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好运好运…”端羽焚香净手,坐在床上郑重肃然的点开终端。

    床头柜上一盘复古蚊香,烟气袅袅而上。

    “不用吧。”克莱因觉得好笑,坐在他身后,单臂从他背后环抱过来揽着他的纤腰,身体微微前倾,在他耳后留恋的亲吻着。

    他对这个项目十拿九稳,等到工程款结清,他们就可以结婚了,克莱因自觉两人关系已经稳定,可以适当的有一些亲密行为。

    端羽对他整套的心历路程一无所知,嗔怒着拍开克莱因的手,板起面孔做出严肃模样来:“我刚刚才祈祷完毕,你不要破坏我的运气。”

    克莱因沉默片刻,真诚问道:“你这是什么祈祷方式?”

    昨天跟着张婶拜了财富女神普露托,下午又对着十字架祷告,满口‘我们在天上的父…‘晚上更是什么都没吃,第二天早上又在上星网前换了一套他看不懂的奇怪方式,双手合十念念有词。”

    如果不是看端羽除了祷告这件事外,还挺正常的,他真的担心端羽加入什么邪.教组织了。

    “哪个灵,我就信哪个,多信几个没坏处。”端羽也有自己的看法。

    克莱因无语,他逻辑缜密自成一环,旁人很难攻破他的逻辑。

    “你也拜一拜。”端羽要求道。

    “不用了吧。”克莱因抗拒道,他没有信仰,也没有端羽这么…博大的信仰。

    “拜一拜!”端羽强硬道,他们两个就像是alpha抗争晚上睡觉前需不需要洗澡,几个来回后,克莱因举手投降。

    ”好…拜过了。”克莱因把自己的下巴抵在端羽肩膀上,喉咙里哼了两声,以示自己拜过了。

    端羽勉强满意,低声道:“要公布结果了,你认真一点呀。”

    “好的。”克莱因手臂还是探过来动作极轻的环抱住端羽,端羽也不再挣扎,向后一倚,斜靠在他怀里指尖微动,点开冰澜星政府公开网站,找到相关项目的的公示信息,端羽指尖悬停在全息屏幕上,心如擂鼓,回过头来低声道:“你紧张么?”

    克莱因唇角含笑的微微点头,表示自己也在紧张,端羽撇嘴:“根本看不出你担心呀。”

    “因为跟你比起来,其他的都不重要。”克莱因真心实意道,大厦可以随时倾覆,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他都有从头再来的勇气,唯独端羽是他不能割舍的,不敢冒一点风险的。

    他始终清楚这一点,所以将端羽凌驾于一切需求之上,不是他迷恋端羽,而是他太清楚自己这一生真正需要什么。现在端羽就在他身边,他还有什么畏惧的呢。

    “你今天很懂怎么讨好omega哦。”端羽转过身来,双臂攀住克莱因的肩膀笑吟吟道,跪坐在床上挺直背脊比克莱因略高一些,俯身在他唇角如花瓣曳过,轻轻一吻,满是缱绻爱意。

    须臾,端羽略微退开些许,雪白的双臂亲.昵挽在克莱因脖颈上,眸光潋滟柔情荡漾的双眸深情注视着克莱因,认真道:“我希望你明白,我们能得到这个项目公司继续运转你可以按照计划跟我求婚固然好,但反之投标失败,公司进入破产程序…我也不想你过于在意。”

    “后果我们一起承担。”

    这一个月克莱因白天在公司,晚上还会喝得烂醉,到家洗个澡就又开始看资料改文件,他都不知道克莱因每天是什么时间休息的。

    他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吃营养剂生活都能有一身肌肉,长期奔波劳碌也能神采奕奕,虽然有时难掩疲倦,但一觉醒来就能恢复理智冷静。

    也许这是他兽型的特性吧,他查过开普狮的资料,开普狮是原始冷血的战争机器,每一个部件都是为了杀戮准备的,冷酷、高效一击即中,这些都是被写在星网网页上的开普狮的关键词,显然也刻进了克莱因的基因里,他与生俱来的强悍体能和时刻能保持清醒头脑的本性,铸就了他。

    他已经看到了克莱因的努力,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可以接受,也希望克莱因能够和他一样。

    克莱因微微一怔,随即抬起手,用手背轻抚端羽面颊,低声道:“你对我太好了。”

    “你是我的alpha,我当然会对你好。”端羽理所应当道,从他怀里退出来。伸出左手举到他面前,让他看自己手指,拇指擦着无名指指根,动作轻缓的转了半圈,耳背微微一红,脸颊也染上了胭脂似的薄薄一层红晕,态度却是比平时更加跋扈嚣张道,“喂,懂?”

