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室内昏暗,却荡漾着温馨的气氛。

    端羽在单人床上悠悠醒转,抚着被子心底满是宁静与餍足,他被克莱因的信息素笼罩着,这一觉睡得格外安心,灯光暗淡的狭小空间里,简直就像回到了他们穿梭舰的卧室,端羽起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伸到一半痛苦的僵住了…

    “啊…”端羽僵硬着后背掀开被子走下床,站在地面上自己扣着肩膀左右转动,克莱因睡在这中床上不会起不来么?他才睡了几个小时,后背就酸痛一片了,他都能摸到床板上铁丝在他肩胛上留下的压痕。

    他是感觉不到痛么?

    端羽在心底日常迷惑,他外套被克莱因解下叠在床头,但他睡相不好,几个标准时过来已经将外套连带着被子滚到自己怀里揉皱了,索性只穿着睡衣,用手指捋着自己发丝走出去。

    “克…布莱克。”端羽睡眼惺忪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就发现办公室里还有第二个人,连忙改口道。

    茱莉朝他和善一笑,一点看不出当日斥骂亚当的泼辣。

    “睡醒了?去把外套穿上吧。”克莱因侧首道,端羽围了一件克莱因的外套,坐在沙发上继续按着自己酸痛的肩膀。

    “卡吉莉娜公馆这个项目…介绍人…”

    他左耳进右耳出,倒也听得七七八八吧,瑞查和沃尔,尤其是沃尔特别看好卡吉莉娜公馆这个项目,认为前景巨大,但茱莉是财务,她只从账面上分析,觉得流水吃紧,不愿意冒进拿出星币来支持他们。

    “我考虑一下,你先出去吧。”克莱因颔首道。

    “那资料我给您留下了。”茱莉将全息文件发送给克莱因微一躬身,又向端羽露出一个笑容才转身离开。

    “她看起来心情不错。”端羽轻声道。

    克莱因走到端羽身边,贴着他坐下,单手揽在端羽腰上,漫不经心道:“她很喜欢你。”

    端羽索性躺在克莱因身边,头伏在克莱因膝上,受宠若惊道,“我们才见过两次…”

    “你这么好,她当然能看得出。”克莱因轻抚着端羽的发丝,低声道,“所有人都喜欢你。”

    端羽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本事,不然也不会在g2行星没有一个朋友了,但还是禁不住浅笑道:“你最近怎么了?太会讲甜言蜜语了吧。”

    克莱因心道他是面对凯尔这个薛定谔的情敌觉得受到威胁了你信么?带他omega去吃鸡。

    他都耻于承认自己将这么一个缺弦的alphah视为情敌。

    “对了,我怎么没看到亚当?”端羽微阂着双眸,在克莱因膝上翻身,在他腿上无意识的轻蹭了两下。

    克莱因手上动作不停,手指插.进端羽发丝间轻轻摩挲着,平静道:“他想去别的公司就职,我当然是尊重他的职业选择了。”

    “是薪资的问题么?我们可以给他加薪呀。”端羽刹那间就清醒过来,翻身跪坐在沙发上,紧张望着克莱因,立即提出补救方案,“我刚收到了汇款,可以给他一部分。”

    他相信克莱因的眼光,克莱因一共只找了四个员工,亚当能作为其中之一,肯定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现在离职了他的工作由谁顶上呢?

    克莱因毫不心虚的回望过去,“他找到了更好的工作,应该是回不来了。”

    “好吧。”端羽遗憾道,“那只能再找一个员工了。”

    “他的工作并不复杂,我在处理相应的工作。”

    “你?”端羽怀疑的打量着克莱因,克莱因却并不生气,起身去休息室内给端羽将外套找出来,披在他身上,笑道:“怎么,不相信我?”

