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19章 第十九章
    “你们家的alpha还没回来呀?”端羽出现在厨房时,对面邻居beta弯着腰透过暗黄隐约透出油渍的窗户和端羽聊天。

    “张婶。”端羽笑着点头,手里边剥下菜外面干瘪的菜叶,边道,“他说了工地赶进度,今晚可能要晚回来。”

    “哎,你也算是有福气了。”beta感叹道,“你这个alpha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人踏实肯干,对你又好,那在咱们这条巷子都是出了名的。”

    “上次下暴雪,咱们门口这条路雪都盖了一米厚,市政都没派机器来呢,就因为你急着要出门,他一大早拎了把铲子就出去铲雪。”

    “人嘛,能出人头地的才有几个?多得是没本事人品又差的,这好歹占一半人品好了。”

    “要我说你们这伴侣的生活过得真不错。”

    伴侣,他每次向周围的人介绍时都用的是未婚夫,我的alpha这样的表述,他们住在一起又举止亲密,周围人自然也信了。可是…他们俩其实还没有任何关系。

    他的omega抑制剂到期后,克莱因也不提结婚的事,而是以辛西亚的名义帮他又申请了新的抑制剂。

    端羽手下动作一顿,心底不由得升起一抹幽怨,如果说他对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满,那这件事就是唯一一件了。

    他已经质问过克莱因一次了,总不能再去问他,他们什么时候结婚吧…

    “你怎么不说话呀?”张婶奇怪道。

    “他就是挣个辛苦钱。”端羽忙放下心思应道,他不擅长交际,奈何这位邻居很擅长自问自答,他只要适时的给个回应就行,对方倒是也没什么坏心思,他们初来冰澜星时,人生地不熟又想要添置东西,还是对方介绍了几家物美价廉的店,又热心的带着他熟悉周边情况。

    “这工作虽然累,但赚得可不少吧?”身型圆润矮胖的张婶感叹道,“要是我家那个也肯干这行,我们早就能从这q3这城中棚户区搬出去了,我也不贪心,能在香雪兰区买一套一居solo我就很满意了。”

    端羽放下青菜,他们虽然换了新的身份,但为了确保不被发现,克莱因不敢从事“布莱克”职业经历里没有的专业性工作,只能去工地上先找一份工作过渡。

    他的工作太辛苦了,他早就不想让克莱因做了,端羽穿着厚重的冬衣,打定主意克莱因回来后要和他谈谈,将菜洗干净收在沥水盆内,又回房间继续画画。

    画上是冰澜星的雪景,冰雪漫天青林如盖,一点旭日从地平面升起,火热炙热的暖橙色燃尽雪原,霜雪与阳光相互映衬,光影交错,山色相融,虽是大片的冷色调却并不显过分清冷素静,反而整体画面柔和清新。

    仿佛也置身于初冬的一束暖阳之下。

    端羽画了片刻,不时停下来用双手拢在唇前呵气活动着冻僵的手指,又搓着手试图让血流速度加快,等他觉得手指重新恢复灵活,才换了平头笔,用短促活跃的笔触描绘跃动着的阳光。

    暮色缓缓沉入室内,端羽揉了揉眼睛放下画笔,开了一盏灯,裹着棉被在灯光下打着瞌睡等克莱因回来。

    熟悉的脚步声从楼梯间传来,端羽快步走到房门前,拉开房门向外张望。

    一道高大身影缓缓走来,端羽兴奋站在台阶上朝他招手:“你回来啦。”

    克莱因严肃微沉的面庞瞬间冰雪消融,加快脚步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台阶,端羽扑进他怀里,给他擦去下巴上沾的一道灰尘印:“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不是说加班到八点么,这都十一点了。”

    “你身上好冷,去哪了?”克莱因手指冷得像冰,端羽心疼的给他捂着手道,“吃饭了么?我都准备好了,十分钟就能吃饭。”

    “随便弄点就行了。”克莱因带上门,抚着他柔软温暖的手又连忙松开,他手上比端羽要冷,“你穿得这么少,别跑出来了。”

    “我知道了,快去洗手吧。”

