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清冷月光他下嫁了 >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新下过一场雪,青叶变为琼枝,空气泠洌带着新雪的明静素雅,令人耳目一新。窗外与天地相接的皑皑白雪,银装素裹,洁净盈着晨曜的光辉。

    端羽坐在市政厅内的长椅上,双腿悠闲轻晃。侧目便是苍茫雪景,身处其中难免给人渺小之感,仿佛他们只是被微风拂起千里素雪中的两粒玉尘。

    端羽赏着窗外的雪景,却是心情大好唇角不由自主的微微扬起噙着温柔笑意,泯于众人做一对寻常伴侣,这正是他期待的生活。

    “前面有几对?”克莱因在预约时间内去机器上签到,市政厅机器直接将排好的号码发送到他的终端上,端羽见克莱因回来立即问道。

    “三对,其中两对不需要教堂见证,应该很快就到我们了。“克莱因亦是心情极佳,坐在端羽身边长腿微收着,避免绊倒路过的其他新人,他单臂搭在长椅背上手臂微展揽住身边柔韧身躯,在端羽耳边低声问道,“你想去教堂么?”

    ”我都可以。“端羽笑吟吟应道,他作为一个希腊神话、耶稣和三清的拥护者,他的信仰是薛定谔态的,即是传说中的实用主义信仰,是否在教堂里举办一个小仪式由上帝见证对他来讲并不重要。

    “太麻烦了…算了吧。”身边人来人往,难掩嘈杂,端羽喜静,他们搬了新家后房间采光好了许多,端羽经常一个人在房间里或是廊下画画,市政厅吵闹不堪,他应该不想多做停留,克莱因心底稍有遗憾,但还是下意识放弃道。

    “你想去就去呀,今天不仅是我重要的日子,这对你也同样重要。”端羽微微侧首,左手轻柔牵住克莱因搭在他肩头的大手,在他手背上落下温柔一吻,柔声道,“新郎在这一天所有的心愿都应该被达成,不是么?”

    “从来都是你听我的,今天我们改一改,到今晚零点前我不会拒绝你的任何要求,你也放心的向我提出你想要的…“端羽握着克莱因的手,转过头来似秋水盈盈双眸潋滟着无尽柔情注视着克莱因。

    克莱因微抿了了唇,心头激荡,幸福的滋味像扑腾着翅膀的白鸽又似缓缓漫出的温泉浸润了他心底每一个角落。

    克莱因第一次提议道:“那我们还是注册后在教堂再办一个小仪式可以么?”

    “当然。”端羽颔首,动作轻柔的倚靠进爱人宽广温暖的怀抱里。

    两人等待注册的功夫,不时有已经注册完毕的伴侣走出来,在他们面前手牵着手说笑着离去,克莱因观察了片刻,不由得用指尖抚着端羽无名指上的婚戒钻石,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冰澜星虽然原始,但富裕阶层整体生活水平较高,市政厅排序注册时间是按照区域划分的,这个时间段离开的新注册伴侣都是来自苍兰区。他们所居住的苍兰区算是中高档地区。

    这些离开的beta和omega婚戒上的主钻不是净度极高的一克拉以上的钻石,就是更为昂贵的深空晶体,相比之下端羽手上的婚戒难免相形见绌,暗淡无光。

    克莱因心道他当时向端羽求婚时手头还没有多少星币,只能选了这枚,后来公司运转上了轨道,随之宽裕后他本来打算给端羽换一枚婚戒的。

    但又考虑到婚戒换得太频繁不好,准备一步到位再过些日子从拍卖场上买一颗收藏级钻石回来做婚戒的,但现在看来要提前准备了,佩西是珠宝公司总裁,她应该知道最近哪些拍卖行拍卖清单上有值得入手的钻石。

    端羽微一侧首,就将他沉思神情收入眼底。

    端羽:“……”

