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杜克夫人身着宽松浅蓝色长裙,身量纤细高挑,一头浅褐色的蓬松卷发从她肩头垂落,唇角总是带着笑容,也许是因为刚做完spa的缘故,脖颈上还带着鲜花的芳香。

    她斜靠在沙发上时就像一个温柔无害的邻家大姐姐,只有眼角些许皱纹暴露了她的年龄,却难掩她的优雅气质,反而显得经过岁月沉淀愈发高贵典雅。

    但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一双星眸,机敏灵动不乏睿智,看得出她是一个凡事看得很通透,拥有自己见解的omega。

    “你就是辛西亚吧,自从在克瑞斯汀娜那里见到你的作品,我就想见到你本人。”

    “我非常好奇,是谁能将黑暗描绘的如此温柔。”杜克夫人笑吟吟道。

    “您已经见到我了,那不知道有没有解开您的好奇?”

    “其实这反而让我更加震惊了。”杜克夫人微笑着,眼底划过一道明锐光芒,若有所思的边整理自己的思绪边缓缓道:“作品能折射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像你这个年纪所纠结担忧的事,无非是那些和alpha闹矛盾、分手了,家里想更换小型供暖系统却没有星币,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

    尤其辛西亚又是一个拥有姝丽相貌的年轻omega,他一定有很多追求者,他也会在感情的选择中比其他omega浪费更多的时间。

    “是么…”端羽勉强笑道,他家别说更换小型供暖系统了,根本就没有装!一刀凶狠精准的插.向了端羽内心,直.插.得他鲜血淋漓。

    “但你的画里没有这些心浮气躁的焦虑,你不仅画技卓群,对外界人生的感悟更是超脱你这个年纪应有的浅薄,我从你的画里看到了宁静幸福,对生活的恬静满足。”杜克夫人停顿了一下,温声道,“你能欣然的享受生活,甚至是心怀感恩的欣赏周围的一草一木,大约是因为有这样的心境,他们在你笔下都变得富有生机,充满温柔。”

    “辛西亚,你拥有一种非常特殊的天赋。”

    “您过誉了。”端羽头微垂着,做出羞涩模样来。

    他确实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似经过漫长雨季,在烟雨霏霏间一泓满涨的秋池,湖面如镜倒映出苍翠山景与洁白如絮的云彩。

    每次他拿起画笔都情不自禁的将充盈在他内心满足心情随之倾泻到油画上。

    杜克夫人摆手,单手托着咖啡杯底下细腻的瓷碟,另一只手拿起咖啡杯在唇边轻啜了一口,笑道:“难怪克瑞斯汀娜花了二十万星币,买了一幅名不见经传的画家的作品。真是慧眼识珠。”

    “噗!”端羽也端起咖啡小口饮着,闻言顿时一口险些喷了出来,总算他想起旁边还坐着杜克夫人,转过身去拼命压制住了即将喷出来的咖啡。

    “咳咳…”端羽放下咖啡杯,微热的咖啡划过喉管令他躬身痛苦的咳嗽着。

    “你还好么?”杜克夫人连忙放下咖啡杯,走到端羽身边查看他的情况,见他因为剧烈的咳嗽已经面色憋得通红,立刻就要按茶几上的呼叫铃让门外的佣人进来。

    “我没事。”端羽直起身已经能正常呼吸了,不多时面色恢复正常。

    杜克夫人也松了一口气,轻轻拍了两下他的肩膀,重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半是责怪半是提醒道:“小心些。”

    “是的,夫人。”端羽心底泪流满面。

    凯尔狗贼!端羽在内心嘶吼,亏得我这么相信你,还以为大家都是一心爱星币的同路人,没想到你竟然转手就把《月色》卖了二十万的高价,还骗我说只卖了十万。

    如果他知道他的画能卖二十万,怎么可能寄卖标价才七万?用脚趾想都知道凯尔又想在他背后高价把画卖出去,赚他抽成和高价卖画的价格差。

    端羽现在恨不得骑在他脖子上,给他来一个剪刀脚,绞死这个恶贼。

    真是无奸不商恶贯满盈啊,端羽感叹,浑然忘记自己在莫瑞斯画廊打包饼干的模样了,愤愤发誓他以后绝不再轻易相信alpha。

    除了他忠厚老实还有点傻的克莱因,端羽又在心底暗暗补充。

    “夫人,我们开始画底稿吧,不知道您想要什么风格的?”端羽决定略过这个伤心的话题。

    “自然些的就可以,不必像鲁本斯绘画作品精致细腻充满力度,我更偏向提香或是雷诺阿舒展的弧线和圆浑的笔触。”杜克夫人仔细描述了她喜爱的风格,并让佣人布置背后的背景。

    “不知道我说清楚了没有。”杜克夫人眉心微颦,无奈道,“可能我说的风格太抽象了吧。”

