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十三章
    克莱因举起双手,从一开始就放弃挣扎,任由他将抱枕在自己脸上按来按去的试图殴打自己,反正他屏住呼吸坚持五分钟很轻松。

    “我好累,歇一会儿再打。”端羽败下阵来,把抱枕丢到一旁,伏在他胸前声音有些朦胧。

    这次标记虽然是失败的,但身体却已经在标记过程中消耗转化了大量能量,为之后的结合热做准备,现在全都用不上了…弄得他疲惫不堪。

    端羽手指拽着克莱因袖口微阂着双眸对抗睡意,可几秒后就宣告失败,被拖入深沉梦乡。

    克莱因抱着身上温暖柔软的身躯,能感受到他伴随着静缓舒展的呼吸声身躯一起一伏,心底一片满足,不着痕迹的收拢手臂,将他圈在自己怀里。

    端羽说得没错,他也知道再坚持一会儿,加大alha信息素注入量就能冲破抑制剂效果强行标记他。

    端羽会成为他唯一的oga,再也不分离,这是每个alha在面对心爱的人时心心念念的最终lddal,没有alha能抗拒这种诱惑力。

    但他同时也清楚端羽在oga抑制剂效力还没退去的情况下被完全标记,他的痛苦会在最后几秒以几何程度叠加,可能他会昏过去,也有可能落下生理应激反应。

    在理智和本能间,他连摇摆的机会都没有,迅速被扳倒在不会伤害恋人身体的那一条路上。

    端羽责怪他优柔寡断,但他的心理早已作出抉择,克莱因有些无奈,抱着他心底却如水般温柔。

    *

    端羽的画已经画到尾声,他手腕轻轻一扬,一抹清冷月色似薄纱轻拂在花丛与画中人面庞上,他身上衣裳的褶皱间仿佛都藏着月霜,凑近一嗅,还能嗅到玫瑰的馥郁香气。

    画的是夜色,却丝毫不见黑暗中阴冷幽邃的气息,反而构图旷远豁达,生命的气息盎然而现,奇妙的阴影与反光,衬着玫瑰与月色构建出舒适的视觉效果,带来纯粹宁静的气氛。

    这是一幅难得的佳作。

    端羽刻意将焦点落在画中的人身上,充满爱意的细致勾画了他高大魁梧的身姿,以及月色也掩不尽的挺拔背脊,皎如玉树,岩若孤松。

    他像一道不可逾越的山峰,挡住了所有的灾厄与苦痛。

    “出来吃午餐么?”克莱因不敢打扰他画画,已经到了下午,在外面徘徊了好几圈,才敲门问道。

    “来啦。”端羽迅速放下调色板,在他画画专用的衣裳上随手抹了两下手,拉开门拽着克莱因的手将他拉到自己画完的油画面前,兴高采烈的问道,“我这幅画画得怎么样?”

    克莱因顺着他的脚步被他拉到画前,却始终含笑望着他,看他因为油画兴奋得脸颊染上了耀目光彩的模样,双眸中满是温柔。

    随意抬首,刹那间被画中意境所吸引,再也移不开视线。

    “怎么样!”看到克莱因目不转睛,专注盯着画的模样,端羽洋洋得意。

    他可不跟他自己的画吃味,克莱因喜欢他画出来的作品,跟喜欢自己有什么区别?

    克莱因良久失语,不由自主的上前两步,紧紧注视着画作,这幅画完全是端羽在卧室里画出来的,他见过草图,当时还赞端羽画技大有进益。

    但当成品摆在面前,画中精致疏离自成一方小世界的月下胜景令人心旌摇曳难以平复,画中景仿佛活过来似的。

    月色似银波涟涟温柔荡漾,玫瑰花瓣轻盈颤动,一滴晶莹露珠滚落,带来沁凉的芳香。无声低吟着一首清远的序曲。

    “我从没见过画得这么好的油画。”克莱因将心神从画中抽出,转过身来真诚道,微顿了顿又指着画中人问,“你画的是我吧?但为什么没有画相貌?”画作巧妙的处理了光影,月色覆在他面上掩去了大半容貌。

    只能看到画中的alha微仰着首望着窗台,这幅画画的是他在窗下等端羽那夜。

    他们私奔的那夜,克莱因无声的补全了这句话,心底充盈着幸福与甜蜜。

    端羽面色一红,梗着脖子哼唧道“你懂什么!这是艺术。”他才不要把自己的alha画进画里呢,他这幅画是要拿去卖的呀,到时候岂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克莱因?

