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15章 第十五章
    机械仓边缘的逃生舱舱门在不断闪烁着的灯光里向上打开。

    克莱因全力奔跑时似一阵风掠过正在不断碎裂像海浪般隆起的地面金属板,头顶有机械线缆断裂,闪着蓝莹莹的电弧左右摇晃,克莱因却灵巧避开,迅猛不失敏捷。

    克莱因在楼梯边上单手撑着栏杆一旋,两人身姿轻盈跃出扶栏向下落去。

    铛!克莱因双腿稳稳钉在地面,机械仓已经打开,紧挨着他的逃生舱舱门是一个直径接近两米的圆形。

    端羽被平放进逃生舱,察觉克莱因抽手要离开,端羽顾不得滑落的浴巾,扑上去紧紧抓着他的手:“你去哪?!飞船要坠毁了!”

    “我们逃不开虫洞引力牵引,必须穿过风暴点!我要去拿备用星图,你等不到我就关门,开启自动牵引系统,安全后打开求救信号发射器,听清了么!”克莱因反手扭开端羽的手,跟他指明牵引系统和求救信号发射器位置,在穿梭舰不断解体的嘈杂声响中大吼道。

    端羽眸底盈满水光拼命点头,克莱因在他头上揉了一把,端羽能察觉到慌乱中他的手指拂过自己脖颈的触觉,一触即离,温柔的像一场梦。

    克莱因摘下救生舱墙壁上其中一个便携式氧气面罩,匆匆离去。

    端羽蜷缩在救生舱最里面,这里几乎察觉不出地动山摇的晃动,反而平稳的像安静湖面上的一叶孤舟。

    等穿梭舰完全解体,救生舱特殊的球型结构会脱离穿梭舰,在宇宙中独立行驶,所携带的能源与食物足够他找到迫降点。

    [十、九…]

    救生舱银白色的金属壁上,全息时间栏还在倒计时穿梭舰预计解体时间。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克莱因如果回不来,他也不想独自逃生,端羽手指冰冷,这寒冷仿佛也顺着指尖流淌到了他心底。

    他所珍惜,所重视的只有克莱因一个人,端羽繁杂的思绪变得如水般澄净,明明是生死一线之时,他却反而平静下来,将皱成一团的浴巾搭在身上,等着最后的审判。

    [三、二…滴,舱门闭合]

    系统提示声传来。

    端羽最终也没等来克莱因,是啊,他迷迷糊糊的想起克莱因抱着他冲过来时,地面已如波浪起伏,想必此刻已经片片碎裂甚至部分暴露漂浮在太空里,克莱因就算基因再强大,在太空生存时间也不会超过三分钟。

    他的血液会沸腾起来,舌根下的唾液在真空环境中会像炭火一样,如果肺里还有残余的空气,他的肺也会被胀破,氧气会成为最折磨人的刑具。

    端羽伸手,修长手指在空中微微悬停,指尖不明显的如风中的枯叶颤动,还是决绝按了下去。

    [自动推出程序已关闭]

    救生舱顶端的提示灯红光一闪,救生舱门刚刚升起就卡住了。

    穿梭舰最后一次抖动,端羽能感觉到救生舱缓缓下陷,在断裂的穿梭舰中像断崖崖顶的一颗圆珠滴溜溜滚落。

    外层感应器感应到即将接触真空环境,未关闭的舱门处瞬间覆上一层浅白色的生物膜,这能给他提供十到十五秒的隔绝真空环境的时间,假如他还不关闭救生舱门,等生物膜散去,他也会陷入沉睡。

    端羽手脚并用,扒着完全光滑的救生舱舱体,艰难爬到生物膜的边缘,虹膜倒映出解体的穿梭舰与在孤寂墨色的宇宙中如烟火燃烧的一簇簇光亮,那是能量块**的场景。

    这将是他看到的最后一样景致,端羽痛贯心膂,微阖双眸。

    所幸,我们相距不远。

    就在他双眸即将闭合的一瞬间,一道耀金般光芒璀璨划过暗淡苍穹。

    端羽猛地张开双眸!