    “当然信你啦。”端羽自己穿上外套,他内心是丝毫不相信的,专业性工作如果也能短暂学习一下就能上手,那他们直接去买股票不好吗?金融不是来钱更快?但怕打击克莱因自信,嘴上还是很体贴的,“你是全联邦最厉害的alpha。”

    克莱因看穿了他,忍笑捏了捏端羽精致挺翘的鼻尖,他的omega不认为自己有什么显赫才能,却能毫不犹豫的支持他,只有因为感情,才会觉得对方很特殊吧。

    “走吧今天提前下班。”克莱因给端羽围上围巾,将他的衣领翻过来道。

    “好呀,在菜市场停一下,看看今天有什么菜打折,回去给你炒菜。”端羽像个无尾熊似的挂在克莱因背后,笑吟吟道,“买打折菜好像转盘抽礼包啊。”他手气一向很好!每次买回来菜都比张婶买的要新鲜呢。

    克莱因听得心酸,曾经端羽也是优雅矜贵的富商家的omgea,他们家怎么对他的先不论,至少吃穿不曾少了他的,仪态风度样样都不缺。

    现在可以说是从山巅跌到谷底了,连抢打折菜都抢出心得了,但他却还能怡然自得,好像过着什么举世罕有的幸福生活似的。

    “先不回家,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克莱因微躬着腰任由端羽挂在他后背上,两人晃悠悠到地下停车场取了悬浮车,融入黄昏。

    夕阳衬着绚丽晚霞,似一捧被泼洒倾泻在雪白画卷上的瑰丽宝石,将天穹都染成了浅粉色与朱红色,边角浅淡的玫瑰色仿佛少女肌肤流动晕染的色泽,为天空带来了不一样的美感。

    端羽望着苍穹不由得看得痴了。

    “天空有什么好看的?小心阳光伤到眼睛。”克莱因随手取下架在中控台上的墨镜递给端羽。

    冰澜星紫外线强,直视阳光和雪地都有受伤的风险。

    端羽没有笑他不解风情,接过墨镜握在手中,忽然指着悬浮车前的天空道:“你看那朵云像不像你?”

    红灯,悬浮车在车道上缓缓停下,克莱因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一团雪白矮胖的云,风吹过来就跟着跌了个跟头,无端有几分笨拙可爱。

    “那旁边那朵也很像你。”克莱因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示意他去看矮胖云身边弯折的云,似一个纤细高挑的人坐在他身边,腰间点缀着玫瑰色晚霞的云。

    “是呀。”端羽觉得一点也不像,可是心底无端涌满了温暖潮水般的爱意,他情不自禁的颔首,低声应是,每一个音节都是说不出的缠绵。

    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克莱因知道这样很蠢,可是他忍不住在车水马龙挨挨挤挤的悬浮车道上,仰头看着天空不远处,仿佛近在咫尺安静伫立的依偎在一处,几乎看不出形状的两团云,甚至希望能伸手采撷下这两朵云收到匣中永远珍藏。

    绿灯亮起克莱因也没有注意到,直到中控台上弹出冰澜星交通管理部字样的提示信息,他才匆匆启动悬浮车。

    “两百星币…啊。”伴随着后面悬浮车尖锐的鸣笛声,端羽瞥见中控台上的消息心都碎了。

    早知道他还不如搭付费车回家呢。

    “没事,应该只是提示消息,不会真的罚两百星币的。”克莱因安慰道。

    “怎么可能。”端羽垂头丧气道,“我自己看云就好了,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专心开车。”

    克莱因心道不是我们一起在看云么?但他还是机智的把这句话咽了下去,悬浮车在堵塞的车道里缓缓移动着。

    高架盘旋离开主干道,拥挤车流瞬间分流,悬浮车在空寂路面上行驶着,车窗两侧飞快掠过洁白雪景。

    “你要带我去哪?”天色渐渐昏暗,路上只有他们一辆悬浮车,单薄的照明光线映亮前路,离开市区后他们还开了二十多分钟,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一些可怖的场景。

    端羽却并不紧张,侧首浅笑注视着他的爱人。

    “到了。”悬浮车在一座刚刚关闭的游乐场前停下,克莱因先下车转到副驾驶为端羽打开车门。

    “都关门了。”端羽走下悬浮车,眺望着远处隐约看到了关闭的大门,心底一阵无奈,转首抗拒道:“我们改天再来吧。”

    “我带你进去。”克莱因牵着端羽的手向游乐场走去。

    “怎么进去呀。”端羽被拽得肩膀微微倾斜,连忙快步跟上克莱因的脚步,警惕道,“你不会包场了吧?这多浪费星币呀!”

    在家里多炒两个菜不好么?

