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ulclass=tent_ul>

    窗外蝉鸣阵阵,鸟雀衔着短枝划过天空忙碌的筑巢,不时骚扰院中的一条皮毛黑亮的大型犬,狗在阳光下半卧着,一只前爪微微弯曲捧着自己的脸睡得正香,鸟雀落到地面上轻盈跃起,在大型犬背后左顾右盼片刻,见无人注意,连忙用喙薅了两下大型犬背后的蓬松的被毛。

    它歪着头想了想,又薅了一下才带着满嘴细密保暖的绒毛满意振翅飞走。大型犬依旧趴在地面上像一块在阳光下融化的黄油,不做任何反应不知道是睡得太沉了,还是不愿意搭理这只小鸟。

    过了片刻,另一只翅膀鸟喙都有着同样纹路的小鸟在刚才飞走的那一只鸟雀的带领下重新掠过天穹,落在地面上,学着同伴的模样薅毛,还挑挑拣拣的只选择了最靠近内侧的厚实绒毛。

    随后两只鸟亲昵的相互蹭了蹭脖颈,一前一后的振翅飞走。

    坐在廊下绘画的端羽好奇的注视着这一侧,恰好目睹了全过程,不禁笑弯了腰,好一对贼夫妻!

    他也不做声,这对夫妻鸟往返了几次,都照着同一只汪薅毛,恰逢盛夏,犬类冬季时抵御严寒用的丰厚蓬松的保暖层毛毛自然脱落,在这双鸟雀的反复努力下,一个标准时后大型犬的后背上有了一个明显的缺口,形如满月,分外醒目。

    端羽憋着笑也不做声,廊下只能听到不远处别墅养的大型犬午睡时发出的有节奏的呼吸声,背后的满月缺口也随着他的动作缓缓起伏。

    他来了灵感,索性将正在画的一幅风景画暂时搁下,重新画了面前的颇有乡村野趣的活泼场景。

    他现在油画技巧已经堪称纯熟了,尚未下笔前心底就已经有了完整的图案形象,不用再费时间打线稿了,色彩融合光影交错,在他内心碰撞出曼妙的旋律,犹如夏日饮冰沁凉舒畅。

    随着指间画笔轻轻摇曳,描绘出一片真实细致的场景,连大型犬油光水滑的皮毛与温暖炽热阳光相触的质感也随之跃然纸上。

    “端羽?”沉稳声音在远处传来呼唤着寻他。

    端羽闷不做声,倒是趴在地上睡得香甜的狗子听到了,四肢凌空跃起,撑着地面站起来左右张望,黝黑带着水润光泽的鼻尖在空气中抽动了两下,不知道嗅到了什么气息,甚至不敢低哼一声,夹着尾巴就要跑走。

    “过来宝贝。”端羽连忙伸手召他。

    毕竟是家里自己养的狗,狗子在逃走还是留下中纠结了一瞬,夹着尾巴低垂着头一溜烟的向端羽小跑过去。

    “好乖。”端羽指尖抚过狗子光亮柔软的皮毛,从自己半开的画箱里翻找片刻,找出一个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将里面的火腿片放到狗子面前,“这个是低盐的,你可以少吃一点。”

    狗子轻嗅了一下,毫不犹豫的在地面上舔着吃了。

    “怎么坐在这里也不跟管家说一声?”一道高大身影走过来微微俯身,单手撑着膝盖上温声问道。

    “我又没有走远,你在正门口喊一声我都能听到。”端羽不快的小声抱怨着,垂着首将三明治里另一片火腿也抛给面前的狗子。

    “啪。”半指厚的火腿片打在狗子鼻尖,它却不敢吃了呜咽着紧紧夹着尾巴,倒退着向后挪去。

    “你别吓它。”端羽推了推克莱因的手臂。

    克莱因向后瞥了狗子一眼,略带酸意的坐在端羽身边,敛去气息。

    犬科动物对于危险的判断有一种直觉上的敏锐,与猫科灵活的应变能力不同,他们往往是在危险来临前就能察觉到情况变化,即使是一只看家的狗,也能本能意识到面临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强大alpha。

    “你看这只汪背后秃了一块哈哈哈。”端羽指着狗子背后毛毛的缺口笑道,“看起来是不是很突兀?”