    扑在生物膜上屏住呼吸,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一定是出现幻觉了,端羽啪啪扇了自己两耳光,再抬起头依旧看到那道飞驰金芒。

    巨狮威风凛凛的身影,闪电般冲过碎裂的金属板,像一道浮光掠过,带着难以置信的轻盈迅捷,仿佛他插上羽翼,脚下是他奔驰过无数次的草原。

    刹那间雄狮已奔至穿梭舰断裂的边缘,端羽刚升起的希冀转瞬变为绝望,穿梭舰上也许还能有残存的重力系统,能让雄狮奔跑,但在深邃无际的宇宙里,雄踞一方的草原霸主也束手无策,只能迎接死亡。

    他手颤抖的抚上生物膜,好像能用这种方式再摸一摸雄狮的耳朵,亲近他的爱人。

    却见雄狮健壮四肢毫无迟疑加速踏着金属层断裂高跷起的边缘,瞬间校正角度,在太空边缘对准即将滑开的救生舱纵身跃起。

    雄狮在空中划过一道充满力量感的轨迹,端羽清晰的看到他跃起时矫健有力的腰腹,炯炯有神铜铃般眼睛,森白尖锐的獠牙还有黑金相间厚重盔甲似的蓬松鬃**无风自动向后飘然扬起,无可置疑的王者威严。

    他跃至半空,端羽看清他之所以一侧尖锐獠牙外翻顶出吻部,是因为他嘴里含着两个长方形的东西,并排摞在一起,被他的上下交错锋利獠牙谨慎的顶在一起。

    平时可轻易撕扯切割开猎物咽喉的武器成了守护珍宝的工具。

    矫健流畅的腰腹上还系着三个大行李箱,随着他动作在他背上向前滑动,又被磁力绳索牢牢固定在他背上。

    忙于搬家。

    充分展现出一个慌乱中临危不惧,不忘搬家的顾家alpha素养。

    端羽:“……”

    他心里的凄苦荡然无存,看到克莱因成功逃出生天,刹那间只剩下无尽的欢喜,但只用了不到三秒,他又记起了克莱因欺骗他的事。

    霎时欢喜又被满腔熊熊燃烧的怒火顶了回去。

    “克莱因敲你妈,听见了么?我敲你妈!”端羽边让开些许,让大狮几进来边愤怒吼道。

    这你敢跟我说是狞猫!!全戈壁沙漠的狞猫加起来也没有你大啊!

