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茱莉认为她几个月前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听从老板劝说从悦琉集团辞职,加入轩羽公司。

    做得再多,不如事业规划选得好。

    端羽震惊环顾四周,半晌无言。视线从伏案忙碌工作的员工身上扫过,又望向隔着绿植掩映的会议室窗前透露出的不断商谈的员工。上次他来公司的时候,公司还只有四个人,现在一跃拥有了中型公司的规模,这个发展速度也是难以想象了。

    他过去几年只见证了杨志成是如何让端家逐渐衰败的,从未见过企业欣欣向荣时是什么模样的。

    大概应该是眼前的景象吧,他从没想过克莱因有这个能力。

    端羽忍不住低声道:“他从来没跟我说过…”

    “谁?”茱莉下意识问道,端羽想回答,但还是微微摇头什么也没说,将未说出口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不过他表现得太明显了,茱莉不可能看不出。

    茱莉不禁在心底暗暗吐槽,那你们每天都聊些什么?

    老板的私生活不用向她汇报,她也不关心,但地产界业内财务主管与老板的密切程度难以想象,平账全靠他们,讲得就是彼此信任,往往是一起论功行赏一起进监狱的好兄弟,教子兄弟也没有他们靠得住,甚至有omega是老板的爱人,财务主管是老板的内裤,爱人可以不带,内裤一定要穿的诡异说法…

    她很难对老板的动向做到完全不知,据她所知,他们公司老板与其未婚omega即使是同居伴侣间也是少有的亲密,不管忙到多晚他们老板是一定会回家的。

    早上终端拨到珀尔街一定能找到他们老板,这种关系竟然对公司的发展情况丝毫不知?

    茱莉神情复杂,望向端羽的眼底写满了无奈,你也太不上心了吧!

    端羽羞愧低头,随茱莉向克莱因办公室走去,一路上安静紧张伴随着低声讨论的工作环境逐渐退去,清幽低调的长廊摈弃了奢华的装修,装饰墙大片采用浅灰色与黑色的搭配,一如克莱因的性格沉稳内敛。

    茱莉心道老板娘不知道公司情况这也不行啊,低声跟他介绍工作环境:“三十三层项目部和策划部,预算部和后期对接组在三十四层,项目施工部单独分离出来了…”

    “对了,我记得以前亚当就在项目施工部吧?他有没有考虑回来工作?”端羽想起什么询问道。

    “他?”茱莉声音霎时间变得冷淡许多,又难掩鄙夷与幸灾乐祸,“也是运气不好,那么多人不查偏偏系统抽取了他。”

    “前段时间被冰澜星土地管理处查出了他曾监管施工的几个项目都不合格,被冰澜星政府暂停专业监管执照内部审查了,最要命的是…”

    “真的查到了不按图施工情况,并造成了污染当地水源的恶劣情况,”茱莉压低声音道,“不仅连累了他后来就职的那家公司,而且起码这个数。”

    茱莉伸手比划了个数字。

    “罚七万星币?”端羽倒抽一口凉气,即使心底猜测克莱因已经不像是他们刚来到冰澜星时似的一文不明了,他还是始终还是不能忘记他们曾经住在贫民区,靠算着温水系统里还有多少热水轮流去洗澡的生活,贫穷后遗症让他将星币看得很重。

    虽然知道这笔钱不需要他出,端羽还是肋骨一痛,仿佛有人拽他穿在肋骨上的星币般疼痛,财迷的痛就很真实…

    “什么呀,这是刑事犯罪要判七年的!”茱莉画了个十字,笑吟吟微一挑眉道,“希望他找一个好的辩护律师,能为他向地方检察官争取到一个认罪协议。”早日出狱。

    他不是最喜欢调戏骚扰omega么?冰澜星监狱里可是alpha和omega分监狱关押的,亚当作为alpha肯定会被关押到alpha专属监狱。

    他能跟omega逞威风提起拳头要打人,在面对alpha比如他们老板时,却是唯唯诺诺不敢多言的,里面有得是两米高的alpha教训他。他所施加在omega身上的行为,都会落在自己身上。

    茱莉撩起秀发,一头飘逸妩媚卷发散落在弧度优美的脖颈上,她虽然身材娇小但性格火爆,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她心底隐约猜到这事恐怕背后有他们老板的影子,但她是准备抱紧这条船并无二心的,不仅对职业、私德均有欠缺的亚当下场并不在意,而且站在omega的角度上爽得无可复加。

    端羽心跳都漏跳了一拍,顿时无比庆幸,幸亏他自己离职了,否则岂不是也会牵连到克莱因?

