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20章 第二十章
    “你不用说了,这件事我是绝不会同意的。”端羽语气坚定抛下一句狠话,旋风似的冲进房间里不忘砰地一声摔上房门以示愤怒。

    几秒后又怒气冲冲的快步走出来,拾起茶几上的塑料盒,抱着草莓,鼻子里仿佛都喷出白汽,踏着地动山摇的沉闷脚步声重新消失在克莱因视野里。

    克莱因心里无奈,坐在沙发上打开第二支营养剂饮着,他何尝不知道这件事在端羽看来太过冒险,试图获得他的支持难于登天。但像他们这样没有家世背景无人扶持,凡事只能靠自己的人,如果不能抓住机遇借势上位,想要挣得一番家业简直白日做梦。

    即使是在这辆擦肩而过高速行驶的列车边缘只能搭上一截小拇指,他也要抓住这趟列车把他们俩都弄上去。

    他不抓住这个机会,在这个破旧房子里,端羽还得半夜被冻醒多少次?

    这些问题时刻拷问着他的内心,令他片刻不得安宁。

    假如是以前,他悄悄就把这事办了,也不会告诉端羽省得他无端忧虑,寝食难安。但上次他暴露兽型的时候端羽已经义正辞严的警告了他,他’机会不多’了,

    克莱因善于谋虑,心思算计无人可敌,再加上狮子更是天生的征服者和赌徒,面对强大自己的数倍的敌人都会无畏悍勇发起进攻,他本该一往无前,但在端羽身上他表现的畏首畏尾,只要端羽一句话他就会出尔反尔改变主意。

    全因他不敢冒端羽有可能会离开他的风险。

    虽然不知道端羽说的有几分真几分假,可这件事,即使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他也不敢赌,这是他唯一的软肋与弱点。

    他不敢隐瞒,回家就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了。

    自然,随之面临的阻力他也一清二楚。

    克莱因喝完两支营养剂,走到卧室门口敲门:“我能进来么?”

    他等了片刻,室内依旧一片寂静没有回应,克莱因推门进入。

    端羽正盘膝坐在床上抱着他的小草莓吃着,纤长白皙的手指托着草莓送到唇边,草莓被咬去一半,绯红的汁水在他唇瓣上轻盈晕染。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端羽捏着草莓梗怒斥道。

    克莱因站在原地不敢动,他出去肯定是会被骂的,但再往前走端羽也有可能拿东西丢他,这倒是不要紧,他在太空里都能短暂生存,用什么物品砸他也伤不到他,但东西跌破了端羽又要心疼,在自己身上克扣只为了把那几个星币省回来。

    克莱因微一思量,刚后退一步,端羽果然眉毛倒竖,满面凶悍道:“叫你出去你就出去呀,进来。”

    克莱因微舒了一口气,依言进来,站在端羽床尾,好声好气的哄道:“贷款的事是我太莽撞了,没有提前跟你说吓到你了吧?”

    “那你还去贷款么?”端羽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等他低声哄了半晌,才矜持转过身来望着他道。

    克莱因:“……”

    “你不听我的话?”端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道。

    现在克莱因都反抗他了。

    端羽气得把草莓推到一旁翻身躺下休息,太空被搭到胸前,手里紧攥着太空被一角背对着不肯理他,胸口不住起伏。

    从克莱因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他一个后脑勺。

    连发丝尖都轻颤动着带着怒意。

    克莱因无声在床边坐下,俯身在端羽身后隔着被子虚拥住他,纤细柔美的身躯在他掌下随着两人的呼吸徐徐起伏,浅淡花香带着雾水般的朦胧交错,自他身上溢散出来,引得人心神摇曳,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克莱因低声叹息。

    生活还没来得及消磨他的美貌,更无损他对自己的爱,但越是这样,克莱因的紧迫感越强,他希望端羽对他的感情能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刻,而不是等到他们在贫困中彼此厌恶。

    更不想端羽升起后悔的念头。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为什么…对星币这么执着。”端羽被他结实有力的手臂揽在怀中茫然道,甚至能觉察到他湿热的呼吸打在自己脖颈上,泛起一阵浅浅的酥麻。

    克莱因不是没有什么远大志向,每天摆个地摊就心满意足的alpha么?