    声音在真空中不能传播,但前爪已经碰到生物膜的克莱因还是看清了端羽的口型,威武雄壮的雄狮前爪微颤,瑟缩了一下。

    雄狮穿过生物膜就地一滚,他庞大健壮的身躯几乎塞满了整个救生舱,哐哐哐,三个大行李箱从他微凹的流畅背脊上滑落摔在地上。

    端羽抢上前去,踩着大狮子的后腿一把抬起手动制动,救生舱门迅速关闭,与此同时仅剩不到一微米厚的生物膜也如水雾散去。

    “你没事吧?!”端羽也顾不上生气了,冲到大狮子面前捧着他的大猫脸问道。

    雄狮左右摇头,****跟着抖动,示意自己无事,他alpha基因和体能都较为特殊,短时间内能在太空生存,这也是他敢冲出去的依仗。

    端羽指尖颤动慌乱的把他从头到尾摸了一遍,从胡须摸到带着**球的尾巴尖,确定完好无缺,听雄狮呼吸声也均匀自然,心底仿佛一块重石落地。

    双腿一软,霎时间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去了一样,跪倒在雄狮身上。

    雄狮忙小心翼翼吐出画作,弹出锐利弯刀似的尖趾,将画作推到一遍,用两个前爪将端羽抱在怀里,将他藏在自己鬃**下面,动作中还带着一点不明显的僵硬与紧张。

    前肢扑抱这本是狮子的狩猎技能,通过抱住猎物后肢或者脖颈拖慢他的速度,然后给他致命狮吻—撕咬开猎物的咽喉。

    现在用在端羽身上当然有些不自然,而且…他可没忘了端羽有多嫌弃大型猫科。

    猫科中体型最大的野兽——狮子。

    雄狮本狮瑟瑟发抖,端羽却像是丧失了全部的斗志,也不起来骂他了,雄狮鬃**挡住了他大半个身子,端羽就安静的躺在他鬃**下,双手交握,神态安详。

    雄狮用爪尖开启自动牵引系统,救生舱精准计算轨道后,向虫洞中心的风暴点滑落。

    他们的单人穿梭舰虽然已经算是轻便的了,但在虫洞面前质量还是过大,会被撕裂成碎片,反而是救生舱能安然无恙的穿过虫洞。

    他越是这样,克莱因越不敢变回人型,要知道兽型不会说话是件好事,端羽骂他一阵可能自己就消气了。

    要是他是人型,免不得落入“你怎么不说话,是觉得我说的不对么?”和“好呀,我说一句你驳一句,在这个家里我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了。”的循环间。

    到时他将陷入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不管选哪边他的下场都不会好看。

    睿智的alpha选择维持兽型,雄狮连呼吸声都放轻了,尽力缩减他的存在感,尽管雄狮硕大无朋的矫健身躯塞满了整个救生舱,存在感十足,触目所及、均是毛茸茸一片,雄狮除了鬃**外,身上还覆着一层薄薄的短毛,卧在地上时,像一张铺平的狮毛毯子。

    端羽视线顺着雄狮肩胛下移,纵然不发力时,雄狮肩背四肢肌肉也自然隆起块块分明,肌肉的凹陷处流畅投下一片浅色的阴影,包裹着难以想象的力量。

    麒麟臂看起来能一拳打死一头北极熊。

    即使是在雄狮里,这也是只发育过盛,强壮得令人咂舌的王者之狮。

    莫道兽型是其他种族的alpha了,就是同为雄狮,恐怕在见到他兽型的一瞬间,也会毫不犹豫的立即臣服。

    端羽积攒了半晌力气,起来上下打量着油光水滑的强悍雄狮不由得怒从心起,狠狠踢了雄狮一脚,诘问道:“还敢骗我是狞猫,你是哪家的狞猫?嗯?!”

    “哎呦…”明明是踢在雄狮柔韧的腰腹,端羽却感觉自己踢到了铁块上,脚尖传来钻心的痛,痛得他面目扭曲,抱着腿,足弓紧绷像上岸的活鱼在地上乱跳。

    雄狮本来可怜兮兮半耷拉着眼眸听他训斥,听到痛叫声连忙抬头紧张确认他没有伤到,灿金色的眸底人性化的浮现了一抹心虚。

    端羽眼底泛着疼痛的泪花,看他在救生舱暗淡的光线下,耀金色琥珀似的双眸仍光彩流转,璀璨夺目。

    他微微一怔,记忆如潮水般涌起,连贯成一串:“我说你晚上眼睛会发光呢!约会时我就觉得奇怪,你还敢骗我是路灯光线反射。”

    而他,都信了,端羽无尽委屈涌上心头,在他心里克莱因老实忠厚的形象算是完全崩塌了。

    他跟克莱因在一起,就是爱他的坦诚、忠实,但现在他发觉自己从没认识过他。

    平时什么都依着他,但撒起谎来也是骗得他团团转。

    端羽心头隐隐泛起酸胀来,脚也不那么痛了,俯身抱着雄狮浑圆的头颅,揉着他蓬松的鬃**咬牙切齿道:“骗我是不是很好玩。”

    克莱因慌乱摇头,他是有苦衷的。

    “为什么骗我?”端羽恨得咬牙,握紧拳头又想揍他,但脚尖疼痛犹然清晰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聪明,什么都不肯对我说。连你是狮子都瞒着我。”