    他们小公司可禁不起这种打击呀。还是得做好事呀,克莱因为人温和宽厚处事公允,冥冥之中才让公司和他躲过了这一劫。

    这就是和气生财,好人有好报吧,端羽不由暗自感叹。

    “到了。”茱莉抬手示意不远处在玻璃半包工位里准备起身的秘书不用过来,自己叩门道:“老板,辛西亚先生过来了。”

    “让他进来。”里面有椅子拉开的声音,茱莉亲切笑着为端羽推开门,自己站在门边不再进去眼神也并不向里面张望,低声道:“那我先走了。”

    “好的,谢谢你送我过来。”端羽提着保温袋对茱莉道谢。

    茱莉笑着向他颔首,踩着高跟鞋原路返回,端羽收回视线正准备走进去一时不察迎面就是克莱因的胸膛,眼见就要撞上去,身体摇晃着向后仰去,好在克莱因及时后退一步又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向前拽去。

    端羽跌进了他怀里,“咔嗒”一声,端羽面色微变,他仿佛听见了自己脚踝扭伤的声音。

    “没事吧。”绵延痛觉传来,端羽痛得额头渗出汗水,偏偏这个时候克莱因担忧声音还在他耳边响起。

    你看我像没事的么?端羽半靠在他怀里,咬着牙抬起没受伤的腿想去踹冒失走过来害他险些跌倒的克莱因,但他忘了一件事…他另一条腿已经伤了。

    端羽惊呼一声站立不稳整个人萎顿跌倒,克莱因眼疾手快连忙双手卡在端羽手臂上,骤然发力硬是将他提起来了。

    端羽身量再纤细也是个男性omega,失去平衡的情况下一百多斤的重量竟被克莱因轻盈搀起,“别动了。”

    克莱因声音里有几分无奈,端羽只觉一双雄壮有力的手臂抱住了自己,身体微微一轻,视线向上轻晃,已经被打横抱起放在会客区的沙发上。

    “铛”装着餐盒的袋子被克莱因放在茶几上发出一声轻响,克莱因让端羽平躺在沙发上低声道:“我看看你的腿。”

    “唔…”端羽眼圈微红委屈点头,他本来伤得不重,但带伤情况下坚持想要揍克莱因时把自己弄得伤势加重了,太丢人了。

    现在脚踝刺痛阵阵传来。

    克莱因尽量不触动他的脚踝,小心翼翼脱下端羽的鞋,又挽起他的裤腿来。

    端羽脚型不算娇小,但足弓纤细,几枚圆润指盖似贝壳云母散发着柔和光泽。脚踝微微凸起仿佛深海中开启蚌壳里的一粒珍珠,流转着莹润的光彩,双腿修长笔直,肌肤莹白的近乎通透,像是枝梢霜雪凝结出的玉石。

    克莱因从没留意过端羽的腿,此时仔细凝神望去,不由得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别过视线去不敢再看。强大的记忆力却在脑海中不断回现刚才的每一个细节,微屈着的双腿纤长白皙,恰到好处的流畅肌肉,午后的阳光偏转过来,淡金色的温柔光线抚在端羽小腿上肌肤的质感宛若月光织成的鲛绡,柔和潋滟。

    “肿了么?”端羽自己都不忍心看了,带着哭腔问道。

    克莱因这才收回心神,忙又转过首去扫视着端羽脚踝,他纤巧精致的脚踝外侧正肉眼可见的红肿起来。

    “我去给你拿治疗仪。”克莱因起身去找治疗仪,端羽躺在沙发上眼角渗出一滴眼泪,抽噎道:“都怪你…你没事走过来做什么?”