    “没有。”克莱因连忙摇头,端家也是经商的,端羽清楚他出去谈生意联络关系需要星币,从不克扣他,宁愿自己挤公共交通也要给他充足的星币,他账户余额总是充盈的。

    但他清楚这中开销,端羽是不可能答应的。

    果然,端羽微松了一口气,教训他道:“虽然公司现在情况还可以,但是不要忘了你还欠着银行贷款呢,不要掉以轻心,要记得削减不必要的开销。”

    “好。”克莱因在游乐场侧门处顿住脚步,转身围紧了端羽的围巾,确保一丝寒风都吹不进来才放心的转过身去鼓捣门锁。

    [滴——]

    端羽没看清他是怎么弄的,侧门机械门锁发出一声轻响,自动向内打开,路灯依次亮起。

    端羽第一次做这中不守规矩的事,跟在克莱因身后鬼鬼祟祟的进了游乐场,压低声音用气音问道:“我们不会被捕吧。”

    “不会。”撇去日常维护,这边很久没有人管了。克莱因哑然失笑,把他拉到自己身侧安抚道,“放心,这里是冰澜星政府建造的游乐场,后来游乐场已经迁至了下城区,这里只有几件大型设施受拨款维护,不再对外开放,除了我们只有每个月初维护工人会来游乐场。”

    “怎么想起带我来这儿?”端羽放下心来,大摇大摆的走出嚣张步伐跟在克莱因身边,克莱因揽着他的纤细腰肢,微微侧首嗅着他发丝间的浅淡梦幻水露般的香气,低声道,“先不要问…”

    “哦。”端羽老实点头,放心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他手心里,灯光让两人的身影逐渐融为一体,分不清彼此。

    克莱因在一座大型摩天轮边停下,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枚星币,转身在端羽食指和拇指扣着这枚星币,在端羽面前潇洒一弹,星币被向上抛起,又应声落在他掌心。

    “这不是当初那枚,但对我来讲它同样重要。”克莱因缓缓松开掌心,掌心有两枚星币。

    左边那枚带着自由联邦的徽章,右边浅蓝的星币上带着艾克联邦的印记,两枚璀璨星币落在他掌心相互依靠,安静散发着幽蓝色的光泽。

    像是过去和未来。

    这个念头恍然出现在端羽脑海里,灵光一闪而过,端羽没有抓住,他声音略微有些沙哑却还是裹紧了衣服,冷得跺脚不解道:“什么意思呀,好冷哦,我们能不能回去。”

    克莱因笑了,他握着端羽的手,将艾克联邦的星币交到他手中,整个人绕到他身后推着他走到投币机前,低声道:“我们一会儿就回家,现在先把星币放进去。”

    端羽觉察到克莱因温热有力的大手轻覆在了自己的手背上,温暖漫上肌肤,热量传来端羽情不自禁的红了面颊。明明是什么露骨的动作,却好像被撩拨了似的。克莱因的这个举动,令他觉得他盖在自己手背上不是另一只手,而是一层坚固的外壳,把坚硬给了旁人,将所有的柔软都给了自己。

    这柔软或许是很淡薄的,但他将本应平摊给每一个人的柔和都给了自己,也就足够了。

    端羽的心刹那间沉静下来,克莱因握着他的指尖,两人一起将这枚星币投了进去。

    “当啷”一声,星币滚进投币机,淹没在寂静夜色中的摩天轮陡然亮了起来。

    一格格重新焕发起光彩,吱呀一声轻响,伴随着舒缓的音乐声摩天轮缓缓转动着。

    “走吧。”克莱因牵着端羽的手,等到最大的一格摩天轮厢抵达地面,打开厢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端羽很不情愿,这摩天轮安全没问题,但是看外观好几年没有人打扫了,不知道里面灰尘有多厚,他都怕自己会过敏。

    但克莱因…端羽轻咬着下唇,拉高了围巾,视死如归的踏上车厢。

    他从没坐过这中复古设施,本以为内部都是蜘蛛网和两指厚的灰尘,没想到还挺干净的,就像是有人提前来收拾过似的,端羽微躬着腰打量四周,又并拢指尖轻抚松软坐垫,诧异挑眉。

    竟然没有什么灰尘,是全新的。

    维护人员连坐垫都换了是么,真负责,端羽放心的坐下了,克莱因坐在他对面,借着摩天轮内的彩灯专注含笑的望着端羽莹洁清冷的容貌,顺着他的下颚、肩膀一路向下扫视,好像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对他来讲都同样重要。

    端羽被他看得忍不住侧过身去,单手挡在自己面前,嗔怒道:“看什么?你第一天见到我么?”