    他现在太了解克莱因的思路了,简直到了能听到他心声的地步,端羽把自己戴着婚戒的手从克莱因的手下抽出来,轻覆在克莱因的大手上调动温柔声音劝道:“我们的婚戒已经很好啦,我不想再换其他的婚戒了。”

    “嗯…”克莱因喉间溢出一声轻应,目光还是打量着路过的omega手上的婚戒。

    严格意义上订婚戒指和婚戒应该是两枚,他只送给过端羽一枚,那他本来就还有一枚的可用空间啊,克莱因心思活络起来。

    端羽几乎能听到他盘算的声音,心底满是无奈。

    现在公司虽然发展得不错,但是地产公司向来资金流吃紧,每次需要周转金额量巨大,假如现金流断裂后果难以想象,他每天加班一刻都不敢休息,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惦记着婚戒这种无关紧要的事,端羽不知怎么才能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甫一抬首,辆悬浮车驶过扬起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的碎玉落下,露出了对面店铺的招牌。

    是一家糖果店。

    “走,跟我来。”端羽一下来了精神,拽着克莱因的手让他起身。

    “很快就到我们了。”克莱因转头望着登记区正在有序排队的人群不舍道。

    “不会耽误很久的。”端羽像拔萝卜似的坚持拽起安坐在长椅上的克莱因,克莱因百般不情愿,但怕他摔倒还是被他拔了起来。

    两人走出市政大厅,迎着漫天飞舞的纤薄雪花,等红灯亮起,穿过宽阔笔直的公路,站在糖果店门口,克莱因迟疑道:“你想吃糖?”

    “是呀。”走进店铺端羽摘下连帽,像钻出雪层的银狐灵巧甩了甩身上沾染的冰晶,笑吟吟问道:“你们店里有钻石糖么?”

    “就是那种可以戴着的…”端羽举起手张开五指指着自己的戒指道。

    “那边都是。”店员笑着指向一旁。

    端羽含笑道谢,兴奋拽着克莱因的手臂将他拉到钻石糖区。

    “这都是给孩子的。”克莱因视线扫过钻石糖区的糖果,柜台上全都是五颜六色切割成xxxl号钻石形状的半透明纯色糖果,戒圈则是各种颜色的塑料圈,他好笑摇头道,“后面有巧克力去那边选吧。”

    “你不是想给我买大一点的婚戒么?我觉得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端羽指着钻石糖,手指轻轻拽着克莱因衣角,撒娇求道:“我就要这个,给我买嘛…”

    他从不做omega面对恋人时的娇柔之态,偶尔心血来潮装到一半也是忍不住变得凶巴巴的,像是要跟谁打一架,仿佛一个靠充气的河豚把自己全身的刺都炸起来的模样,生怕暴露出一丝软弱。

    此刻撒娇撒痴,纤细指尖一下下拽着他的衣角,双眸欲说还休满是爱慕又带着三分水光的软语求他,本就肌肤胜雪流露出温柔依恋的神情更是美不胜收,克莱因身子都酥了一半,血液上涌冲昏了头脑,情不自禁开口道:“买…买。”

    “我要这个!”端羽立即撤手,指着柜台上浅蓝色像倒映着天空色泽的钻石糖语气轻快道,丝毫不见刚才的柔情似水,店员目睹了全过程,憋着笑走过来从柜台中拿出钻石糖道:“一枚星币。”

    端羽示意克莱因付款,克莱因一边探出手臂让店员扫他腕上的终端,一边转过首来带着迷茫神情打量着端羽,他怀疑自己被骗了。

    端羽毫不心怯的迎着他的目光对望回去,眸底含笑道:“亲爱的,给我戴上吧。”

    克莱因心底掠过一丝如轻烟的遗憾,可是更多的是与端羽完全一致的愉悦心情。

    克莱因轻托起端羽皓腕,将一枚星币买来的钻石糖戒指推进他纤细雪白如削春葱般的指间,这枚孩子们的玩具糖果在端羽指尖占据了大半空间,折射出绚烂光彩,隐约透出底下纤巧修长的手指。