    “哦哦。”一说到艺术,这就是克莱因不懂的领域了,克莱因肃然起敬,忙不迭的点头。

    “出去吃饭吧。”端羽把画仔细放到通风干燥的角落覆上白布,牵着克莱因的手带上房门。

    克莱因回首视线快速掠过被放在角落的画架,眸底浮起一抹疑惑,他时常陪着端羽去写生,多少了解一些,他虽然不懂画但至少能看得出来油画水平的高低。

    端羽的画技已经不能用进步来形容了吧,如果不是过去的一些技法、处理细节的习惯端羽还在用,简直是判若两人。

    克莱因心头拢上一层薄雾似的迷惑,但还是记得要先给oga做饭,他袖口挽起,露出一段修长手臂,在厨房灯光下肌肉流畅起伏勾勒出浅浅阴影,显得结实有力。

    “好香啊,是什么东西?”端羽斜靠在门边,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怀念。

    克莱因转头道“去洗手准备吃饭了,给你煎了个牛排。”

    ”太好了,我爱吃牛排。”端羽最爱吃这个将餐盘清洗干净,走到休息舱矮几旁坐下守着盘子等开餐。

    克莱因走过来时就看到他跪坐在矮几旁,捧着脸双眸亮晶晶的望着他手里铸铁锅的模样,心底无声的笑了一声,才用牛排夹将牛排放到他面前的瓷碟里,又浅浅的覆了一层用迷迭香煎出的料汁。

    “看起来好棒!”端羽夸张的嗅了一下香气,不吝称赞道。

    “那你尝尝看。”克莱因越过矮几将清洗过的刀叉放到他手边。

    端羽也是真的有点饿了,拿起刀叉熟练切割着牛排,刚插起一块放到嘴里就忍不住幸福的眯起了眼睛,鲜嫩多汁的牛排在口腔中迸溅出鲜美的汁水,克莱因还有这个手艺呀。

    “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在g2行星经常去的那家紫芙餐厅,你最喜欢他们家的西冷了,配上一杯红酒。”

    “什么呀,他们家西冷做得多难吃,我每次都点的是肋眼。”克莱因吃西冷,然后把他喜欢的靠近肋骨末端的那块最嫩的牛肉给他。

    端羽想到紫芙餐厅不禁一叹,对于一个吃货来讲,整个g2行星他最留恋的就是这家餐厅了,什么祖业、成长回忆都比不上平价又美味的紫芙餐厅!

    克莱因疑心尽褪,温声道“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回去吃。”

    “算了。”回去就要承担面对莫克子爵的危险,端羽恋恋不舍的把心一横,大义凛然道,“我相信别的餐厅能做得比紫芙更好。”

    看到提起紫芙餐厅端羽馋得口水都要滴下来的模样,克莱因几乎笑出声来,不由在心里暗道假不了,把配菜推到他面前,端羽边迅速切着牛排边道“你那份呢?”

    “我吃过了。”克莱因唇角含笑的坐在他对面看他进餐,将餐巾递到他手边。

    手指点了点自己唇边,示意他擦去嘴角酱汁,“穿梭舰上没有烤箱,只能给你煎牛排,等到了凯兰星先去买个烤箱。”

    如果是别人也许就让他滑过去了,端羽两世跟他恋爱却太熟悉他这种避重就轻的手法了,先利用无足轻重但略带令人羞涩的小事,再悄无声息的滑开话题,保准你顺着他的话题走。

    端羽放下刀叉,用餐巾抿唇,双眸沉郁的注视着克莱因双瞳。

    “怎么了?”克莱因唇角带笑,恍若未查与他目光相接。

    端羽也不说话,严肃盯了他足有一分钟,试图施展“心理压力战术”,这招对心理素质不好的人尤其有效,但克莱因显然不在此列,还笑吟吟的问他“我脸上有东西么?快吃吧,一会冷了就不好吃了。”

    “你到底吃没吃!”端羽怒气冲冲站起来,旋风似的就要去翻生活区垃圾桶。

    ”端羽。”克莱因下意识想抓住他的手,但盛怒之下的端羽走得比平时更快,竟只抓住了他的衣摆,自手心里滑脱。

    克莱因一路赶在端羽身后,但端羽已经抢先一步翻开了了垃圾桶盖,昨晚刚换过空垃圾袋,现在里面除了一份牛排外包装,只有两只空的营养剂。

    端羽一把将营养剂瓶捞出来,握在手里转身举到克莱因眼前,咬牙切齿道”别看我,看这!“

    ”你到底吃了什么,给我吃牛排你自己吃营养剂?你以为你在演苦情剧么?”