    他不说自己走路不看正前方,却怪走过来的克莱因,克莱因百口莫辩他只是想迎接端羽,帮他提东西什么的,哪里料到他会摔倒。

    “是我不好。”克莱因拿着便携带治疗仪走过来,将治疗仪放在端羽脚踝上方。

    [滴——]

    治疗仪红灯亮起。

    “很快就不痛了。”克莱因捋着端羽柔软乌黑的发丝露出光洁的额头,低声哄道。

    端羽逐渐冷静下来,他性格其实不算娇软,甚至有些怯懦被欺负了往往也是不发一言,自己躲起来舔舐疗伤。但每次面对克莱因时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恣意张扬一点小事他都能红了眼眶,不停数落克莱因,仿佛有无尽的委屈与心酸,等着他来哄自己。

    其实是因为他每次都能得到克莱因的细心安抚,他是自己生命里唯一一束光。

    “也不是很疼。”端羽抽了下鼻子道,眸底还隐约带着氤氲水雾却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再哭了,克莱因工作已经很累了,不能再让他耗费心神了。

    治疗仪指示灯转为绿色。

    克莱因在他额头落下一吻,稍显粗粝的拇指指尖抹去端羽眼角渗出的晶莹水珠。移开治疗仪,动作轻柔的为他放下裤腿道:“好些了么?”

    “不痛了。”端羽活动了一下脚踝,微舒了一口气道。

    “走路时要当心,要看着点路面上的障碍物…”克莱因觉得自己比以前啰嗦了无数倍,一些小事也经常翻来覆去额说上多次,自从他们住在一起后他发现端羽看似精明实则是个迷糊的omega,经常丢三落四也就罢了,有一次还搭错公共交通线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下车。

    太危险了,他根本不敢把端羽一个人放出去。

    “我知道啦。”端羽软声应道,坐起身来打开带来的饭盒道,“我给你带了吃的,你还没吃饭吧?”

    “嗯,一起吧。”克莱因坐在端羽身边道,上层是端羽拿手菜奶酪西兰花,下层是肉质细腻汁水丰盈的西冷牛排。

    端羽在家里边做菜边偷吃的快饱了,坐在茶几旁手里拿着叉子戳着西兰花道,单手托腮问道:“公司换了地址你怎么都没告诉我,还是茱莉带我上来才知道的。”

    “想给你个惊喜。”克莱因无奈道,端羽安心在家画画,闲暇时到周边艺术博物馆去看欣赏画作看画展。不常到公司来他也就没有提起,本来想在结婚后再告诉端羽的,作为蜜月惊喜之一向端羽宣布以后不用再为星币担忧,不用在晚上熬夜画油画补贴家用了。

    “好吧,确实是很惊喜的。”端羽笑吟吟道,微一停顿又问,“银行贷款还上了么?”

    他还没忘呢,克莱因还欠着近三百万的银行贷款呢。

    “还了。”

    端羽放下心来,他就不是做大事的人,心理承受能力不佳,只看得到眼前的利益得失,也仅关注这么多,背着三百万的债务他都睡不好觉。

    “最好往后不要再贷款了,你欠星币我也放心不下…”端羽略顿了一下,又改口道,“不过生意上的事情我也不懂,你拿主意吧,我都听你的。”

    最坏的情况就是还不上贷款,他去筹星币还欠款,现在他一幅风景画能卖十万到几十万星币不等,从前被他视作巨额债务的贷款好像也不是那么难还。

    至少不会让他的alpha去坐牢。

    端羽对自己很有信心。

    克莱因侧首注视着端羽写满骄傲的姝丽面庞,心间荡漾着难得的柔情,这段时间他完成了食物链的转换,从入场时捡别人不要的,到处拉关系卖情面冲人陪笑觥筹交错间谈下一笔笔生意,到可以有挑拣的余地,项目递到公司,由公司部门去筛选合适的项目。

    以前那些他需要费心维系处于逢迎方的关系,基本都摇身一变成为了对方来主动请求跟公司合作。

    他需要做的是把握公司承接项目的施工质量。

    这种由渺小卑微的身份变为能与过去一言决定自己公司生死的大人物平起平坐的快.感,巨大的心理转变任谁都难以适应,很多人都会觉得是自己的才能终于展现出来,过去的一切都配不上自己现在的身份,以俯视的目光打量着身边人,但他却从未有过一丝一毫这种想法。