    他的alpha为什么连肌肉都那么硬。

    端羽:想揍,但我怕疼。

    端羽望着他宽大的吻部,粗壮的四肢还有钢鞭似的尾巴,悲从心来,他撸小猫咪的心愿算是破灭了,小猫没有,xxxxxxxxl号大猫倒是有一只。

    这只不知道是不是发育的格外好,比寻常雄狮还大出足足一倍有余,在救生舱里都得盘卧着,亏得大猫也是液体,不然还真塞不下他。

    从今往后他只能撸大猫了,这怎么撸,好扎手啊。

    哎,也就耳朵可爱些,端羽盯着他藏在鬃**间毛绒绒像两个小蝴蝶尖的小耳朵,又气又怨在心底暗道。

    却发觉雄狮像两个发光的灯笼似的灿金色双瞳正不着痕迹的快速向上瞥一眼,低头。再瞥再低头的重复。

    隐藏在****下的狮脸一红,但是看不出来。

    端羽狐疑顺着他的视线往自己身下望去。

    他的浴巾早就不知去向了。

    “啊!”端羽一声惊呼,半蹲下去简直不知道捂哪里好,忙不迭的去找遮掩物。

    但整个救生舱地面都被雄狮占满了,放眼望去全都是雄狮山脊般的身躯,根本找不到浴巾,雄狮站起来面壁,无声化作人型。

    端羽连忙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团成一团揉搓到角落里的浴巾抖开重新围在腰上,现在他的心情只剩下了一种,就是崩溃。

    所以他刚才一直是风吹屁屁的训克莱因么?威严荡然无存,端羽心底苦涩,吸取教训暗暗发誓,以后他洗澡都要穿着裤衩…

    从此,他的内裤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再有这种情况至少不至于被光溜溜的像剥了壳的大虾被克莱因拎出来,逃命路上身无寸缕也太尴尬了吧。

    大型社会死亡现场。

    “你的行李箱我都带出来了,去拿件衣裳吧。”克莱因对着墙壁故作镇定,埋头查看自动牵引系统运转情况。

    距离到达风暴中心点还有五分钟。

    他们正在缓慢的向风暴中心滑去,等到达风暴中心点的一刹那,质量会被顷刻放大,向虫洞的另一端坠落。

    谁也不知道虫洞的另一端会是什么情形,哪片星域,他已经取来了备用星图,希望虫洞的另一端不是一片荒芜,能找到合适的星球降落。

    “你转过来吧。”端羽万万没想到,这种毫无预兆突发的灭顶之灾,他们不但能从里面顺利逃脱,毫发无损,而且贵重物品一件不少。

    最夸张的是,五分钟后他就站在逃生舱里对着被克莱因重新打包的行李箱选衣裳了。

    慌乱之中,克莱因至少带出了他80%的衣服,挨挨挤挤的堆在行李箱里,不难想见克莱因冲进卧室时,是怎么将衣柜里的衣服全部拽下装箱的。

    另外两个箱子的颜料和绘画工具更是一样不少。虽然东倒西歪的,但收拾一下都能继续用。

    两幅油画,一幅他刚刚画完的和修补好的叶卡.诺维夫斯基完好无损。

    端羽找了件衣裳套上,也顾不上omega礼仪,形象全无的堆坐在行李箱上,还在垂落水珠的湿漉漉的发丝半粘在脖颈上,水珠顺着白皙肌肤滚落,末入衣襟。

    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过来。”

    克莱因眼睑一颤,他不会被端羽从逃生舱丢出去吧。

    克莱因调整好自动牵引系统,让预计进入质量点的倒计时映射在逃生舱金属壁上,才小步挪了过去,在距离端羽二十公分的位置站定。

    双眸低垂,神色紧张。

    “你没事就好。”端羽抱着克莱因的腰,把头埋在他小腹上,沉默许久,忽地更咽道,“别再吓我了,都是身外之物,丢就丢了,你去拿它们做什么…”

    他不能因为几件衣服,几幅画作再失去克莱因一次,跟克莱因的性命比起来,这些东西算得上什么。

    劫后余生,端羽双臂紧紧环抱在克莱因腰上,心底充满了失而复得的庆幸。

    “别哭了。”克莱因动作僵硬的抚着他的背脊,感觉到衣服被晕湿了一大块,顿时怜惜与懊恼涌上心头。

    他是有把握回来的,但事发突然,没有时间和端羽解释。

    不想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令端羽担忧。

    在看到救生舱舱门没有正常关闭,而是生物膜笼罩在开启状态下的舱门上时,机敏如他,端羽的心思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他内心的触动丝毫不亚于得知端羽愿意跟他离开g2行星的那夜。

