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亚当看到内线响起显示是财务室时根本都不愿意接,半晌才接通终端,边扯开领带边恶声恶气道:“怎么,刚才还没骂够,还要在专门打来终端通讯骂我是么?”

    “你也不用隔着终端耍嘴皮子了,我直接过去,我们面谈!”

    “不必,我是来通知你老板要跟你面谈。”茱莉根本不搭理他话里暗藏的威胁,冷声道。

    亚当懵逼了顾不上再和茱莉吵架,起身穿过走廊,怀揣着万分不解的情绪在办公室门外站了片刻,才敲门进入克莱因办公室:“您找我?”

    克莱因正在进行终端全息视频通讯,见他进来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噤声。

    “嗯,那你进去吧。”

    “画廊会派车送你回家么?”克莱因关心询问,对面回复了什么,克莱因满意点头,叮嘱道,“不用带甜点了,最近又降温了你让悬浮车先送你去商场给自己买件外套再回去吧。”

    “西兰花很好啊,我回家吃饭。”

    他最近可能会忙起来,不能按时回家给端羽做保暖垫子,端羽又禁止他花星币安装小型供暖系统,只好先让端羽买厚实的外套抵抗寒冬。

    终端可以选择加密谈话,让房间里的第二个人听不到谈话内容,亚当也只能听到老板声音温和的与对面的人交谈。

    紧张的心情逐渐转变为了茫然,叫他来有什么事么?就是为了听他和另一个人交谈是么。

    片刻,克莱因结束终端通讯,转过头来打量着亚当。

    亚当身型高大气宇轩昂,双眸深邃而迷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个吸引人的alpha,可适才就是他做出了骚扰的行为。

    “你自己离职吧。”这是克莱因第一句话。

    “茱莉已经将你的薪水结好了,再多给你一个月工资作为补偿。”克莱因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淡然道。

    “为什么啊?”亚当震惊了,双手局促的在腿上蹭了两下,焦急道,“如果是工作上的问题您提出来我可以改的…”

    “不是工作上的问题。”克莱因打断他,双眸微抬碧玺似的清澈双眸注视着亚当,拖长声音道,“是什么问题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

    我看你很应该有个ac数。

    事实证明,没有。

    亚当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他迅速回想自己今天都做了什么,最后把重点落在了跟茱莉吵架的事情上,茱莉就是为了那件事才发火的…

    是,眼神可能有点露骨了,但这种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难道不应该说是omega太敏感了么?

    怎么反倒怪罪起他来了?

    “我没错!”亚当心中怒意喷薄,不禁挺起胸膛傲然强调着,但面对另一个看不穿底细的强大alpha他也不敢像对对待茱莉一样用拳头说话,只是声音坚定的强调着。

    “嗯…”克莱因毫不在意的点头,“拿工资走吧。”

    “你这是什么态度,当初可是你求着我来你这家破烂公司的!”亚当恼羞成怒,他已经拿出了谈话的诚意,但对方一直在敷衍他,根本不愿意平等正面的和他交谈。

    “一定要我将话说得这么明白么?”克莱因抬眸,双手交握放在办公桌上,冷声道,“你骚扰了一位omega,无论他是不是我的未婚夫,你都不应该做出这种行为。”

    “公司没有准备也不愿意为了你未来骚扰他人的案子辩护。”

    亚当面色大变,事情一旦揭到台面上来,被另一个alpha亲口说破,他本来毫无畏惧认为自己是被oemga引诱的受害者心情也荡然无存,羞恼涌上心头。

    面对对方的alpha,显然他也不能义正严辞的说出’是omega先勾引我的’这类话,用脚趾想都知道会招来对方的暴打。

    他能打得过茱莉,却只剩下被老板打一条路,亚当的大脑飞速转动着,海绵体逐渐退出了侵占的松果体的空间。

    “可是…我为了轩羽公司的职位,推掉了鎏玉公司的offer。我是一心想在轩羽公司发展的。”亚当苦苦哀求,再也不见一丝理直气壮,低声下气道,“工资…房贷,我还有家庭需要照顾啊,我很珍惜这份工作,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也许你在骚扰辛西亚前,应该先想到这会牵连到你的家庭。”克莱因毫不动摇,铁石心肠的冷漠道。

    他并不是一个有了一点权力就要凌驾在他人头上将这点权力发挥到极致的人,恰恰相反,因为知道自己举动将要带来的连锁反应,他的每一个举动都更加深思熟虑。

    假如他骚扰的不是端羽,而是茱莉,他也会开除亚当。他这种不尊重他人,认为可以随时进行名为追求实为骚扰的行为,就像一颗放在办公室里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迟早会酿成大祸。

    “好,我走!”亚当苦求良久,换来的都是克莱因面无表情不时说出两句在他看来轻飘飘毫无疑义的推诿之词。

    亚当愤怒道,“告诉你,我出了这个门就能找到新工作。但你就不一样了,即使你的公司走了狗屎运能入围,等月底项目开始时,谁能去工地现场负责查看把控项目进度?”