    以前他需要伏低做小巴结奉承,他不觉得屈辱,从不把在外面受的怨气带回家里对一无所知的爱人发泄,现在亦不会认为他变得有什么不同。

    克莱因想的很清楚,他人生只有两个重点,其一赚足够多的星币,其二维持他在端羽心中的形象,从而维系他们之间的感情。

    甚至前者也是为后者搭建基础的。

    他的本性是什么不重要,他有信心能在端羽面前一直伪装下去。

    克莱因希望端羽能永远像现在似的眼含缱绻爱意望着他。

    端羽从袋子里拿出单独装在扁盒里的绘枝瓷盘,将牛排放在上面推到克莱因手边。

    “牛排味道很好,是昨天我们在超市买的么?”克莱因切割着牛排,动作自然的分给端羽一半,尝了一块道。

    “不是呀,前两天凯尔约我出去吃饭,这家牛排比上次烤火鸡那家味道还好,我特意又去给你买了一份,好吃么?”端羽插起西兰花,推着碧绿的梗放进口中道。

    克莱因右手餐刀划在瓷盘上发出刺耳的鸣声,他动作一顿侧首道,“最近好像他总带你出去吃饭。”

    “这个月是冰澜星的艺术月,收费和免费公开画展特别多,凯尔能弄到私人画展的请柬,而且他也知道哪些公开画展有值得一看的作品。”

    “有时候看完画展都到下午了,我们就在外面一起吃了,凯尔知道好多冰澜星味道出众的餐厅哦,明天我给你带另外一家的牛排,也是凯尔带我去的。”端羽并不上心,一开始他也往情感方面猜测过,但凯尔不是和自己专心欣赏画作讨论绘画手法艺术技巧,就是安静的和自己用餐,从没有别的举动,很绅士。

    只有一个可能…凯尔想让他画出更好的作品,给莫瑞斯画廊创造更大的价值,端羽非常确信。

    “我们明天去注册结婚吧。”克莱因放下刀叉郑重道。

    “你不是说周五是个好日子么,想在周五注册么?”端羽微微颦眉奇怪道。克莱因一向是不相信命运之说的,可是为了选择注册结婚的日子,他纠结了许久,还偷偷还去看什么星座,也敢嘲笑自己迷信?端羽唇角微扬,噙着柔和笑意。

    “我看过日历了,明天就是好日子。”克莱因面不改色认真道。

    “好吧。”端羽笑着摇头,虽不解缘由,却也并不在意。手指轻旋指尖上的婚戒,心头繁花似锦娇艳夺目的鲜花绵延绽放。

    克莱因的办公室没有人来打扰,他出去开会,端羽就留在办公室里在等他回来,腰间搭着一条薄毯,办公室里暖风开得很足令人昏昏欲睡。

    端羽半睡半醒间仿佛能听到克莱因开会的声音,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不可能听得到,但耳边确实隐约传来克莱因与员工交谈的声音,谈话声逐渐变得朦胧…他搭在毯子上的手腕无意识的缓缓垂落。

    他腰间一沉,仿佛被绳索系住猛地向后一拽,穿过墨似的长夜璀璨星空从他身边倒退而过。

    “你这是想挽回端羽?”

    “他?”一道冷漠幽邃的声音响起,一个单音节轻易落在端羽心上击碎了他所有防线,这个声音端羽再熟悉不过,两人纠葛多年甚至牵连到了克莱因,即使他只说了一个字端羽也认了出来。

    他如遭雷击,又惊又疑,努力控制着身体似拂过微风破开淋漓水层在虚空中优雅转身,转瞬就移到了开口的alpha身边,莫克坐在壁炉边,壁炉温暖的火光映在他俊逸深邃的面庞上无端流露出一抹鄙夷,“不过是只花园里的小猫罢了。”

    “那就放他走吧。”对面的alpha劝道,“你们已经离婚了,就算是只小猫小狗,也跟了你几年有些情分,随他去吧。”

    “那可不行。”莫克矜贵高傲的唇角缓缓勾起,语气轻慢又残忍道,“就算是只猫也是我不要了的东西,既然是我的,我想捡回来的时候他就得乖顺的回到我身边。”

    “谁让…当年是他先来招惹我的。”

    “你神经病吧,那是公开画展!”端羽身体微微颤抖畏惧极了,但听到这里还是不禁怒从心起,对着莫克自以为是的面庞怒吼道。

    他的脸都要贴到莫克俊美面容上了,莫克却像是无所察觉,依旧和另一把摇椅上的alpha交谈。

    “那个alpha走了?”