    他羞恼时就喜欢反问,以此掩饰自己的情绪,克莱因只是微笑注视着他道:“快到了…”

    “什么?”摩天轮即将升到最高点,端羽疑惑问道。

    克莱因指着窗外对他道,“看到那片灯火下的较暗的区域了么?旁边有一座大厦的。”

    “嗯。”端羽望着不断升高变得像蚂蚁大小却连成浩瀚星河似的地面低声应道。

    “那里就是这个项目a3区,我们公司的第一个项目。”克莱因起身,指着远处几乎和地平线连在一起的灿烂光辉道,“这是我们下一个准备接的卡吉莉娜公馆。”

    “哪里?”端羽连忙站起来,在摩天轮厢里摇晃了两下,克莱因在背后拥住他,不急不躁的将卡吉莉娜公馆的方向指给他看。

    “看起来面积不小呀。”端羽微垂着眸盘算着公司的事,转过身来顿时吓了一跳,倒退一步撞在座位上,险些栽倒。

    “小心。”克莱因本来单膝跪在地上,急忙探身抓住他,手心一合,掌间光辉刹那消失。

    “我没事。”端羽拍开他的手,蹭地站起来,双眸在仅有彩灯映衬的温柔光束下都放着夺目的光彩,皎若朝晖,灿若繁星,焦急道:“你继续!”

    “不是…咳,我的意思是,你刚刚想说什么。”端羽意识到哪里不对,忙调动他从未有过的柔和嗓音,单手抚在自己怦怦跳动的胸膛上,娇怯温柔道。

    克莱因差点笑出声来,可是与此同时他心底泛起的浅浅涟漪,每一次微波荡漾都宛若蜜糖浇在他心间,一捧酥雪带来最初的悸动。

    他重新调整了一下姿势,单膝跪在端羽面前,手中握着打开的戒盒,真诚道:“我从没想过你愿意跟我走,就像我从没想过感情能击败现实,现在的生活对我来讲每一天都是充满朝气与希望的,而这一切都是你带给我的。”

    “如果没有你,这一切将全无意义。”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求婚誓言。”克莱因微一停顿,轻笑摇头,“我准备了很多,但现在才发现没有一句配得上你,能够略诉我的心声。”

    “你是比我生命更重要的存在,言语又怎么能说得尽我对你的爱呢?我将把我的一切毫无保留的献给你,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直到宇宙星环上最后一颗明珠褪色,也矢志不渝。”

    “端羽,你愿意和我结为伴侣么?”克莱因抬起手臂,将戒指捧到他面前,朴素的银白色戒环上,一颗心型钻石熠熠闪烁。

    “嗯…”端羽拼命点头,双眸泛起潋滟水雾,他伸出左手微垂在克莱因面前,声音沙哑而激动,郑重道,“我愿意。”

    克莱因不禁微笑,取出戒盒里面的钻戒,握在指尖动作轻缓的沿着端羽纤细白皙的手指一路推了上去,像滑过柔顺的丝绸,钻戒安稳的睡在他无名指上。

    端羽眼角滑落一道极浅的水痕,抽了下鼻尖,又很快破涕为笑,俯身取出另一枚略大一圈低调没有装饰的戒指学着克莱因的模样认真戴到了他的手上。

    “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无论什么事情都永远不分开。”端羽扶起克莱因,仰首望着他专注又爱恋道。

    “好。”永远…不分开。克莱因俯身温柔吻住了端羽娇艳唇瓣,夜色温柔流淌,似无形的丝带缠绕在两人身侧,脚下灯火如璀璨星光映亮夜幕。

    *

    “是的,是的。”

    “我一定尽快找到他。”杨志成对视频里的微侧对着镜头,浑身都透露出漫不经心的alpha点头哈腰极尽谦卑,他谄媚的向对方保证道,“我了解我的孩子,他只是太害羞了才会离家出走,他对您绝对是有好感的。”

    alpha不置可否,他身形修长气质矜贵,营养团队精心雕琢出来的流畅肌肉,不会显得太过健壮笨重,具有凝滞之感,更不会令他看起来像只瘦弱的白斩鸡,恰到好处的增添了他的魅力。

    他看起来彬彬有礼,虽然言辞礼貌,但你会隐约却清晰的意识到他的尊重知只是出于良好的教养,你并不配和他平等的交谈。

    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alpha对他的鄙夷如此明显,却并不令人生厌,他做得太自然了,反而令你不自觉的感激对方愿意纡尊降贵的与你进行这次谈话。

    “杨先生,我已经给了你三个月的时间去寻找端羽,但你令我失望了。”alpha冰冷道,“他作为我的未婚夫,能在你的家中逃走,两个月来杳无音讯。”

    “而你给出的方案,竟然是让我娶你的次子?怎么,你以为我是拍卖场上流拍的拍卖物么?”

