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克莱因他用头皮想也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他登时就觉得自己头顶绿油油一片,心头醋意横生。

    可是转瞬又想到他为了自己的安排前后迟疑和端羽迟迟不肯结婚,还不是他的alpha,这醋就变得五味杂陈起来,竟然是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连个吃醋的身份都没有。

    “他为什么给你星币?”克莱因放下叉子,缓缓问道。

    “不是跟你说了么?我抨击过他令人不齿的行为后,他心生愧疚主动结清了欠款。”端羽挺胸自豪道。

    看外面那辆悬浮车至少要二十多万,因为端羽两句话,凯尔就心甘情愿的拿出来了?他的脑袋一次性被十匹马一字排开从左踢到右,再反方向踢回去,他也不会这么傻!

    从没见过有人能如此迟钝,克莱因惆怅望着端羽因为捡到意外之财染上兴奋红晕的白皙脸颊。他本来极爱端羽天真纯稚的性格,觉得他像个哲学家似的看待生活,总像是坐在云端,有些好奇的观察着俗世的生活,虽然贫困他也甘之如饴,又充满热枕的对待他与他们之间的感情。

    但是当端羽因为这种天真在外面受骗被人觊觎时,克莱因心情就比较复杂了。

    但克莱因也没有责怪端羽,而是仔细问了今天的经过。端羽也毫不隐瞒,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一一道来。

    “所以,你提出要回家专心画画,不再出来后,他才突然着急了?”克莱因若有所思。

    “嗯嗯我当时比较难过啦。”端羽有些羞愧,他将自己的情绪一股脑的都倾泻出去了。

    端羽又想起什么笑道:“不过他也傻乎乎的,我看他是后悔给我星币了。”脸色铁青。

    克莱因握着他的手安慰他,在脑海中迅速将整件事过了一遍,面色微变得出一个结论。

    不会吧?竟然有alpha也这么迟钝?克莱因的敏锐在此刻派上了用途,他眼神复杂又探寻的注视着端羽,不可思议的感叹一声,真的是相似的人相互吸引吗?凯尔竟然跟端羽似的,一个是根本意识不到有另一个alpha对他有好感,另一个还在怀疑人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轻易对omega作出让步。

    “怎么了,你不喜欢他么?”端羽隐约察觉,戳着西兰花推到克莱因面前盘子的正中心,语气软绵绵道,“你要是不喜欢他,那我以后不再见他了,嗯…还是你去卖画。”

    “不用。”克莱因停顿了一下,由衷道,“我放心。”

    凯尔与亚当不同,他是隐约对端羽有好感,性格始终正直绅士,而亚当…不过是个□□时刻占领头脑猥琐的打量着身边omega的人。

    凭凯尔的智商,他几个月内都会被这件事困扰着,根本想不明白原委。端羽正常的交际只会比以往更顺利,他不希望端羽封闭自己,住在自己小小的蛋壳里,心怀爱慕懵懂不知自己内心所想,却本能不会伤害端羽的凯尔就成了带他接触外界的最好途径。

    他这个操作可以说是很大胆了。

    克莱因平静又自然的拾起叉子继续吃着西兰花。

    “这么好吃呀?那我明天还给你做。”端羽唇角浮起笑容,把自己餐盘里的西兰花也拨给了克莱因。

    “好啊。”克莱因面不改色的点头。

    端羽的口味偏中式,经常是做讲究火候的炒菜,调料味较重。他的口味偏清淡其实不是很吃得惯中餐,但是他向来是端羽做什么就吃什么,来者不拒。

    今晚的西兰花炖煮后放进烤箱烤的,橄榄油迷迭香百里香,配上奶酪,是不会出错的经典搭配。克莱因很满足。

    端羽第一次下厨时,他心惊胆战已经做好了食物中毒的准备,没想到菜竟然都炒熟了,虽然糖和盐弄反了,但这不影响他进餐,流浪雄狮在自然界中无法找到猎物时,会顺着秃鹫的踪迹去找到已经死去的猎物吃腐肉,他们强大的消化能力连腐肉都能消化,何况是放反了糖盐的晚餐。

    事实上,他对端羽的厨艺很震惊,他对端羽厨艺水平的认知还停留在他们约会时,端羽拌沙拉结果把铲子按碎掉在里面了,他一边吃一边需要从沙拉里捡出铲子的碎片。

    难道做饭和拌沙拉是两件事?克莱因心头飞快掠过一抹困惑,可是不等他抓住这抹疑惑踪迹的尾巴,心念转瞬即逝。

    “吃完饭出去试车,这辆悬浮车就是给你的,如果哪里不合适把悬浮车送回店里去,我跟销售人员说好了,他们会改到你满意为止。”端羽笑吟吟注视着克莱因毫不掩饰自己爱恋的目光。

    克莱因情不自禁的握住他纤细精致的手腕,用拇指摩挲着他柔软的肌肤,无论换做哪个omega早就对伴侣的无能感到厌烦了,更不会花费几十万给一事无成的alpha,alpha的失败足以抵消一切感情,omega不会在一个失败者身上浪费太多感情。