    “你有没有这个项目都不准再拖了…”端羽已经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勇气,语气愈发恶声恶气,像一只漂浮在天空上外强中干随时会被戳破的气球。

    如果换了是别的alpha,跟他私奔同居却又不肯跟他结婚,不用杜克夫人提醒他早就卷包逃走了,现在都该回到自由联邦了…

    克莱因也知道自己做得过分,垂首保证道:“好,我们结婚。”

    端羽这才满意转过身去靠在他怀里,打开公示信息,翻到三分之二处,赫然看到一行字。

    [a3区域中标公司——轩羽公司]

    端羽震惊的望着这行字,久久不能回神,克莱因从他背后伸出手来,用指尖点着屏幕语带笑意道:“中了。”

    半晌,端羽盯着这行平平无奇的字,眼底都泛起酸涩水雾时,好像锈死的齿轮吱压一声,终于缓缓转动起来。

    “啊啊!”端羽激动转身抱住克莱因纤细手指指着这行字,雀跃欢欣道:“你看到了么,是我们!”

    “公司拿到这个项目了,太好了。”端羽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巨大的喜悦几乎将他淹没,无数烟花自他身边擦过,在寂寥夜幕中耀眼绽放,他抱着克莱因的脖颈,整个人将重量完全压在他身上。

    克莱因心底也有淡淡的愉悦,唇角微扬起一个弧度来,也不受力整个人向后倒去。

    端羽惊呼一声,顺着惯性整个人往前栽去,却觉腰上一紧,克莱因的双手握在他的腰侧,端羽刹那就放下心来,趾高气昂的跨坐在克莱因腰上,俯身单手撑着克莱因头侧的枕头,居高临下道:“老板,笑一个。”

    克莱因忍俊不禁,端羽也情不自禁的莞尔一笑,笑意似水波涟涟逐渐扩散,脸颊处一个小酒窝若隐若现,端羽呼吸逐渐急促,望着克莱因似融着碧玺法翠似的清澈双眸,俯身主动吻.住克莱因的唇。

    柔风拂过,羽白窗纱轻扬,掩住了一室温暖。

    克莱因项目进组在即,重新招聘了一批员工,都是他用得惯了的,大家磨合两天也算是彼此较为熟悉没有什么争端,端羽系着衣裳起身,“那你这一两个月都不能回来了?”

    “当然不是,我每天都会回家。”克莱因给他压平向后卷去的发丝,低声道,“不过有时候可能会回来得晚一些,你从轩榕庄园回来记得叫车送你。”

    “我知道啦。”端羽放下心来,声音柔和道。他摔伤自己后,隔一天按照约定时间带着画去见杜克夫人,他不想再提起这件事的,都是打工的何必难为彼此。可没想到杜克夫人眼光锐利,一眼就看到了自己下颚处还没完全愈合的小伤口。

    当时他没有说,杜克夫人也没有再追问,可是从那之后就换了司机,每次都是将自己送到家门口,这种情况再也没有发生过。

    “这片地区治安最近听说不是很好,发生了好几起盗窃案,窃贼现在还没有抓到,失物也没有追回。”克莱因皱眉道,“我们还是尽快搬走吧。”

    “没有伤人的。”端羽漫不经心道。

    “这说不准。”克莱因摇头,这只能说明他们过去没有伤人,但假如出现了这种情况,他就是懊悔得痛不欲生也来不及了。

    在他看来,冰澜星治安并不好,监控安保设施陈旧,除了高档区域外有住户联合聘请的私人安保外,整个冰澜星的警方系统老旧,财力不足,即使有心履行职责也没有能力抓捕罪犯,很多时候都是不了了之。

