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你回来啦,西兰花已经炖好了。”克莱因在门口换拖鞋,端羽从厨房探出头来笑道。

    “嗯。”克莱因应了一声,他们租住的房子不大,他从玄关都能嗅到缭绕在房子里混杂着奶酪的西兰花气味,还有从卧室里飘散出来的带着铃兰、紫罗兰香气的松节油气息。

    克莱因微微吸气,揉杂着颜料和食物气息的长河从鼻尖涌入胸腔,融合了胸中冰寒泠冽的空气,心绪陡然平静下来,又随着吐气被缓缓驱散。

    心底满是如水似的温馨沉静,他回家了。

    端羽带着厚实的隔热手套小心的将陶瓷锅从烤箱里取出,朝还站在门口的克莱因一偏头,打破克莱因的思绪匆匆道:“快帮我把竹垫铺上。”

    克莱因收回心神,三步并作两步忙走到茶几旁,抢在端羽前面把卷在杂物筒里面的竹垫拿出来铺在桌上。

    “嘭。”沉重滚烫的陶瓷锅放在桌面上,发出一声轻响,两人配合默契,端羽摘下手套活动着手腕坐在沙发上道,“你去拿餐具吧,我想歇一会儿。”

    “好。”

    “把门口的画册也拿过来,就是《提香》那本。”端羽瘫在沙发上指挥道。

    克莱因回家后一口气还未来得及歇就被他指挥得团团转,却也不生气,还给他倒了水一并拿回来。

    “快吃吧,都忙一天了。”端羽抱着书从背后吻了吻坐在茶几旁准备吃饭的克莱因,打开终端看了眼时间满意道,“不过你还挺准时的。”

    九点零一分

    说九点回来吃饭就是九点回来,一分钟也不会晚,克莱因还是蛮有时间观念的嘛。他的西兰花炖得刚刚好,奶酪烤得半融化,带着绵长的拉丝与浓郁的香气,上面还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蜜糖色的焦痕,底下的西兰花则炖煮的鲜嫩香软。

    食神也不过如此了,端羽在心底自信陶醉道。

    “今天还是陪他们吃饭?怎么提前回来了?”

    “他们去喝酒了,我开悬浮车不能喝酒就结了账出来了。”克莱因用叉子叉起一块西兰花,卷着上面奶酪面不改色道。

    “这辆悬浮车买得可真值。”端羽翻着画册感叹道。

    他知道克莱因不抽烟不喝酒,不沾染任何不良嗜好,但奈何出去谈生意别人让他喝一杯他也不好推辞,自从买了悬浮车后,克莱因就有了可以不用喝酒的理由,很少喝酒了。他真是英明睿智。

    “是啊。”克莱因知道他在想什么,即使他知道真相和端羽想的南辕北辙也没有反驳他,而是顺着端羽弦外之意赞同道。

    “不吃晚餐么?”克莱因分出一份来递给身后的端羽。

    “我吃过了。”端羽推拒道,探身头搭在克莱因肩膀上声音软绵绵道,“我最近在画一幅新的画,一会儿你帮我看看感觉对么。”

    “我不太懂…”克莱因风卷残云的吃着西兰花,右手持着圆柱形的玻璃水杯道。

    “我相信你,你审美好。”端羽信赖道。

    克莱因很是无奈,可是又忍不住得意于端羽对自己这种无条件的信任与亲密。端羽从沙发上滑下来,在地方放了个垫子盘膝坐在克莱因身边,不时同他交谈几句,彼此都沉寂这种平静的幸福之中。

    餐盘放到厨房水槽里,克莱因挽起袖子,站在水池边清洗餐具,骨节分明的手指浸在冷水中愈发显得劲瘦有力,肩宽背阔体型高大修长,像一座小山塔似的,在水池前投下一大片阴影。