    但端羽从未指责过自己的无能,他像一只辛勤的小蜜蜂似的团团转,忙碌着经营他们的家庭,添置各种东西,小到一个烤箱,大到一辆悬浮车他都会购置回来。

    然后自然的对他说,这是我们一起买的,这并非寻常omega的做法。

    但他能感受到端羽是在很真挚的爱着他,用不符合他以往散漫性格的勤勉在告诉他,没关系,我们一起面对。

    克莱因早就由当初的恐慌变为了无奈,他只希望能在端羽买房前,抢先给他们购置房产。

    保留一丝alpha的尊严…

    不能彻底让自己的omega把他养起来啊,克莱因在心底暗道。

    吃过晚餐,两人穿上外套,手牵着手出门看车。

    端羽欢快的打开车门,做出请的手势来,优雅道:“试试你的新车吧。”

    克莱因恍惚觉得自己被包养了,他坐进驾驶位,高度正好。

    “这辆悬浮车多少钱?”克莱因单手抚着中控台道。

    “十七万。”

    “我把凯尔还给我的十四万星币都花了,然后又添了三万咱们的存款。”

    克莱因在心底叹息一声。

    哎,严格意义上有点缺心眼的凯尔也算是他的情敌,情敌给端羽的星币,转头又被他的omega花到了自己身上。

    这算什么?难道是…我用他的钱养你啊!作为被养的最底端,克莱因很难描述自己的心情。

    克莱因被这两个人深深震撼了,他只能说…不是他智商高,而是这两个人的思路太清奇。

    克莱因下车关上车门,拥住端羽由衷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要怎么办呢?”

    把端羽交给谁他都不放心。

    他的单纯真诚,愿意敞开心扉相信别人,爱上谁就死心塌地把一切都给对方的这种性格,恐怕永远也无法令他放下心来。

    端羽回拥住他,脸上笑容逐渐消失,困惑道:“你不喜欢这辆悬浮车么?”他们不是在说悬浮车么,为什么说起这个了。

    克莱因牵着他的手,低声道:“我有很多事情想教给你,但是我又不知道我能教给你多少。”

    时光漫漫,假如他出了什么意外,端羽又该如何是好。

    端羽茫然点头,又问道:“那你喜欢这辆悬浮车么?”

    “…我很喜欢。”克莱因停顿了一下,温和道,“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呀。”

    “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端羽拍着胸脯保证,寒风刺骨刮在脸上冰割似的,端羽手腕一转从克莱因手里挣脱出来,靠在克莱因背后踮起脚尖把自己藏在他身后,颐指气使道:“太冷啦,快带我回去。”

    克莱因也从莫名的紧张与怅然中回过神来,微微俯身让端羽上来,背着他向室内走去。

    卧室温暖灯光洒落,暖煦的浅金色灯光令人不自觉的心神微松,克莱因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翻阅,端羽倚在克莱因怀里,热量透过他坚实宽广的胸膛缓缓渗透,端羽打了个哈欠,带着困倦鼻音道:“把照明关上吧…”

    克莱因依言关闭照明系统,单手抚着端羽背脊,安抚他休息,等他睡得熟了,又打开终端的全息屏幕,继续看资料和文件。

    “哼…有钱,买买买。”端羽哼唧一声,微颦着眉,又迅速舒展开,得意道,“xxl…蓝色的。”

    克莱因微微侧首,含笑听着怀中人的梦呓,听到这不由得心中微微一动,尺寸与身高正相关,端羽可穿不了xxl号的衣裳,你在梦里想到的都是我么?

    克莱因心中没有丝毫得意之情,反而是无尽的怜惜涌上心头,’我们常装出信仰的表情和虔诚的举动,却用糖衣来包裹恶魔的本性’,但端羽恰恰相反,在他骄纵虚荣,刻薄言辞令人反感的背后,藏着一颗璀璨的明珠。

    他只是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就将自己埋在了污泥中。如若拭去外表的污痕,你就能看到明珠熠熠闪烁。

    “我会对你好的…”克莱因抚着他的发丝,在寂静的室内轻声道。

    *

    端羽修改了画的细节,带着底稿去见轩榕庄园。

    “不错。”杜克夫人俯身仔细打量着底稿,满意道,“我们继续画么?”

    “是的,今天将底稿画完,就可以用透明罩染和古典画法开始上色了。”端羽欢快道,“预计两三个月就能画完。”

    杜克夫人微笑着再次坐在角度相同的阳光下,让端羽为她作画,她最喜欢端羽的一点就是每次见到他,他都是朝气蓬勃充满干劲,唇角微微翘起,连眼底都藏着笑意,好像永远没有什么烦恼的模样,她仿佛也能被端羽的活力感染,变得年轻一些。

    “你跟你的alpha谈过了么?他还是要开公司?”杜克夫人跟他聊天打发时间。

    “是的。他公司已经开始运转了,还带我去看过一次呢,就在a5园区a3栋。”端羽无情吹捧,星星眼道,“他真的很厉害呢!”

    “地点不错,交通便利周围商区齐全…价格也不算贵,但a5园区好像离你们的住所很远吧,那他可要早些起来准备通勤了。”杜克夫人笑着打趣。

    “哦,我给他买了辆悬浮车。”端羽手下不停,描绘着杜克夫人含笑的双眸,漫不经心道。

    “…你给他买了悬浮车?”杜克夫人笑意微敛,重复道。

    “是呀,您说得对,通勤确实太不方便了,而且冰澜星地形又跟g…青礞星平缓地形不同,没有悬浮车出门太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