    没了他的专业知识不知道要闹出多少笑话,亚当自己被开除没有工资还贷的担忧,逐渐演变成了看热闹的嘲弄神情,在克莱因对面双手环抱,嘲笑道:“到时候裸上项目么?恐怕连怎么下笼你都不懂吧。”

    “这事是我做的不对,以后我也不会再犯了,不过你也是个alpha,你也懂得,现在公司发展前景较好,如果顺利的话,一年赚几百万星币不成问题。难道你还准备守着一个omega生活?他懂什么?买菜还是捡废品,一点情趣都没有,迟早是要换的嘛。”

    “这个漂亮是漂亮,但性子有点冷,联邦里比他温柔体贴的omega多得是,你要是喜欢,大不了还把他留在家里,外面再找几个善解人意的omega。”亚当站在alpha的角度习以为常,“既然以后要换,何必动这么大的怒呢?”

    亚当观察着克莱因冰封看不出情绪的神情,和缓着声音提议道:“我知道你看不顺我,但现在公司也离不开我,不如…”

    “不如你现在就去财务领辞退金。”克莱因打断他,微一停顿由衷道,“你该庆幸他今晚做了西兰花,我想回家吃饭。”

    克莱因活动着右手,手指曲起,手痒似的相互摩挲着指缝。

    亚当迅速噤声,被凶猛嗜血的兽类锁定的危机感令他脖颈上无形的翎羽炸开,后背上刹那间渗出一层冷汗,被汗水浸湿的衣裳紧紧贴在他的后背上,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

    他的兽型到底是什么?亚当心中充满恐惧,不敢再说那些alpha都懂的话,软着腿挪到门口,扶着墙心惊胆战的向财务室走去。

    克莱因望着空荡荡门口,嗤笑一声。

    联邦大多数的alpha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永远都是下一个更好,致使一生中最珍贵的礼物放在面前,也像个顽劣幼稚的孩子,摆弄两下就塞到桌下堆积成一座小山的废弃物品里。

    *

    莫瑞斯画廊

    员工告诉凯尔,辛西亚过来了的时候凯尔还非常愉快。

    “快去把我的castletontea找出泡上。”凯尔快步冲向休息室,又转过头来吩咐道,“去上甜点,一定要有轻柠檬磅蛋糕和费南雪。”

    凯尔兴奋冲到贵宾休息时外,一个急刹差点贴在门上,他在门外整理衣衫又把袖口褶皱抚平,手按在门把手上调整了一下呼吸,才推门进去。

    “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凯尔忍不住望着几日未见的端羽,唇角带着一抹柔和笑容道,“是不是想问你的画卖出去了么?还没有。”

    端羽也报以笑容,笑吟吟道:“我为什么过来你心里不清楚么?”

    凯尔笑容渐渐消失,困惑摇头。

    “你骗我我的画才卖了几万,其实卖了二十万,你这个骗子。”端羽紧握着拳骤然发难,咬紧牙关道,“我夜以继日的画油画,眼睛都花了,手臂也累得抬不起来了,其实都让你把星币赚走了!黑心的贩子。”

    “你有没有良心。”端羽痛心疾首的指责着这个奸诈商人,要不是怕扯到韧带,他现在就践行诺言,跳起来剪刀脚,夹爆凯尔的头!

    “哦,你说这个…”凯尔镇定道,“画廊也是要赚钱的。”

    “赚百分之四百?!”

    “能者多劳嘛。”

    端羽被他的无耻震惊了,这个词是这么用的么。

    “在商言商,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我还是很喜欢你的。”凯尔真诚道。

    “你喜欢的是我画的油画吧?”端羽完全不相信他的话,挺直的肩膀颓然松开,精神涣散的自言自语悲戚道:“亏我这么相信你,我再也不来找你了。”

    他认为离开了g2行星他就能掌控自己的生活,但还是跟以前一样,所有人都在利用他,压榨他的能力。他没有朋友,也没有欣赏他的人。

    端羽心底如浪潮翻涌,咸涩的海水漫涨越过低矮的墙坝,侵吞着他的信心,将他对外界的善意浸泡在冰冷里,伤口泛起刺痛。

    凯尔一贯含笑的眼底竟划过一抹受伤,他连忙道:“这不是我的本意。”

    这只是经商的手段,他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但该如何跟他解释呢?