    冰澜星气候寒冷,一年十二个月中倒有九个月是严冬,只有在夏季气温才稍回暖些,能达到二十度,平时无非是暴雪和中雪的区别。

    这种情况下家家户户都有壁炉和小型供暖系统,只有他们住的棚户区…没地方装壁炉也买不起小型供暖机,仰赖政府的的入户供暖勉强度日。

    只不过因为冰澜星政府拨款有限,棚户区室内温度不过十三四度。

    端羽画油画是个精细活,也不能戴着手套画,有时画得时间长了,冻得他手指都无法自由曲起。

    克莱因心里都清楚,抽出一直藏在怀里的一个塑料浅盒,放在茶几上。

    连外套都没脱又提起端羽装暂时不用的画笔筒去洗手间在盥洗池里将油画笔上的多余颜料一一抹掉,又用松节油清洗过画笔,然后再用专业的洗笔皂在冷水中清洗,揉搓画笔笔毛,细致的拨开外层刷毛,将中心部分的刷毛也清洗干净,再次清洗洗去颜料。

    油画画笔不能用热水清洗,否则会破坏刷毛。

    克莱因轻车熟路的用一块干布包裹着画笔刷头笔杆轻轻用力一按,擦去表面水汽,然后放在通风处晾干。

    端羽很快炒了两个小菜,室温太低,不现炒出来,食物很快就会凝固在盘子里。

    “这是什么?”克莱因坐下吃饭,端羽也在旁边坐下,好奇打开盒子。

    里面是一盒草莓,深红色果实带着两片绿叶,草莓汁水充盈看起来圆润可爱。

    “你昨天不是想吃么?我回来时看到有卖的就给你买了一盒。”克莱因扫盘给端羽拨出来一份,然后将剩下的菜和主食倒在一处狼吞虎咽的边吃边道。

    “我就是说说…其实也没有很想吃。”端羽馋得口水都流下来了,艰难的把视线移开训道,“以后不用买了,我现在不爱吃水果了。”

    冰澜星地形特殊气候又冷,水果价格比帝星还要贵,这一小盒草莓就要几百星币了。

    可以换一箱营养剂或是一件外套了。

    工地会发工装,保暖实用性没问题,但工地尘土飞扬在泥地和雪水里打滚,难免弄得狼狈不堪,穿着也不舒服,要是买件外套下班换上,他也能舒适几分。

    端羽看着草莓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他从手心飞走的外套,苦大仇深。

    “下次不买了,吃吧。”克莱因很好说话的点头。

    端羽撇嘴,心道你每次都这么说,嘴上什么都答应他,其实心里主意很正,谁也无法左右。下次还是会带回来的。

    “我这幅画快画完了,还是送到莫瑞斯画廊去卖,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是直接卖给画廊还是在他们那里寄卖。”端羽托着腮看克莱因吃饭,从保温壶里倒了杯温水给他,推到他手边。

    克莱因举起水杯,警惕道:“他们不会又让你改画吧?”

    “…应该不会。”

    “那就在画廊寄卖吧,下周我把画顺路送到画廊去。”克莱因面色略缓和了些。

    上次端羽卖出的《月色》,买端羽画的那个经理让他反复修改了好几次画里那个alpha的相貌,每次看到修改后的画都说画中人感觉不对,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

    端羽好脾气的听他的要求改了许多遍,他才勉强认可。

    克莱因不忿,端羽的画技在他看来堪比当世大师,能买端羽的画就是他的运气了,竟然还挑三拣四。

    端羽看出他心中所想,暗道这却是冤枉凯尔了,他画技再精湛,即使能将人物勾勒得栩栩如生,也不是原本想画的那个人,而是从明星身上左拼右挪出来的五官,他无法对整幅画的中心投入绘画时相同的感情,成品自然不能令凯尔满意。

    这幅画他还在莫瑞斯画廊寄卖,也是想弥补凯尔一二。

    克莱因喝了两杯水,又打开一支营养剂缓缓饮着,低声道:“我也有事想和你商量,你不是问我今天为什么回来晚了么?”

    “是这样,我们项目的主管今天被捕了,我被叫去例行问话了。”

    “什么?!”端羽震惊道,“你为什么不先说这个!”

    “他们有没有为难你?”端羽焦急问道。

    “我只是个小人物,连分区主管都算不上,项目主管是我三重上司的上司,我从没见过他,这件事与我无关,没问两句就把我放了。”

    “哦。”端羽这才放下心来,又想起还有一个被关起来的,吃着晚餐问道,“被捕的那个是什么原因呀?”

