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十三使徒 > 第五十章.萤火虫的挽歌(5)
    当萤火虫的光华终究隐没于黑暗之中,待那一阵仲夏的风轻轻拂过,这才能在寂静的夜里听到,那一丝淡淡的挽歌。

    这是独属于夏索尼娅的骄傲...

    这是独属于威勒家族的赞歌!!!

    这一刻,希望的火种随着梦想而迸发,这一刻,活下去的勇气随着现实而变得真切!

    这一刻,势必会永远地记在这些人的心里,不管最终这些人能活下谁。

    可只要有人能活下去,那么对于这份记忆,就不会那般简简单单的忘记。

    因为...

    这一刻老杰克·威勒所作出的选择,是那般的艰难,却又是那般的无法复制,无法重现,亦无法让常人的事迹去掩盖其生命的光华!

    这一刻,这位睿智的老族长,便是英雄!

    是村子里的英雄,是众人心里的英雄,更是小可爱吉尔·威勒心底被铭刻了一辈子的那个伟人。

    “我...绝不...让你...通过...休想...休想...”

    这是源于内心之中最后的呐喊,更是源于体内生命对抗命运的不公时所采取的坚决措施。

    这一刻,在老杰克·威勒的心里,已不再畏惧,更不再恐惧,这一刻,在他的心间,唯有无处释放的勇气,以及拼死相搏的决心!

    一切都是为了心中的希望得以活下去...

    从开始便是如此,到现在依旧是如此,从未发生过偏转,也从没发生过改变!

    或许,这便是偏执的人所采取的激进办法吧。

    只有心内偏执的人,才敢行偏执的事。

    待那股无法被压抑的能量开始于老杰克·威勒的面前汇聚,当那抹冰冷刺骨的寒意开始于四周的空气中弥漫,无尽的星辰之光不断肆意穿梭,直至彻底隐没在老家伙的眼前...

    只待下个瞬间,被压抑的能量瞬间扩散,形成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在这虚无的半空之中,不断散开,而那些透着寒气的星辰之光,则瞬间坍缩。

    这便是来自夏索尼娅皇家秘眼学院的最终奥义!

    自爆!!!

    一时间,天摇地动...

    一时间,尘土肆意...

    巨大的晃动,让本就拥挤狭窄的通路,是变得更加难走了,时不时地,那来自山岩之内的碎石子儿就会落在人们的肩头上,更有些倒霉的人,其脑袋会被那些细小的落石给砸烂。

    总之当老杰克·威勒选择了这么个结局的时候,这随之而来的一切隐患,也相继地爆发出来了。

    不过老杰克·威勒的这次英勇奉献,倒是给莉莉丝·奎因等人的逃离是争取到了不少的时间,当山体因这样的自爆而为之动荡,当无数落石是从能量爆发的中心开始顷刻坍塌,那扇众人隐没身形的残缺石门,就这么被落石给堵得死死的,哪怕是这头来自深渊的炎魔,怕是也不能在这一时半会儿之间是处理好这些碎石吧。

    至此,便已足够了。

    当萤火虫的光华,终究隐没于眼前的黑暗之中,那不断舞动的双翼,也随着四周的死寂而变得不再充满灵性,待这丝冰凉的寒意最终在滔天的火焰面前变得没有意义,至此便能晓得,原来萤火虫的一生,当真犹如蝼蚁一样,是那般的微不足道,是那样的可怜可凄。

    而这首独属于萤火虫的挽歌,只配这样低沉地演奏着。

    “爷爷...”

    即便此时的小可爱吉尔·威勒是被莉莉丝·奎因用力地将她小脑袋瓜给按在怀中,可是她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她还是没办法压抑住自己那即将喷涌的内心。

    这股委屈到了极致的伤痛,让小可爱吉尔·威勒是感到连呼吸都变得极为不畅。

    除了躲在莉莉丝·奎因的怀中不断呢喃着老杰克·威勒的名字,咱们的小可爱吉尔·威勒,就当真不会别的了。

    身为威勒家族的孩子,身为十三使徒的后人,吉尔·威勒当然清楚,那一声爆炸所代表的究竟是什么,她很清楚,自此开始,她的余生,便再也见不着她的爷爷了。

    为了守护这处遗迹,为了镇压这里的恶魔...

    帕尔修拉!!!

    渐渐地,从小可爱吉尔·威勒的眼底,开始泛起一种难以用言语去形容的神色。

    似恨意...

    似痛苦...

    似苦恼...

    似决绝...

    似坚定...

    而最终,当复仇的怒火在她的眼底忽然出现,这才看懂,原来在小可爱吉尔·威勒的世界观下,她的人生使命,就此才算真正地被命运所拉开了帷幕。

    原来她的命,在这里!

