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这世上有两种alpha,一种是什么都不去做仰头等着惊喜砸到自己头顶的alpha,往往等来的是鸟粪;另一种是奋力拼搏抓住每一个进取的机会的alpha,他们才能与得偿所愿相伴。——艾克联邦,dr奥德尔·胡澈

    凯尔一脸严肃的关闭全息终端,是的,他就是后者。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

    作为alpha在意识到自己也爱上了端羽后,凯尔立即想起端羽现在的未婚夫克莱因和他们几面之缘,alpha兄弟情充斥在心间。

    凯尔大约只用了一毫秒考虑要怎么处理,就毫不犹豫绝无一丝愧疚之心的决定要撬克莱因的墙角,迅即抛弃了他们浅薄的alpha兄弟情。在心底暗暗腹诽,等他和端羽结婚的时会给克莱因发请柬的,同时他还会派六个安保,在门口拦下克莱因不让他进到他们的婚礼现场。

    在婚礼外感受一下就行了。

    “经理,您没事吧…”画廊店员看到凯尔坐在角落里,面前全息屏幕的背面宣传图是艾克联邦以慷慨激昂屁话不通闻名的著名励志演讲家胡澈,走到凯尔对面欲言又止,半晌才小声问道。

    他都怕凯尔在这里看这种低端的书,拉低了他们画廊的格调,被欣赏画作的顾客看到了转身就走,再也不会光顾他们画廊了。

    “你过来。”凯尔沉吟,招手示意对方过来。

    店员犹豫了一下缓缓走过去,身型巧妙的挡住能从画作区看到凯尔手腕上终端的角度。

    “你也是omega,我…有一个朋友他想追求omega,我想替他问问你omega都喜欢什么,恋爱有什么步骤?”凯尔微一斟酌,觉得在医院用得那招很有效,十指交叉坐在后现代风白色圆形镂雕长椅上,双眸真诚的望着对方。

    店员:“……”

    “无非就是珠宝首饰,关心omega的生活?”店员微微沉思,续道,“其实也不是这些啦,omega喜欢被在乎、重视,这能给我们安全感,我们也愿意在稳定的环境里生活。”

    ”那恋爱步骤呢?“

    ”吃饭看电影…相互了解后看是否合适,如果有机会继续发展,那就是结婚成为伴侣了。”omega店员绞尽脑汁道,这些东西都是很抽象的,每一对情侣都有不同的经历,他们经理骤然问起,让他总结出规律来,他一时间也只能想到这些,像是树干和主要的枝桠。

    但凯尔已经若有所思,一本正经的不住缓缓点头了。

    他从omega店员的话里总结出三点,吃饭看电影和珠宝,听起来很简单嘛。

    凯尔当年也是校园风云人物,可惜omega芳心向他,他一心向星币,奈何明月照沟渠…现在还是个单纯的单身狗,生平第一次遇到令他动心的omega,说干就干。

    凯尔迅速找到了自己的优点,端羽爱吃,他们画廊甜点做得很好,总能吸引端羽过来吃一下午甜点。他又是冰澜星本地人,对哪家餐厅好吃了如指掌…珠宝首饰对于在画廊工作,每一个细胞都浸沉着高贵典雅的艺术氛围的凯尔来讲更是简单,他有得是渠道弄到昂贵珠宝。

    凯尔信心倍增,给端羽发消息。

    【辛西亚,我们画廊新来了一个甜点师,提拉米苏做得香甜柔和入口即化】

    端羽迅速回复。

    【我想跟你讨论改画的事,下午过去。】

    凯尔邪魅自信一笑,对店员道:“跟伊莲娜说一下,让她先暂时管理画廊,我回去换身衣服。”

    “好的。”omega店员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只好后退一步微微躬身让凯尔踏着飞扬的步伐从自己身边走开。

    端羽带着画兴冲冲的去见提拉米苏,不对是去见凯尔时,见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凯尔,他浅褐色的发丝擦了定型向后束去,露出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眉尾微微上挑,显得挺拔英俊,透露出三分不羁的邪气,却并不轻浮反而即有魅力。

    他是不喷香水的,身上只有衣柜香包自带的暗香,今天也换了低调典雅自带暖煦的大吉岭茶男香。

    连衣裳都换了他见高级客户时才会穿的定制西装,面料都是钻料的。

    端羽踏入画廊,脸上兴奋的笑容逐渐褪去,换成了不解神情,他是见过钻料的。

    这种在编织羊毛时就将净度极高的昂贵钻石碾碎,将钻石粉洒落在洗净的羊毛里,由丝变支,由支成线最后再一点点织成西装需要的面料。

    制成西装的布料丝滑柔软,完全察觉不到钻石的触感,即使底色是黑色的,也能在微妙转动里光影的变幻间,布料褶皱中的每一道如水似的温柔轻拂里透露出钻石璀璨炫目的光泽,像蝴蝶震动翅膀飞过天穹,蝶翼上洒落的磷粉宛若浅浅潋滟着的银河。

    这种西装穿去晚宴都够了,为什么在画廊也穿成这样呀。

    凯尔身后的omega店员也是倒抽一口冷气,他们画廊的摇钱树?人家不是订婚了么?他们经理玩得这么野么。

    然而omega店员也不好多说什么,比如辛西亚的alpha看起来很能打的样子,经理你这样容易挨揍之类的。

    “你…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端羽迟疑道。

    “是么?我哪里不一样。”凯尔调整了一下领带上的纯银领针,笑容更矜持,露出两排雪白光洁的牙齿,衣着考究,彬彬有礼。

    “你为什么在画廊穿这身衣服,是别的衣服送去干洗了么?”