    “您不必担心,画底稿和油画上色的过程中随时可以修改的。”端羽连忙道。

    杜克夫人眉心舒展,对这个年轻美貌的omega也多了几分好感,两人选定了角度,杜克夫人坐在雕花繁复边缘点缀着金色的椅子上,正向着端羽。

    她微抬起一只手,拇指托着自己脸颊,修长手指轻掩在唇边,食指搭在唇角的位置上。身侧阳光温柔的洒落进来,拂在她姣好面颊上。

    “这个角度非常好!”端羽忙道,示意杜克夫人不要再换别的姿势了。

    端羽忙碌的用炭笔起形,这个姿势并不费力,杜克夫人见他专心绘画的模样,眸底闪过一丝满意的笑意,她跟端羽简短缓慢的交谈着打发时间,端羽一心扑在画画上,也无暇掩瞒。

    也许是杜克夫人询问技巧高超,不多时她就对端羽的生活有了大致的了解。端羽深知一个谎言是要用无数谎言来弥补的,而且在面对杜克夫人这样精明的omega贵族夫人来讲,他的谎言未免太过拙劣了。

    所以他说的所有事情都是事实,包括私奔的那一段,只是将地点从g2行星换到了艾克联邦的青礞星。

    “我们刚离开青礞星就遇到了扭曲虫洞,我们逃到救生舱,从风暴点穿过虫洞,迫降在了冰澜星。”

    这一切的经历都是真实的,杜克夫人也相信了,她维持着优雅笑容让端羽作画,唇微启一道缝隙,低声问他:“那你的男友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他?他之前是在工地上搬运钢筋的,不过他这个工作太辛苦了我让他辞职在家休息了。”端羽精确计算了构图透视点,耐心细致的描绘模特,闻言漫不经心道。

    杜克夫人:“……”

    她先入为主,但还是不着痕迹的打探了辛西亚口中alpha的细节,得知他没有学历没有家人,才华平平,积蓄单薄,又引诱辛西亚跟他私奔。

    只有一艘穿梭舰还因为坍塌虫洞出现时没有逃过引力吸引坠毁了,来到冰澜星工作又很快辞职在家,由端羽画油画赚钱养着。

    这是什么绝世垃圾啊,就是从垃圾堆里随便捡一个,也比这个alpha强呀。更不用说辛西亚美貌又具有才能,是油画画家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杜克夫人再也无法按耐。

    通过对辛西亚这一下午的了解,她判断出辛西亚是一个单纯没有心机的omega,对他选择的alpha充满了信任与爱恋。以她的人生经验,她可以很确信的一点是,辛西亚绝对是被骗了。

    “alpha没有工作好像不太好吧,也许你该支持他再去找一份工作。”杜克夫人委婉道。

    端羽耸肩,画出背景和大致轮廓,开始画杜克夫人垂落在肩头,微微卷曲着的柔顺发丝,提到克莱因他脸上不由得出现了甜蜜神情,但须臾又变为了忧虑神情。

    “他最近想开一家公司做地基工程项目承接,但他从没有过经商经验,对项目专业性也一无所知,我很担心他。”杜克夫人轻声细语,像个素未谋面却早已熟悉的朋友,很快端羽就对她卸下心防,说出了最令他担忧的事。

    杜克夫人:“……”

    “他不是没有存款了么?”

    “哦,他打算向银行借款,然后…”端羽说出了克莱因那天告诉他的计划。

    杜克夫人发誓,她从没听过这么愚蠢的计划,并不是因为计划的可行性出现了问题,恰恰相反如果一切如计划进行,这个公司是能够正常运转甚至盈利的,她觉得愚蠢的部分是,这个alpha对自己能力的认知出现了问题,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得到他看中的那个项目,那后面的自然也成为了空谈。

    杜克夫人迅速想象出了一个好高骛远,志大才疏还洋洋得意的alpha模样。

    “这个安排听起来有些过于理想化,实际执行上可能会出现困难。”杜克夫人提议道,“也许你应该再和他谈谈,先从一些小事做起。”

    “我劝过他了,其实我也不看好他,但他很坚持…我也不想他难过,就答应了。”端羽知道杜克夫人是为了自己好,叹息道,“赔几百万也没办法,我跟他慢慢还债吧。”

    其实如果是往常,杜克夫人劝过两次无法见效,她就会干净利落的收声,对旁人的一切举动表达赞成并祝福他们,因为这才是他们想听到的。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又与她无关,她何必当这个恶人?

    但面对年轻美貌对未来充满朝气与信心的辛西亚,同为omega,她不由得对他多了些同情与忧患,不忍心的再次出言提醒,郑重相告道:“我对你只有一个建议,不要和他结婚。”

    按照艾克联邦的法律,如果没有婚前协议,婚后一切收入和债务都会被均分到两人名下。只要不结婚,在法律上两人无关。等他碰壁碰得足够了,有朝一日看透对方的真面目幡然醒悟。以辛西亚在油画上的才能,很快就能摆脱他的男友,过上富裕安稳的生活。

    比起靠不住的alpha,永远将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不被alpha带累,“不结婚”这就是辛西亚最坚定平稳的退路。

    端羽陷入沉默,有些尴尬,他其实还在考虑怎么才能尽快让克莱因开口跟他求婚呢。这要是告诉一心为他好的杜克夫人,岂不是直接驳回了杜克夫人的好意。

    在端羽的生活中,他面对的omega不是心怀鬼胎的冯珊与杨毓,就是在学校时那些与他说不上两句话,排斥他出身边缘星的同学。

    这是第一次有omega在他面前展露善意,端羽嘴唇微动,半晌轻声道:“我会仔细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