    原来,这朵开发于伽蓝对面的彼岸之花,竟是她!

    吉尔·威勒...

    十三使徒!!!

    ......

    面前的黑暗,究竟是生的通路,还是迈向死的绝路?

    我不清楚...

    我唯一知晓的是,莉莉丝就那般坚强地选择了走在我的面前,只留给我她的背影,以及四周不断喘着粗气的声音。

    我不知道这么一条路究竟会通向何处,我只知道,既然爷爷选择将生的希望寄托于我的身上,那么无论如何,我都会活下去,不为家族所信奉的责任,不为家族所痴迷的义务,只为了我的爷爷,只为了他。

    我不知道出去了之后,像我这样没有本事傍身的小孩儿还能做些什么,我只知道,无论如何先活下去,因为只有活着,才可能说是继续秉信家族的使命,继续坚守家族的任务,可若是死了,那么一切都将变为空谈。

    我不知道莉莉丝究竟带着我走了多远,我甚至在这黑暗的环抱之中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我只知道,无论我想去哪里,莉莉丝都会选择牵着我的手,因为这是爷爷交付于她最后的任务,我相信她一定会尽心尽职。

    我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平日里并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女人,可是在我看来,莉莉丝有着与众不同的魅力,更有着与他人截然相反的气质,即便她并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可是在我的眼里,她就如同我的母亲一般重要,我只知道,若让我在她与母亲之间去做出选择的话,我当真选不出来。

    莉莉丝就这样牢牢地牵着我的手,不断地拽着我朝前挤着,我不知道,这样的行进,究竟还要持续多久。

    因为眼前的黑暗,让我感到呼吸不畅,让我感到极为压抑,因为长时间的拥挤推搡,让我感到一阵刺痛是从我的膝盖处传来,想必我的膝盖早已因拥挤不堪的行程而磨破了皮。

    我累了,我真的不想再朝前走上一步了,我想让莉莉丝抱着,感受她温暖的怀抱,可是当我想要开口讲出我心中的诉求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在这瞬息之间便隐没于无尽的黑暗之中,无声无息,就好似是在一池碧波荡漾的湖水中,轻轻地朝着湖面扔进去了一片枯败的树叶,然后这才发现,这样的一片树叶,竟不能让这池湖水为其泛起丝毫的涟漪。

    即便我已经累得走不动了,即便我已经开口讲了好几次了,即便我早已尝试着从莉莉丝的手里抽出我的手来,可是我眼前的这个固执女人,却连头都不回一下,她只是将牵着我的手,是越握越紧,直至我都感觉到,自己的手是被她握得开始有些疼了,可即便如此,这个讨厌的女人依旧是我行我素,也不管我愿不愿意,也不管我还能不能继续朝前走,就这般强行地拖拽着我。

    一步,又一步...

    直至一道刺眼的光,是从眼前的黑暗中瞬间浮现。

    所有人都清楚,那处亮光,是希望的方向。

    而我,同样清楚!

    “我看到出口了...”

    当这句话是从前面的人群里所传来的时候,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我那只就被莉莉丝给握到就快要没有知觉的手,竟然是传来了一阵异样,我知道,紧张了一路的莉莉丝,终于是将她一直悬在嗓子眼儿上的心,得以暂时落回胸中位置了。

    或许是因为刚才的那句话导致,总之我是能感觉到,自打这句话响起之后,莉莉丝的步伐是明显快了许多,以至于我也得为此开始加快自己前行的步伐,这才可以跟上她的速度,如若不然的话,我肯定会因此而跌一个大跟头的。

    又埋着脑袋地朝前走了一阵,我也就发现了那道所谓的光亮。

    这一刻,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鼻头儿竟然酸酸的,而自己的眼角,也开始变得再度温润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下眼泪,我唯一能够知晓的,便是自己一肚子的抱怨,以及委屈。

    可是那时的我并没有选择哭泣,而是选择了用袖子擦拭掉了滑落眼眶的泪花,选择了用手背抹掉了从鼻尖渗出的鼻涕。

    我不能哭泣,我不能软弱,因为在威勒家族的祖训里,没有懦夫二字。

    从此刻开始...

    从此时开始...

    因为我是吉尔·威勒,是诞生在遥远东方的彼岸之花,是替整个家族带来荣光的彼岸之志。

    既然我出身彼岸,那么于我来讲,这所谓的彼岸,便是家!

    既然是家,那我就应该去学会如何守护它!

    既然是家,那我就应该懂得如何去捍卫它!

    既然是家,那我就应该知晓如何去操纵它!

    既然是家,那我就应该明白如何去成就它!

    既然是家,既然是生长于家里的彼岸花,守护这里的一切,捍卫这里的秘密,便是我余生唯一的诉求!

    只因我是...

    吉尔·威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