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轩羽公司的四个员工到齐,打过招呼各自回到工作岗位。

    分别是两个负责做标书数据的beta沃尔和瑞查,工程组的alpha亚当和财务组的组长兼组员兼前台兼客服的omega茱莉。

    沃尔和瑞查长年沉浸在数据的世界里,过着与世隔绝但有薪水拿的生活,对他们这种技术宅来讲,这应该是最理想的工作环境了,对端羽也没太在意,仅是点点头,示意自己清楚这就是老板未婚夫了。

    但工程组的亚当甫一踏入公司,见到端羽的第一面视线就紧紧粘在他身上再也移不开,他走到哪里,亚当的视线就随之流转到哪里,拔都拔不下来。

    端羽身姿纤细高挑,背脊笔挺,眉如远山含黛,眼如秋水盈波。一颦一笑目光流转间简直能牵动他的心神,欺霜赛雪瑰姿艳逸。

    最令人着迷的是他身上那种清冷气质,每每向着他们老板一笑,冰雪消霁,孤霜清冷的气质与姣好相貌杂糅在一起,说不出的引诱,最是人间尤物,不过如此。勾得他心头骚动不已,没有alpha能抗拒这种诱惑。

    亚当先是扼腕于这个omega竟然已经选择了自己的alpha,转念一想,不对啊,他现在上班的不过是个初创公司,一般初创公司都撑不过三到六个月,为了避免拿不到薪水,他们付工资都是预付一个月,看布莱克也不像是资产雄厚的模样。

    没准公司倒闭了他还有希望。亚当心底又燃起希望,在旁边不着痕迹的用□□裸的目光一遍遍打量着端羽。

    如果说以前端羽因为想找个alpha对抗生父夺回家业,还对alpha的视线稍上些心,现在他则早已放弃挣扎选择和克莱因一起咸鱼躺了,他自己没本事,也不要求克莱因是什么旷世奇才,有朝一日能大显神威替他夺回家产。

    他一心只希望两人能相守。

    端羽这方面的神经早就被罩在了一个铝盒里屏蔽了别的alpha的关注与示好。

    克莱因揽着端羽肩膀,微笑着向他侧过首,在他耳边低语道:“想去我办公室看看么?”

    “好呀。”端羽欣喜点头。

    直到端羽身影远去,亚当还抻长脖子望着他的背影。

    “你要脸么?”茱莉冷声道。

    “什么?”亚当连忙收回视线,一脸茫然的垂首与茱莉视线相触。

    “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茱莉梳着一个单马尾,看起来像个刚工作不久的新人,做事却是出奇的爽快,她双手环抱在胸前,往地上唾了一口,边走边骂道,“什么人呢,好像八辈子没见过omega,眼神就快把人家生吞活剥了,还琢磨着人家要是感情不合能便宜了谁似的。”

    “少做白日梦了,天下的alpha就是死绝了,omega也不会找个猥琐色情狂的傻x的。”

    “你!”她是骂得爽了,亚当却涨得面色通红,怒不可遏的上前一步就要提起omega领口,“你这是污蔑我!我今天才第一次见到他,哪有什么感情,你少血口喷人了。”

    茱莉后错一步,从亚当手臂下仿佛游鱼似的灵巧钻了过去,冷笑一声嘴上不饶人道:“是啊,老板娘是第一次见你,你却迫不及待的想性骚扰人家,你松果体是不是已经萎缩成黄豆大了?”

    “满脑子剩余空间塞得都是充血的生殖器吧。”茱莉摆出一副作呕的神情。

    “茱莉!”亚当怒斥,他常年跑工地,做公司派去的现场项目监管,遇到他的无论是老板还是员工都得对他毕恭毕敬。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彼此心知肚明却不能说出实情,否则就是污蔑他。亚当一声怒吼后,两个向工作区自己座位走去的同事都听到了动静。

    眼看亚当健壮手臂高高仰起,沙包大的拳头就要砸茱莉头顶。

    “好了,大家都是同事,何必起争执。”两个beta连忙跑过来,沃尔仗着自己瘦高的优势插.到两人中间,分开两人安抚道。

    “是啊。”瑞查也拉住亚当,双脚沉稳扎在地上,气沉丹田。

    “放开我,我要教训她!”亚当愤怒的想甩开瑞查,想上去教训茱莉,形貌癫狂,眼睛充血红得发亮。

    “你能教训谁?”茱莉双手环抱在胸前,视线轻飘飘的打量着被瑞查锁住动弹不得的亚当,从喉中溢出一声不屑的轻哼,“切。”

    这声轻蔑的嗤笑彻底点燃了亚当,他连脖子上都隐隐出现了暗灰色翎羽的纹路,几乎要变成兽形撕开茱莉。

    “你少说两句吧。”沃尔看出问题关键在茱莉身上,扯走她不让她继续激怒亚当,拽着她走在长廊上,将亚当甩在身后,无奈道,“他怎么惹你了?”

