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你要去哪?”端羽飘在克莱因身后,焦急道,“上车呀。”

    他的声音克莱因却听不到,端羽伸手去推他的肩膀,手腕却轻而易举的穿过了克莱因的身体,他的肩膀似水中晕染开的墨色般微微扭曲又逐渐恢复平整。

    像是二维世界和三维世界的区别,端羽收回手,震惊的望着自己的双手,自由联邦基础学院教授的课程,以他掌握的物理知识难以理解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

    他可以做出举动,却无法影响这个时空,仿佛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只是一幅时光回溯的画卷全息屏幕在他面前安静的播放着这一切。

    时间还在悄无声息的流逝,身边的场景继续演绎着,克莱因步伐踉跄的继续执着向前走去。

    “空间港在另一头啊。”端羽忽然发现自己能控制身体落在地面上了忙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在克莱因前面停住,即使知道克莱因听不到还是倒退着劝阻克莱因,“不要再往前走了…回家吧,我在家里等你呢。”

    端羽声音里已经染上一抹挥之不去的沙哑,双眸迅速氤氲覆上一层晶莹易碎的水层,随着夜色愈发深沉,端羽心底清楚已经越来越接近他始终不敢回想的时间点,恳切哀求着克莱因回头。

    克莱因步伐突然一顿,像是听到了什么响动,端羽微微一怔随即狂喜,还以为他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了。

    却见克莱因站在路边的人行道上不动了,端羽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他望着几米外的细长金属圆柱,那是自由联邦路旁的公共照明系统,一片柔和的光辉正从路灯下缓缓洒落,温柔抚过夜阑深处空无一人的寂静路面。

    “你在看什么?”端羽心中的欢喜迅速褪去,他迷茫回首,又确认了一遍,克莱因在看照明金属路杆,克莱因微歪了一下首,端详着路杆中某一中段的位置,像在看他什么从未见过的新奇玩意儿。

    须臾,他忍受着痛苦的英俊面庞上露出了释然的笑容,清澈翡翠似的绿眸里盛满笑意,他在黑夜中微微启唇,两个字在他舌尖缠绵缱绻的转了一圈,轻柔吐出。

    “端羽…”他的名字,在克莱因唇间如梦似幻,温柔曳过长空。

    背后有光亮袭来,克莱因微一侧首眸底盈满光束又平静的转过头来。

    “不!!”端羽撕心裂肺的叫道,千钧一发之际他一把推开克莱因,挡在了飞速撞来的大型货运悬浮车面前,刺眼的光芒几乎将他吞没,雪白纯净的光线令他的肌肤从未有过的苍白无力,与霜雪无异。

    “砰!”

    然而什么也没有改变,大型货运悬浮车全速撞上克莱因,他高大身躯横飞出去,撞断了花坛又在照明金属路杆上磕了一下,摔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响声。

    端羽猛地回首,眸底划过夜幕中发生的一切,以前在星网上看肥皂电视剧时总有这种镜头,每次他都忍不住嘲笑运镜慢镜头太过搞笑,可真的发生在自己面前时,他才发觉原来每一刻都像一生一样漫长。

    他目睹了全部经过。

    端羽脚步虚浮强撑着自己走过去,克莱因躺在地上脑后已经变形,鲜血正似潺潺小溪般在地面上蜿蜒。

    “不要啊…不要。”端羽跪坐在地上小声呢喃道,用手捧着那些鲜血试图捂在他的伤口上,阻止血液流出来,可那些狰狞的猩红就像是千疮百孔的月纱怎么也堵不住,他努力了半晌可就似一场镜花水月,每每他的手试图触碰到回溯时光中的克莱因,就会穿过他的身体。

    近在咫尺却永不可触及分毫。

    大型货运悬浮车司机走下来,站在端羽面前蹲下确认克莱因已经没有气息了,才拨通帝星警局终端自首。

    一星雨丝吹拂着滑落在端羽眼睑下方,他下意识的微微阂眸,再睁开时才发现一场短暂的秋雨不期而至。

    雨水落在克莱因面颊上抚去血污,露出他深邃硬挺的相貌和永远合拢掩去神采的双眸,他鼻梁上被砸断的痕迹清晰可见,一截森森白骨挑出皮肉,底下更是支离破碎,无数细小的骨骼残渣散落在鼻梁血肉内,像沙砾落在柔软的丝绸上。

    端羽倏然转首,不敢置信的望着不远处已经凹陷下去的照明金属路杆,那个他注视过的中段位置正是凹陷最深的地方。

    “为什么啊!”端羽眼眸中的晶莹的泪水瞬间滚落,纤细手臂即使一次次穿过克莱因的身体,他仍试图抱着克莱因,泪珠在他脸颊上甚至连沾染的机会都没有就一颗颗砸在地面上。

    你连自己会撞在哪里都能料到,为什么不知道躲一下呢?你那么强,莫克凭什么能杀你,他凭什么?!

    端羽在心底歇斯底里的尖叫痛苦询问,他心底有万千疑问,可是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只能抱着克莱因的尸体一遍遍回想着刚才发生的经过,恍惚中仿佛他又抱住了在殡仪馆睡了半晌浑身冰冷的克莱因,尸体沉重滑腻,可他却再也不想放手。

    痛彻心扉之下端羽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泪水汇成苦涩的溪流从盈满泪珠的眼睫缓缓垂落。

    “端羽,端羽。”朦胧间似有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耳旁唤他,端羽骤然惊醒灵魂再次滑过苍穹星夜,猛地坐起。

    克莱因侧坐在沙发边上,俊朗依旧,他心疼的用拇指抚去他眼角滑落的晶莹泪水,低声问道:“怎么哭了?”