    他微垂着眸认真清洗餐盘的模样不像是在做繁复无意义的家务,倒像是在处理什么重要的大事,端羽洗漱完从浴室走出来就看到这一幕。

    “我来吧。”端羽欣赏了一瞬,觉得自己看alpha的眼光真的不错,可也仅仅是欣赏了短短几秒他就忍不住上前试图接过克莱因手里的家务。

    他都辛苦一天了呢。

    “还有最后一个盘子,别沾手了。”克莱因侧身避开他探过来的手,视线落在他手背上,本来纤柔细腻的肌肤上裂开了两道干涸的浅痕,隐约能看到底下泛红的皮肉,围绕着两道伤口周围也是干裂起皮,像层层叠叠堆在一起的白绢。

    克莱因微一皱眉,却什么也没说,倒是端羽察觉到了什么,连忙将手抽回去背在身后欲盖弥彰的解释道,“最近换季,每到这个季节皮肤都会开裂的,再加上天气冷在水里清洗画笔时间也稍微长一点,只是看起来吓人,过两天就好了。”

    克莱因还没有说话,他已经絮叨的解释了一堆。

    “过两天我们就搬家了,那边买了自动清洗机,以后你都不用再自己洗了。”克莱因擦干手,左右手握在一起相互摩挲使循环末梢浸泡在冷水里也变得冰冷的的指尖重新恢复微温,才捉住端羽的手指仔细端详,用指尖轻点在他皲裂的手背上,声音中暗含着心疼问道,“疼么?”

    端羽摇头,望着克莱因牵着自己的手专注关心他的模样,竟是傻乎乎的笑了起来。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一间狭小幽闭的简陋居所里,因为爱人的关心而欣悦如潮,更没想过他会心甘情愿的接受这样的生活。

    他放弃了夺回家业报复仇敌,也放弃了甚至高于杜克夫人档次的的奢靡生活。鱼跃龙门有什么好?再光鲜亮丽矜贵高傲,给自己贴上一片片打磨光滑亮晶晶的龙鳞,伪装得再像他终究不是龙,既能与之便能取之,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一切结束时他还是那条鲤鱼。

    与童话不同的是,克莱因为他的任性买了单,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既然如此,不如甘心在浅浅一方水洼里,只要这水洼里还有另外一尾鱼,能和他互通心意缱绻相守那就足够了。

    端羽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

    “快去洗澡吧,我先上床了。”端羽双臂揽在克莱因的脖颈上,他微微垂下首来,端羽仰头,花瓣般娇艳的嫣红双唇吻在克莱因的唇上,似诉无尽爱语,克莱因手臂缓缓环过端羽纤细腰侧,将他揽在自己怀里,两人相拥密不可分。

    一吻终了,克莱因依依不舍的放开端羽,走进浴室,片刻有哗啦啦的水声响起。

    端羽怔怔失神站在原地半晌,才从这个吻里醒来,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看画册等着克莱因,他看了两幅画,水声渐止,克莱因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端羽在被子里拱了两下,将捂得温热的半张床让给他,自己躺到另一半。

    水珠顺着克莱因挺翘的下颚沿着微凸的喉结滚下来,隐没在他胸膛健硕线条的沟壑里,端羽给他选的棉质宽松睡衣沾了水,衣襟粘在他胸膛前随意的折出几道曲线,愈发显得他高大健壮气势迫人。

    端羽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连忙别过头去,脸颊上不由得腾起一抹飞红。

    克莱因掀开被子躺在端羽身边,将他抱在自己怀里,端羽也不抗拒半倚在他胸前,呼吸间尽是克莱因的气息。

    “你身上为什么有别的omega的信息素?”一侧松软温暖的被子另一侧是体贴相爱的alpha,端羽几欲睡去,半睡半醒间忽然惊醒,半坐起来,幼犬似的左右轻嗅,沿着克莱因的胸膛一路向上最后停在他脖颈的位置,这里信息素味道最重。

    omega对同为omega的信息素感应不是很强,但alpha一旦接触到了omega的信息素,就会渗入皮肤表面,带着幽幽的暗香,几天后才会自然褪去,端羽也是在克莱因洗去身上的灰尘后才嗅到了omega信息素的气息!

    克莱因身上本来只有他的打过抑制剂后溢散出来的少量信息素气息,出去一趟不知道从哪里又沾染了别的omega信息素回来。

    这信息素味道这么妖媚,他想做什么?