    克莱因视线平扫过去,黑色毛发间骤然矮了一层,就像是修剪整齐的灌木丛间有一株被剪得格外低矮越是对比越是更显滑稽。

    “斑秃?”克莱因同情道,这大约每一头雄狮最担心的问题了,雄狮一头飘逸蓬松的秀发件要是左秃一块右缺一块的场面只会比狗更惨。

    “不是,刚才有一只鸟飞过来了拿他的毛毛筑巢…”端羽手势不断变换比划,眉飞色舞的形容着刚才的情景。

    克莱因侧首注视着神采飞扬的omega,不由得眸光微微柔和。

    “你都画下来了?”克莱因看到撑在端羽身边画架上的画到一半的油画低声道,张开翅膀翱翔过清澈碧蓝天空的鸟雀与刚落在地面上鬼鬼祟祟向毫无所察正在酣睡的狗靠近的另一只鸟相互映衬,别有趣味。

    与端羽一贯带着温柔明媚气息,笔触细腻精致的风景画不同,这一幅更偏向生活化。

    “嗯,还要再画几天。”端羽耸肩道。

    现在他们的小家庭已经不需要他再卖画维持生计了,但他画油画的习惯并没有搁置下来,即使在孕期他也保持着每天画四五个小时的习惯,熟能生巧他清晰察觉到自己略显生涩的笔触逐渐柔和,每一笔都能更为准确的表达出内心的想法。

    他的画笔,就是他与外界沟通的途径。

    “这幅画假如拿出去卖,应该能卖五万星币吧。”端羽身子微微后仰望着只画了中心点的油画猜测道。

    “至少五百万。”克莱因毫不犹豫的抓住机会吹捧道,“比司机画得还要好呢。”

    “叶卡.诺维夫斯基。”端羽转首嗔怒道,克莱因样样出色,是个全面的人才,唯独在艺术上一窍不通,这个名字他起码说过几十次了,克莱因还是记不住。

    端羽无奈摇头,轻声道:“我现在的画也不拿出去卖了,都弄不清自己作品能卖出多少星币了。”

    以前他可是锱铢必较,对自己每一幅画的售出价格了然于胸,端羽想起自己在冰澜星卖掉的一幅幅油画,不由得惭愧低头。

    他以前真是高产呢,一个月就能画一幅甚至是两幅油画,有的时候画廊提出想要收购小型油画,他一个月能画五六幅。

    现在没有了生活的压力在身后鞭策,他都有些懈怠了,端羽不由自主的叹息道:“我都与油画市场脱节了呢。”

    “等可可出生后,我们可以在帝星举办画展再送几幅油画去拍卖。”自己出个高价拍下来,然后新闻炒作,再让油画界大师出面赞扬端羽画作。

    接下来办自由联邦巡回画展,推出全息油画画册进一步打响名声。

    克莱因都考虑好了。

    端羽并不知道身边alpha脑海里转动着的想法,不过也并不在意摇头道:“不用办画展啦,有时间你就帮我把画送到合适的画廊寄卖,赚多少星币都可以。”

    “嗯。”端羽停顿了一下提议道,“给可可创立一个基金怎么样?把卖掉油画赚到的星币都给他放到基金里吧。”

    端羽抚着小腹浅笑道:“他是个健康普通的孩子我就满足了,假如他不能像他的alpah父亲般善于经商赚星币,而是随了我…这样他以后至少就有买三明治的星币啦。”