    “嗯…我又画了一幅尺寸较小的画卖给凯尔,现在手里也有一些星币可以用来搬家,但是租约还有几个月呢。”端羽拿起玻璃杯喝水,给克莱因也倒了一杯递给他,不舍道:“不如等租约到期再搬吧。”

    “可是…”克莱因接过水杯,还是放心不下。他行踪不定,端羽一个人住在贫民区里太危险了,这种事情很多都是激情犯罪。

    “张婶挺照顾我的,你不用担心,我们一起买菜做菜,然后我等你回家。”端羽安抚道,“没事的。”

    “我先去找房子,住到这个月底我们就搬。”克莱因退让一步强调道。

    “好吧。”端羽舍不得他的租金,但看克莱因坚持他也答应了,唇角噙着一抹浅笑,笑意盈盈的转到克莱因背后推着他催促道,“还不快去上班老板?”

    他可是要结婚的人啦。

    *

    “医生你怎么看,我的脑子是不是出现问题了?”凯尔在散发着令人安心的消毒水气息的诊室里紧张道。

    “唔…我并没有看到病变情况,你的大脑非常健康活跃。”冰澜星莫莉医院神经科医生微一沉吟,查看终端上所有检查报告道。

    “不可能啊,我的情况很严重。”凯尔停顿了一下,本能拾起标准句式镇定改口道,“我的意思是,我有一个朋友,他的情况很严重。”

    “…那您这个朋友,他具体有什么情况?”医生缓缓道,你说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前些天,一个被他坑骗过星币的omega发现了被骗钱的事实,找到他心情郁郁的诉说此事,我那个朋友,见他泫然欲泣不愿意再见他,甚至对外界都产生了怀疑,不愿意再与外界接触。”

    “他心底顿时充满了愧疚和自责,竟然把到手的利益拱手相让,还心情非常愉悦的送他出门。”凯尔忧心忡忡道,“这不正常。”

    “怎么不正常了?”医生费解道。

    “因为被他坑骗的人多了啊!我…这个朋友,他要是把每笔钱都退回去估计就要破产了。医生你说一个正常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放弃星币呢?大脑有问题啊!”

    赚钱不积极,大脑有问题!

    “一定是你检查做得不够细致,再给我开几组检查吧,我去把我这个朋友带过来。”凯尔很担心自己大脑里长了什么东西,比如一个肿瘤,或者是血管压迫。抑制住了他边缘系统对风险评估感性的判断出现了问题,从而影响到了前额叶的理性工作。

    “您已经把医院所有的脑部检查都做过了!”医生无奈道。

    凯尔微微沉吟:“那您看是不是应该给我这个朋友开一些别的科室的检查,我听说有些人脊髓神经调节或是分泌激素不正常都有可能影响到大脑的正常工作,您扩宽思路,再考虑一下别的情况”

    医生:“……”

    “你非常健康,站在医生的角度上,我不建议你再去做超常规的检查。”医生头痛道,他不用这个矫健有力容光焕发,连指甲盖都写着强壮却自认病患的alpha来教他怎么看诊。

    “医生您水平是不是不行啊?你要是搞不定可以叫冰澜星排名前几的医院神经科会诊啊,多少钱我…我这个朋友都出得起!”凯尔困惑之余,开始怀疑医生的水平,焦躁不安的挪动了一下。

    医生眼见自己被质疑医术,忍无可忍:“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个朋友他是喜欢那个omega,所以不忍心看他难过!见他转怒为喜,自己也跟着心情舒畅。”

    “这就是标准的恋爱情况,很正常。”医生刷刷两笔,在终端上填了个单子发送给对面的凯尔,“先生我们工作很忙的,你没有生病不要耽误我的时间了,后面还有许多患者。”

    “您要是不放心,神经科管不了,您可以去精神科看看。”

    “第二个联系方式是心理咨询,他也接alpha情感咨询case。”医生将凯尔扫地出门。

    凯尔手握着一杯水,站在医生诊室门口,望着神经科一科的全息铭牌和旁边的吊兰,若有所思眼底神情不断变幻,光彩浮动。

    大师,我悟了!

    凯尔一把将手里的倒锥形纸杯掷进身边的垃圾桶里,步伐铿锵有力心情飞扬激动的大步离开医院。

    克莱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凯尔是个相信医学的好alp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