,“她业务不精,好在肚子争气,这一胎就给我生了个孙子,我这每天忙着逗孙子,连美容院都没时间去了。”

    要不是在公共场合,叶霜见真想yue她一眼,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凡尔赛不死她的!

    “哎呀,你这个没有当奶奶的肯定不能体会我这种甜蜜的烦恼啦。虽说你有三个孩子,可这老大多年不回来,老二结婚又离婚,这老三……”

    话语顿住,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有时间你还是多去寺庙里烧香”

    叶霜见脸上的笑都挂不住,刚想怼她,就被梁蓝揽住了胳膊。

    梁蓝冲她轻轻摇了摇头,面带浅笑,不急不缓的开腔,“我霜姨还年轻,不着急抱孙子,比起整天围绕儿孙转,我们都想她为自己活着,活着开心就好。”

    阔太听的眉头直皱,感觉她是在内涵自己老了,冷嗤一声,“这女人啊不围绕儿孙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就顾着自己那叫自私。”

    在场不少阔太一辈子都是围绕着丈夫孩子而活,对于她的话自然是认同的,频频点头。

    梁蓝不慌不忙的反驳,“人为自己活着是遵从本心,怎么会是自私?哪个女子结婚之前没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梦想?结婚以后牺牲了自己的工作和梦想,这不表示就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如今子女长大,为什么就不能为自己活着?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学校教给我们的是知识和道德,可没有教我们读书就是为了结婚以后没有了自我,那样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不轻不重的话,直接让现场不少的女人都沉默了,心中刺痛难忍。

    虽说她们这些年过的养尊处优,可其中心酸只有她们自己……

    她们被称作谁谁的太太,谁谁的母亲,好像这就是她们的名字,她们都快要忘记了,自己的姓,自己的名。

    阔太被她戳中心底的痛楚,恼羞成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顶嘴,你父母就是这么教你的?没有教养的东西,难怪要被男人抛弃……”

    梁蓝还没来得及反驳,叶霜见忍不了,“你怎么说话的?还有没有一点教养?”

    这群阔太平日最注重体面,即便再不爽,脸上都要装作一副很好的模样,若不是气急了,怎么可能口吐芬芳。

    “我只是实话实说。”阔太冷冷一笑,凉凉的嗓音道:“你也别护了,再护你儿子也瞧不上这小门小户出来的!”

    叶霜见气的脸色都白了,刚要开口,人群中忽然响起温文尔雅的嗓音,“妈,蓝儿……”

    众人寻音而去。

    温树礼一身黑色西装,戴着无框眼镜,精致的五官上漫着淡淡的笑意,直直走向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