    “不,我绝没有这个意思。”杨志成脸色微变连连躬身,拼命道歉道,豆大的汗珠自额头滚落。

    “你与你孩子的关系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密切,我很失望。但我还有一件事需要寻求你的帮助。”alpha稍一停顿,在全息视频的另一端转过身来,优雅颔首道。

    杨志成本来头越垂越低,面色绛红,比起受到对方言辞上的嘲讽,他更担心alpha会一怒之下会毁掉杨家的生意,对alpha这中大人物来说,不过是挥手之间的事,顷刻之间就能让杨家多年苦心经营的基业毁于一旦。

    “我?”杨志成闻言受宠若惊,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单手按着自己胸膛激动保证道:”您尽管吩咐,杨家在g2行星有一定影响力,相信还是能帮到您的。”

    alpha微微点头,俊美相貌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毫无预兆道:“fuckoff。”

    杨志成愣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思绪,不等他说些什么,莫克已经无法忍耐对方的愚蠢,他形状完美的薄唇轻启,评价杨志成道,“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三个月内你已经完整的向我展示了你究竟有多无能,你不仅毁坏了你所谓家族的未来,也使我颜面尽失。”

    “现在,从我的面前永远滚开,这件事我来处理。”莫克缓缓扯起唇角,英俊高贵宛若大理石雕塑的深邃面庞上露出一个残忍玩味的笑容,“我将亲自找回我的omega。”

    全息视频通讯结束。

    杨志成坐在办公桌后久久回不过神来。

    门外有敲门声响起,冯珊推门,手握在门把手上不敢进来,她在外面已经听到了杨志成低声下气的声音,因为屏蔽对方声音的原因,她听不到莫克子爵的声音,但只看杨志成在谈话中的态度就知道事情恐怕进展的不顺利,但她太想知道能不能用杨毓换端羽了,犹豫着低声问道:“他…知道了么?”

    杨志成仿佛瞬间活过来了,一扫面对莫克的唯唯诺诺,从椅子上弹起来,抄起一个水晶烟灰缸凶狠向冯珊砸去。

    ”你还敢给我出让杨毓代替端羽的主意,你知道我被骂得多惨么?莫克子爵根本看不上杨毓,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他跟端羽的差距有多大。”

    “我也是鬼迷心窍了,竟然信了你的蠢话。”杨志成扼腕,“就凭他的模样,也敢跟端羽比?”

    在自己受到的责难面前,刹那间杨志成就把自己平时如何疼爱杨毓,任由杨毓欺负端羽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水晶烟灰缸在距离冯珊不到十厘米的位置砸在门框上,砰地一声溅成碎片向四周碎裂开去,其中一片划在冯珊面颊上带出一道极浅的伤痕,却转瞬间伤口绽开,血流涓涓顺着伤口淌下。

    “啊!”冯珊尖叫一声,松开门把手,捂着伤口想跑出去,杨志成在她背后破口大骂,“你这个丧门星,连一个omega都看不住,滚吧滚远点!”

    冯珊凄惨的哭着,哭声一路远去,杨志成面色一阵青一阵红,重新颓然摔在椅子上,根本不想动。

    冯珊说的那张关于端羽的留下的留言信息,就像是个□□,他明知道连他都能调阅g2行星监控,莫克子爵当然也能做到,很有可能他已经知道端羽不是离家出走而是跟一个alpha私奔了。

    但抛弃有权有势的子爵,跟一个一文不名的alpha私奔,这中事情对莫克子爵绝对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他怎么敢主动提起?

    即使是秃头顶上的虱子,彼此心照不宣的事情他也不敢提啊,现在莫克子爵要自己去找端羽,他找到端羽后,要怎么惩罚搓磨端羽,他不知道也不关心,他唯一担忧的是会不会牵连到杨家。

    杨志成不禁坐在椅子上颓然叹气,原本莫克子爵肯选端羽作为伴侣对杨家是件千载难逢的大好事,结果端羽竟然给他玩私奔这套,硬是被他搅黄了,杨志成不由得暗骂,真是个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