    端羽一点就炸,生起气来可以跟他闹两三周脾气的性格实在是太深入他的认知了。

    克莱因心道大意了,他竟然能想到自己有没有吃东西…忙摆出最虔诚的姿态道歉道“没有,我只是不太注重吃的东西,什么食物味道我觉得都差不多。你喜欢吃,我就做了你的那一份。”

    “我看你吃也是一样的啊,相当于我也吃了…”

    这是什么逻辑?端羽气得仰倒,不欲再与他在这种问题上纠缠,把空营养剂瓶掷回垃圾桶,洗手重新拿出一套餐具,闷不作声的走回生活区。

    克莱因高大身材跟在他身后,莫名有几分顺从。

    爱吃的oga每一步跺在地面上都发出沉重的响声,彰显着他的怒火,端羽坐在沙发上,把牛排从中间切成两半,把一半放到空瓷碟里推到克莱因面前。

    克莱因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神色。

    “吃!”

    克莱因不敢再多说,坐在他身边把牛排吃了,看他吃完了,端羽神情稍缓,将自己那份吃掉,认真看着克莱因道“你有什么我就有什么,你吃什么我吃什么,别再给我特例了。”

    克莱因连连点头。

    端羽还是生气,脖颈后腺体一涨一涨的疼,他声音不自觉地小了下去,按着泛起疼痛的腺体,有些茫然看着面前的空气道“为什么你觉得我需要被照顾,被…”讨好呢。

    他以为他已经摆足了姿态,他从没觉得他是在下基层视察,是真心实意的想和克莱因共同经营他们的生活,无论是贫贱还是富贵。

    但克莱因还是倾尽全力不断给予自己无微不至的照料。他像一件精致易碎的骨瓷被克莱因细心呵护着。

    他毫不怀疑,如果外面是风暴,他也会被克莱因护在怀里一丝风也透不进来。

    克莱因一天三顿吃营养剂,前些天的星际航行里因为出发匆忙,储藏室里只有营养剂,他也跟着克莱因吃一样的东西,只有几个不太新鲜的水果佐餐。他还以为这会是自己未来生活的常态了,一起跑穿梭舰航线运货什么的。

    可他到了补给点第一件事就是买了几公斤牛排…还是专门留给他的。

    端羽神情迷茫,现在前路未卜,克莱因的积蓄不应该留下为更重要的事做准备么?

    “又痛了?”克莱因手掌抚在他后颈上,动作轻缓的摩挲着掌下细腻肌肤,热量缓缓渗入。

    端羽舒适的微阂双眸,他们的标记虽然被打断,但克莱因退出时已经完成了一半,他的身体渴望他的alha的亲近。

    作者有话要说克莱因错不了,这么喜欢吃,一定是我的oga(肯定目光jg)

    端羽???我有一句脏话,我现在就要讲

    ---------------分割线------------

    感谢贰筱8扔了3个地雷投掷时间:2021030112:43:09

    一纸惊鸾回凤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1030113:32:36

    搞什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1030122:25:49

    谢谢小可耐们哒地雷~爱乃们笔芯~

    感谢读者“42939593”,灌溉营养液+5读者“久尘埃”,灌溉营养液+20读者“薄雾”,灌溉营养液+8;读者“墨倾依韵”,灌溉营养液+3读者“一纸惊鸾回凤字”,灌溉营养液+130;读者“顾杜渡辉”,灌溉营养液+1;读者“一百多斤的蒲公英”,灌溉营养液+10;读者“承丞水”,灌溉营养液+5

    读者“迟屋”,灌溉营养液+1;读者“。。”,灌溉营养液+1;读者“米迦勒”,灌溉营养液+15;读者“”,灌溉营养液+10;读者“丠難”,灌溉营养液+1;读者“咪咪咪喵”,灌溉营养液+2;读者“康楼”,灌溉营养液+20;读者“diashk”,灌溉营养液+1;读者“丠難”,灌溉营养液+2;读者“拾墨”,灌溉营养液+10;

    读者“小月”,灌溉营养液+1;读者“月神”,灌溉营养液+1;读者“凉苍”,灌溉营养液+3;读者“是个小疯子”,灌溉营养液+10;读者“路西法”,灌溉营养液+40读者“椰楼”,灌溉营养液+5;读者“欧气郑”,灌溉营养液+1;读者“布兜兜”,灌溉营养液+3

    谢谢小可耐们哒营养液,爱乃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