    “没什么,就是看不惯。”

    “大家都是来上班的,领薪水就好别管旁的事了。”沃尔劝她道。

    茱莉微一停顿,低声道:“所有人都想置身事外,那他的行为如果升级了,每一个人都是帮凶。”

    在此刻制止他不过是吵嚷两句,但假如无人制止,他就会认为自己做得没有问题,从视线、言语的骚扰,一步步发展成更直接的行为。

    沃尔一头雾水,但看茱莉仿佛情绪很低落的模样,主动道:“走吧我请你喝咖啡。”

    茱莉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人身影一同消失在走廊深处,端羽还对外面的一场争吵无所察觉,充满新奇的摸着办公桌与背后装饰墙上的流畅线条,克莱因耳朵微微一动,却是不动声色。

    简约精致,灰色与米色的搭配分割出动静区,经典却又避免廉价,不大的空间色调相互映衬,令人的情绪自觉的安定下来。

    “我喜欢这个风格。”端羽爱不释手的抚着墙面,又坐在他办公桌后,面色严肃的摆出老板的架势,“布莱克,汇报工作吧。”

    “好的老板。”克莱因忍笑,“本次工作的重点…”

    他说着大步上前,绕到端羽身后轻松将他抱起,让他坐在自己腿上。手臂环抱着端羽纤细腰肢,手指在他腰侧摩挲着,“项目已经进行到了投标阶段。”

    “不许对老板动手动脚。”端羽惊呼一声,嗔怒着呵斥他,手背到身后去推克莱因箍在他腰上的大手。

    克莱因微一用力收紧手臂,端羽就笑倒在他怀里,双臂亲昵的揽在他脖颈上,凑近轻轻在克莱因侧颜上满是爱意的落下一吻,似春风吹皱镜池,桃花花瓣从枝梢坠下轻盈点在湖面上,波光潋滟。

    “我相信你能做好,但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了。”端羽手抚着克莱因轮廓深邃英俊的面庞,靠在他怀里轻声道,“凡事尽力就好。”

    “我心里有数。”克莱因心底一片柔软,他这次可以说是掏空了家底还以公司的名义贷款了近三百万,换做是谁都心理压力巨大,恐怕要夜不能寐,稍有变动就忍不住惊惧暴跳如雷,哪里会像端羽似的全然不在意,还反过来安慰他。

    “刚才瑞查说得是什么意思?”端羽摇头低声道。

    “没什么,我能处理。”克莱因心情飞扬,抱着端羽垂首吻.他唇瓣,含糊道,“就是出去交际,在甲方负责人那里留一个好印象。”

    端羽沉溺在爱人亲密的抚.慰里,脑海中迅速陷入混沌。

    良久,克莱因忽然将手抵在端羽胸膛,将他推开些许,用拇指抹过他被吻得嫣红的唇瓣,端羽眼眸中盈着一层水雾,双眸迷离的望着克莱因像是在询问怎么了,门外有敲门声响起:“布莱克…”

    端羽霎时间反应过来,像被烫到了似的匆匆从克莱因怀里跳出来,走到窗边面对着墙壁整理衣衫,耳背都染上了一抹浅浅的绯红。

    克莱因唇角含笑,等了片刻道:“进来。”

    “布莱克,我们做标书的时候发现承重系数…”瑞查在终端上翻着文件,将其中一页发送给克莱因,克莱因身体微微前倾专注和瑞查讨论起文件的问题。

    端羽自己冷静了片刻,觉得自己真是色令智昏,来看公司情况都能被克莱因引诱。

    绝对是因为他是行走的荷尔蒙,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端羽默默给自己洗脑,转过身对还在热火朝天讨论工作的两人道:“我先走了。”

    “怎么了?”克莱因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哪里做错了,紧张站起来问道,“今天不是没有别的工作么?”可以在家休息么?

    “我突然想起来要去莫瑞斯画廊找凯尔一趟,临时决定的。”

    凯尔狗贼!把我的星币还回来。

    “那我送你。”克莱因忙道,走到他身边压低声音道,“生气你要告诉我。”最近端羽不太跟他发脾气,这对他当然是件好事,但也直接导致了他在感情中小心谨慎时刻准备哄端羽的技能逐渐退化了。

    端羽无语:“我没生气啊,再说你又没有悬浮车,怎么送我?放心吧,一会儿我办完事情就直接回去了。“

    克莱因又仔细观察了他的面色,确实没有一丝不豫之色,这才放下心来,颔首叮嘱道:“到了莫瑞斯画廊给我发个消息。”

    端羽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穿上外套乘悬梯离开,克莱因一直将他送到了悬梯门口,看着悬梯门关上才转身回到公司,茱莉在大堂接公司终端通讯,克莱因淡淡道:“叫亚当到我办公室,你把他的工资结一下。”

    茱莉一怔,像是卡壳了一瞬,随即才反应过来:“好…好的。”

    “拨内线给他,你不必过去。”克莱因提醒道。

    “好的。”茱莉心底酸涩,说不清她是什么心情,她第一时间跳出来维护老板的未婚夫,并不是想讨好谁,仅是因为都是omega,她维护了辛西亚,是希望也许哪天当她需要帮助时能有人来帮她。

    她从未想过老板会出面维护自己的未婚夫,这听起来很滑稽,但alpha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往往第一时间占领身体的情绪是恼怒,气愤于“自己的所有物”被他人轻浮亵渎的愤怒,责怪甚至从未与对方交谈过的omega。

    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他固然有错,但你身上一定也有问题,为什么他不骚扰别人却来骚扰你呢?茱莉脑海中回荡着各种清晰自信的声音,她极力将这些声音驱赶了出去,望着克莱因的背影,眸底划过一抹感叹,或许他们老板是个与众不同的alp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