    端羽两眼发蓝,凶狠的盯着克莱因。

    “不是omega信息素。”克莱因连忙解释。

    “你还想骗我?”端羽翻身坐起,跨过克莱因腰腹跪坐在他身上,试图用自己的重量压死他气愤道,“我也是omega,我知道omega信息素是什么气味。”

    克莱因怕他摔下去,大手握在他腰上,不敢再迟疑连忙解释道:“我陪工作上的朋友去吃饭,然后他们又说去喝酒…那里有几个喷了人造omega信息素的beta。”

    端羽刹那间松懈下来,不管是beta还是omega其实都不重要,他了解克莱因,他是不会背叛自己的,最大的可能就是怕他生气所以没有提起这件事,不能助长他的歪风邪气!

    端羽轻哼一声俯身靠在克莱因胸膛上伸出一根手指戳着他微隆起的肌肉,闲闲道:“你答应过什么。”

    “再也不骗你…”克莱因艰难道,心倏地提到胸口不知道端羽要做什么,他们下周就要结婚了。

    “以前你答应我再也不骗我,不过现在看来你很会钻空子嘛。”端羽手下一拧,拧着他手臂上的肌肉道,“我还得加一条,以后什么事情都不许瞒着我。”

    “好。”不是要推迟婚期就好,克莱因心底巨石落地放松应道。

    端羽松开拧着他的手,侧首倚在他宽阔胸膛上,头也不抬的竖起一根手指,克莱因刹那屏住呼吸聆听指示。

    “你最好不要对不起我,不然我保证会给你下毒或者把你砍成残废,如果你有这个打算,我建议你从现在就开始练习狮子怎么用三条腿走路。”端羽幽幽道。

    克莱因:“……”

    狠,确实是狠。但克莱因思维比较独特,不仅觉得自己四条狮子腿都很安全,同时认为如果端羽对他没有感情,他们结婚也可以离婚,以端羽的性格换了别的alpha他绝不纠缠,何必要跟自己放狠话呢,伤人是要坐牢的。

    爱之深恨亦深,假如他出轨端羽都准备砍自己了,由此可见端羽是真的爱他啊,克莱因完全忘记了这是个“出轨会被砍”的警告,幸福的抱着端羽保证道:“放心吧,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他会一直拥有自己的四条狮子腿的。

    端羽从喉咙间溢出一声轻哼,其实他很放心,不过适当的告诫还是必须的,他们可是要相守一生的呀。

    端羽枕在克莱因肌肉坚实线条流畅的胸膛前安心睡去。

    克莱因单手抚在他光洁腰侧,疏朗月色洒入室内,他眸光微沉,垂首晦暗不明的面色掩在了夜幕里。

    端羽威胁自己对他不忠就会被砍,这只是他的提醒,但他是真的准备杀了马尔科姆的,那片树林即是绝佳的藏尸地。

    几个月也不会有人往那边走,只要他处理干净。等冬季来临暴雪封路,饥饿的猛兽会寻觅出掩盖在雪层下的尸体将他撕成碎片,春回大地马尔科姆存在的一切痕迹也都会消失,谁也找不到他,他能做得滴水不漏。

    那一拳挥出时,他本已经打定了主意连怎么处理他的尸体都想好了,却在钢铁刺穿马尔科姆的咽喉前一秒因为看到了他们的婚戒改变了决定,饶了马尔科姆一命。

    他并非心慈手软,马尔科姆敢打端羽的主意自是死不足惜,但他却不想留下这个隐患。

    万事总有百密一疏,万一事发他会被审判关押,到时端羽怎么办?难道跟他在监狱里结婚然后凭伴侣身份去监狱探监么?这是他不愿见到的。

    马尔科姆不配影响到他们即将展开的生活,克莱因微阂双眸,压下涌到心头的嗜杀本性,开普狮叫嚣着他要一劳永逸干净利落的处理了马尔科姆的**。

    可惜了…

    克莱因手掌摩挲着端羽纤薄光洁的脊背上,阴沉面色刹那间恢复温和忠厚,夜色宁静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