    “可可一定会很像你的。”克莱因轻吻端羽纤长雪白的脖颈真诚道,他自知自己性格贪婪冷漠,并非良配不过是一直在端羽面前藏起利爪獠牙伪装成一只乖顺无害的狞猫,他更希望可可像端羽,心怀赤诚愿意相信善意拥抱世界。

    和端羽一样拥有这世上所有最美好的品质。

    狗趁着两人交谈的功夫,叼起火腿片贴着墙一路跑远了。

    “厨房准备好午餐了,我们回去吃饭吧。”克莱因单臂小心翼翼的揽着腰腹已经明显粗了一圈略显笨拙的omega,紧张道,“帝星的夏季气温太高了,在外面坐着很容易中暑的。”

    “我在长廊里面坐着,又不是坐在太阳底下。”端羽不满道,“克莱因先生,你管得太多啦!”

    克莱因的精力仿佛是无穷尽的,他不仅能处理外面的工作还能按时回家照顾自己,尤其是自己进入到孕中期后他对自己的关心程度明显更上一层楼。

    饮食起居,家庭医生检查结果他都要一一过问,对他的身体情况掌握得比家庭医生还要清楚,紧张到了略带神经质的地步。他觉得有一点过分了呀。

    他是个omega又不是什么风一吹就会碎的精巧糖人。

    也许是他的不满表达得太明显了,克莱因略退一步无奈道,“但是可可…”

    “我没有什么反应,你不用担心啦。”端羽斜睨他一眼,眼眸中却是盈盈似水的笑意,手腕下意识的微微一转,将手背覆在一片阴影中。

    “怎么会没有反应?”克莱因牵起他的手,拇指心疼的摩挲着肌肤细腻柔软的手背,上面排列着几个便携式注射留下的针孔。

    家庭医生已经开始用注射药物的方式来为可可提供养分,减少可可对omega身体的损伤了。

    开普狮霸道强横的一面逐渐展露出来,克莱因向来对自己开普狮的身份接受良好,从不觉得强壮的兽型是什么明显的优缺点,甚至兽型对他的影响还没有兰开斯特这个家族姓氏背后的含义令他烦忧,直到端羽怀了可可他才意识到,好像他的兽型真的会带来麻烦。

    “下个月就到可以将可可取出放到人工子宫孕育的时间了,我已经预约过手术了。”克莱因拉过端羽的手,在他手背上揉捏两下,用便携带注射器上带的医用酒精擦拭肌肤表面。

    “不用着急吧,我身体很好。”暂时不用让可可住到人工子宫里吧,端羽抗议道。

    掌背传来针扎般的刺痛端羽不由得微抿着唇,轻轻抽气顾不上再开口反驳。

    “还说自己身体好么?”克莱因心疼不已,却还是故作不在意的反问道,便携带注射器能准确寻找到合适的血管,但端羽已经连续输了半个月的药物了,没有合适的血管,便携带注射器的针头还是碰到他的血管壁了。

    “好吧,我做手术。”端羽怕疼,一秒认怂,将还带着注射器的手举到克莱因面前,手背注射器里的药物还在被缓缓推注进他的身体里,微颦着眉心委屈道,“疼。”

    克莱因心瞬间软了,起身仔细的扶起他,牵着他的另一只手向别墅主楼走去,低声道:“等这支药剂推注完毕,就把医生请过来想别的办法。”