    不管在外人看来,端羽是多么任性骄纵,但他知道在端羽种种缺点的表象下,藏着一颗爱他的心。

    宇宙浩渺,他何其有幸能成为这个幸运者。

    克莱因知道他永远也不可能舍得离开端羽了,像所有的alpha一样,他也有了想要独占的宝物。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保证。”克莱因垂首亲吻他头顶的发旋低声道。

    “嗯。”端羽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衣摆,从喉咙里挤出一声低应,又像是有点不好意思的缓缓松开手指,衣摆已经被他手指捏得褶皱起来。

    他放在掌心上,试图给他捋平。

    克莱因抽回衣摆,在他面前蹲下与他平视,他褪去兽瞳恢复正常瞳色的双眸,一如往昔坦然深邃。

    端羽被他的平静感染了,逐渐从险些失去克莱因的惶恐中回过神来。

    “穿梭舰没了。”端羽情绪逐渐稳定,霎时间想起了很重要的事,鼻尖一酸,他们的家没了。

    “只是断为两截了,青礞星崩解时有一大块碎片挡在纽西尔号前面,我看纽西尔号的残骸不会再被分解了,应该会停留在星云带上。”

    “如果你舍不得纽西尔号,以后我们可以雇打捞船回来打捞。”克莱因安抚道。

    端羽摇头,他舍不得的只有克莱因,只要他们能在一起,随时都有新的家,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即将进入风暴点,请准备。]

    克莱因迅速起身将他固定在穿梭舰安全座椅上,交叉卡死安全带。

    “行李箱。”端羽坐在救生椅上出声提醒,他声音很轻,语气里带着彷惶,别过头去不肯看克莱因。

    克莱因手下一顿,升起离子拦网把三个大行李箱困住,在端羽对面安全座椅坐下。

    “等从这里逃出去,我会把所有隐瞒的事情都会告诉你。”克莱因顿了顿,放低声音恳求他道,“给我个机会解释。”

    端羽先是点头,又缓缓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坦诚相对,毫无隐瞒难道不是伴侣相处首要的先决条件么,他真的能接受一个随意欺骗他的alpha么?

    这和…莫克,有什么区别。

    端羽思绪繁杂,心乱如麻,一会是杨志成抱着端家的财产,大言不惭指责自己不知好歹,对父亲和继母毫无敬爱之心。片刻杨志成贪婪无耻嘴脸又逐渐变幻成了克莱因的五官…

    端羽想到一半就醒了过来,打了个冷颤。

    杨志成满脸沟壑里都带着酒肉臭气与油滑的目光,和克莱因轮廓深邃英俊的相貌相去甚远。

    建模失败。

    克莱因坐在对面看端羽微垂着首,神情不断变幻的模样,眸底浮现起一抹浓重的担忧。

    比起失去他未来谋生的工具、住所和大部分的财产,他更担心端羽会离开他。

    失去一切他都有从头再来的勇气,但惟独端羽是他不能失去的。

    “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端羽打断他,克莱因微张了张嘴,识趣的闭了起来。

    气氛几乎凝滞,就在这时救生舱忽然剧烈抖动起来,地面簌簌震动,在离子拦网里的行李箱相互摩擦着,发出砰砰的噪音。

    “啊!”紧接着端羽身子猛地向左侧倾倒。

    “探照头。”克莱因激活探照系统。

    全息屏幕映射出外面的场景,端羽忙着对抗重力,挣扎着将自己拉回到座椅上,同时一心二用望向屏幕,他突然顿住了,维持着滑稽的姿势,震惊的望着全息屏幕。

    崩塌的青礞星有一小部分探出虫洞,就像是二维平面里陡然出现的三维物体。探出虫洞的碎裂星体周围缭绕着几十艘小型救生舰,银白的舰身与身后曳过天穹的流星带像白鹭的尾羽,洁白又哀伤,似群星依依不舍的围绕着青礞星

