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杜克夫人眸光微微一闪,随即道:“亲爱的,上次我就想跟你说了,以你的能力早就可以从贫民区里搬出来了,为什么要因为一个alpha影响自己的生活质量呢?”

    “你有多久没给自己买过一件新衣服,一瓶护手霜,一件犒劳自己的小礼物?”杜克夫人无奈道,“你要先爱自己,才能爱别人。如果你自己都不重视自己,将他人的欢愉建立在践踏自己基础上,那你永远都是一件廉价轻视的可代替物。”

    倘若她对性格温柔的端羽有什么不满,那唯一的一件不满大约就是在恋爱上端羽无限制的迁就他的alpha,简直…脑海里有一片汪洋大海。

    上次端羽的alpha她也远远见过一面,看起来倒是气宇不凡挺能唬人的,却是个绝世软饭精,放眼整个冰澜星都没有第二个。

    果真人不可貌相,杜克夫人冷笑。

    “我们是一体的呀,再说您也知道了谈生意没有一辆过得去的悬浮车,他会有多艰难。”端羽又道。

    杜克夫人回神心道,换做是她一定尽早抽身,想的定然都是’这关我什么事?’和’那关我什么事?’艰难与否与她何干?

    先不提一万个潜力股里,可能只有一个是真的有潜力,即使挖掘到了这支潜力股陪他渡过最困苦的时光,等他功成名就之时,也和当初共患难的omega没什么关系。

    他是个有自己独立思想的人,不是一件物品,谁也无法把控对方的思想。

    最稳妥的方案就是让自己成为“那支潜力股”,不会背叛自己的人,永远只有自己。

    与其费尽心机帮助他人,不如投资自己。

    杜克夫人暗叹,可惜她的良言,却劝不了已经深陷其中被爱情蒙蔽双眼的端羽了,只能等他自己醒悟。

    “亲爱的,你还是生活经验太浅了,把湖水看作海洋,将绿叶当作岛屿。”杜克夫人悠悠道,以一种过来人的姿态指点道。

    “湖水。”端羽蓦地笑了起来,“他算什么湖水呀,最多就是森林里树梢上的露珠。”风一吹就会掉在地上。

    “…那你。”原来你知道?杜克夫人费解。

    “我只想把他往回推一些,推到铁兰凤梨花的花心处,那里对一滴露水来讲,也是宽广辽阔像另一个世界。”端羽笑吟吟道,“我们可以在花蕊处坐井观天。”一汪浅池,假如游着两只小鱼,他们能陪伴在彼此身边,那这方水池就是全世界,为什么要到外面的大海里去呢。

    杜克夫人:“……”

    完了,这孩子被alpha洗脑了。

    “这样的生活你能坚持多久?难道你要永远养着他么?”杜克夫人忍不住提高声音想让端羽看清自己的处境。

    以前大约旁人也是这么劝他的吧…放弃自己,尽早回头,端羽看着杜克夫人的模样大约也能想到其他人是怎么劝克莱因的,即使没有人劝他,以他的才智想必这些事情他也是一清二楚。

    他没有放弃我…

    端羽想到什么,忽然觉得滑稽,放下画笔笑得前仰后合。

    “我说的话很好笑么?”杜克夫人奇怪道。

    端羽摇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半晌笑声渐止,捂着肚子语带笑意道:“我只是想到一句话,真诚的爱情充盈在我的心里,我无法估计自己享有的财富。”

    “《罗密欧与朱丽叶》莎士比亚。”杜克夫人精致眉梢微微一挑,停顿道,“你知道这个故事是以悲剧收尾的么。”

    “或许吧。”端羽耸肩,拾起画笔抹掉底稿上脏污的一段炭笔痕迹,浅笑道,“我觉得好笑的是,我年少时读书,读到这一段时嗤之以鼻乃至愤怒,觉得通篇都是废话、谎言,为了不误人子弟,避免单纯的omega被欺骗,甚至拿沾了象牙黑的画笔将这段话从纸质的书上抹去了。”

    当时骂得有多狠,现在身上扎得就有多痛,想不到自己会坐在这里,以这种形式回忆起曾经看过的书,自己飞出去的刀在空中兜了一圈,反方向全插在了自己身上…

    “可我没有想到的是,有朝一日我会发自内心的认为布莱克是我最大的财富…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做。”端羽笑着摇头。

    果然是话不能乱说,会被打脸的。

    杜克夫人望着沉浸在爱情中的姝丽面容都带着幸福意味的端羽,缓缓起身,裙摆在空中荡开端庄精致的弧线,她走到端羽面前,以一种怜惜担忧的目光打量着他,片刻,展开双臂将他拥在怀里,轻吻他的面颊,在他耳边喃喃道:“愿上帝与你同在。”

    展露善意的人往往得到背弃,小心谨慎的人才能笑到最后,她希望端羽是个例外。

    “谢谢。”端羽回拥住她,低声应道。挂在他胸前的吊坠也随着她靠近自己动作,在他胸前轻轻一压,在檀香与清浅浮动着的茉莉花香间,恍惚间端羽觉得自己得到了两个人亲密的祝福。

    他眼圈一红,连忙垂下头去,“底稿画好了,您看还有哪里需要改的么?”