    端羽本来是怒气冲冲来跟凯尔算账的,可不知怎么的,跟凯尔交谈后就不由得心灰意冷,他永远无法理解联邦运转的轨迹,众人交谈背后的含义。他是一个残缺的omega,端羽起身无奈道:“算了,是我不能卖出高价…等我回去跟布莱克商量一下吧,也许还是在莫瑞斯画廊卖,也许换一家售卖。”

    “以后都交给他处理了。”

    “等一下!”凯尔一怔,连忙在背后高声唤道。

    “你说交给他处理是什么意思?”端羽脚步不停,凯尔随即追在他身后问道。

    “让他来卖画,以后我专心在家画画。”不想再出来和你们打交道了。端羽微阂双眸,浓密纤长的眼睫似蝶翼轻颤掩住眼底的难堪,他觉得自己很失败,杨志成和冯珊对他最大的伤害,大约是让他停留在无助的过去,缺少亲人的教导与陪伴,他永远是一个幼稚的omega。

    凯尔心头一跳,痛苦抛弃了他过去二十年唯一爱的一样东西——星币,追着端羽拽着他的手臂艰难道:“不就是卖了二十万么,我向你承诺,以后你的画,莫瑞斯画廊只抽成百分之十,也绝不再向你报假价格了,《月色》多赚的星币也给你!”

    “我怎么知道你报的是真的价格还是假价格?”端羽脚步一顿,转首面对凯尔警惕道。

    凯尔也停下脚步,面如土色,吐出到手的星币对他来讲无异于自割血肉,用镊子把穿在肋骨上的星币拽下来,他低声道:“我会直接给你看出售合同,如果我在合同上作假你可以到冰澜星税务局去举报我。”

    端羽心头的苦涩瞬间消退,无比自信,我太厉害了!什么失败残缺,我简直是个平平无奇的讲价小天才!

    端羽立即欣喜若狂,上前给了凯尔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谢谢,你真是个好人!”

    好人·凯尔斯科特被温暖柔软的omega拥在怀中,面色灰败可是心底却忍不住雀跃欢喜,希望这个拥抱能长一些…

    凯尔甜蜜又烦恼的想着,情不自禁的将手臂伸到端羽背后也回抱住他。

    端羽满是喜悦,拍拍凯尔后背,自然结束了这个代表着热情礼貌的拥抱,笑盈盈插.入正题道:“那我们把《月色》的星币先算了吧。”

    凯尔怔怔点头,望着端羽甜美欢欣的笑容,不由自主的暗道假如他能一直对我笑,为此他愿意再付二十万,一百万…都可以。

    端羽踏着欢快轻盈的步伐向休息室走去,凯尔跟在他身后走到走廊深处,猛地一惊,我这是怎么了?我竟然答应给他星币,还主动提出以后减少莫瑞斯画廊的分成。

    我一定是生病了…凯尔忧心忡忡的想着,开口想要反悔,却见走在前面的端羽,浅笑着转过身催促他:“快点呀。”

    凯尔心头一阵荡漾,顿时把自己的想说的话都忘了,迟疑一瞬道:“来了…”

    莫瑞斯画廊按照约定只抽取百分之十的佣金,《月色》卖出二十万,除去已经预付给端羽的四万星币和两万抽成,凯尔又转给了端羽十四万星币。

    看着终端账户收款数目,端羽笑吟吟颔首道:“谢谢你呀。”

    “没事。”

    “那我先走了,还有事情要办呢。”端羽起身,不忘将拿起一块费南雪送进口中,像一只叼着过冬干果的松鼠,无形的蓬松金黄的大尾巴在身后甩着。

    “你要去哪,我送你去。”凯尔忙起身,又意识到不对,欲盖弥彰的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让莫瑞斯画廊的悬浮车送你去。”

    “不用啦,外面有公共交通很方便的。”

    “我请你吃午餐吧。”

    “不用,我想回家吃。”端羽婉拒凯尔好意,乐颠颠的离开了。

    凯尔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拾起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费解的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最终得出结论,我的脑子出问题了。

    凯尔迅速打开终端,给自己加急预约了冰澜星神经科最好的医院看病。

    比起怀疑自己脑子有问题的凯尔,整件事在端羽看来非常合理,他靠自己出色的口才说服了凯尔,并得到了自己的合理报酬。

    不管旁人如何蛮横,你只要摆事实讲道理,他自然就能羞愧的败下阵去,老实交出你应得的份额,世界还是充满爱的,端羽骄傲挺胸。

    [滴——]