    “…是啊。”凯尔决定掠过这个话题,带端羽在休息室吃了提拉米苏两人分析过端羽正在画的一幅画后,凯尔轻咳一声觉得约会得差不多了,略带羞涩道,“快到午餐时间了,我请你吃鸡.吧。”

    端羽震惊的望着他怀疑自己被骚扰了…

    看你浓眉大眼的,不仅骗我星币,还骚扰我?

    …

    克莱因上午陪马尔科姆还有几个alpha打德州扑.克,有意输了几千星币,下午又视察现场,他开亚当后就没想再雇佣别人,而是自己学了一个月相关知识,自己负责这块。

    他临时掌握的专业技能,竟也像模像样,查看指点整个项目进度毫不费力。

    “我回来了。”过了午夜,克莱因才披星戴月的带着一身泥泞灰尘与冰冷霜露踏进家门,在门口解下外套扬声道。

    “快去洗澡吧。”端羽手里还拿着画笔在卧室边上探出头来,欢喜的快步走过来,踮起脚尖在克莱因面颊上用力吻了一下,又从鞋柜里找出拖鞋给克莱因放在地上。

    克莱因俯身换鞋,端羽倚在门口问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往常十二点就回来了,现在克莱因回家的时间逐渐变为了凌晨一两点。

    “陪马尔科姆打□□,然后去工地跟他们讨论施工方案了。”克莱因身上脏,只用手指蹭了蹭端羽的下颚温声道;“以后晚上不要等我了,你先睡。”

    “我从来没等过你,只不过我喜欢晚上画画罢了,夜色和安静的氛围能给我灵感。”端羽嘴硬道,他说话时眼睛还不自觉的反射性眨动着,有一层薄薄的水雾覆在眼底。

    克莱因留意到了,作为艺术家的alpha,他知道灯光会影响色准,晚上会端羽费很大力气辨认色彩冷暖透明度饱和度等等,这都给他增加了无谓的负担。

    “小心弄坏了眼睛。”克莱因心疼道。

    “没事。”端羽毫不在意,很多事情他不提,克莱因也不会多问,他们更不会相互怨怼,喋喋不休的抱怨自己的付出。

    因为彼此都清楚对方为了他们这个小家,为了他们的生活做得一切,对方肯体谅你,这艰难中仿佛也有别样的幸福。

    “你吃晚餐了么?”

    “还没有。”

    克莱因洗完澡后,擦着微湿的头发走出来,端羽给他选的棉质睡衣柔顺的贴在他身上。

    茶几上几道菜肴正散发着热量,香气腾腾,端羽坐在矮凳上,单手撑着茶几等他。

    克莱因坐下,边迅速进食补充能量边和端羽交换这一天的经历,这是他们的习惯了。

    “马尔科姆又给你介绍了个项目?他真是个好人呀。”端羽托着下巴感叹道,“有时间我们应该感谢他,他结婚了么?杜克夫人最近送了我几样omega的首饰。”

    杜克夫人经常送他礼物,很多都太昂贵了,但他又不好每次都回绝杜克夫人的好意,所以这两个月也捡了几件不算过于贵重的礼物带回家,算是接受了对方的心意。

    他又用不上,杜克夫人也说了他可以随意处置这些首饰,如果转送出去帮克莱因维护关系也可以。

    “他还没有结婚。”克莱因平淡道。

    “哦,那我们再找别的机会感谢他吧。”端羽稍显遗憾道。

    “对了,今天我去莫瑞斯画廊跟凯尔谈修改画的事,他穿得有点奇怪,而且还请我吃鸡。”要知道凯尔和他一样抠门,他亲眼看见凯尔下班都带着画廊的瓶装水回家。

    一个连水都不肯自己买的alpha,竟然请他吃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端羽一脸警惕,他不会又想在画的价格上做手脚,骗自己的钱吧。

    克莱因缓缓放下叉子,不解道:“这是什么我不知道的下流隐喻么…”

    “不是啊,他真的请我吃鸡。”端羽拇指一挑,指着身后的厨房又双臂张开比划着大小道,“好大一只烤火鸡,我还把吃剩的带回来了呢,你想吃么?”

    他们家的盘子都装不下这只火鸡,他找张婶借了刀剁成小段,才码在盘子里。

    克莱因:“……”

    “他有没有对你…”克莱因沉吟着找形容词。

    “没有呀。”端羽一开始也放心不下,后来发现凯尔真的就是跟他专心吃饭,都不怎么多说话,更不用提别的举动了,他连连摆手,又情不自禁的垂涎道,“我觉得他还挺好的,我们就是一起吃饭,你知道那家餐厅还有肋眼牛排和上等腰肉么。”

    ”实在是太好吃了,紫芙餐厅都没有那么美味。”

    “下次我们去。”端羽擦了擦口水,又问道:“你吃烤火鸡么?”

    克莱因点头,端羽哒哒一路小跑着把已经冷却的烤火鸡重新加热,端到茶几上。

    克莱因望着色泽金黄油润,令人食指大动的烤火鸡,神情复杂。

    对方不走寻常路,恰到好处的蠢萌,让他不禁升起疑惑,无法正确判断凯尔到底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