    连他为了稍高一些的薪水肯去工地上搬钢筋,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心底还很心疼他的alpha,想跟他说不要去工作了,自己画画养着他的。

    结果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克莱因就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吓。

    你最高成就是摆地摊啊!每天混个温饱都很艰难了,佐餐水果都只买一个苹果给他吃,自己不舍得吃。现在开口就要拉起一支队伍接项目。

    这个跨度实在是太大了。

    标书格式你会么?核算成本你懂么?

    而且他靠贷款做起来的公司体量太小,资金链约等于无,没有一丝抗风险能力。

    假如他看中的这个标没有投中,就像多米诺骨牌似的,公司很快就会破产,端羽心里充满了不信任,端家也涉足地产行业,他觉得自己懂得都比克莱因多。

    “我爱你…”克莱因轻吻他的耳背,抱着他低声道。

    端羽心头一软,空气都染上了甜腻的气息。这是两世克莱因第一次对他说出这句话。

    “我也爱你呀。”端羽声音绵软,仿佛漫步在云端上,心中缀满了无尽的柔情,担忧迅速褪去,温柔爱恋似潮水漫涨到他的脚下,带来冰凉新奇的触感。

    这种感觉并不坏,他从不知道会被曾经的他嗤之以鼻,训斥口说无凭的话原来有这样的魔力,只需轻轻一句话就能令他心中荡漾起潋滟爱意,水波涟涟缱绻温柔,愿意让他提供一切去满足克莱因,达成他的所有心愿。

    克莱因确实从未对他说过这句亲密的话,但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的每一个举动都在无声的印证这句话。

    “好吧。”端羽放弃了,他迁就了自己这么多次,自己也该迁就他一次,他轻轻道,“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你只要答应我两件事。”

    “你说。”这大大出乎克莱因的意料,他以为端羽会极力反对,事实上在他追着端羽进入卧室前,端羽的情绪反应确实如他所料,但在他将一直藏在心底的话说出口后,一切就脱轨了。

    “第一件事,你开公司想认缴实缴多少,贷款多少我全都不管,只有一件事,如果你生意失败了,公司破产清算,不要沮丧更不能走极端,回家来我们一起慢慢想办法。”端羽认真严肃道。

    “…好的。”克莱因点头答应。

    “第二件…”端羽轻轻抿了下唇,藏在被子里,似有些羞于启齿道,“每天晚上你要抱着我睡觉。”

    克莱因微微一怔。

    “怎么样?我的要求很过分么?’端羽等了片刻没有等到回应,猛地翻过身,从床上坐直身子对克莱因怒目而视,凶巴巴道,“你连这个都不答应我?”

    跟他蛮横语气截然相反的是,他的脸颊像天边舒卷云层染上朝阳似的瑰丽色泽,逐渐从白皙皮肤下透露出一抹绯红。

    “好。”克莱因心潮澎湃,忍不住激动的抱住他,紧紧的将他拥在自己怀里。

    没有什么比获得自己omega的信任更能令一个alpha愉悦的了。

    “你是不是想勒死我?快松开。”端羽翻了个白眼,可将下巴搭在克莱因肩头时他还是忍不住绽开了笑容。

    端羽嘴上说着,双臂却无声无息的攀了上来,从背后回抱着克莱因。

    少焉,克莱因恋恋不舍微松双臂,指尖探.入端羽宽松的衣衫,拇指摩挲着端羽细腻光洁的肩头,扳过他的面庞,缓缓俯身探.入他嫣红的唇.瓣忘情寻着那抹甘甜。

    甜蜜与满足荡漾在他的心底。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片刻,克莱因放开他低声道。

    然而克莱因再机智,也猜不到端羽此刻内心的想法是,两百五十万减去存款六万,负债两百四十四万。

    几百万赔就赔了吧,只要他不走极端,他赔得起。

    端羽坐在床上抱着被子点头,看着克莱因激动的模样,心底暗叹,他这也算是千金博一笑了吧?