    每天都用便携带注射器推注药物虽然效果好,但端羽手臂纤细,血管也较为单薄不能再用这种方法了。

    端羽右手手背上覆着一块微温的湿润布料,用左手拿着勺子慢吞吞的喝着奶油蘑菇汤,不时放下匙羹拿起一旁面包篮里香气扑鼻的松软面包小口咬着。

    克莱因给他换了一遍用热水浸过的布料,这种方法还是端羽告诉他的,他说这样自己会觉得舒服一些,克莱因就默默记住了。

    将布料整齐的贴在端羽手上,克莱因重新在端羽身边坐下边陪他吃午餐边看着终端里的全息文件。

    “嘭。”身侧忽传来一声轻响,克莱因下意识侧首望去,当视线落在端羽身上看清他的状况后不由得微笑。

    端羽侧着首趴在桌面上睡着了,刚才发出的动静就是他半睡半醒间砸在桌面上的声音,手里还握着吃到一半的香软面包,也许是他手腕落在桌面上时碰到了羹匙,精致的绘枝羹匙翻落在桌面上,一星从汤里溅出来的奶油沾在端羽小巧纤挺的鼻尖上,顺着完美的弧度缓缓滑落。

    似清荷间一滴盈盈欲坠的朝露,可爱又撩拨。

    进入到孕中期后,他受到可可的影响经常感觉到困倦,不知道在哪里就抵挡不住困意沉沉睡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克莱因用食指动作极轻的抹去这点奶油,关闭手里看到一半的文件,小心翼翼的抽出端羽手里还握着的面包抱起端羽向楼上卧室走去。

    轻薄窗纱掩映,床榻上的纤细美好身躯覆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影。

    端羽四肢依旧纤细,肩颈线修长优美,假如不去留意他微凸出的小腹,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已经到了孕中期的omega。

    只是因为药物注射,面色有一些不正常的红润。

    克莱因坐在床边,大手抚着端羽细腻光洁的面颊,情不自禁的暗叹,也许造物主在雕刻端羽的时候赋予了他美貌和清冷的气质,也给了他善良的品格。

    却忘记教会他提防旁人,自己呢?与端羽简直就是另一个极端,比起外冷内热,假如你能走到他的内心就一定会被他吸引的端羽,他的心底是一片荒芜,甚至连自己的身影也没有。他们一对性格截然相反的人竟然能走到一起。

    是端羽让他的世界有了光,又添了斑斓的色彩。

    这已经足够了。

    “我们有一个孩子就够了。”克莱因拢着端羽鬓边的发丝轻声道,开普狮的血脉里总是叫嚣着让他履行雄狮的责任,将自己的血脉尽可能多的传承下去。

    雄狮的脑海里除了进食的本能外塞得满满当当的就是这件事。

    这是雄狮和开普狮的双重本性,但克莱因坐在端羽身边却发现自己能轻易的对抗他仿佛沸腾的血脉与翻滚着催促他的本性,他低声叹喂一声,手掌在太空被下握紧了端羽柔软的手。

    他的omega拥有的兽型基因普通,并非是体质强横的开普狮或是其他大型猛兽,孕育可可一个孩子或许可以,但为了安全起见,最好到此为止。

    克莱因暗道,这方面他也没有经验,早知道会对端羽的身体造成这么严重的负担,还在冰澜星当他的omega提出两人不要孩子时,他就应该立即点头答应,去做结扎手术一劳永逸了。

    端羽纤细手腕从他手下挣开,无意识的抱着自己小腹屈身团成一个虾米。

    克莱因一愣,唇角扬起笑意,好吧他还是要承认他对可可到来的喜悦,拥有端羽和可可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两件礼物。

    克莱因缓缓俯身,在端羽微曲着的白皙修长的指尖上轻吻了一下。

    *

    夜幕低垂,星辰熠熠闪烁。

    端羽被腹中的饥饿唤醒,慵懒起身半睁着眼眸想让人拿点吃得进来,却莫名总觉得卧室里有食物的香气,轻嗅着捕捉着食物的气息转身却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盖着布的篮子。

    端羽将布抽走,发现下面是一篮子刚出炉的新鲜面包,端羽泪流满面他早就是饥肠辘辘,饿得胃都痛了。

    他赤脚踩在地上,一连吃了两个面包才稍缓过来一些,汲着拖鞋手里拿着他第三个面包打开房门,左右张望,别墅灯光已经暗了大半,只留下基础照明。

    佣人也都回别墅侧面小楼里去休息了,走廊里只有处于休眠状态的家用机器人。

    端羽拢着单薄的睡衣走到家用机器人面前想要唤醒休眠,忽地眼角余光仿佛见到什么一闪而过,下意识的偏转过头去,离他们卧室不远处的走廊深处有一抹暖橘色的光芒透过半掩着的门扉透了出来。