    “唔…”端羽一头扎进克莱因怀里,双臂紧紧抱住他,呜咽着哭泣胸腔不自觉的轻轻抖动,长恸不已,心脏仿佛被无形的大手揉捏似疼痛,哭得难以自抑。

    克莱因莫名其妙不明所以的抱着端羽轻声安抚,视线却落在沙发旁被洇湿的一小片水痕,他已经哭了很久了…

    “做噩梦了么?”克莱因低声问道。

    “嗯…”端羽胡乱点头,不住的往他怀里扎去,几乎想将他们的心跳生命都连接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克莱因微微退开些许,指尖抚过端羽眼睫,他浓密纤长像两把鸦羽扇子的如墨眼睫浸了泪水,像水洗过的天空,澄净透亮。

    “我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的,你什么也不用怕。”克莱因很少说这种情话,他也不像是在讲情侣间的甜言蜜语,反而是在很认真的保证。

    端羽呼吸一滞,顶着哭得发红的鼻尖抓住克莱因的手连连摇头,疯狂道:“你不用陪我…真的不用陪我。”

    “我的路我自己可以走。”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啊,为什么是克莱因付出了代价?克里男爵伴侣提醒他克莱因的死和莫克有关后,他恨不得杀了莫克,可这都是他和莫克之间的纠缠。

    他本以为是莫克骤起发难谋杀了克莱因,但对克莱因来讲这根本就是个意外,他没有意料到那夜会发生的事。

    却不知道克莱因心知肚明,甚至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死亡。

    他还要跟克莱因结婚么?这本是他期待已久的时刻,但在梦境中见到了莫克是如何心狠手辣后,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了。

    莫克是个神经病不假,但权势地位却是真的,他粗糙疏浅的谋划也能杀了强大睿智的克莱因,在权势面前,他们有如云泥之别。

    他们这样的小人物,就是蝼蚁蜉蝣,在莫克面前不值一提。前世克莱因只是收留了自己就被杀害,假如莫克找到他时,自己已经跟克莱因结婚了,那克莱因…

    端羽不敢再往下想了,他甚至考虑跟克莱因分手回到帝星,无论是否与莫克成婚都不再联系克莱因,这是他唯一知道的一条能确保克莱因远离灾厄的道路。

    端羽忍不住躲避克莱因的视线,“克莱因,明天我们结婚的事…”

    “怎么了?”克莱因轻声问他,清澈碧绿的双眸凝神注视着面前的端羽,神情温和了然,等待他说出判词。

    他知道了,端羽抬眸望进克莱因眼底的刹那间意识到这一点,在他面前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无所遁形,一阵难以言喻的自我厌弃涌上心头,他的怯懦与虚荣一步步将克莱因推下悬崖。他为两人的感情付出良多,克莱因不是么?

    他期待结婚和两人新的伴侣生活,难道克莱因不是么?

    这段感情从不是单向的,但所有糟糕和糟糕透顶的决定都是他做出的,克莱因只是沉默的接受他的决定,并承担随之而来的后果。

    其实仔细想想,克莱因又从中得到了多少欢愉的时刻呢?他们已经逃得足够远了,没有听到任何风声,他为了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莫克子爵再次拒绝心爱的alpha,也太过胆小懦弱了。

    端羽鼓起勇气,挥开所有缠绕在他身上的软弱与担忧,握紧克莱因的手,注视着克莱因的双眸认真道:“明天我们结婚,我想早点去市政厅登记。”

    克莱因一怔,随即笑了,浸着寒星玉髓似的双眸里盛满了盛大的欢喜,他颔首道,“好,我预约上午的市政厅登记时间。”

    端羽只见过两次他笑得如此欢欣,一次是在他坐在窗台上顺着绳索落在克莱因怀里,另一次就是现在,他答应和克莱因注册结婚。

    端羽心底涌起复杂情愫,像是被什么钝头的东西撞了一下,干涩的发痛,你这么高兴,但你知不知道你所有的困境都是我带给你的,与其说我是你爱的omega,不如说我是你挥之不去的坏运气。

    “但有一件事你要答应我。”端羽轻声开口,克莱因笑容微敛垂首道,“你说。”

    “如果有一天,我说我要离开你,你什么都不要问,只要走就好了。”去过你自己的生活,端羽垂眸坚持道,“你要先答应我。”

    这个要求太奇怪了,而且也不是一个平等的约定,端羽心中也是忐忑不安,但克莱因沉默片刻,颔首道:“我答应你。”

    端羽心头微松,万事难有双全法,万一他心中最担忧的情况发生,这也算是给克莱因的一重保障了。

    *

    柔和光辉涂抹出绚烂烟霞,天穹上布满了瑰丽色泽,似凌霜而放的傲骨寒梅,又似清冷孤傲纤尘不染的水仙。

    冰澜星市政厅一早便喧哗起来,布满了即将走入婚姻殿堂的新人的欢声笑语,处处皆是纯粹的愉悦。

    艾克联邦法律规定,离婚伴侣只需要在星网上提出离婚申请,双方同意后七天后再次确认,即可自动解除婚姻关系,假如一方不愿离婚,则由另一方起诉到冰澜星初级法院申请离婚,80%的离婚案件,法院都会一次通过离婚申请,给双方离开婚姻的自由。

    只有结婚是需要到市政厅进行办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