    公共交通抵达,端羽回过神来,踏上驶向偏远地区的大型悬浮车。

    高级悬浮车是没有一丝颠簸感的,但廉价的老旧悬浮车就有些许轻微晃动,再遇到路面起伏不平的情况,更是摇摇晃晃的,像激流上的一叶扁舟。

    以前端羽还不适应,但现在他已经能惬意的打着瞌睡等待上车时输入的预约唤醒在抵达目的地后将他叫醒。

    “即将抵达目的地,悬浮车展览中心给i你,请带好随身物品。”端羽抵着自己下颚的手一滑,关闭终端舒缓歌声下车。

    冰澜星悬浮车展览中心占地二十万平方米,有六个展厅,地面和地下各三层,每年举行举行三次车,他正好赶上年中这次车展。

    端羽将自主机器人发放的小型数据储存卡插入终端,地形、具体品牌和参加车展的悬浮车型号都出现在全息屏幕上。

    端羽从一号展厅看起,入门级结实耐用的悬浮车不少,但大多车型灵巧精致,他驾驶没有问题,但换了克莱因可能就有些挤了。

    走到三号展厅,喧闹人群逐渐散去,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乐也不知不觉的消失了。高雅疏朗的钢琴声在展厅每一个角落回荡。

    端羽一眼就看中了靠近展厅中心的一辆黑色悬浮车,外形流畅力量与美感兼有,端羽透过车窗往里面探头,宽大舒适的座椅与灵活的中控台立即吸引了他的视线。

    端羽正欲打开车门,销售人员无声无息的站在他身后:“需要为您介绍一下这款悬浮车么?”

    端羽差点被吓得蹦起来,忙转过身来,单手捂着胸口后背紧靠着悬浮车。

    销售人员满面堆笑的又重复了一遍,端羽剧烈的心跳逐渐平复下来,点头同意。

    “这款悬浮车是兰德尔公司特别为冰澜星特殊的地质结构建造而成的,除了标准悬浮装置外,还拥有手动备用防滑系统,车身和挡板下方都有菱形钢锥,在探入冰层后钢锥会六角形弹开,最大限度抓地避免意外发生。”

    “同时还具有自动驾驶系统,恒温系统…”销售人员侃侃而谈。

    端羽听得心动不已:“这辆悬浮车多少钱?”

    “售价二十八万。”

    端羽转身就走。

    销售人员急忙道:“现在车展有优惠,优惠后价格只有二十万,如果你是第一次购买悬浮车,冰澜星还有一万星币的补贴。”

    十九万,端羽又勉强走回来,看着这辆心仪的悬浮车,纠结道:“那我能试试么?”

    “当然可以。”

    试驾悬浮车开到空旷室外,分别在专用障碍试驾场地里和公路上试驾,端羽做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对这辆悬浮车更是满意,他乘坐过许多品牌价格不同的悬浮车,这辆性价比绝对是中上了,动力强劲还有专门面对冰澜星地形的特殊安全装置。

    端羽换到驾驶位上,尝试高度,他坐在驾驶位里显得有些空荡,但如果换了克莱因应该会很舒适吧?

    刹那间端羽做出了决定。

    又跟销售人员砍价一个下午,最终以十七万价格买入,附赠三年免费维护。刚到手的星币在他手里转了一圈又流淌了出去,端羽却没有半分不舍,望着不远处的展车道:“这辆车什么时候能送到。”

    “我们公司仓库就在附近,您对颜色有要求么?”

    “黑色。”

    “您留下地址,今天就能送到,然后您在冰澜星交通管理中心通知的时间里去给悬浮车安装身份识别码就可以了。”

    端羽万分满意的颔首,签了合同。

    克莱因晚上披着夜色到家,看到门口停着一辆崭新的悬浮车:“……”

    “外面那辆悬浮车是谁的呀,停在张叔旁边的那辆。”克莱因脱下外套搭在衣架上问道。

    “是给你买的车,一会吃完晚餐出去看看吧。”端羽唇角噙着浅笑,把晚餐放到桌面上,骄傲道:“我选了好久呢。”

    克莱因坐下问了价格,无奈道:“我不是让你去买件外套么?”

    “你不是把我的行李箱都带出来了么,我有很多件外套呀。”端羽坐在克莱因对面,单手托腮,笑意盈盈的借着灯光注视着克莱因英俊的面庞,心头无限温柔,推了推桌面上的热气腾腾的菜肴道,“都忙了一天了,快吃吧。”

    克莱因吃着晚餐,心底算了存款,刚觉得数目对不上,他们应该是买不起这辆悬浮车的,张口想询问情况,就听端羽得意道:“对了,我今天去找凯尔对峙了,我跟你说过他从我的画里贪墨星币的事吧?”

    “哼哼,我今天站在道德的高地上一顿训斥,他就老实把我应得的星币都交出来了。”

    克莱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