    他们默哀片刻,像是意识到故土永离,救生舰先后释放出信号弹,暖橙色的辉迹彼此交映,宛若无声的送别,在黑暗和伤痛中悼念失去的亲人与家园。

    救生舰接二连三超过他们,驶向降落星球,救生舱刚才的震动就是因为其中一艘救生舰不慎撞上了他们。

    像台球桌上的台球,被轻轻一带在宇宙中滴溜溜的滑开了。

    探照头旋转着,一个大部分都被白色笼罩的星球出现在全息屏幕上,从宇宙中看,像一蓬雪在缓缓旋转。

    “固定探照头。分析生存概率。”

    [探测到生命信号,星球生存等级aa]

    最理想的生存环境是六个a,a为极度艰难生存环境,可居住。aa为较为艰难生存环境,宜居。

    机械女声响起。

    除了他们用的是救生舱外,几十艘从青礞星逃出来的救生舰都是能抵抗虫洞撕扯力的特殊金属复合材质制成的小型救生舰。

    能拥有这种救生舱,并在青礞星崩塌的几分钟内摆脱引力逃出来的人,身份非富即贵,也许其中还有部分军方的人。

    这种人是永远不可能与底层人有接触的。

    克莱因眸底一亮,他知道洗白身份的绝好机会来了。

    救生舱外壳在穿过星球大气层时燃烧出明亮的火焰,探照头闪烁了两下,全息影像陷入一片漆黑。

    不知道是链接中断,还是探照头脱落了。

    端羽几乎能听到火焰摩擦舔舐着救生舱外壳的声音,无尽的下坠感笼罩着他们。

    轰隆!

    救生舱微弱减速也不能抵消重力,在最后一刻狠狠砸向地面,发出一声惊天动的巨响。

    救生舱裂开一条缝隙,横亘两米有余,辅助系统与维生系统勉强运转了几秒,全息屏幕闪过大段黑纹,彻底陷入死寂。

    “咳咳…”端羽嘴里都是血腥味,想抬起手臂才发现锁骨处隐隐作痛,可能是断了或者挫伤,端羽费力的单手解开克莱因牢牢捆绑住他的安全索。

    他按了几次开启舱门按钮,舱门都依旧紧闭,只能跌跌撞撞走到缝隙处,用一只眼睛努力的向外张望,白茫茫一片。

    寒冷空气带着冰碴席卷而来,打了他满面。

    跟模拟系统里人工造出的雪花,纷纷扬扬落在他掌心缓慢融化,带着沁凉的温柔不同,这里的风是呼啸怒吼着的。

    端羽**一步,毫不怀疑自己走出去,几秒就会被冻成一根冰棍。

    “穿上吧。”克莱因从行李箱里找出了厚重的衣裳,他的双手从背后环抱过去,将衣服裹在他身上,最后还不忘给他围上一条轻便保暖的羊毛围巾。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他脖颈旁灵活穿梭,将羊毛围巾整理叠出花型。

    端羽抽了下鼻子,心底不禁一酸,他确实是关心自己的呀,这一点做不了假,那他为什么要骗我?

    “我们出不去了,求救信号发射器也撞碎了。”端羽又试着开启求救信号发射器,信号发射器也没有反应。

    所谓爱之深之,憎之亦深。

    如果是莫克骗他,端羽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你随便骗,只要每个季度末记得打款就行,反正这就是他选择莫克的初衷。

    这才是星际时代联邦伴侣的生活,上流精致,不含一丝感情。

    然而他对克莱因就忍不住索求更多,挑剔他对自己做的每一件事。

    克莱因不敢多说一句,生怕又惹恼了他。确定给他裹严了外套,走到裂缝前,双手扒在裂缝上,双臂发力,肩背肌肉流畅耸立。

    “咯…咯。”金属弯折声不绝于耳,外面景色逐渐映入眼帘,反射在树梢泥土上的雪在阳光下相互映射,刺得端羽不自觉的流泪。

    然而他只顾着震惊了,维持着目瞪口呆的神情像木头似的杵在原地。

    救生舱带着他们扛过了穿梭舰解体时的金属坍塌下来,暴雨似的打击。又在宇宙中飘浮许久抵挡住了从大气层中降落时的外层燃烧。

    密封性和坚硬程度没得说。

    就被克莱因手…撕了?这还是alpha么?

