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厂崛起 > 正文 第375章 英飞珑
    他们狂翻典故挖东门电气的黑料,最后,从二战战后管理条例上,找到一条,“不允许德国企业,从事军事相关的设备设计与制作。”

    东门电气高层都懵了,我只是搞半导体研发,怎么就扯到军事上了?

    米国人大手一挥,你们搞的这个东西,有可能装进导弹当中,不行!必须拆分!接受监管!

    东门电子无奈之下,只得拆分半导体部门,就成了如今的英飞珑公司,英飞珑一直致力与开发汽车用控制芯片,为德国车企做下游供应商。

    几年下来,其自主芯片设计能力已经逐渐落后于米国,米国人这才放松了对它的监管。英飞珑逐渐失去利润最高的德系高端轿车的车载芯片订单,内忧外困之下,企业连年亏损,股东们也都想着抽身撤股。

    刘铭想了想,问道:“他们要什么价位?”

    “中介给出的价格,83%股份,售价78亿米元!”

    “嘶!~”刘铭被这个价格吓到了,都说芯片产业是用黄金堆砌起来的,果然没错啊,一座二流半导体公司都要这个价格。这还仅仅是德国人为一家欧洲企业提供的报价,如果是华夏企业介入,恐怕这个价格还要翻一倍不止!

    “那轴承厂和机床厂呢?”刘铭又问道。

    略伦特答道:“FGA整体收购,报价15亿米元,而机床厂,是1.2亿米元。”

    “嗯?机床厂为什么这么便宜?”

    “第一机床厂,出品的产品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产品,在欧洲没有销路,想出口到华夏等发展中国家,又被公司大股东米国通用阻止,现在只能干一些零散的备件订单,据说亏损得很严重。”

    刘铭心里一笑,这分明是被米国人花钱缚住手脚,跟那个英飞珑有异曲同工之处。

    他掂量了一下这三家公司,都不太满意。原本兴师动众地跑来欧洲,还以为能买下不少优质低价的企业,现在来看,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第一机床厂,他不想要,刚从道尔顿那里搞到6000台现金机床,集团的加工能力已经是世界级的了,还搞这种八十年代机床厂干什么?

    英飞珑,太贵了……

    至于轴承厂,对东方集团这种下游制造业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几乎任何设备都要使用轴承。刘铭早在来之前,便已将首选采购目标锁定在欧洲的轴承厂。

    刘铭想了想,问略伦特道:“我记得FGA并非欧洲最好的轴承厂,瑞典的SFK,你有联系过吗?”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买,他希望多花点钱,买更好的那一个。

    略伦特道:“我们的询价请求已经发过去了,但目前还没有得到瑞典方面的回复。”

    “嗯,那这样好了,我们先飞德国,参观一下英飞珑,然后等到瑞典SFK回信。”刘铭最后拍板道。

    等刘铭回到宾馆去找唐钰时,汪唯真则道:“别找了,两个人去购物啦。”说完,一脸羡慕的神情。

    “用不用我也给你一个当月光族的机会?”

    “咦?你会有这么好心?”汪唯真狐疑的望着刘铭。

    刘铭抱怨道:“你没听到略伦特的询价吗?这次来得的确不是时候,根本买不到什么便宜东西,我看你们也不用跟我去德国了,就在这里购物吧,过几天我就回来。”

    “那太好了!”汪唯真开心地道,碍于面子,她不好意思去当灯泡,便强行拉着刘铭加入唐钰他们的购物团。

    “好家伙,商务套装也能卖到几十万一套了!?”刘铭上午刚在略伦特那里受到打击,下午,跑到香榭丽舍大街,又在世界名牌服装店里受到暴击。

    如果说工业行业的利润大多在5%-100%之间,那这种奢侈品行业,绝对会达到400%-1000%以上!刘铭对这种用岁月堆砌下来的品牌溢价,十分羡慕。

    “这是世界时尚之都,衣服贵一些,也很正常嘛!”汪唯真把刚入手的纸袋递给了刘铭。

    “专门摆在这里来宰像你这样的华夏游客,才是真的!”刘铭没好气地道,他发现法国平民们上街穿得都十分朴素。

    “不过,既然都来了,不买些特产回去,也实在说不过去吧。老子英飞珑买不起,又不是因为差那几件衣服钱!”想到这,刘铭也入乡随俗地出手了。

    一下午的时间,汪唯真便将去年的工资奖金全部花光,并且还朝刘铭借了十几万欧元。

    看着刘铭和朴酉道两人手上的各式袋子,两位女士终于宣布购物结束。

    第二日,刘铭会同略伦特飞往德国慕尼黑城。

    这一次,接机的赫然是德银投资部门的一位主管。

    按照刘铭的指令,略伦特提前半个月,就将德银在米国的违约保险,转回国内母公司索赔,形成银行债务。

    德银总部这时正被米国各大金融机构,疯狂进攻,已然忙得焦头烂额,冷不丁发现自己居然还签下这么一笔赔本买卖!违约互换保险德银在米国的确卖出去不少,造成赤字仅次于CDO那个巨型深坑。人家实打实的保费,就缴纳了5000万米元,现在米国房债证券的确出险了,索赔额度高达60亿米元!