    他微微退开一步,让杜克夫人查看底稿。

    “你画得非常好。”杜克夫人抚掌赞叹道,“即使我请到了尤里塞斯大师为我作画,效果也不会比你画得更好。”

    “您谬赞了。”端羽连忙道。

    杜克夫人俯身欣赏画作,又轻咳一声道:“眼睛这里…你线条处理得很精致呀。”

    “如果不画出来油画最终的真实度可能会失真,不过您放心我会用光影处理好的,我不敢说您一定会对最终结果感到满意,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端羽用食指扫过底稿上微笑着的omega夫人眼角的浅痕认真道。

    “好的。”杜克夫人对端羽谦逊的态度极有好感,轻拍他的肩膀颔首答应,在给他当了几个标准时模特后,门外有敲门声轻轻响起。

    “夫人,克瑞斯汀娜夫人、帕克先生…已经到了。”佣人在门外道。

    “请他们到顶层空中花园吧,我稍后就到。”杜克夫人扬声,又邀请端羽道,“亲爱的,和我一起过去吧。”

    “不用了。”端羽垂首看了终端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接近黄昏,端羽婉言谢绝,“他说今晚会来接我,估计快了,我想在这里边画边等。”

    杜克夫人微笑着颔首,微一停顿又道,“假如你在经济上有困难,你知道你可以向我开口的。”

    “谢谢您。”端羽坐在椅子上,微一躬身真诚道谢。

    杜克夫人身姿优雅步伐轻盈的卷着一阵清幽香风离去。

    端羽收起了大部分的颜料,只在调色盘上按照色钟留下了几种基础色,在调色盘上反复比对适才记忆中杜克夫人浅蓝色衣裙的基础色与周围的环境色,明暗部关系。试图调出最接近的颜色。

    端羽在轩榕庄园的画室坐到了深夜,画好了衣裙的领口与肩颈的部分,夜幕四合克莱因还是没有来。

    端羽检查终端信息,克莱因最新一条的消息,还停留在晚上会来接他,一起回家吃晚餐。

    克莱因最近的行程都很固定,他不出门,克莱因上班-回家。他出门,克莱因送他来轩榕庄园/画廊,自己去上班,晚上一起回家。

    冰澜星治安很良好,端羽倒也不担心。愤愤戳着榛头笔,在心底吐槽,什么嘛,给克莱因买了车,两人出行应该是更方便了,结果克莱因根本不来接自己,看他对新悬浮车爱不释手的模样,对车爱得倒是真诚,反倒是将自己抛诸脑后了。

    端羽给他发了十几条消息,克莱因都没有回复,无奈只能起身收拾好画箱,跟佣人约车送他回家。

    *

    冰澜星,帕蒂餐厅。

    推杯换盏间早已和克莱因熟识的甲方项目部副总盖奇,脸颊上升腾起两团奇怪的红晕,站起来拍着克莱因的肩膀向主位上的alpha大着舌头介绍:“马尔科姆,这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alpha,他是布莱克,新开的公司…那家公司叫什么来着?”

    “轩羽。”克莱因提醒道。

    “对,轩羽公司!特别有潜力,他们交上来的标书您应该已经看到了吧。”盖奇试图舌灿莲花的推销轩羽公司,奈何他已经喝醉了,哼哧半天也只含糊不清的说出了几句话,在座的众人一大半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只听懂了布莱克是新开的轩羽公司的总裁。

    盖奇更是说到一半倒在桌上,转瞬鼾声响了起来。

    马尔科姆眉心一皱:“我最讨厌别人喝醉,带他下去休息吧。”

    “他太沉了,让他睡吧,吃完饭再把他带走。”旁边另一个马尔科姆亲近的下属提议道。

    马尔科姆没再说什么,将视线转向克莱因,“你就是那个参与投标的轩羽公司…”

    “是的。”克莱因镇定道。

    “听说你们公司员工包括你都是从悦琉集团跳槽出来的?”