    他从没觉得克莱因有什么经商头脑,摆地摊需要什么经天纬地之才么?能从分得清楚一百内的加减法就够用了。

    星币肯定是会赔,赔个三五百万也不算多,他就当买克莱因开心了,只要他快活自己也就没什么烦心事。

    他现在一年能赚几十万,再加上他们手里还有一幅叶卡.诺维夫斯基的练习作做底,到时卖出去也能换星币,总不会让克莱因因为欠银行贷款进监狱。

    大不了再住两年贫民区,反正他也认识附近便宜实惠的超市了,邻居也很和善。

    为了确保克莱因公司倒闭那天,他能还得上贷款,现在就要更努力的画画赚钱了呀,端羽心里的算盘噼啪作响,暗自握拳鼓励自己。

    两人心思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却诡异又融洽的链接在了一起。

    “吃营养剂么?”克莱因脱下外套,在端羽背后轻吻他纤细精致的脖颈。

    “嗯。”

    “我去给你拿进来。”

    端羽喝了一支营养剂慢悠悠的去洗漱,克莱因将餐盘洗净收到柜子里,又擦了地才回到卧室。

    哗啦啦简短的水声过后,端羽从浴室冲出来,睡衣被水珠浸湿紧贴在他身上,瑟瑟发抖以闪电未及的速度冲上床裹紧被子,牙齿上下不住磕碰在一起,发出哒哒的轻响。

    “温水装置又坏了,你明天修一下。”端羽从被子里伸出一点脚尖来踢克莱因,他也不想总洗冷水澡啊,奈何他虽然住在这里却还是有这一颗爱干净的心。

    “好。”克莱因把他的脚重新塞回到被子里,给他压紧被角,擦着他湿漉漉的发丝,突然道,“以后有钱了,我想在浴室装一个三米的圆形按摩浴缸。”

    “我想要温泉。”端羽也没笑话他异想天开,想一想又不花钱,躲在被子里积极道,“浅灰色的墙壁,两边要有山墙、漏窗,临水要有莲花水榭。曲径通幽,回廊两侧和温泉旁最好种些金丝建兰、西府海棠。”

    “泡温泉时微风吹拂,淡粉色的一树海棠花瓣会纷纷扬扬洒落在温泉池里。”

    端羽要求非常详细,神情逐渐陶醉,说着往旁边挪了一些,示意克莱因进来。

    克莱因只穿着单衣和他躺在同一床被子里,端羽本能的往克莱因温暖的怀抱里蜷缩,靠在他宽厚坚毅的胸膛,牙关轻颤的问:“你有没有觉得今晚比以往还要冷?”

    “可能是降温了,睡吧。”克莱因手臂环抱在他胸前,将他整个人都揽在自己怀里,试图让他感受到自己体温。

    克莱因手腕一动,想用终端打开取暖器。

    “别开。”端羽双眸微阂,半睡半醒间声音朦胧带着鼻音道,“太贵了,一会儿睡着了就不冷了。”

    克莱因放下手臂,温热的手心在他平坦的小腹上轻柔抚着,哄他睡觉。

    月明星稀,夜幕四合,一片墨似的黑暗中,一簇金芒陡然亮起,在暗夜中宛若两盏流转璀璨星光。

    端羽已经将一床被子都卷走了,被子堆叠在他身上,他还是不安的蜷缩着微微颤抖,克莱因用手背轻抚他的手臂,端羽的手臂像寒冰似的。

    又降温了,看来今夜的供暖也没达到十三四度,克莱因轻叹一声。

    克莱因起身坐在床边,须臾,一头毛色灿烂如黄金,只有脖颈处有黑金相隔的厚密鬃毛的雄狮放轻脚步,厚厚的脚垫轻盈落在地面,如清风扬过,没有发出一丝声响。鬃毛随着他的脚步如盔甲下端的银色坠链轻轻摆动。

    雄狮走到端羽床边。狮首微侧,用牙齿掀开被子,叼着端羽腰间的衣裳,将他从床上拖下来,俯低前半身,让端羽从床上滑落到他背脊上。

    “唔…”端羽轻轻哼了一声。雄狮又等了片刻,待他呼吸重新均匀起来,缓步驮着他心爱的omega在床边蜷起,将床都推开了些,挤占了所有的空间,狮首搭在端羽身边,将他护在中间让他睡在自己小腹上。

    雄狮厚重的鬃毛像一床太空被覆住了端羽大半个身子,他身下微高于alpha体温的雄狮似一个火炉似的为他提供着源源不绝的热量。

    夜已深沉,窗外寒风凛冽呼啸不绝,但室内的一角却依旧温暖如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