    “你别紧张,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相反这是个好消息,克莱因安抚道,“他是受贿留下了证据,被对手举报了。”

    “恶意竞争估计会先羁押等待法院判决吧。”

    他是在大型建筑工地上做地基建设的,这个项目分为六大区域,他本来只是在其中一个区域负责一些重机械无法靠近,需要手工搬抗高强度回旋变形钢筋的工作,做了一个月因为统筹能力强擅长调度,已经被提升成了一支五十人小建筑队的主管。

    现在被捕的主管就是六大区域其中一个区域的项目总负责人。

    克莱因微微沉吟道:“他走了,他以前带来的那些人也都会被牵连,亲近的恐怕会有牢狱之灾,疏远的恐怕也不能再呆在这个项目了。”

    这个区域项目价值九千多万,现在政府介入重新审计招标流程,估计是要再次公开招标。

    这是个机会。

    “那你…”

    “我准备留下。”克莱因道。

    “怎么留?”你们区域项目的人都被抓进去了呀。端羽紧张道,“这个月工资我们不要了,你还是赶紧辞职吧,千万别被牵连了。”

    工地没那么多讲究,发一条终端消息说辞职,下周就不用去了。连正式的辞职报告都不需要。

    “我想…把这个分项目接过来。”克莱因手指敲击着桌面,缓缓道。

    “你疯了?!”端羽震惊道,“你跟我说过这个区域项目价值九千多万,保证金要一半吧,你从哪拿四千多万出来冻结?”

    四千多万星币,你以为我真的是端家继承人么?

    “我指的是区域项目下的分项目,今天我从认识的人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我现在所在的这片a3区也会重新招标,a3区面积不大,土地沉降率较低,估计中标价格在五百万左右。”

    “哦…”端羽下意识松了一口气,才五百多万,五百万跟四千五百万比起来不过是个零头。

    不对,五百多万!

    刹那间端羽就反应了过来。

    “那就是二百五十万的保证金,这是冻结在指定账户才有资格进行投标的,还不能确保你拿到这个项目。”一道雷劈落下来,差点将端羽劈傻了,他的脑子难得迅速转动了起来,反驳道,“好,我们先不说旁的,即使你拿到了这个项目,但它是不是垫款施工的项目?我们哪有这么多星币。”

    “我没有。”

    端羽绵长舒气,如释重负,以为他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又听耳畔克莱因缓缓道:“但开公司,用商业执照我们可以从银行贷款…”他问过了,冰澜星对建筑产业执照放款标准比较宽松,他有把握能拿到贷款。

    端羽这口气又憋了回去,差点把自己闷死。你从来没有过经商经验,现在开口就要贷款两百多万!

    你不赔得底掉,我不姓端。

    最关键的是,银行贷款还不上按照艾克联邦的法律规定,两次延期后依旧无法按时归还贷款的人是要坐牢的!

    他不想去监狱看克莱因呀。

    “你…你疯了吧。”端羽紧紧抓住克莱因的手苦口婆心的劝他,“你现在每个月有一万多,我画一幅画差不多也是一个月,我的画基本都能卖到三万星币,那加在一起,我们一个月就有四万星币的收入。”

    “我们很快就能从这里搬出去,买一套房子,或者再买一艘小穿梭舰,你不是说想去凯兰星开穿梭舰运送货物么,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我们买一艘穿梭舰去送货吧。”

    情绪激动之下,端羽的手指也变得潮热,克莱因握着他的手,想到平时这双手在棚户区冰冷的温度,微微一叹道:“我不想再让你住在这里了。”

    端羽赚多少,是他自己事,倘若不必为他们的生活打算,端羽完全可以租一间舒适的公寓安心创作,而不是住在棚户区里,赶进度似的画画。

    每天早上起来还要扫藏在双层玻璃里试图过冬却被冻死的厚厚一层蚊子尸体,和邻居算计着菜价抢附近市场便宜的蔬菜肉类。

    洗手间里的温水系统也因为老旧时常停用,这种天气端羽只能用冷水冲个澡然后从洗手间迅速冲进卧室裹在被子里,靠体温对抗寒冷。

    端羽母亲的首饰盒就放在他们衣柜里,他的母亲难道愿意看着自己的孩子跟他这样的alpha生活,狼狈贫瘠,食不果腹,居无定所。

    让端羽养着他,还要做端羽的伴侣么?

    他甚至不敢开口求婚!

    端羽对现状从未表现出不满,也没给过他任何压力。但无形的鞭子时刻追在克莱因身后,鞭策他往前走。

    端羽愿意跟他一时受穷,他却不能让端羽多过一天这种生活。

    他不能拿着他们的感情,当作可以躺着享乐心安理得的理由,他必须在端羽对他的爱被生活消磨光前,尽早解决这柄悬在他头顶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坠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不然他恐怕永远无法睡一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