    克莱因颔首,从容道:“正如您所说,我们公司虽然创立不久但骨干都是做惯大型项目的负责人,经验丰富,对这个项目非常有把握,标书已经交上去了相信底价也能令贵司满意。”

    “当然了我们公司的经验跟您相比自知肯定有不足之处,以后还需要您多指点。”克莱因微一抬眸,瞥见对这个项目最终归属有很大决定权的马尔科姆略一皱眉,迅即不着痕迹的转口诚恳道,“即使您提点一两句,对我们公司的发展也是受用无尽的。”

    马尔科姆眉开眼笑。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即使在外人看来极为夸张的恭维,只要开口的人表现得真心实意,也能哄得被恭维的人仿佛身在云端,飘飘欲仙。

    尤其克莱因是个相貌英俊身型挺拔,看起来刚正不阿的alpha,他口才又好,真诚的模样极易取信于人。

    “你们以前那个经理是行贿被起诉吧…”马尔科姆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食指划过高脚杯口若有所思的问道。

    “是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也行贿么?”马尔科姆嘲弄道,众人哄然大笑,全场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克莱因也跟着笑起来,端着酒杯道:“当然不会,合法赚来的星币才是真实的,不是么?”

    众人笑声渐止,本来是想嘲笑克莱因,反倒是被他说服了,这个道理他们入行第一天就被前辈告知,但随着时间改变又有多少人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大约锒铛入狱才能想起来吧。

    “好!”马尔科姆抚掌笑道,第一个打破沉默站起来道:“行你很有潜力…布莱克是吧,我记住了。”

    “以后有合适的项目,我一定想着轩羽。”马尔科姆端着酒杯,扣在酒杯上的食指松开,斜指向克莱因道。

    “那多谢您。”克莱因不卑不亢的起身,端起酒杯要一饮而尽杯中红酒。

    “不过…”马尔科姆拖长声音,克莱因送到唇边的酒杯一顿又放在桌面上,马尔科姆一字一顿道,“我这个人最讨厌只顾着自己,弃船逃生的人。”

    一晚上喝了两顿酒的盖奇逐渐清醒过来,刚醒过来就听到这句话,心道什么弃船逃生不就是离职么?谁没跳槽过啊?马尔科姆平时根本不在意这些事,一定是想找个借口整布莱克…

    好处他已经拿到了,也已经按照约定为他引见了马尔科姆,何必为了一个小公司老板得罪顶头上司?盖奇一秒理清头绪,顿时身体一僵又迅速放松下去,趴在桌面上,打起一连串均匀绵长的呼噜。

    用全身的演技说明,此人已睡熟,勿扰。

    “那我怎么才能弥补呢?”克莱因瞥了一眼身边的盖奇,唇角带着笑容微微欠身问道。

    “很简单,把酒喝了。”马尔科姆笑容微敛,指着他手边的酒杯双眸紧紧盯着克莱因道。

    克莱因刚要拿起来,马尔科姆又开口道:“我说的不是这杯。”

    说着,马尔科姆对身边下属耳语两句,下属走到一旁,在餐厅全息屏幕上点了几下,很快机器人端着托盘将两杯酒送到房间。

    “红酒根本就不算酒,伏特加才是alpha喝的。”马尔科姆走到克莱因身边,将托盘上的伏特加拿下来,砰地放在克莱因面前。

    酒液四溅,在桌面上流淌,被润染的地方留下一道盈亮的痕迹。

    躺在自己臂弯里睡得正香的盖奇被巨大的声响震得差点从桌面上跳起来…心道这也不是伏特加精致酒杯碰到桌面的声音啊,听重量像个保龄球。

    克莱因面不改色的看着面前装啤酒用的德式握柄玻璃杯里面九分满的伏特加酒液轻轻晃动,马尔科姆又从托盘旁边拿起一条管状食品,将里面的东西挤到了玻璃杯里。

    坐在克莱因旁边的盖奇差点被熏得咳嗽起来装不下去,这…是芥末吧。

    克莱因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半管芥末被挤进玻璃杯中,又在马尔科姆手下摇晃着酒杯,芥末逐渐融化在伏特加中,已经融化和半融化成絮状的芥末漂浮在玻璃杯里。

    绝对不会有人想去喝这个东西,铁胃也受不了。

    克莱因唇角笑容不变,握着握把举起玻璃杯,端着一扎伏特加向冷眼旁观的马尔科姆致意:“希望这能弥补我的过失,不影响轩羽在项目上出力。”

    “当然。”马尔科姆一怔,缓缓道。

    克莱因平举着玻璃杯,神情自若的将杯沿送到唇边,倒像是贵族在宫廷晚宴上手握郁金香型的水晶波尔多酒杯,比饮水还要自然的优雅将满满一扎掺了芥末的伏特加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