    端羽不敢置信,但这一切就在自己眼前发生了。

    “小心脚下,别看雪。”克莱因还穿着单薄的外衣,先跳出去对他伸出手。

    “你抱我。”端羽看到雪都陷到了克莱因大腿,顿时打消了走出去的念头,自暴自弃道。

    “下来吧。”克莱因趟着雪走到救生舱裂口下,向端羽展开双臂。

    端羽垂眸把自己外套分了他一件,坐在救生舱边任由他将自己抱了出去。

    “风力只有两三级,前面有水流,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克莱因将端羽打横抱在怀里,不忘细心的用围巾覆住他的眼睛低声道。

    克莱因用磁力索捆住行李箱,系在腰上,身后坠着他们的行李在雪地里拖行。

    “嗯。”端羽很轻的应了一声,他被掩住了洞察外界的视力,别的感受能力仿佛瞬间变得敏锐起来。

    他能听到克莱因沉稳有力的心跳,优雅宁静的沉木香气与干燥的皮革气息笼若隐似无,在冰霜的森林里令人联想到温暖的阳光。

    他的怀抱像一个避风的港湾,挺拔可靠。

    “如果不是觉得我笨…那你为什么骗我。”端羽低声问道,“还跟我说掉**,所以没有狞猫耳朵上的****,你一直把我蒙在鼓里,是打算骗我一辈子么?”

    “不是你的原因,而是…狮子名声不好啊。”克莱因在雪地里跋涉,每次向前迈步厚重雪层被他戳穿都发出吱吱响声。

    兽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应alpha的性格。

    比如兽型是鹰隼类的alpha,大多目光锋芒锐利,做事坚定果决;花豹行动迅速敏捷,擅长在黑暗中等待时机,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绝不发难;兽型是狼的alpha,则具有很强的自律性与团队服从性,对待感情也像狼一样忠贞,终其一生只有一个伴侣,永不背弃。

    而雄狮呢…三心二意,花心就是雄狮的座右铭,号称草原播种机,爱情的种子撒遍全草原,在发情期,均匀、短暂的爱每一头雌狮。

    除了拥有自己的雌狮群,还经常暗搓搓的趁隔壁雄狮不在时去跟隔壁雌狮群谈恋爱,当然他们出去时也会被其他雄狮找上门来和他们族群里的雌狮谈恋爱,狮绿者,狮恒绿之,还有比这更猥琐的么。

    omega中流传着一个人尽皆知的说法,跟一头雄狮谈恋爱,就拥有了整片森林,他们不是在去劈腿的路上,就是正在劈腿。

    所有omea在寻找伴侣时,都会参考alpha的兽型特点,因此狮子虽是食物链的顶级掠食者,但在omega考虑伴侣名单里反而垫底。

    克莱因顶着风雪,奋力前行,不断调整着角度让怀里的端羽免于凛冽寒风,他倒是对自己的兽型没什么不满,但他对雄狮在omega中的名声很清楚,自然不敢随意暴露。

    其实这都是外界对雄狮的偏见,难道雄狮中就没有专一钟情的么。他很多兄弟都被诬陷了!克莱因在心底愤愤不平。

    又不禁心酸委屈,在遇到端羽后,他真心希望自己的兽型是狼、天鹅类钟情的alpha,至少是个加分项。

    端羽在他温暖怀里也无言以对。克莱因安全后,他在救生舱里看着他雄壮威严的兽型,第一个冒出脑海的也是这个念头。

    “你跟他们都不一样,你是一只特立独行的大狮子。”端羽拍着克莱因的胸膛,像之前抱着雄狮头颅揉搓他的鬃**似的,谆谆教诲道,“不能像他们哦。”

    克莱因心头狂喜,连连点头,又想起他看不到,忙清了清嗓子:“好…好我绝不像他们。”