    克莱因心头荡漾着无尽温柔,艾克联邦所有的omega都不会答应用一枚糖果做婚戒,端羽性情纯稚,在他心中这枚糖果也与真正的昂贵珠宝无异吧。

    最重要的是,这是他送给端羽的,克莱因清楚这才是端羽愿意戴上这枚孩子玩具钻石糖的原因,他仿佛嗅到了糖果的甜蜜,这种甜美幸福的滋味如溪流潺潺,晶莹水波荡漾一路淌进了他的心房。

    “我以后一定给你一枚一样大小的…”克莱因认真保证道,与此同时端羽已经把钻石糖放进了嘴里,他叼着钻石糖诧异转过头来,“啵”地一声抽出含在嘴里的淡蓝色钻石糖,又忍笑道,”好,你敢拿回来我就敢戴。”

    这么大的钻石?宝石?他也真敢想呀,相同大小的应该都叫做女王皇冠上的明珠,凌冬之星之类的吧,他记得自由联邦帝星博物馆里有一颗叫做希望之星的镇馆之宝倒是和这个大小差不多。

    克莱因用力的拥抱了一下端羽,两人步伐匆匆返回市政厅。

    “布莱克辛西亚?”市政厅工作人员在登记厅扬声道,温柔机械女声在市政大厅反复播放着他们的排号。

    “在这里。”克莱因很远就举起了手,高声示意道,工作人员停住准备按下叫下一对情侣登记的呼唤键,将全息表格发送给两人,“填表,你们要在市政厅教堂进行一个简单的仪式么?”

    “要。”克莱因点头,工作人员公事公办语速极快道,“在教堂仪式后面打勾。”

    “你帮我填吧。”端羽忙着吃糖,把自己的全息表格也发送给了克莱因,克莱因侧首神情温和的注视着唇瓣微唆还在吃糖的恋人,不禁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两人站在注册处玫瑰色的台前,克莱因迅速填了两份全息表格,重新发送给工作人员。

    “婚前协议一栏是空的?”工作人员确认文件道。

    “我不需要。”克莱因应道。

    “你呢?”工作人员又问端羽道,这个糖甜度恰到好处,端羽百忙之中抽出钻石糖举着手指避免让钻石糖滑落下去分出心神道,“我也没有什么财产呀,不签啦。”

    他画的作品基本都卖出去补贴家用了,说是身无分文也不为过,哪有什么婚前财产呀。

    “那根据艾克联邦法律,你们结为伴侣后将共同拥有彼此的收入,共享财富,即使有一天你们选择分开,艾克联邦法律规定你们婚前、婚后所拥有的全部财产将一分为二,平分给两人。”

    “即使上法院诉讼,如果一方没有明显过错,财产仍会平均分割,没有任何商量的空间。”工作人员平放在桌面上,淡定道,“这是艾克联邦法律赋予你们的权利。”

    “当然,签订婚前协议也是你们的自由。”

    “我不需要。”克莱因重复道,下意识的握紧了端羽的手,多少财富也比不上他身边的爱人。

    端羽怕他碰到自己的钻石糖,忙把手抽出来,然后边吮吸着钻石糖边把另一只手递给克莱因。

    克莱因侧首注视着他尤带天真满是甜蜜的姝丽面庞,忍俊不禁的摇头,手指伸入他的指缝缓缓收拢,与他十指相扣。

    “请双方签字吧。”纸质文件放到两人面前,克莱因提笔签名,然后将纸笔推到端羽面前,端羽拿起笔,笔尖微微一顿,深呼吸胸腔涌入市政厅温暖略带植物清香的气息,心道,这就是我的新生活了。

    他紧挨着克莱因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还在两人名字的相交处涂了一颗小小的爱心,工作人员收回文件。

    印章咔嗒一声,在文件下方两人的名字处盖上了冰澜星市政厅—艾克联邦的字样。

    同时全息文件自动上传,保存在艾克联邦星网数据库内,即使星辰崩解也永不泯灭。

    “恭喜。”工作人员微笑道。