    “刚走。”莫克将一杯喝了一半的酒泼到壁炉中,火光顿时大盛,明亮暖煦的火光映衬着他晦暗不明的面孔。

    “啪!”莫克把酒杯掷在地面上,碎片飞溅在地上铺就晶莹闪烁着冰冷寒光的道路。他像是极厌恶似的,还掏出真丝手帕擦拭着碰过酒杯外壁的修长手指。

    莫克撕下一张纸,夹在指间冷笑道,“我也不是第一次把这个alpha叫过来了,反复跟他谈了多次还敢跟我摆出一副油盐不进的姿态来,给他星币也不要,让他端羽赶回来他也不动手。”

    “既然端羽想做他的omega,这个alpha又如此不知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了。”莫克将手上的纸丢进了壁炉,火光舔舐着纸张与炉火融为一体,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莫克向后微微一仰,自言自语道,“我了解端羽,他那个胆量,没有别的alpha在背后给他撑腰,他很快就会回到我身边了。”

    “你怎么知道那个alpha会听话…这可是……”克里子爵根本说不下去。

    “很简单,他舍不得送端羽回来,不就是因为爱他么。我告诉他,我可以放过端羽,条件是他要彻底消失。”莫克薄唇轻启,吐出冰冷言辞。

    端羽愣在原地,不敢置信的望着莫克指尖不住惊怖颤抖,这种话倒像是莫克说得出的,但是问题是克莱因怎么会信啊!克莱因并非自己记忆中那个摆地摊一事无成的alpha,而是能自己开公司,短短几个月就成为行业翘楚的alpha,连他都不信的鬼话怎么骗得过机警精明的克莱因?

    “子爵夫人不想做,那就不要做了。还让他住在萝芙庄园,我有时间可以去看看他。”莫克还安排起那个alpha死后的事,悠闲侧首,“你omega好像跟端羽关系不错,等他回到萝芙庄园了,有时间让他劝劝端羽。”

    另一个alpha面上似有不忍之色,微别过头去将神情掩在了壁炉火光映照不到的阴影里。

    “克里男爵…”端羽正漂浮在阴影上方,将alpha隐藏得很好的神情尽收眼底,端羽将视线落在他身上,震惊喃喃道。

    这场对话是真实发生过的么?还是他在做梦,克里男爵看了下终端时间,微微皱眉起身道:“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我先回去陪我的omega了。”

    “嗯,跟你说的事别忘了。”

    “我会让小晓劝他的。”克里男爵一口应下。

    端羽内心仿徨,克里男爵是看出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事会让一位男爵心生怜悯。

    端羽顺着他唤醒终端的动作,过去看了日期,不由得心中陡然一惊,刹那间如身浸数九寒冰,今夜简直铭刻在他骨子里,他永远也无法忘记。端羽猛地转首,窗外夜幕低垂,繁星点点已是深夜了。

    克莱因…

    克里男爵没有喝醉,小晓还是拨通了他的终端,难道是男爵让他打给自己的?

    端羽只觉自己一头栽进了迷雾里,而这迷雾正在逐渐散去。

    自从知道克莱因是开普狮,亲眼见到他能手撕救生舱舱壁后他就一直隐约怀疑,克莱因体能强悍怎么可能轻易死于车祸。

    端羽再也按耐不住,顺着从庄园通往空间港报废飞船船坞的路线迅速前行,灵魂腾空而起宛若水中游鱼在黑夜中穿梭搜索,另外几条通往空间港的路上都没有克莱因的身影,端羽顺着最后一条路线飞速搜寻着克莱因的身影。

    “克莱因…”远处一道高大身影站在公共交通乘车点旁,向来挺拔的背脊略弓,肩膀微垂着站在夜色里,单手搭在全息广告牌上。

    他的健壮身躯不由自主的微微战栗,面色泛起不正常的苍白来,似乎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

    夜色与道路交融处,有公共交通悬浮车缓缓驶来,端羽落在他身边,望着他痛苦扭曲的面色,惊慌失措的展臂想要抱住他。

    克莱因却倏然抬首视线穿过身边端羽望向逐渐驶来的悬浮车,他又微微侧首,骨节分明的修长指尖轻捻着手边的全息广告牌,全息广告牌单薄的金属边缘在他指尖下发出吱哑一声轻响,弯折了一个极小的弧度。

    “怎么会这样?!”端羽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霎时感到无比惊愕,克莱因是如何撕开救生舱舱门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为什么一片金属板他都折不断了!

    克莱因却似意料之内,公共交通悬浮车到站停在他身边发出鸣笛声,示意等候乘客上车,这辆悬浮车是通往空间港的,克莱因一推广告牌,直起身子却强撑着向夜色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