    根据德银前期的沟通来看,S.L.K与高胜等米国资本大举做空德银股票的操作不同,这家公司并非奔着要德银的命而来,仅是想搞到德银旗下持有的一些工业企业股份资产。

    面对债主上门,德银的表现就非常专业,马上提高重视程度,让债主感受到自己被尊重,同时寄希望刘铭,把这笔债务转成一笔对德银的长期投资。

    “刘先生,略伦特先生,你好,我是德银投资部的赫迪拉。”

    刘铭笑道:“实在麻烦赫迪拉先生为我们引路。”

    “没关系,这边请!”

    赫迪拉与刘铭等人上了一辆奔驰商务车,驶向英飞珑总部所在的诺伊堡城。

    “为什么德国很多城市以堡命名?难道以前都是城堡吗?”刘铭在高速路旁遇到一个古香古色的城堡,闲聊的问道。

    赫迪拉的英语不错,并没有德国人十分厚重的鼻音,“是的先生,古代的德国地处欧洲中部大平原,属于四战之地。北面海上有维京人的掠抢,西面是高卢人步步蚕食,南面还有奥匈帝国虎视眈眈,东面更是直对沙俄的威胁,如果没有足够坚实的城堡,德国可能早就灭亡了。”

    刘铭笑了,“果然是一个十分有忧患意识的民族!”他深知,在这里,“戏特勒与二战”是一个提都不能提的禁忌话题,任何人如果还想在德国做生意,那就一定不能提那段历史。

    诺伊堡,位于德国的巴伐利亚州东南部,只是一座规模很小的镇子,东门电气当年将半导体这个新兴产业设在此处,恐怕只是考虑到这里低廉的用地成本。

    在英飞珑总部,赫迪拉为刘铭引荐了公司的总裁埃德蒙德。

    此人是位职业经理人,对刘铭的参观考察,表现出开放的态度。

    略伦特在刘铭身后小声提示,是公司股东没有理会埃德蒙德的经营思路受到掣肘,反而一味的指责他的经营思路,无法为公司带来效益,双方的矛盾越积越深。

    令刘铭感到满意的是,这家拥有14000名雇员的企业,不仅拥有完整的生产线,还保有近40000个国际专利,作为企业护城河,甚至拥有两颗商业卫星!

    “……在未来,我们还会大力发展无线遥感,以及移动技术,提高辅助汽车驾驶的安全性能!”埃德蒙德在刘铭这位潜在买家面前,才得以一舒胸中抱负。

    听到“无线”与“移动”两个词,刘铭不为人察觉地点了点头,企业的确是正经企业,可这价格……

    “哎呀,贵企业最近三年的财务报表,的确不太好看。”刘铭向埃德蒙德和赫迪拉展示了一下手上的资料,企业每年都亏损2-3亿米元不等,暂时还看不到盈利的苗头。

    这个可以说得上非战之罪,企业当年仓促被东门电气切割出来,根本没有完善的销售渠道,能拖到现在,主要靠着在政府那里卖惨博同情,后来政府出面,才为英飞珑从车企讨来一些订单。

    这些在刘铭来之前,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但生意就是生意,作为谈判对手,他当然要专挑对方软肋狠戳了,这种时候对对手心软,那就是对自己麾下的兄弟们不负责任!

    埃德蒙德略显尴尬地辩解道:“这只是暂时性的亏损,芯片行业可是新兴高科技产业,未来亚洲、南美市场对芯片的需求,绝对会非常高。”

    刘铭笑道:“未来?我怎么听说世星集团和几家东瀛公司的芯片技术,都进展迅速,我正是担心您即将失去口中的未来啊。”

    论来论去,几方重新回到这个价格的问题上来。

    他转头望向赫迪拉,低声问道,“赫迪拉先生,请问股份比例是否可以降低一些,我们只要求控股就可以。”

    赫迪拉连忙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刘先生,我们银行并不是唯一大股东,只是与其他几位股东签有一致行动人协议,卖就只能一起出手。而且……”他望了刘铭一眼,继续道:“几位股东还希望买家,要拿出百分之20的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