    端羽撕着面包向房间走去,好奇的从门缝里向室内窥探。

    “进来吧。”俯身整理房间的小山塔似的健壮alpha头也不抬道。

    “你不陪我休息,在这里忙什么呢?”端羽不自觉的抱怨着,声音里带着一抹尚未褪去的困倦,克莱因工作忙,平时陪他的时间都是碎片化的,难得一整天都留在家里陪他,却不留在卧室,在外面鼓捣什么呢。

    克莱因微向旁边挪了一步,露出身后装点完毕的婴儿床。

    端羽些微嗔怨声立即收了起来,他走过去手抚着实木婴儿床的扶栏道:“你是在做这个呀。”

    “嗯。摇篮准备好了把婴儿床给可可整理一下。”克莱因又想起什么,打开放在手边的盒子问道,“哪个好看?”

    躺在盒子里的是几件玩具,端羽愣了半晌指着一个橙黄色道长颈鹿玩具道:“这个吧。”

    “我也觉得长颈鹿最合适。”克莱因欣然颔首应和道,他为可可设计的房间主题就是自然动物,故地球的长颈鹿和这个主题很合适。

    克莱因略显粗壮的手指却无比灵活的打着结轻松将长颈鹿毛绒玩具上面的尼龙绳三两下绑在婴儿床头顶的圆盘上,毛茸茸的长颈鹿在夜色中缓缓摇晃着。

    “可可一定很喜欢你这个alpha父亲。”端羽坐在一旁绘着森林木桩图案的宽大圆柱座位上,身子随着座位下沙袋的形状逐渐下沉,却无比真诚道。

    “不一定。”克莱因微微摇头,雄狮都是独行者,狮王不可能永远避免和自己的雄狮后代发生冲突,一轮轮的挑衅,永无止境的争斗和狮王忍无可忍后将雄狮驱逐出狮群领地的过程,他跟可可的关系也许并不会像端羽想象中的一样和睦。

    “这种事谁也说不准的。”克莱因走到端羽面前微笑道,他只是希望在可可尚未长成可以独当一面的人前,他们伴侣能和可可过一段温馨的生活。

    “孩子都是很敏感的。”端羽头靠在克莱因小腹上,轻声道,“你是爱他还是厌恶他,他很轻易的就能通过你的举动感受到你的真实情绪。”

    “比起痛哭流涕的诉说自己有多么疼爱孩子,倒不如做一些实际的事情。”杨志成口头上疼爱自己,多年来都试图告诉自己,他没有错,是自己不知好歹,冯珊也没有故意对付自己,是他心胸狭隘认为人人都针对他。

    就算他才智平平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十几年来他从未有一刻相信过杨志成的话。

    判断一个人从不是看他说了什么,而是看他做了什么。

    行动胜过万千言语。

    孩子的心灵最是纯洁无垢,这是他们无师自通第一个懂得的道理。

    端羽抬起头来环顾四周,房间装饰别致家具棱角处都包着厚实的防撞层,墙壁上除了自然生物主题的动物和森林背景外还贴着自由联邦最新款的培养孩子视觉观察反应的装饰条。

    他的细心可见一斑。

    克莱因手背轻抚过端羽面颊,低声道:“这太奇怪了…”

    “什么?”端羽还在感动于他给可可布置的房间,视线扫过卧室装潢想在可可住进来弄得天翻地覆前,记住他卧室的模样。

    “这是我作为他alpha父亲应该做的。”什么时候职责范围内应做的事也能得到夸赞了?

    克莱因极为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