    克莱因马上掉转矛头,向同族开了地图炮。

    端羽被他这种直白的讨好弄得心情刹那间明媚轻快许多,连前路未卜风雪漫天也不是什么大事了。

    “放我下来,我自己走。”锁骨疼痛逐渐退去,端羽积攒了些力气挣扎着想从他怀里出来。

    “别乱动。”克莱因抱紧了他,一把将他的头按进自己怀里。

    端羽鼻尖撞得微红,大致也能猜出路途艰险,不敢再乱动,安静的躺在克莱因怀里,用没有挫伤的右臂揽着他的脖颈。

    “你有吃什么特殊食物么,你不是吃营养剂比较多么?为什么…跟吃了激素似的。”端羽伸开手臂,抻到最大限度比划着雄狮雄伟的身姿,费力道,“辣么大!”

    克莱因微一沉吟,镇定启唇欲语。

    端羽双眸上搭着围巾,在一片漆黑中幽幽道:“你已经骗过我一次了,你机会不多了。”

    克莱因话到嘴边,猛地一脚刹车,不着痕迹的换了一副说辞:”开普狮。我的alpha兽型基因是开普狮。”

    ?端羽只知道一种狮子,就叫非洲狮子,哪里知道狮子的详细种类。

    下意识想用终端搜索,手指抚到腕间才恍然意识到他已经将终端留在了g2行星。

    “接下来我告诉你的绝无虚言,但你最好不用上星网搜索开普狮和我提到的事情,以免惹来麻烦。”克莱因严肃道,转瞬投入回忆。

    “好。”端羽心底雀跃,他终于要接近克莱因的内心啦是么。

    克莱因沉吟:“其实从我的alpha基因上,就能窥见出身一二…”

    “我的父亲出生在一个强大而古老的家族,最辉煌的时代虽然已经谢幕,但族人只要做到守成,地位、权势金钱,也能几代受用不尽。”克莱因沉吟缓缓道,将一个时代娓娓道来。

    “但联邦政.治的洗牌永不停歇,站错了队时,大厦刹那倾覆,核心人物被处死、判刑和流放,边缘人物也随之各奔东西。”

    “那你怎么办?”端羽忙问,他在g2行星认识克莱因时他不过刚满二十,也就是说克莱因当时还没有成年。

    “那年我十五岁。我阿姆带我离开了那里。”

    “他没有…”

    “他没有受到审判么?”克莱因补全了他的话,解释道,“阿姆不是我父亲的配偶,从法律上我也和我父亲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他们才能脱身。

    “那你父亲…”端羽震惊了,他男友不是摆地摊的么,什么时候变成落魄贵族了?

    克莱因很快打破了他的贵族想象。

    “狮群是母系社会,由女性alpah引领整个族群,所有雄狮即使出生在权力的中心,也会被逐渐边缘化。长大后离群索居,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更不用说我阿姆不是某个狮群家族的成员。”

    因为狮群的特性,他本来就是双重边缘人物。

    他从没享受到狮群的优待,也没有经历过家族的荣光,反倒是事发之后,因为开普狮的身份,为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不得不隐姓埋名来到g2行星。

    “开普狮有多大?”端羽绞尽脑汁从他不多的生物知识里想起狮子的常识。

    “算上尾巴,体型可以超过四米。”

    “开普狮是早已灭绝的物种,他们当年也是从冻土中找到了开普狮残骸,从中提取了完整的细胞,才缔造了家族。我父亲那边的家族认为开普狮不属于任何一种狮子,他们认为开普狮是独一无二的。”

    “那你呢?”

    “我?”克莱因眸光缓缓偏移,理智道,“我从没被家族教导过,不清楚开普狮的实力,但只从兽型上看,可能我不得不承认,开普狮是极为强悍的狮种。”

    “开普狮体型超过所有已知的狮子种类,其中包括公认的体型之王,巴巴里雄狮。”

    “四米,你比悬浮车还大。”端羽想到他能在太空里短暂停留,刚才还轻易撕开救生舱厚重的金属壁,顿时无语。

    强悍用来形容开普狮太委婉谦逊了吧,开普狮强大到近神!人间粒子炮就是你吧。你是天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